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宫婢
宫婢 连载中

宫婢

来源:夜猫 作者:歌海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代宗 其它小说 李为

开元盛世,英宗被俘,代宗继位,大臣们力主英宗继位,代宗因此打开屠杀!李为
等一家人为躲避追杀,他带着已有身孕的妻子李氏过上逃离的生涯,不料在途中被一个叫汪直的小
孩出门,从此,李氏身下小紫英就去世了,小紫英从过着孤苦的生活,为报恩张老爷一家收养之恩
,她代替张老爷的女儿进宫,从此她的人生就在踏进宫中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她的命运!展开

《宫婢》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张婷儿的日子过得行云流水一般的平静,因为李尚宫的要求,张婷儿就一直留在了李尚宫的地方一直都在准备着考乐籍的事情,而李尚宫那里的姐妹们听说张婷儿将要考取乐籍都是分帮助她,很多事情都不用自己做了,姐妹们全都乐意帮助她,他觉得很开心,然后在练习的时候一直都很用心,只是在浣衣局的含香就没有那么好的机会了,虽然说是当初林七巧陷害张婷儿的事情已经都查好了,但是因为凭着自己是凌司正的侄女所以宫里的太监也没有怎么处理这一件事情,反正是能睁一只眼就睁一只眼。也不知道是谁将含香将万贵妃的衣服给放错了的这件事情告诉了林七巧。所以林七巧断定是含香一直在和她作对,所以更加变本加厉的折磨含香,好在含香已经是早就习惯了这件事情,所以也就并没有觉得很难过,只不过是因为就要考试了,一直都没有时间练习所以由的时候似乎是有些焦虑,但是含香实在是真的没有时间,因为她的多数时间都本工作占用了。然后剩余的时间里又有别的事情尤其是别的一起的人的欺负,所以含香几乎就没怎么练曲子。眼看着自己一直都没有练习,并且乐籍的考试就要开考了。
  但是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很大的事情,那就是科场舞弊案,本来这件是情是和后宫的丫鬟们没有任何的关系的,所以就算是后面的人没有知道也是可能的,但是因为这场科场舞弊案的牵扯是在是太大了,因此,影响到了后宫的很多事情。首先是乐籍的考取推迟了,然后是后宫的一些宫女的之为被罢免了。
  这场科场舞弊案件实际上是由于万贵妃和汪直的操纵才造成的。天顺七年正好是皇帝即位后的第三年,也是万贞儿被封为贵妃的一年,当年因为万贵妃一直受到皇上的宠爱,其实也没有什么。但是因为万贞儿的年纪比皇上要大很多岁,所以周皇后一直都不喜欢万贵妃。万贵妃没有什么办法,但是考虑到此时自己还有皇上仇爱着,但是自己毕竟是比皇上打了很多岁,并且自古最是无情帝王家,现在自己还年轻的时候皇上是很宠爱自己,更是因为当出皇上还没有做皇上的时候经常受懂啊人们的欺负,然后自己又经常的保护皇上所以,皇上此时的宠爱,很可能是因为这一点点的关系,所以暂时的宠爱自己,等到过几年当皇上的新鲜劲过了之后说不定皇上对自己就会是像对待当初的凰后一样,明明知道是有问题但是却不愿意去查,只是因为那个人并不是自己喜欢的。
  因此就一直闷闷不乐,经常的发脾气,看到万贵妃的脾气这么大,作为万贵妃的贴身太监,汪直是一直都看在心里,知道万贵妃心里有火,但是却不敢问,因为毕竟汪直只是一个太监,哪敢问这个问题啊。因此就一直的观察着,直到有一天,万贵妃喝醉了然后拉着汪直的领子问究竟该怎么办,汪直才明白自己的主子是怎么的一回事。
  于是在第二天当万贵妃清醒的时候,汪直给万贵妃出了一个主意。那是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万贵妃又开始发疯了,只见汪直连忙劝住了万贵妃,然后屏退了所有的人悄悄的对着万贵妃说道这个问题只有一个解决的办法。万贵妃不明白,吃吃的笑道,你只是一个太监,你有什么高明的办法呢。只见汪直往后退了一步,说道回娘娘的话,小的虽然是一个奴才,但是在这皇宫里待了这么长的世间多多少少还是学会了一点点的东西。只是一直不敢想贵妃献计。听到汪直这么说,万贵妃赶忙问道,快说究竟是什么事情,该怎么做。
  只见汪直没有那么着急的说,只是起身四处看了看,发现没有人,然后才退回来,向着万贵妃问道,娘娘是不是对皇上有些担心,怕皇上此时的宠幸只是一时的好奇,过完一段时间之后就会消退。万贵妃点了点头,事情就是这个样子嘛。汪直神秘的对着万贵妃说道,那最保险的是什么事情,万贵妃知道吗。只见王贵妃使劲的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说道出了皇上的宠爱我真的是不知道什么最重要,因为这是皇宫啊,只有皇上才是最重要的,如果皇上喜欢,那么什么都有了,如果皇上不喜欢我们这些后宫的女人就该进地狱了。只见汪直摇了摇头,涉密的说到,大家看到的都是这些,但是我确认为这并不是主要的,你看看周皇后,就知道了。只见万贞儿似乎是突然见想通了一般,指着汪直说道,你的意四是?汪直点了点头。接着说皇上刚刚结婚没有多长时间,然后只有皇后和娘娘两个女人,我们都知道皇帝最终都会是有三宫六院的,后宫佳丽三千人的时候也是有的,所以现在趁着皇后已经死了,然后皇上还是不想钠妃的这件事情上抓紧时间个皇上生个小皇子,然后借着皇上现在的样子就算是暂时因为周皇后不会被皇上个册封为太子,那么作为皇长子将来立储的时候可以有一个很好的竞争条件。最终要的是设若贵妃生了小皇子,说不定周太后就会因着小皇子而对你解除界限呢,然后在这期间我想贵妃应该适当的扩充一下自己在朝廷里的在、施礼。以便以后有什么事情的话时候能够救急。因为历代在里储君的过程中是大臣们起的作用比较的大。万贵妃似乎是听得出了神,然后问道,汪直,你只是一个太监,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的。只见汪直说道,我确实只是一个太监,但是我明白很多的事情的,以前在宫外混的时间比较长,什么人都见过所以有的时候难眠就会想的多以点,不过最重要的是奴才愿意给万贵妃效劳。万贵妃笑了笑说道,嗯,那我们改天在谈谈,我会找到太监总管的,然后跟他说一下让你来我的宫里服侍。汪直听到了万贵妃这样说顿时乐开了花。几天之后就和李总管要了汪直。
  这一次殿试的主考官是白大人,在朝廷里人们一直都知道白大人是个大清官,从来都是执法如山的。这一次竟然不知道为什么刚刚上朝就发现白大人自己伏在地上请罪,周围的人都看得很奇怪,因为这是个什么情况,大家都还不了解,当皇上登上金銮店的时候也会是下了一大跳,为什么白大人会在那里跪着呢,从来皇上就很信任白大人的,因为当初自己的叔叔篡位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不帮忙,只有白大人仗义之言,甚至都差一点都丢了性命,只是不知道这一次是为了什么呢。只听皇上在上满说道,白爱卿,站起来说话。白大人还是不肯听执意跪着。只听皇上叹了一口气,说,你说吧究竟是怎么回事。只听白大人战战兢兢的说道,殿试发现了舞弊现象只是不知道原因是什么。停了这局话,站在上面的皇上也是吓了一跳,因为殿试可不是小事,殿试之后考取的人员可都是国家的栋梁之才啊,都得入朝为官,治理国家的,现在,殿试竟然出了事情,那岂不是说明朝廷里混了一些废物,其实就算是废物也没什么,最重要的是会不会败坏朝纲,引起大乱嗯。此时的皇上心里也是十分的忐忑不安。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看着有些慌乱的皇上,白大人赶忙说到,皇上不用担心,以前从啦没有出现过这种事情,这一次是偶然,然后我已经将所有考生的试卷全部的整理了起来重新进行阅卷,只是不知道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只见皇上摇了摇手说道,这件事情有你扶着查看,一定要将这件事情差个水落石出。只见百大人连连点头。
  然后只听皇上说了句散朝,然后自己就走了,留下白大人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由的连连摇头,这次说是要查,谈何容易啊,本来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处理好了全部都整理到了御书房,就等皇上批了,但是最后事情竟然是发生在御书房,这样一件事情,设若让皇上知道了那还了得,可是不让皇上知道,又有谁敢去查皇上的御书房呢。这真是一件很令人头疼得很事情。因为很闲俺这件事奇怪就是凰家自己的事情,你想啊,御书房是那个人能够进去的,出了太后就是万贞儿了,这两个人都是惹不得的,白大人心里纠缠的都快要死了。还是没能够先到办法。这件事情是在是太难办了。
  原来这次事件正是万贞儿和汪直做的,两个人,一个是太监一个是娘娘,那么两个人在一起谋划还有什么是做不成的呢。原来当初汪直的计划就是首先让万贞儿怀上皇上的孩子,然后再想办法将自己的人穿插一些人进去然后慢慢的培养自己的势力,以便将来会用的上,但是第一次做就给丸大人发现了。万贞儿一边在心里诅咒着万大人一边在向着用什么办法将这件事情处理一下。
  这个时候汪直的心里坏心眼又有了,只见她的眼珠一转然后就这样对着万贵妃的耳朵前说道就这样。于是俩个人偷偷的从死刑房里买来了一个死囚犯,然后给他穿上官员的衣服。让她偷偷的进入了皇宫的后院,然后将御书房的东西全部偷了出来四散的撒咋了后宫的各个角落,之后就找到了万大人将这件事情告诉了他,万大人明明知道这件事情并不是这个样子,但是还是没有那个但胆量将万贵妃给处理了。于是只好也就是顺水推周,将这件事情就这样处理了,然后就将结果告诉了皇上,皇上虽然也是将信将疑,但是自己也没有证据,所以也就不好说什么了。也就是将死刑犯直接送上了断头台,然后又考虑吧到宫里的事情,于是皇上就下令将几个司设都换了一下。同时规定乐籍的考试往后推迟四个月,然后在这四个月了好好整顿这些事情。
  宫里虽然说是换一下司设,实际上是也就是将凌司设给换了下来,其余的几个就只是换了部门,比如说李尚宫掌握了乐籍,原先的周司设开始接管了司珍库。当然我们这些宫女也是有了很大的跳整,首先是李尚宫特地嘱咐了周司设一定要将含香调到死珍库。然后我跟着周司设一起去了浣衣局然后将含香的碟片取了出来,将含香逮到了司珍库。
  因为着凌司设的离职,林七巧似乎是有所收敛,因为我们没有看见他很飞扬跋扈的样子,或许是因为我们已经是不再一个部门了,所以他们已经是再也没有什么理由和权利来欺负我们了,只是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再见面。到了司珍库,我们不禁被眼前的珍宝看的眼花撩乱。不过周司设并没有让我们干活的意思,而是领着我们到了嘴里面的一个房间里,只见这个房间虽然是很小但是收拾的很干净,里面放了两张床,还有两张桌子,桌子上访者两个乐器,一个是一把古筝,我知道含香是弹古筝的,另一边则是我的古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全在这里了,我们仔细的打量了一会,然后只听见周司设说道,当初我一直想要你们到我的乐坊,但是没想到突然之间我就不再是掌管乐坊的事情了,而是转为了李尚宫这样也好,你梦亦然可以报考乐籍,这里是李尚宫临性前给你们准备的,虽然有点小,但是环境还是不错的。在这里你们可以好好的练琴,一定要考进乐籍,因为这可是李尚宫交给我的任务。我们认识这么长的时间了。她这么喜欢你们俩还真是看不出来呢,我能帮你们的就这些了。
  听着周司设这么说张婷儿马上说道,这已经是很完美了,我们感激周司设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嫌弃呢,周司设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说道,那我们先走了,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去找我。我们点了点头。
  看着周司设慢慢的走远,张婷儿喊含香觉得犹如是在梦里一般,含香真的离开了浣衣局吗。真的可以练琴然后再考取乐籍吗。这一切都来的太快太突然了,幸福来的太快的时候可能会有一种昏眩的不真实的感觉就如同现在的张婷儿和含香,在宫里这么长的时间了,受得的都是欺负和白眼甚至是有的时候都会用名作代价,就像是当初张婷儿最好的姐妹赵贵嫦一样,莫名其妙的就被盖上了一个畏罪自杀的罪状,谁都知道这不是真的,因为赵贵嫦只是一个小小的宫女,而皇后有是那么的高高在上怎么会去毒害皇后呢,动机呢,贵嫦毒死皇后的动机是什么,对他自己有什么好处呢,里面明明是漏洞百出,但是却是没有人愿意展出了说句话。或许就算是说几句公道话又怎么样人已经死了。又有什么办法呢。其实张婷儿知道这件事情是与万贵妃有关,但是有什么办法呢,总得给他们这些人一个借口去磨平这一切。然后还有就是林七巧,虽然他是凌司设的侄女,但是自己并没有的最他啊,为什么她总是针对着自己,这一点让张婷儿很疑惑,究竟是什么原因呢,为入宫前彼此都不认识,何来仇恨啊。然后就是入宫后也没有什么冲突啊,怎么就会变成了这个样子啊。张婷儿一直都是有疑惑的。
  这种种的情况混在一起让张婷儿心里又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只是现在张婷儿知道究竟是谁对自己最好了,张婷儿是一个不记仇的人,但是他确实很少忘记别人对他的好。想到了周司设和李尚宫张婷儿从心里感激他们,因此她在心里自己保证到,自己将来一定要好好的报答这两个人。而含香此时已经是被幸福冲昏了头脑,想到自己终于可以练琴了,然后就是一阵的高兴,因为曾经他自己时已经放弃了音乐,但是现在又在别人的帮助下开始了。含香双手拉着张婷儿的手,说道,婷而真的是谢谢你啊。如果不是你我也很难再参加这次比赛。只见张婷儿轻轻的说道,不用这么客气,况且这所有的一切并不是我替你做的,而是李尚宫和周司设他们,应该是我们一起谢谢他们,听着张婷儿这么说,含香也是在心里慢慢的点了点头。事实证明的就是李尚宫他们对这两个丫头的好,这两个丫头都记住了,并且在以后的日子里,在李尚宫差点丢掉出性命的时候是含香他们将李尚宫的命给救了回来。所以会所有的时候确实是人在做天在看。设若不是李尚宫的一年善心,也就不会有以后的李尚宫,当然这个我们还得?O到以后才能说呢。两个人四周都打量了一下然后一起坐下开始了练琴之旅,他们都是聪明善良的孩子肯定会有一个好的结果的。琴音悠扬,飘荡了很久很久,知道了很远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