你的位置:首页侦探推理›蓝川怪谈
蓝川怪谈 连载中

蓝川怪谈

来源:夜猫 作者:猪头肉 分类:侦探推理

标签: 侦探推理 时亮 蓝川

当生命得到了解放,绝望张扬地腐蚀着你的肉体,心灵,整个身心被洗刷一空的你,还剩下什么?又得到什么?想要寻找这个答案,请跟随我的笔墨,慢慢走进这绝望的地狱
展开

《蓝川怪谈》章节试读:

第23章第二十三章:减刑


第23章第二十三章:减刑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那个不存在世界的山洞里了,申屠伽罗满脸愁容地坐在我旁边睡着了,而白存放尸体的冰柜也在旁边。我蹑手蹑脚地起来,我现在非常口渴,可是我又不想吵醒申屠伽罗。起身一看,胸口处的伤疤上面画着一个黑色的八卦,我能感觉到这八卦中的力量强行压制住了我内心的某股可怕的东西。我现在脑袋很疼,完全不记得发生什么了,虽然我蹑手蹑脚地起身,还是把申屠伽罗吵醒了。我们就那样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彼此。
  “醒...了啊。”
  为了掩饰尴尬,我许久才说出这句话。申屠伽罗看着正常的我突然一愣,然后满脸笑意。
  “没事了?”
  她问道,我疑惑地摇了摇头,然后问她我到底怎么了。她再次愣住,眼神深邃地发呆,好想在回响什么可怕的事情,我开始慌了,急忙问道:
  “是不是我怎么了?”
  我所担心的还是发生了,申屠伽罗思考了一会儿,还是告诉了我前因后果,然而我并没有她想象中的内疚,毕竟那不是我,那是蓝川,而我,也碰巧叫蓝川而已。
  “我总共杀了多少人。”
  我低着头轻声问道申屠伽罗。申屠伽罗习惯性地掏出烟,然后默默地点起来,深深地吸了一口之后才说道:
  “一个也没有。”
  我瞪大眼睛盯着她,难以置信地问道:
  “怎么可能,不是整个城市都被我毁灭了吗?”
  她起身,叫我跟着她,我便跟在她身后。我们再次来到了那个不存在的城市,上次虽然毁灭但是被重新复制出来了,牛肉面馆,素菜馆,网吧,依旧如火如荼地开着,只不过网吧老板只是个复制体,并没有本体的意识。我发现,这个不存在的城市的人好像多了一倍不止,网吧,牛肉面馆,素菜馆,几乎都是爆满的。我跟申屠伽罗坐在角落观察着,看到比上次更多的人,我心中浮现出可怕的念头。
  “难道!......”
  我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申屠伽罗就叹了一口气。
  “没错,你把那个城市的人一部分意识夺走了,缺少一部分意识的他们不能投胎,只能放逐到这个城市生活着。”
  我瘫软地坐在地上,急忙问道:
  “那......那可不可以把我夺走的意识还给他们?”
  申屠伽罗摇了摇头。
  “不可能了,那意识已经被你心里另一个自我吞噬了,而且你另一个自我已经被阎王强行封印起来了。”
  “怎么会......”
  我直接愣在原地,心中的懊恼和悔恨让我流下眼泪,这不是比杀了他们还痛苦么。
  “别内疚了,你也不是故意的。”
  申屠伽罗说完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拿出一根烟让我抽,一根烟抽完之后,我才觉得好过点。
  “啪。”
  巷子口,一个小女孩突然朝我丢了一块石头,她和旁边的中年妇女都双眼无神地看着我,但是,我根本想不起她们两个是谁。
  “对不起......”
  我流着眼泪对着巷子口的母女说道,虽然失去一部分意识的她们不能理解这句话,但是她们能听到就行了,至少让我心里的愧疚减轻一点。我和申屠伽罗在巷子里抽光了两包烟,此刻的我颓废得像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一样,申屠伽罗只是看着满天繁星抽着烟,什么话也没说。
  “我再干三百年,罪孽就可以洗清么?”
  我轻声问道,申屠伽罗转过头看着我,许久,才说道:
  “谁知道呢。”
  “那阎王是什么来头?”
  我又问了问,申屠伽罗眼神迷离地看着天空,似乎在回想起什么往事一般。
  “他叫道叶,是这个世界最强的人,没人知道他从哪儿来,而我只知道从我在这里的时候他就存在了,他一手造就了现在的地府,收留和转生灵魂,他很强,至少十个失控的你都打不过他,他也很神秘,因为根本没人记得他是从哪儿来的。”
  听完申屠伽罗这云里雾里的一番话,我对这个阎王充满好奇,可是,他为什么不抓住梦魇的。想到我居然跟梦魇狼狈为奸,我就想甩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她可是我的仇人。但是一想到白,我心里就一阵疼,如果不是我失控了,我三百年就能带走她了,说不定还有方法复活她,如今呢,还要再等三百年。
  “阎王就没有说什么吗?还有白被他带去哪儿了?”
  申屠伽罗摇了摇头,没有回答我。慢慢地,天空下起了小雨,我和申屠伽罗没有躲,也没有逃,就那样任由雨滴拍打着我的脸,我的手,我的身体。路上的行人也不知道打伞,因为他们根本不理解,雨是什么,就那样任由雨滴把他们拍湿,对此他们跟没事人一样,依旧漫无目的地行走在空旷黑暗的大街上。突然好像有一个特别的身影,娇弱纤细的身子赤着脚穿着一件蓬松的白色连衣裙,手握着一柄绘着粉莲的破旧纸伞,她就站在巷口,闭着眼睛,在雨中踮起她那白净的脚丫,任由雨滴滑进衣领,轻轻拍打着她的全身,而她一点也感觉不到不舒服,似乎是在享受,在雨中翩翩起舞。
  “白.......”
  我轻轻地说了句,惊动了申屠伽罗,申屠伽罗也转过头看着巷口那个充满灵气的女孩。
  “她是白,但是她也不是白,她不过是复制品而已。”
  申屠伽罗幽幽地说道,确实,我在那个女孩身上感受不到一样东西,具体是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我和申屠伽罗就那样看着那个叫做白的女孩在巷子口翩翩起舞,看得入迷。
  “伽罗大人,阎王有令,带着蓝川大人回到地府。”
  正当看得入迷的时候,一个阴兵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跪着说道,巷口那个白听到声响往箱子里一看,并没有过多的惊讶,只是呆滞地笑了下,然后撑着那柄绘着粉莲的破旧纸伞跑开了。
  “蓝川,走了。”
  申屠伽罗察觉到我的不舍,提醒我道,我回过神来,两个人跟着那个阴兵回到地府。阎王办公的大殿内,不同于往日的昏暗一片,而是灯火通明的,大殿内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满了丰盛的食物,而桌子两边各自坐着两个人,一个是阎王道叶,而另一个就是那个被我爆头了的李颜良老头。
  “蓝川伽罗,你们来了啊,跟老神仙请安先。”
  阎王看到我们两个,急忙招呼我们过来,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阎王笑的样子。走到李颜良老头子面前的时候,老头子满脸慈祥的笑容看着我。我也尴尬地看着他,他是第一个被我杀了的人。
  “看什么呢臭小子,你还以为你真的把老神仙打死了?”
  阎王直接怒吼道,李颜良老爷子罢了罢手。
  “道叶,不要跟小辈发脾气,我也是岁数到了,记得我刚刚跟你说的。”
  老神仙说完慢慢起身,然后佝偻着身子,慢慢走出大殿,一眼也没有看我。我急忙问道:
  “阎王大人,请问叫我们两个何时。”
  阎王道叶收起那份客气,严肃着脸,对我说道:
  “之前我们约定过,只要你干满三百年,就把那小妮子残缺不全的魂魄给你,但是如今你闯了大祸,还要加三百年,所以总共是六百年。”
  听阎王说完,我叹了口气,显然,六百年对于我实在是太漫长了。
  “但是......”
  阎王又说了句,我听到这句话察觉到似乎有转机。
  “阎王大人,但是什么?”
  阎王冷冷地说道:
  “刚刚那老头子给你求情了,让你做一件事,成了一百年就行了。”
  听到有转机,我急忙问道:
  “请问阎王大人,我要做什么事?”
  阎王面无表情,冷冷道:
  “放逐到人间记录生死簿,一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