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侦探推理›谋杀禁忌
谋杀禁忌 连载中

谋杀禁忌

来源:夜猫 作者:孔雀东南飞 分类:侦探推理

标签: 侦探推理 张彬贵 郭队

多年未见的表哥突然造访,半天之后,他自杀在我家中,盘腿而坐,一脸邪笑,血染菩萨像!
与此同时,高档小区发生自杀命案,屋主自抠舌头,失血过多而死,但命案现场,竟然有我的鞋印?
我叫秦笑,是一名重案组刑警,这些年,我经历了各种诡异案件,我一次次徘徊在生死边缘,与活人、死人甚至是……打交道!
午夜铃铛声,阶梯突然塌陷冒出的死人骷髅,难道死者已经死去多年?
表哥自杀那天,在他身上有我的DNA,难道我当时就在现场?
谋杀禁忌,国内唯一一部深度剖析凶杀禁忌的刑侦小说,揭露凶杀背后的肮脏与腐朽,点进来,一起见证一桩桩血案、惨案的凶残背后,谋杀……也需要禁忌!展开

《谋杀禁忌》章节试读:

第五十八章 接手


第五十八章 接手
  事情的发展太超出我的预料了,现在看来只能说是我被人给骗了,我根本就想象不到那个自称是陈昊的人竟然早就将我算计在了里面,这也就是说,我派人来,还有我亲自前来,这一切都被他计算在内,不对,这一切他不可能想到,因为很多事情都是临时发生的,就好像开始齐思涵打电话让我过来的时候我都已经在床上了,这一点就算是我都没有办法预料那陈昊又是怎么知道的?那就只有一种可能,陈昊已经想好了很多后果发生了应对的局面。
  我开始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就算这样的话,一开始就算陈昊没有想到我会来,那样是最好不过的了,至少省下了很多的麻烦,那样也能节约时间,不过就算我真的和他想的那样找了上门,那也没有关,靠着自己的演技,让我完全相信,而且我估计他也算出来了,那么晚,根本就不可能那么快的查到了真正陈昊的资料,不管怎么样也要等到第二天白天,而这个时候他的计划就已经成功了一大半,将我的目标转移,从他自己的身上转移到和他交易的那个人身上,这样就能更好的为自己开脱。
  不得不说他太聪明了,我现在才反应过来,为什么当时我只是胡乱猜测,为什么他那么快就认了,这一点我真的没有想到,我只能说他的脑袋是在太聪明了,只不过这个假的陈昊的真实身份到底是谁?
  回到医院之后,我以为这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可惜并没有,原来被我用刀弄伤那少年的父母在这个城市中还有一定的权利,竟然带着**要来抓我,说我不是**什么的,弄的陈兴差点和他们打起来,而我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坐在一边安静的看着他们,带头的那**正是昨天晚上被我抢了枪的那些人。
  “就算你是**,你竟然随身带刀,这一点你怎么解释!”那**显的牛气哄哄的,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而他刚说完,那男孩的母亲又走到了我的面前,指着我的鼻子就骂,什么难听的话都说的出口,听说她好像是一个什么主任。
  “骂够了吗?”我站起身子,扭了扭自己的脖子说道,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你这什么态度,你好好的将我儿子桶了,现在还这样的态度,就算你真的是**我也要去告你,将你送进大牢!”那妇女穿着华贵,只不过长的实在太丑了,根本就不能看。
  我将食指塞进了耳朵里,表情显得十分厌恶:“说够了吗?”我并没有说更多的话,而是重复着问她。
  “你...你...姚队长给我把他抓起来!”那贵妇人急眼了,可是那姓姚的却不敢轻易的就上了,虽然他们的人很多。
  此时陈兴和齐思涵就站在我身后,我肯定只要我稍微有一些动作,他们会毫不犹豫的上手,但是我觉得现在还没有那样的必要,毕竟对方是**,可以说是和我们一样的身份,如果现在动了手,那事情可就真的说不清了。
  “话要说清楚,第一,我是来查一桩凶杀案的,而和你儿子接头的那个人说不定就是凶手,他的身份是假冒的,这一点我已经查清楚了,而你儿子和他接头,我哪里知道他是什么人,他一看见我就跑,试问在场的每一个**,如果遇见了这样的情况你问问他们应该会怎么做,你应该庆幸我用的是刀而不是枪。”说着,我走到了那姓姚的队长面前:“我告诉你,我看你是一个**我才没有对你动手,你要是我的部下,你还想做**?天大的笑话,**是人民的公仆,可不是某一个人的保安!”我慢慢点上了一根烟:“今天我桶了你儿子是我不对,我没有说我不做赔偿,不过这一切必须要等到我将你儿子审问清楚,他和那人嫌疑犯到底是什么关系,你知道吗?你刚刚说要告我,真他妈的是天大的笑话,我没直接抓你儿子回去就已经不错了,现在怎么样?想动我,我现在就站在这里,你们哪个敢上来动我一下就试试。”说完,我将香烟叼在了嘴巴里,双手插着口袋,斜着眼睛看着那些人。
  他们本来就理亏,刚刚他们进来的时候想要先发制人,根本就不给我说话的机会,这一下,我说了这一大串的话,让他们根本找不到一点反驳的词汇。
  “你根本就不是**!哪个**天天带刀在身上!姚队长,我看他就是杀人犯,给我抓他,出了事情我负责!”那贵妇人急了,很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这样说,不过她护子心切,什么话都说的出来。
  那姓姚的此时心中也有些犯难,开始我们之间确实是有一些误会,但是我今天说的一点都没有错,身为**,他并没有什么资格来管我,我带刀不带刀都不管他的问题,不过目前那贵妇人发话了,而且我也看的出来姚队长挺害怕她的,所以被她这样一说他还就真有上手的意思。
  我不傻,难到真的就站在原地不动给别人抓吗?那样可不是我的作风。
  “说的不错!你不是**,也许你们才是真正的犯人!来人给我抓起来!”姚队长这一下学聪明了,昨天晚上已经交过了手,他知道自己不一定能打得过我,不过他的人多,这一声令下,后面的**通通围了上来,那些人可不管,毕竟是自己的领导下了命令,做下属的哪个敢不执行。
  可是我也不是那样会任人宰割的人,当我看着那姚队长身子微微朝后一撤的那一瞬间,我立刻吐掉了嘴中的香烟,整个人一下就冲了上去,一把抓住了那队长的衣领:“我再跟你说一遍,我们是**,如果你执意这样做的话,后果自负!”说道这里的时候直刀已经出现在了我的手上,只要他们有一点动作,我会毫不犹豫的将刀**那队长的大腿。
  “都别动!”就自己被我给控制住了,那队长立刻下令。
  “这样才对。”我嘴角上扬微微一笑,然后转眼看向了那贵妇人:“你不错,我看你的官也是做到头了。”说着我拿出了电话给郭队直接打了过去,接通电话后我其他废话什么都没有说,只说了一句:“郭队,把电话给局长,我有急事。”
  郭队在那边愣了一下,但是他并没有多问,他知道我并不是这样没有分寸的人,既然在他刚上班我就这样打电话来了,那就证明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在局长今天一直在办公室,所以他用最快的时间将手机送到了局长的手中。
  “局长,我是秦笑,我在秀湖村这边的医院...”说着,我简单的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局长,局长立刻大怒,只对我下了一个命令,一定要将那孩子带回来,不管有什么人阻拦都不行,这是死命令。
  挂了电话之后我吸了吸鼻子,然后转眼看向了陈兴和齐思涵:“局长下了命令,就算是我们挂了,也要将那孩子带回去,明白了?”
  “明白!”两人异口同声,陈兴虽然不知道我到底给谁打了电话,可是他看见我的笑的时候就知道我并不是在开玩笑,在这一瞬间,他好希望自己是真的**,今天最憋屈的人是他。
  此时,已经轮不到那姓姚的和那贵妇人来问我了,而是我需要问他们:“那孩子在什么地方?从现在开始,我们接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