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恐怖灵异›怪女阿娇
怪女阿娇 连载中

怪女阿娇

来源:夜猫 作者:小枫 分类:恐怖灵异

标签: 大刚 恐怖灵异 赵老师

一场离奇的变化,一次奇异的旅行.....展开

《怪女阿娇》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50章第五十章 灌药


第50章第五十章 灌药
  王阿姨说:“我以前听说人妖人妖,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王阿姨又问,那个白毛人妖又是怎么回事?”
  李晓霞说:“那个白毛,也有故事,白毛的父母实际是挺有钱的,有一次,他跟他的父母上街,让人贩子给碰到了,人贩子就把他卖到人妖市场了。”
  王阿姨问李晓霞:“你说人妖,他们买来之后,怎么能打造成这样的?”
  李晓霞说:“可惨可惨啊,人妖五岁的时候就开始,他们老板给他们灌药,那个药喝进去之后,孩子男不男女不女的,遭罪啊,吐还吐不出来,排还排不出来了,就像化学反应在肠子内。”
  王阿姨说:“我终于明白人妖是咋回事了。”
  这时天上打雷了,王阿姨说:“快,咱得带小朋友回去,一会下雨可就不好办了。”
  这时,很快雨就下去了,李晓霞跟王阿姨带着小朋友在避雨,这时,雨下的越来越大,李晓霞说:“这个天气,怎么还赶个下雨,可不能将这些孩子冻感冒了,走啊还走不了,这可咋办啊。”
  这时,阿娇院长来了,开着宝马车来接孤儿院这些小朋友,还有李晓梅和韩晓花都来了,这时,王阿姨跟李晓霞说:“院长,来的太及时了,我们在这冻的直哆嗦,想走也走不了,我看这个天又打雷又下雨,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避雨呢。”
  这时阿娇院长给他们拉到大饭店去了,说:“哎呀,你们都饿了,在这玩了半天。”
  王阿姨高兴的说:“你咋这么好呢,我们的确是又饿又冷,这个大酒店是真华丽,那服务员真是标志,个头都是一般高。”
  这时,李晓霞跟院长借光也去一次大酒店,阿娇定个包房,这包房特别特别暖和,服务员小姐给他们端上了热乎乎的茶,那个王阿姨说:“这次,是真享受。”
  王阿姨说:“院长,你车来的真及时,我跟李晓霞不知道怎么办才行,你说那个雨越下越大,我们又冷又饿,这些孩子还真挺坚强,还没哭,要是你再晚来一会,孩子们就得大声地哭。”
  阿娇院长说:“今天也巧,正好赶上天气好,我也出去办事,所以我开车来接你们,我今天有事情,请你们吃顿饭,你们想吃啥就吃啥,不要客气,你们随便点,我今天刷卡,咱今天外面还下着雨,咱能喝多长时间就喝多长时间,能吃多长时间就吃多长时间,你们别客气,别总是拿我当院长院长的,咱们就是好朋友,随便点。”
  这时,阿娇说:“服务员,拿菜单来,专点小朋友愿意吃的。”
  他说:“院长,你喜欢吃啥,你就点吧?”
  院长说:“我不饿,你点啥,咱就让大厨给做啥。”
  王阿姨点了两个好菜,又让韩晓花点,饿韩晓花点了一个最愿意吃的锅包肉,又递给了李小梅,李小梅点了鱼香肉丝。
  他们点了一大桌子,服务员招呼服务员说:“给我们上菜吧。”
  服务员一盘一盘的上,阿娇说:“你们喝酒吧,但是我不能喝,我开车,你们喝啤的还是喝白的,小朋友喝汽水。”
  韩晓花突然间又笑起来了,李晓梅说:“你笑啥?”
  韩晓花说:“你乐啥?”
  韩晓花说:“我又回想起在国内,在沙滩上的情景,咱们今天真高兴啊,少了一个情敌,这个时候阿娇就跟韩晓花递了一个眼神,那眼神告诉他,王阿姨和李晓霞在跟前,不许你们胡说八道。”
  李小梅说:“人家早知道了,咱们在国内就不错。”
  李晓霞说:“俺也知道,你们在国内是好朋友,俺们都羡慕死你们了,你们到这多好啊,合伙开这个孤儿院,有啥事能互相商量。”
  李晓霞说:“韩晓花和李晓梅是阿娇的左膀右臂,王阿姨说,一个人在能,一个人是不行的,必须要有助手帮助,李小梅这时,挽着阿娇的胳膊说,王阿姨,你不知道,俺们这个大帅哥在国内更招风了,就因为他,我们好几个女人,都争的差点出了人命,他呀,对谁都笑一笑,他看着年轻是个老狐狸,相当狡猾了。”
  王阿姨说:“人家没有两下子能开了这么大的孤儿院,别说年轻的,岁数大的也开不了,尤其是他跑外交,他的名声传遍千里,有多少企业都给咱们捐款,还有演员,都向咱们伸出援助,这个阿娇可不是一般的人,人家是哈弗的尖子生。”
  阿娇抿着嘴笑着说:“看你们将我夸奖的,我就有那么好吗,人都是有缺点的,实际这个孤儿院的功劳靠你们大家,是你们大家给我捧的场,你们不支持,我也干不下去,不能红花光给我戴上。”
  这时,韩晓花说:“你这个谦虚劲,一般人是比不了,你太厉害了,你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你心里到底是有谁,就是看不透,你心里在想什么。”
  王阿姨说:“韩晓花啊韩晓花,你的本事虽说大,但是跟阿娇比,可是差一些,人的本事锻炼是一方面,重要的是天赋啊,这个阿娇悟性太强了。”
  王阿姨说:“阿娇院长,你的父母可能也不是一般的人吧。”
  这时,李晓梅马上将花差过来说:“王阿姨,你年轻的时候是不是很漂亮?”
  王阿姨明白了,这李小梅这个姑娘太聪明了,说:“我问院长,他倒将我话差过去了,看起来这个院长的父母不是高干,人哪有十全十美的。”
  这时,韩晓花问起了王阿姨:“哎呀,咱们从来没有时间唠家常。”
  韩晓花说:“王阿姨,你来到这里打工,我看你从来不回家呢,韩晓花的一句话,就像尖刀弄到王阿姨的心口上。”
  王阿姨说:“我哪有家,我无家可归,孤儿院里就是我的家。”
  韩晓花说:“王阿姨,那你怎么没有家,你家哪去了?”
  王阿姨说:“我家闹灾荒,一旱就是三年,颗粒无收,逼的我没有办法,我的丈夫早早就走了,我领着我这一双儿女,就逃荒逃到这里了,哎呀,在火车上,我就睡着了,我没有想到,醒来的时候,我的一对双的女儿不见了,哎呀,我找啊找啊,我全省各地都找遍了,怎么找我也找不到,最后,我没有办法啊,我最后自己也的活啊,就来到这里打工。”
  韩晓花问王阿姨:“你的女儿有多大了?”
  王阿姨说:“我的女儿年龄跟你差不多,他要是活着也像你这么大。”
  韩晓花说:“像我这么大,我好像在离不远的这个庄,我好像见过他俩。”
  韩晓花说:“我知道他们是双胞胎,长的一模一样。”
  王阿姨说:“你怎么认识?”
  李晓梅说:“我好像上街去买菜,他俩好像卖货的。”
  王阿姨说:“卖货的,他们卖的啥。”
  李晓梅说:“他俩一个卖鸡,一个卖鸭。”
  王阿姨说:“哪这么巧,就是他俩?”
  李小梅说:“这样吧,我马上给他俩打电话。”
  这时,电话突然间通了,李晓梅说:“喂。”
  就听到那头说:“小梅姐姐。”
  李小梅说:“我今天想请你吃饭,还有你的妹妹。”
  这两个姑娘说:“能不能等一等啊,我俩的鸡和鸭还没有卖完。”
  李小梅说:“你俩的鸡鸭卖没卖完?”
  这两个姑娘说:“卖完了,我们正往你大酒店去呢。”
  这俩姑娘来到了大酒店,他俩说:“这酒店真漂亮,我们从来都没有来过。”
  这俩姑娘说:“小梅姐姐,你真有本事,能上这么大的酒店来吃饭,还请俺俩。”
  李小梅给他俩介绍了一下,他俩的名字一个叫大桃一个叫小桃,大桃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孤儿院的院长阿娇。
  阿娇站起身来笑着说:“你好。”
  李晓梅给阿娇介绍说:“这是晓梅。”
  阿娇又是彬彬有礼的点点头,大桃和小桃今年十七岁,年轻好,那是一个精神水灵,那脸蛋像大苹果一样,又红又圆。
  阿娇这回可真动心了,看着大桃和小桃两眼直勾勾的,把韩晓花气的,这个李晓梅真不干好事,我追阿娇追了这么多年,你说你突然间将两个花轱辘招来做什么,哪个男人见到十七八的大姑娘不动心啊。
  这时,王阿姨眼睛紧紧地盯住大桃和小桃,大桃核小桃当时太小太小了,他们不记事啊,可是过了这么多年,王阿姨想认他们也很难,但是王阿姨还是问起了大桃和小桃,说:“姑娘,你家都有什么人?”
  大桃核小桃说:“我家就我姐俩过日子。”
  王阿姨说:“你姐俩现在干啥工作呢。”
  大桃和小桃说:“我姐俩找不到正式工作。”
  韩晓花说:“你为啥不到饭店当服务员,当服务员伺候人低三下四,我们做不到,哎呀,我们啥工作都试了,最后还是继承了父亲的事业卖鸡鸭。”
  王阿姨问起了大桃和小桃,说:“你母亲是做什么的?”
  他们说:“我没有母亲。”
  王阿姨说:“你怎么没有母亲?”
  小桃说:“我从小就没有母亲,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
  王阿姨说:“那你的父亲?”
  大桃说:“我的父亲,不是我的亲父亲。”
  王阿姨紧接着就问:“他怎么能不是你的亲父亲。”
  大桃说:“我这个父亲,就为了抚养我姐俩,一辈子没成家?”
  王阿姨听到这才明白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