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侦探推理›绝对死亡游戏
绝对死亡游戏 连载中

绝对死亡游戏

来源:夜猫 作者:出一 分类:侦探推理

标签: 侦探推理 刘畅 杨壮

学校里出事的新闻不少,就算不是学生也会略有耳闻,但是你们不知道的是,当微信图标变成血红色骷髅头的时候,你的人生将会陷入无止境的黑暗之中……展开

《绝对死亡游戏》章节试读:

第八十一章 月牙标记


第八十一章 月牙标记
  刘畅的话让安悠悠一阵无言,吐了吐舌头站在原地不知道想说什么,走在了一边。
  这个古墓已经非常玄乎了,我们走的这一段路已经可以确定是悬魂梯了。
  如果是数字8的话,最起码有一个中心点,我们实验一下,估计可以找到出去的道路。
  “大家现在把手机的手电筒都打开吧,尽量让周围更亮一些,一会走的时候,都观察着点周围的墙壁。”
  “来的时候都想着直接到达古墓的中心点,没有仔细去注意周围的墙壁,或许有很多路在我们下意识中就给无视了,接下来可不敢这样了。”
  张文远点了点头说道:“那就走走看呗,说不准我们的运气很好,一会就找到了出去的路呢?”
  确实,在这古墓里面不能坐以待毙。
  如果这里是幻境,或者是鬼眯眼之类的话,还好办一点。
  再不济一直被困在这里,冯晨他们选择了另外一条路。
  他有招魂幡这样的道具,那个几个对我来说不怎么好对付的鬼魂,在冯晨面前应该不难。
  如果他们能挪动四足鼎的位置的话,幻境或者鬼眯眼完全可以自动破解了,毕竟我们任务完成了。
  想来,这个任务是微信背后的鬼魂堆我们布置的,这里的场地也算是他的地盘了。
  所以任务完成之后,我们估计都没有事情了,当然这是往好处想。
  但这里这个悬魂梯,完全是地形的原因,走不出去不怪人家鬼魂的原因啊。
  总之,我现在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了。
  如果猜的没错的话,只要从悬魂梯出去的话,我们应该就到了墓地的中心,也就快要接近四足鼎了。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里是最后一道关卡了。
  当然,古墓中心要是有什么鬼魂,危险都不算。
  我记得中年鬼魂说过,这个地宫不像名字一样那么大,只是一个空间不怎么大的目的罢了。
  而要建造悬魂梯本身就要很大空间,所以说这里肯定是最后一道关卡没错了。
  虽然已经有了明确的目标,但我心中还在不断的担心。
  既然是最后一道关卡了,墓主人又懂一些阴阳之术,或者说能找到一些懂阴阳之术的人为他修建墓地。
  这从我们进入第一个房间,看到那个僵尸,或者是冯晨他们选择那条路上的鬼魂,就能看的出这里并不简单。
  我真正担心的就是,数字8形的悬魂梯已经够难走出去的了,如果再加上鬼眯眼之类的鬼魂作祟,这难上加难,我们真的有办法走出去吗?
  虽然这一路上,我并没有在护心镜里面看到周围有黑雾的存在,但并不能百分百的肯定这里就没有鬼魂了。
  从刚开始游戏,一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有见过一些厉害的鬼魂,玩意这里就存在一个能完全收拢自身黑雾的鬼魂呢?
  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要走出悬魂梯的。
  众人已经把手机上的手电筒都打开了,周围亮了很多,但还是有一种昏暗的感觉。
  不得不再次感叹这悬魂梯修建的好,苦的就是,我们居然是被困在这里的主角。
  有了明确的目标之后,众人手中除了要拿着手机照亮,另一只手还要拿着一根蜡烛。
  这并不是给手机没电的人准备的,而是要众人在墙上留下一些痕迹。
  参加生存游戏以来,但凡是外出的游戏,我们都会准备一些蜡烛。
  用白色的蜡烛,又是参加鬼魂参与的游戏,还是有些渗人,所以我们准备的蜡烛都是红色的,还不在少数。
  现在正是这红色的蜡烛,给我们了很大的帮助,使劲在墙上划拉一下,还是能留下明显的痕迹的。
  虽然有些浪费,但明显小命比这些蜡烛要种要的多的多。
  准备出发,我叮嘱众人,一定要没前行一米多就留下一个痕迹,如果前面的人忘记了,后面的人一定给补上。
  在我们前进了十来分钟之后,杨壮在一面墙壁前停了下来。
  我走向前,用手电筒照向他问道:“看什么呢,难道这面墙后面就是出路了?”
  杨壮回头对我笑了笑说:“如果真的是出路就好了,大不了我再用香炉砸上几下而已。”
  他用手电筒照了照墙壁说道:“你看墙上的标志。”
  在杨壮手机最后停留的位置,我看到了一个月牙的标志。
  我对杨壮点了点头,他移开了手机,把手中掰开的那一截蜡烛再次放到地上,轻轻的推了一下。
  蜡烛并没有想象中的持续往前,而是滚动了几厘米后又停了下来。
  杨壮抬头和我对视了一下,眼中明显的充满了笑意。
  接着他又反方向的推了一下地上的蜡烛,发现滚动的距离也不是很大。
  重新站起来后,杨壮把手电筒照向了墙壁,顺着墙壁上月牙的标记慢慢滑到了最下方,然后一脚踩在了那条并不存在的线上说道:“这里,应该就是数字8的中心点了。”
  我点了点头,刚才他的实验可以证明这里就是最低点了,左右明显都是坡度不会,蜡烛那边都没有滚动太远的距离。
  找到了中心点之后,众人脸上都有了明显的笑容。
  虽然找到这里,并不代表着找到了出去的通道,但我们距离出去已经有很大一步的成功了。
  安悠悠指着墙壁上的月牙说道:“墙壁上的这个月牙就是初始点吗?”
  杨壮点头说:“不是初始点,是中心点。”
  “你们也看到了,我刚才测试过了,并且这一路走来,你们有谁在墙壁上看到过月牙的标记?”
  众人都在摇头,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墙壁确实都比较粗糙,但这月牙还是没有的。
  找到中心点之后,众人当中的气氛一下子好了不少,也活跃了起来不想刚才那么死气沉沉的。
  事实证明,心情好了之后,运气也差不了多少。
  在我们发现这里是悬魂梯之后,安悠悠确实没有能说出来反驳刘畅的话,但仍然一直在用自己的办法找出去的通道。
  在我们继续前进了五分钟之后,安悠悠大叫了一声,“你们看,墙壁上有不同的标志。”
  听到安悠悠的这一声叫之后,众人都围了过去,把手电筒都照了过去,看到墙壁墙壁上还有一个月牙的标志。
  看到这个标志之后,杨壮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立马蹲下用蜡烛做着实验,结果表明这里也是一个最低点。
  “难道这里的中心点很多?并不是只有一个数字8那么简单?”
  我笑了笑说道:“或许并没有那么简单,作为墓地中心的最后关卡,说不准并不是一个数字8,而是两个都说不准呢。”
  这话我在很早就想到了,但那个时候众人之间的气氛不是很好,说出来就是打击士气了。
  这个时候氛围还行,说出这样的话来的话,不像那个时候那么打击人,最起码现在众人都有了信心稍微打击一下也没有事的。
  刘畅笑着拉了拉我的袖子,在我耳边小声说道:“你就不怕真的走不出去啊!”
  我摇头,用手在她头上揉了揉说:“怕什么,我的运气一向好的很。”
  安悠悠发现的月牙下面并没有杨壮留下的痕迹,周围的墙壁也没有一点的痕迹,足以说明我们并不是回到了原点,二十到了第二个平衡的点。
  这么说来,悬魂梯的地形更加复杂了,但同时也代表着出去的通道可能更多。
  毕竟他们修建这里的时候,总不可能会一直记得来时的路吧。
  就算记得,在这样的环境下面,有谁能做出准确的判断。
  如果是自己给自己画的迷宫的话,再怎么难,平面的图形还是能记住的。
  但在悬魂梯里,视觉都被影响到了,所以做出悬魂梯的工匠一定给自己留了什么标志。
  果然,再度出发五分钟之后,我们又发现了心的月牙。
  这次是我看到的,并不是在同一边的墙壁上,而是另一边。
  我抬头看看墙壁上的月牙,对这边出现的这个月牙感觉有些疑惑。
  在另一边的墙壁上留下月牙的话,难道正确的出口就在这边不成?
  我用手电筒照着月牙,其他人在灵一面墙壁上找寻月牙的标记。
  一个个的脸上都带着一点后悔,张文远更是拍了自己脑袋一巴掌说道:“最先看到安悠悠找到那个月牙之后就太兴奋了,早知道这边有不一样的,在发现第一个月牙之后我们都看看对面的墙壁上有么有。”
  “结果大家一直都看同一边的墙壁,对另外一侧的墙壁就不怎么管了,要不是你的话,我相信大家可能还真的观察不到这边的形状。”
  我微微笑了一下,刚才我也只是无聊,看到大家都在找这边,我想多我一个不多。
  用手电筒随意照了一下另一边,不照还好,这一照就发现了这个标志。
  我叹了口气,找到新的标志了,但不代表着是一件好事,反而让大家都沉默了起来,安悠悠甚至在说大家要不要原路返回,看看前面那两个标志对面的墙壁上有没有月牙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