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恐怖灵异›咒!咒
咒!咒 连载中

咒!咒

来源:夜猫 作者:五天 分类:恐怖灵异

标签: 恐怖灵异 段宁郁 莫伊凡

黑色的瀑布从上方的楼梯间落了下来,占满整片视野
  林海飞愣楞的看着,然后在黑影要碰上他之前后退一步,背脊贴上了身后的逃生门
  没有要继续纠缠他的意思,那些黑影融进了角落,渗入影子里,他还听的见它们的嗤笑声,低低的回荡在楼梯间
展开

《咒!咒》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十六章 传说是真的


第十六章 传说是真的
  蜀大叔回去便又召开了会议,和众人讲述了在师兄那里得到的消息,众人自然是惊讶万分,尤其是小A,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如此离奇,惊讶的直咬隐光的胳膊,不过,惊讶归惊讶,等到蜀大叔完全把事情讲完之后,最相信的竟然也是小A,人们都纳闷儿为什么她会如此相信,她只说是直觉。
  不过,这一次的会议却没有邀请林海飞参加,他甚至都不知情,这是蜀大叔的决定,谁也不能告诉他会议上所说的事,说是为了他好。
  可惜,小A这个任性的家伙却并不觉得这是为他好,她认为世上一切事情不论好坏,隐瞒就是对当事人的不尊重。
  所以,她回家之后,便将这件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林海飞,这一回,害怕隐光知道,她是独自偷偷跑回来的。
  林海飞现在就在小A的家里,这几天,他老是做那个怪梦,神情也有些恍惚,总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好像缺了一块儿,那感觉让他无精打采,都仿佛成个死人了。
  “喂!别这么无精打采的好不好,这几天是怎么了,是不是累着了?”小A踢了林海飞一脚,没好气地道。
  “累什么呀,每天睡十几个小时。”林海飞漫不经心地道。
  “啊?猪啊你!是不是病了?”小A大惊,作势就要伸手看看林海飞的额头有没有发烫。
  林海飞挥手打掉了对方的手,翻着白眼道:“快得了,健康的不得了,就是想睡觉,说吧,找我什么事儿,没事儿我还想回去睡一会儿呢!”
  这回小A翻了个白眼,摇了摇头道:“小心真的变猪啊你!”话落,她吸了口气,又道:“你可知道,这回蜀大叔从他师兄那里回来带来了惊人的消息。”
  “他回来了?我怎么不知道?”林海飞打了个哈欠道,不太关心。
  “你当然不知道了,蜀大叔不让我们告诉你!”小A看了看四周,确定这是自己的房子,没人偷听后,才神经兮兮地道。
  “切!不告诉就不告诉,有什么神奇的,再神奇,还能有我的梦神奇呀!”林海飞挥手道,不由又想起了自己那个怪梦。
  小A拿了个水果过来,递给了林海飞,然后坐在了他的旁边,准备细说。
  “嗨,别离我这么近,不怕隐光哥吃醋啊,对了,蜀大叔不是不让你们单独行动吗,你怎么自己回来了?隐光哥呢?”林海飞这才想起关键事情。
  “人家才不吃你的醋呢,你谁呀!”小A生气地在林海飞脑袋上推了一把道,跟着,她又嘿嘿地笑了,说:“隐光呀,现在在他家等我呢,我说买些女人用的东西,不让他跟着,那个猪头就自己回家等我去了!”
  林海飞咧嘴,心中感叹,女人真是妖精变的,这话也能用来骗人。
  “好啦好啦,不管他,这大半天的我也不会出事儿,还是先说说你的事儿吧!”小A道。
  “哦,说吧,洗耳恭听!”林海飞道,眼睛都睁不开,昏昏欲睡的样子,可是,小A下面说的一句话一下子把他惊醒了。
  “据蜀大叔的意思,你呀可能根本就不是被附身了,而是你根本就是那个人!”小A眯着眼睛,故意将语气拉长,神秘兮兮地道。
  “吧唧……!”林海飞猛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不小心踢到了跟前的茶几,差点儿把茶几掀翻。
  “你干什么?拆房子呀!”小A被吓了一跳,捂着小心脏气愤地道。
  而林海飞却在看着小A,满眼的不可思议。
  “还,还有什么,快说。”林海飞顾不上其他,大瞪着眼睛,怔怔地问。
  小A白了他一眼,继续道:“说的很玄,不过嘛,我觉得倒是挺可信的,有趣,蜀大叔说你和那个施咒者,很可能是传说中的两个人,有着深仇大恨,最重要的是,你知道这个传说有多久远吗?”
  林海飞已经眯起了眼睛,望着眼前的虚空,再一次沉入了那梦境之中,他现在才发现,那个梦境一直给他一种感觉,就是陌生而熟悉的感觉,好像尘封已久的记忆,自己都不敢相信了,那久远的味道充斥整个画面,好像是一副古老的画卷一样。
  小A没有看到林海飞的表情,而是津津有味地继续自言自语着,“一千年呀!你想想,这是什么概念,这是什么仇恨,你和那家伙又是什么样的存在?啧啧,太难以置信了,可是,却又是那么的有道理。”
  “哐当……!”就在小A说的兴起的时候,突然她的房间门大响了一声,吓了她一跳,不由抬头看去,却发现林海飞已经没了踪影。
  “喂!你干嘛去啊!我还没说完呢!”小A冲着门口大呼,可惜,林海飞却没有回答。
  ……
  “难道,我的话让他想起了什么?难道,这一切真的是真的?在那久远的以前真的发生过如此惊心动魄的传奇?”坐在沙发上的小A在林海飞走后,独自想着。
  “叮铃铃……!”突然,小A的电话铃声响了。
  她拿出手机一看,不由皱眉,来电显示竟然是傅敛,她和他并没有什么交情,只是和林海飞一起曾见过他一面,就是烧那堆东西的那次,当时处于怀疑,小A便和他交换了电话号码,没想到他先打来了。
  看着来电显示,小A不由回头,看向了还放在床头的那个狗熊娃娃,按下了接听键。
  “喂!”小A尽量用很自然的语气道。
  “哦,是,是小A吗?”傅敛腼腆的声音传来。
  “是,你是傅敛吧,找我有什么事儿吗?”小A道。
  “哦,那个,那个我有些事儿想和你说,你,你能出来和我见一面吗?”傅敛道,说的有些结巴。
  小A皱了下眉头,根据她多年的研究,这种语气一般代表说的不是实话,傅敛难道在撒谎,但小A旋即又释然了,可能也不是撒谎,因为她知道,傅敛确实对她有那么点儿意思,就像林海飞说的,他从来不笑,却对自己笑了。
  “哦,什么事情,这么着急!”小A继续问。
  “关于,关于阿健的事。”傅敛道,说的声音小了很多。
  小A站了起来,本来还绞尽脑汁想办法从他这里得到点儿线索,没想到这就自己送上门儿了。
  虽然她已经能够断定阿健的死绝对是因为他看到了段宁郁和那个施咒人的事情,可她却不能断定段宁郁和那施咒人到底在干什么,而且段宁郁已经是个失忆的人了,从她那儿查是查不出来的,阿健的灵魂最近也不知道躲哪儿去了,找不到,也只能从傅敛下手了。
  “哦……,好吧,那我们在什么地方见面?”小A沉吟了片刻道。
  就在小A讲这通电话的时候,那个床上的狗熊娃娃那黑色晶莹的眼睛一直在盯着她看。
  ……
  林海飞一路狂奔回到了家里,心中连日来的疑惑终于释然,可是,这水落石出的真相却让他难以承受。
  他想,那个梦是真的,而他梦到的那些事情也是真的。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是和梦里发生的一样,千年后的他又该做些什么呢?
  最紧要的是,他只有在梦中才能看到这些,而自己的脑子里却什么也不记得了。
  他现在知道了,他最应该做的,就是恢复那千年前的记忆,关于一切的记忆。
  ……
  二哥和大哥都在忙碌着,林海飞却独自坐在暗淡的房间里,苦苦想着。
  房顶,那一团团巫道又悄无声息地出现,就盘旋在上面,却不敢靠近,仿佛是在窥视。
  林海飞忽然抬起了头,他仿佛感觉到了,然后,就见他眼中红光闪了一下,这些巫道便像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比它们都可怕的东西,猛然散掉了。
  望着巫道消退后的白色屋顶,林海飞更加确信心中的想法,忽然间,一股冲天的力量感从他的心中油然而生,他觉得,此刻就算再可怕的事情摆在他面前他也不会怕了,因为,他是千年前的那个拥有着武道极高修为的人。
  那,究竟要如何记起尘封了千年的往事呢?
  林海飞想起了血森林,他以前不觉得这些事和血森林有关系,但现在他知道,一切的开始都是从那片血腥弥漫的森林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