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历史军事›工部尚书
工部尚书 连载中

工部尚书

来源:夜猫 作者:取样器 分类:历史军事

标签: 历史军事 朱先生 朱沁

锄禾日当午,
  汗滴禾下土
  谁知盘中餐,
  粒粒皆辛苦
展开

《工部尚书》章节试读:

第026、双管齐下(二)


第026、双管齐下(二)
  这些日子以来胡玉音心中早经对眼前这位看起来有些独立特行的男子早已经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情愫,此时以另外一种身份与朱沁相见了,心中难免会有些放不开,自进屋以来就一直红着脸低着头。
  在朱沁以崭新的眼光重新审视胡玉音的时候,胡掌柜打破了这种微妙的局面。他边做着发财梦边对朱沁说道:“不知贤侄找小女有何事?”
  本来朱沁纯粹是为了两家的生意、为了见店铺的裁缝而来的,不过经胡掌柜如此一掺和,倒是透露出几分暧mei的气氛来了。
  朱沁眼盯着胡玉音,说道:“胡大叔,前几日不是和你说过,要设计一些新衣裳招徕顾客吗?小侄此番正是为了此事而来。”
  也许是因为职业原因,胡玉音听到衣裳抬起头来看了朱沁一眼,不过和朱沁视线相接的一刹那,又把目光移开了。
  只可惜胡掌柜依旧浑然不觉,他追问道:“不知贤侄设计的新衣裳是什么样子的?”
  朱沁不慌不忙地把前世的衬衫和旗袍的模样描述了一遍。
  这都是前所未有东西,胡掌柜自然是听得满头雾水。不过胡玉音眼中却闪烁出了一丝亮光。
  朱沁心知此事有戏了,情不自禁地微笑了起来。
  听不懂朱沁到底在说些什么,胡掌柜自然不心甘,他急急地朝女儿问道:“玉音,你知不知道朱贤侄要做的是什么衣裳?”
  胡玉音抬起头来,水汪汪的双眼骨碌碌转了几圈,才说道:“爹,朱大哥说的衬衫和旗袍我也没见过,但是我觉得这两种衣裳一定会受欢迎的。”
  胡玉音鼓起勇气看了朱沁一眼,又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衬衫是为男子准备的,因为它不但可以展现男子的勃勃英气,还可以像褂子一样穿脱方便,却还比褂子要好看了太多太多。至如旗袍嘛,我想应该是为女子而准备的,因为它可以把女性的曲线美完全地展现出来。朱大哥,也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说到腿部开叉的旗袍,胡玉音这位封建社会的女子,脸色不由自主地变红了。
  “这胡小姐,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悟性也不是一般的高,放在自己以前的那个世界受几年专业的高等教育,没准会是个闻名世界的服装设计师。”朱沁心下感慨了一番,不仅对秀外慧中的胡玉音砰然心动。
  朱沁朝胡玉音点了点头,对她的领悟力毫不吝啬的赞美道:“胡小姐果然冰雪聪明!”
  .胡掌柜再怎么不济,也还是从两人对话中听出了些衬衫和旗袍的独特魅力,更何况自家闺女总不会帮着一个才认识到没几天的男子反过来骗自己老爹的吧。
  刹那间,胡掌柜心中那些因时间流失累积的顾虑统统消失了,他朝女儿问道:“玉音,那你能做吗?”
  “只怕做起来有点难。”胡玉音想了想才说道:“不过有朱大哥在就不一样了,我想他一定有办法的。”
  要朱沁提供点理论支持倒还是可以的,可要论动手真枪实弹的干,他就有些无计可施了。他让胡掌柜把裁缝找来,也只是想让自己的想法为这个时代的服装设计提供点新的思路。
  “我哪有什么好办法。”朱沁连连摇头苦笑道:“只是今天中午做了个奇怪的梦,见到几个陌生人穿着衬衫和旗袍,感觉蛮好看的,所以就跑过来了,看贵店能不能做。”
  胡掌柜看看朱沁,又看看胡玉音,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顿时急得在屋内来回踱了起来。
  胡玉音说道:“爹,你就别瞎掺和了,让朱大哥静静,好好想想那衣裳的样子好不好?”
  “好,好!朱贤侄,别急,慢慢想。”胡掌柜说着,索性从房内走了出来。
  眼见胡掌柜走出去,朱沁心中窃喜不已,他实在没想到不经意的一个小谎言,竟然得到了与胡玉音单独相处的机会。
  “朱大哥怎么样了?”朱沁想入非非了许久,被等得有些不耐烦的胡玉音拉回了现实中。
  “我好像又记起了点什么。”朱沁为自己的龌龊想法脸红了红,下意识地挠了挠头。
  胡玉音生怕打断了朱沁的思路,黑白分明的眼眸目不转睛地盯着朱沁,朱沁的身影深深地印在了其中。
  朱沁还没收拢的心性情迷意乱得更加不堪了,他不敢直视胡玉音纯洁的目光,吸气凝神了许久,才说道:“可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那就画出来吧,我这就去给你找笔墨。”胡玉音说着便善解人意地跑开了。
  “这就是爱情的味道么?难道我喜欢上她了么?”朱沁这个前世未曾尝试过爱情滋味的纯情小男生,又盯着胡玉音的背影发呆了许久才回过神来,他心中真是又喜又忧。
  过了片刻胡玉音推天房门回来了,摊开纸张放到朱沁身前,玉手灵动开始为朱沁磨墨。
  本来画个平面图什么的,对于学工业设计出身的朱沁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更何况朱沁本就有心在美女面前卖弄风骚,所以一开始就为此举埋下了伏笔。不过当他见到砚台旁那只拇指粗的毛笔时,不禁又头大了起来。
  “汗,这架式是想让我做水墨画么?”朱沁想着,赶忙制止了胡玉音:“胡小姐,你就别忙了。”
  胡玉音不明所以,楞楞地看着朱沁不知所措。
  朱沁不慌不忙地拿出今天用剩下的半截碳笔,对胡玉音说道:“用这个就可以了。”
  胡玉音看着朱沁那支黑不龙东的的碳笔,心想:“这人真是怪,有笔不用偏要用什么那怪东西,只怕也画不出什么好东西来。”
  朱沁急于发泄自己表现的yu望,对胡玉音的表情浑然不觉。稍稍酝酿了片刻,朱沁摒弃了一切杂念,达到了一种忘我的境界,手握丑陋不堪的黑碳笔在白纸上动了起来。
  笔落惊风雨,画成泣鬼神!
  只见朱沁手中的碳笔好像有了灵性一般,它与朱沁的意念水乳#交融紧紧联系成了一体。笔随心动,碳笔轻轻滑过的地方,出现了一条条柔美的黑色线条,那些看似无比简单的直线、折线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副美妙绝伦的画卷。衬衫与旗袍的正、反、侧三面一览无论余地展现在了胡玉音面前。
  尽管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可是胡玉音依旧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她不停地揉着眼睛,最后还狠狠地在自己身上猛掐了一下,直到痛得尖叫了起来,她才确定了这一切不是在梦中。
  她盯了桌上的画卷许久,又看了朱沁一眼,这才相信了眼前的这副简单却堪比那些丹青名家作品的图画是由那支丑陋不堪的碳笔画出来的,是出于眼前这个名不经传的男子画出来的。
  朱沁微笑服着看了胡玉音一眼,把碳笔收好,得意地说道:“胡小姐,我画好了!你看看还有什么不懂的。”
  胡玉音这等聪明剔透的人物,本是一点即透的,现在朱沁卖弄风骚,把示意图画得如此详尽,她岂有再不懂之理。
  “没有了!”胡玉音像如获至宝一样,飞快地把朱沁的作品收藏了起来。然后对朱沁甜甜一笑道:“朱大哥,你画得真好。”
  “那最好不过了。天色已晚,就此告辞了!”欲速则不达的道理朱沁还是懂的,表现得过火了那就变成实实在在的卖弄了,有损在美女心中的高大形象那可是大大的不好。
  朱沁故装潇洒地走了,拂一拂衣袖却掉下了两张叠成方块的白纸。
  胡玉音走向前去捡了起来,本想叫住朱沁却又忍住了。她好奇地把纸张打开,姣美的脸上不禁出现了一圈圈诱人的红晕。摆在她眼前的正是朱沁今日所画的那个专勾女人魂魄的俊美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