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侦探推理›诡异事件
诡异事件 连载中

诡异事件

来源:夜猫 作者:立毒 分类:侦探推理

标签: 侦探推理 王平 陈杰

因为一张彩票,我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展开

《诡异事件》章节试读:

第九章


第九章
  “不,不是!”出租车师傅连连摆手。
  王平这才放开了手来,瞪了他一眼道,“继续开车,再敢停下老子砍了你。”我瞅着王平凶神恶煞的样子,这小子虽然看起来凶巴巴的,其实他的故事只有我知道,他其实是个老实人。
  还记得读高中的时候,有次和王平上山偷桔子吃,看到一个大娘爬不动山,累的坐在石头上直喘气,看样子是病了。
  王平二话不说,背起大娘就往山上爬,整整用了两个小时才到大娘的家。
  大娘家有三个女儿,大女儿长得十六七岁,正是豆蔻年华,一眼就喜欢上了王平,硬要留我们吃完饭再走。
  我们看天也很晚了,于是就留了下来。
  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自然不用我多说,大晚上天寒地冻的,我爬起来上厕所,碰到王平正好从门外走进来。
  我问他干嘛去了,他也不说,后来我就听到一个女孩子在哭,一看正是大娘家的大女儿,抹着眼泪就进来,狠狠的踩了王平一脚之后,就回房间去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丫头为了报答王平救她母亲的恩情,竟然想要以身相许,不过王平却拒绝了她,所以她哭了。
  说实话,虽然表面上看起来王平比陈杰更凶一些,实际上他的心地比陈杰善良许多,这也是为什么我心里始终把他当兄弟的原因。
  因为我始终相信,一个有原则的人,再坏也不会坏到哪里去。
  出租车一路上前,我一边检查着手枪的保险一边回忆着往事,看来王平这一吓唬还真有用,这出租车也不哭不闹了,乖乖的就朝着猎场开去了。
  可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突然出租车一个急刹车挺了下来,我正要开骂,突见眼前一道人影缓缓飘过,走到我正前方的时候,还转头冲我笑了笑。
  “林老师……”我心下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不是林玉梅又是谁。
  看她一身白花花的衣服渗人得很,这是在撞鬼吓人还是本来就是鬼。
  正在我大脑有些短路,不知道如何分辨眼前这个奇怪女人行为的时候,葛云行动了。
  也不知道他怎么下的车,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葛云已经站在了林玉梅的身边。
  “我找你很久了,跟我回去吧!”葛云看起来很是客气,不过听语气却是带着点强硬,好像对方必须要跟她回去一样。
  “臭道士,你道行虽然很厉害,却也奈何不了我!我今天来是提醒你们的,不要往前走了,否则你们都会死。”林玉梅在和葛云说话,在我看起来,她却在冲我笑。
  “你会这么好心!”王平不知什么时候也下了车,站在葛云的旁边上下打量着林玉梅,可能他的心里也和我想的一样,不知道这林玉梅是干嘛的。
  可能王平看到林玉梅的时候,也想起了我们高中的数学老师,他的记性不会这么差劲,我想得起他也一定想得起,不过他也和我一样,不能确定眼前的人就是林玉梅,否则他一定早就拽着我下车,和他一起辨认了。
  就在王平说完之后,我看到陈三儿偷偷的摸到了林玉梅的身后,他从怀里摸出了一张符箓来。
  这张符箓我是认识的,正是我外婆经常使用的驱魔符,威力还不小。
  我心底很纳闷儿,这陈三儿别看老老实实普普通通的一个人,原来还有这一手。
  看来这次李老板给我派来的三个人都不简单,王平自然不用说了,他手底下的功夫那不是盖的,一拳一脚都是我看着他打出来的,属于硬汉的类型。
  葛云更不必说了,我不知道林玉梅为什么叫他臭道士,看这小子意着打扮虽然怪怪的,却也不是什么道士的穿着。
  葛云让我想起的是,那晚上他和王平对打的时候,王平明显不是他的对手。
  这陈三儿,从他手里摸出的那张驱魔符我就知道,这也是一个有法力的人,和我外婆一样。
  不过随后我就确定,他的法力比起我外婆来,还是要差上许多个等级的。
  陈三儿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用鲜血作为天地正气凝聚的点粘在符箓上,这才将符箓朝林玉梅的背部贴去。
  单凭这一点我就可以断定,他的实力比起我的外婆来,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因为我的外婆使用驱魔符,已经练到了,不再需要用鲜血作为媒介都可以凝聚天地正气的地步了,心意所至,法力之所至。
  我外婆曾经说过,如果她想的话,甚至可以用将天地正气化为神剑,斩妖除魔。
  不过一直到我长大,都没有见过她使出这一招来,或许是她曾经使过,只是我没见到而已,不管怎样,我的外婆比这个陈三儿强那是一定的。
  “住手!”葛云突然出手,拦住了陈三儿。
  “为什么?”陈三儿不解的看着葛云。
  这时候林玉梅已经发现了陈三儿要对她不利,顿时恨得咬牙切齿的看着陈三儿,要不是有葛云挡在前面,她早就冲过去和陈三儿拼命了。
  “不为什么,她是我的,还轮不到你!”葛云冷冰冰的瞪了陈三儿一眼。
  陈三儿一愣,看着葛云那双可以让人冷到骨子里的眼睛,顿时也没了脾气。
  “好吧,不过我提醒你,这个女人可能坏我们的好事。”陈三儿言之凿凿,我却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是你的好事,不是我的。”葛云瞪了陈三儿一眼,不再理会,而是转身看向了林玉梅。
  这时候已经夜深,马路上几乎见不到车辆,不然的话见到我们几个聚集在这里,一定会围过来大批的人群。
  只听葛云对着林玉梅道,“回来,我帮你,不回来,死!”林玉梅看着葛云,倒抽了一口凉气,她可能和葛云早就认识,也知道葛云的脾气,所以对于葛云的话也不得不三思。
  “好吧,不过在这之前,我想和他说两句话。”林玉梅说完之后,手指指向了车内,正对着我。
  “我?”我左右看了看,也没有别人,这时候我才发现,出租车的师傅早就已经被吓晕了过去。
  林玉梅看来果然是在对我说话,这个女人怪怪的,我又想起了在宾馆里和她单独见面的时候,还和她约定明天下午吃饭呢,没想到她会在这里出现。
  “想聊什么。”我大大方方的下了车,走到了林玉梅的面前。
  “你必须离开唐怡那个女人!”林玉梅咬牙切齿的说着,看起来好像和唐怡有深仇大恨一样。
  我呆呆的看着她,想不到林玉梅见到我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让我离开唐怡。
  “为什么?”我此刻想到的,也就这三个字,本以为她会犹豫一下,没想到她却迅速把答案告诉了我。
  这和在宾馆见到的那个林玉梅一般无二,都是不会绕弯子的人。
  之所以用在宾馆见到的那个林玉梅,和现在见到的这个林玉梅,这样区别开来,原因很简单,因为她们身上的气质完全不一样。
  宾馆见到那个林玉梅,完完全全就是一个风,**人的打扮,受了些情伤,自暴自弃那种。
  而现在我面前的林玉梅,穿得朴素无华,一袭白色的衣裙,冷不防的飘过车前,不明真相的群众真的会把她当鬼。
  就连陈三儿这个专业的驱魔人士都拿出了驱魔符来,可想而知陈三儿也对眼前女人的人鬼身份分不清楚。
  虽然我没有跟外婆学到多少驱魔的知识,有鉴于我跟了她这么多年,是人是鬼我还是分得清楚的。
  更何况小时候我见鬼的那次经历,就让我的判断能力更加强了不少。
  只听林玉梅一本正经的朗朗道,“因为你们八字不合!”“噗!”我当即就笑出了声来,这八字什么的,不是一般相亲时候的说辞吗,怎么……等等,相亲,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如果我和唐怡继续发展下去,极有可能发展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如此想来,林玉梅用八字不合这个说辞,也并不是那么的搞笑。
  此时此刻,葛云等人都把视线看向了我,看来他们也很好奇林玉梅说的八字问题。
  我看着林玉梅问道,“暂时不问你为什么不合,我就想知道,你难道知道我的八字?”林玉梅听到我的问题,当即愣住了。
  我心中冷笑,看来林玉梅也只是随口乱说的而已,至于什么理由,我也懒得知道了。
  现在正值深夜,城市里的大多数人都已经睡着,就连猎场的人,也多半没了精神,如果想要营救唐怡的话,现在无疑是最佳时间,所以我也懒得和林玉梅废话。
  她虽然是我高中的数学老师,奇怪的出现在此时此刻,身上也有许多的疑团,但是我此刻没有心情和她废话,唐怡无疑更加的重要。
  我冷哼了一声道,“说不出我的八字,就让开,别耽搁事情。”我的声音很冷漠,旁边的王平等人也感受到了,王平收拾了一下手里的东西,都准备回到车子里去了,这时候林玉梅突然发话了。
  “你寅年寅月寅日寅时出生,你外婆是不是告诉过你,你的地支成一片,合局当是发横财之命!”林玉梅的话犹如一盆冷水,泼在了我的头上,让我顿时停下了脚步僵住了身子,我转身呆呆的看着他,久久不能说一句话。
  “你……”我微微抬手指着他,还没等我问点什么,她又发话了。
  “别问我是谁,该你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只是现在我请你,不要去救唐怡。”林玉梅看起来并不是开玩笑。
  我听到这里,顿时脑袋都大了,“不是,你究竟什么意思啊你?喂!”我看着她转过身,无奈的目送着她离开,脑子里一片空白,有的只是她穿着的白色衣裙,无法思考。
  “站住!”葛云冲着白影呵斥了一声,随后就见到她没命的跑了起来。
  随后葛云也冲了过去,不多一会儿两人就彻底的消失在了黑夜中。
  “走吧,回去睡大觉,明天还要去云南。”王平拍了拍我的肩膀。
  “啊,真要去云南?”我想到此刻唐怡可能正在受苦,我却什么都做不了,就无法平静下来。
  “放心吧,李老板是个体面人,他答应过你,等你拿到他要的东西,就会放了你女人,就一定不会食言,而且我可以保证,她现在过的比你还要好,李老板不会对她怎么样的。”陈三儿看起来像是在安慰我。
  不过我和陈三儿不是很熟,我不怎么相信他,所以我看向了王平,王平怎么说也是我的好兄弟,而且看起来他对唐怡的事情也比较了解,问他的意见自然更好一些。
  王平对我点了点头,意思自然是同意陈三儿的看法。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祈祷那李老板真的像陈三儿说的那么好,是个体面人吧,不会为难唐怡。
  “那葛云呢?”我想起了刚才消失的葛云,看来是去追林玉梅去了。
  我不知道葛云和林玉梅之间有什么关系,葛云这个人从我见到他的第一天起,就觉得他神神秘秘的,似乎有很多事情在瞒着我一样。
  更重要的是,我发现他每次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让我不禁去揣测,葛云会不会是同志什么的,不过先前我看他看林玉梅的眼神更加的炙热,让我心下总算松了口气,看来这小子对女人的兴趣更大。
  不过现在葛云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让我们这个四人小分队,前往云南之路的旅程,又多了几分不确定性。
  回去的路上,我还在思考着,林玉梅为什么让我离开唐怡这件事情,关键是她只说出了我的生辰八字,没有说出唐怡的,更没有详解其中为什么必须离开唐怡的因由,所以我心下还是对她不怎么信任的。
  “还在想你的女人啊。”王平拍着我的肩膀问道。
  我直愣愣的看着他,“什么我的女人,只不过是朋友。”说实话,这个月住唐怡家里,两人感情的确增进了不少,我想只要我鼓起勇气说出那三个她有极大的可能会接受我,不过我毕竟还没有说过,所以只算是朋友。
  “切,别装蒜了,你个小处男,明天就要去云南了,事情看起来很诡异,说不定我们这次去就是有去无回。”王平说着,眼神在四周寻找起什么来。
  他提到了诡异两个字,我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也从没想过真正的有去无回这种事情,后来我回想起他这句话才明白,有些话说的时候不以为意,当成真的时候,就会让人唏嘘不已。
  “有了!”王平好像发现了什么好东西,拉着我走进了一条灯光明亮的街道。
  “麻痹,你带我来这里干嘛!”我惊恐的看着他,这小子是要给老子破~处的节奏吗,这里明明是红灯~区,这小子还以为老子什么都不懂,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
  他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道,“老弟,人生何其苦短,不要亏待自己。”
  “放屁,老子什么时候亏待过自己?”我眼神看向了其他地方,想找路离开,却还是被王平拉了回来。
  “老弟,你想哪去了,我是要带你去吃火锅。”王平讪笑着看着我。
  “帅哥,进来吃啊,我们这有。”
  “帅哥,来这里。”
  “进来坐坐!”……听到这些女人的声音,我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我瞅着王平道,“还吃,不是刚吃过?”这小子打什么鬼主意,我心里一清二楚,每次他打架之前,都会到这种地方预热一下,这个我是了解的。
  “嗨,这都过了几个小时了,早饿了。”王平不由分说就拉着我进了一间亮着灯的屋子。
  既然已经进来了,我也不好再拒绝,免得被旁边的几个女人看了笑话。
  “火锅呢?”我冲几个女人嚷嚷了一声。
  几个穿着暴露的女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我这话什么意思。
  我冷冷一笑道,“刚才不是说什么吃的都有么,怎么没有火锅。”
  “呵,神经病吧。”
  “姐,我看像,赶他们出去吧。”
  “嗯。”……几个女人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王平,正要赶人,却被王平阻止了。
  王平摸出一把钞票来,从里面拿出三张来,底气十足的道,“够吗?”几个女人见到这三张钞票,又犹豫了,其中一个年龄看起来稍微大点的女人走上前来接过了钞票,数了数道,“大哥,不够啊,咋整,要不你们还是到别家看看吧。”
  “擦!”王平一听这话,火气就上来了,这特么明显是不想做我们生意的,他立马又数出三张塞进老女人的胸脯里道,“这下子够了吧!别他妈再给我说什么涨价的话,再说老子拆了你们的店儿。”几个女人面面相觑,老女人拿着钱点头哈腰终于露出了微笑来,“大哥,够了,不过这火锅钱……”一听老女人这话,王平扭头看了看我,“你真要吃火锅啊?”我坚定的点了点头,“你还别说,真饿了。”
  “你特么真扫兴,成,再加一份火锅!”王平又拿出一张递给了老女人,随后搂着两个妹子上楼去了。
  ……半个多小时后,我正吃着热气腾腾的火锅,一个人享受着美味,突然电话音乐响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这音乐还是和平时的一样,但怎么听都有一种紧迫的感觉在里面。
  我放下筷子迅速接了起来,“喂,找谁?”“不是找你的,叫王平接电话!”对面一个女声传来,浓浓的四川口音。
  我眼珠子一转,当即反应了过来,这特么是跟在王平身边那个川妹子啊,大半夜的这是查房怎地。
  “呵呵,是弟妹啊,弟妹,你……”我正要问她夜宵没,一起出来吃个火锅什么的,但是一想到王平就在楼上,这妞来了还得了啊,我当即话锋一转道,“你找他啥事啊?”“你别管,他的手机打不通,我知道他跟你在一块儿,叫他接电话。”川妹子好像知道了什么,听声音很不愉快。
  我心中快速思绪着对策,以现在王平的体力来说,应该还没有进行,现在叫他肯定是坏了他的好事,做兄弟的不能这样,但是如果现在不叫他,我怎么跟这个川妹子交代呢。
  我灵机一动道,“他睡着了,你是知道的,他睡着了是不能叫的,他会打人。”
  “睡着了……”川妹子将信将疑。
  我又继续添油加醋道,“弟妹你看这样好不好,明天一早儿等他醒了,我立马叫他回你一个电话。”
  “这样啊……”川妹子由于了一下,还是只能道,“那好吧,叫她明早打电话给我,我有事跟他说,多谢了大哥。”
  “呵呵,不要叫我大哥,你跟他一样叫我李俊就可以了,弟妹那没事我先挂了。”我急忙想要挂掉电话,这个电话就像烫手山芋一样,早点挂掉早点省事。
  就在这时候,身边一个正在看电视的女人娇~喘了一声,我心中惊呼糟糕,希望这川妹子没有听到。
  “嗯!”川妹子正要挂掉电话,突然又道,“等一等,刚才什么声音?”我连忙打着马虎眼道,“呵呵,没什么声音啊,不过是有只猫在叫而已,听到了吗?瞄……瞄……”为了忙混过关,我特么竟然还装了两声猫叫,为了兄弟我算是豁出去了,改明儿让王平补偿我才行。
  “哦,这样啊……”川妹子心中可能还是有些怀疑,但是终究还是找不到什么确凿的证据怀疑我的说话,于是嬉笑道,“嘿嘿,没事了,那我先挂了。”
  “好啊!”我心中的大石头算是落了地,没想到这时候再次传来了那个女人的娇~喘声。
  我好不容易才搞定这个川妹子,可不能再坏事了,我没等声音加大立马就按掉了电话,心中如释重负的看向那个正在看电视的妹子。
  这个妹子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只挂着两根透明的吊带,在那里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话。
  我冲她吼道,“好端端的叫啥,嫌没有生意做啊?”我说着摸出了两张百元大钞来,拍在了桌子上。
  妹子回头看了我一眼,果断起身迅速走到我身边拿起了钱来,嘴里连到,“谢谢!谢谢!嘻嘻。”她正要离开,却被我叫住了。
  “站住!”我砸吧着嘴看着她,这小妞长得倒是挺标致的,是难得一见的美女类型,身材也是没得说,绝对的魔鬼身材。
  “大哥,你是要服务吗?”妹子说着就笑了起来,看起来特别的甜,让人忍不住想要抱着她亲上两口。
  听到她的询问,我张开的嘴顿时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愣了半天我才道,“我只是想知道,你刚才瞎叫什么?差点坏了我的事情知道么,这两百块是封口费,不许再乱叫了,不然我没收。”我可不想那个川妹子再打电话过来,王平那媳妇虽然长得瘦瘦的,脾气却是火爆得很,王平说有次被她抓破了好多皮肤,半个多月才好,所以这种女人是惹不得的,我宁愿破费两百块钱,也不想和这种妹子结怨。
  按理说,这拿出去两百块,就封个口,未免代价太高了一点,这种事情我以前自然是不会做,不过现在不一样了,李老板那十万块的预付款还是够挥霍一阵子的,所以两百块不算数个事,封住这小妞的嘴巴,完全是合算的买卖,没办法,谁叫咱现在手里有几个破钱呢,有钱就是要任性,不是么。
  “我……我只是练习练习。”小妞说着用手指向了电视机。
  我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这时候才发现,原来她看的是有色~电影,在学习别人的技巧呢。
  原来如此,总算是真相大白了,我长长的松了口气,对她挥了挥手道,“你走吧。”
  “啊,大哥,你是不是觉得我长得丑,所以不要我啊?”小妞却站着不肯走,手里死死的攥着两百块,发自肺腑的道,“我是个有原则的人,收了客人的钱,我就一定要让客人高兴,所以,请让我来为你服务吧,只要你嫌弃我长得丑。”我看着她吞了吞口水,这哪里是长得丑啊,虽然不能说貌若天仙来形容,至少也是百里挑一的姿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