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恐怖灵异›非常恋爱事件
非常恋爱事件 连载中

非常恋爱事件

来源:夜猫 作者:小笔馒头 分类:恐怖灵异

标签: 左瞳 恐怖灵异 秦茂彦

"死亡音乐,密室杀人,自杀坠楼的女生,会开口说话的人偶,各类事件相继发生,闹得人心惶惶
黑暗中,那个恶魔已经迫近了
把木偶变成人类的才不是什么仙子,而是恶魔﹗
鬼谲男子包覆右眼的绷带脱落,红色的瞳在黑发下初次目视这个世界
他流着黑色的泪,始终也得不到渴望的自由,似被封印的古老恶魔
“没有人能判决他人的罪,人类的所有最终也只能由自己背负

他发出如恶魔般的低语
"展开

《非常恋爱事件》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十三章 储物室


第十三章 储物室
  跑了大概五分钟,他气喘喘地来到拉开体育馆的大门。由于下午并没有体育课,宽阔的操场上空无一人。
  噗咚、噗咚、噗咚……
  他强行压抑内心的紧张感,小心翼翼地往左上方的储物室前进。
  大门近在咫尺,阳文感到一阵冒眩。
  想到里面的情况,他鼓足了勇气,大力地向储物室的铁门敲了一下。
  ——咚﹗
  空气内只有金属被敲打的回音,里面并没有传来回应。
  于是他又再次敲门。
  ——咚﹗
  结果还是同样,他感到有点气馁。
  正当他准备离去时,他嗅到了一股不太正常的味道。
  一阵令人作呕的臭味从储物室的门缝中传出,他于是出于本能地伏在地上,窥探一究竟下是怎么一回事。
  下一瞬间,他失常地尖叫。
  ——只因在里面的,是一件被切成一半的尸体。虽然已然踏入四月,飘忽不定的天气偶尔也会变得寒冷。今天正是那样的天气。
  秦茂彦拉紧了黑色大衣,渐入黄昏的校园,开始吹起阵阵冷风。
  “怎么了?”秦茂彦向站在体育馆外的凌香打了声招呼后问。
  少女今天罕有地把长发束成马尾,身上穿着浅葱色的衬衫配上一件深蓝色的长裙,看起来是从某个社团的集会中匆匆赶过来似的。
  凌香摇了摇头,守在体育馆外的警员并不让她进去。
  “我明白了,一切就交给我吧﹗”秦茂彦给了她一抹微笑。
  他走近守在门外的两名刑警。
  “里面是发生了什么事吗?”他礼貌地问。
  守在门外的警官互看了一眼,然后其中一个用手推开了秦茂彦。“这里没你的事,快走﹗”
  秦茂彦叹了口气,然后再度走近体育馆的大门。这次他决定无视那两名警官。
  “喂﹗”其中一个警官向秦茂彦大叫。
  秦茂彦沉默地向趋前,正当他们伸手把他捉住时,秦茂彦从大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电话。
  “是他叫我来的。”
  刑警没好气地皱眉,但还是先接过那通电话。
  “你是谁?叫他来这里做什么?”
  “是我。”话机的另一端传来睿明警部沉厚的嗓音。
  “那位少年是我请来的助手,让他进来。”
  电话挂断了,秦茂彦若无其事地收回电话后走进体育馆内。
  空荡的内部有着繁杂的声音,有几个刑警在接近储物室的一角讨论着案情。秦茂彦扫视了一下四周,他马上便发现了呆坐在一角的阳文。
  他的脸色相当苍白,眼神空洞地看着发黄的胶地板。
  “似乎是受到什么打击吧﹗”秦茂彦忖度着。
  看来他是暂时无法说话了,他决定先查看一下现场。
  但在那之前,睿明警部给了他一个忠告︰“你最好要有心理准备,有几个年轻刑警已忍不住吐了。”
  经他一说,秦茂彦才发现,自他步入体育馆起,一阵的怪味便不住钻进口鼻。
  秦茂彦说了声︰“放心好了。”便穿起了睿明给他的白手套。
  储物室的铁掩门正处于半开状态,有几个属鉴证科的人员,刚从那里步出。秦茂彦与他们擦身而过,浓烈的味道却直刺入鼻,秦茂彦这才知道睿明所言不虚。
  若说刚刚那股味道是地狱的气息,那眼前的景象就是真正的地狱了。秦茂彦厌恶地皱起双眉。
  眼前,一推零散的肉块发出恶臭,掩满干涸鲜血的发黑康平块被不对称,左手被切成五份,而右手则只有三份,被害者的下半身则只有双脚被切成两块。然而恶梦却未终结,在储物室的正**,高个子正用突出的双眼俯视着秦茂彦,他的脖子上系上了一条麻绳。
  他环视内室,端放在两旁的是整齐的体育用具,左方的是各类球拍,而右边则是一篮篮的球。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秦茂彦的眼睛转向正面的墙壁。他先抬头一看,发现綑绑在高个子脖子的粗糙麻绳向着内室延伸,它从尽头的天窗绕过储物室**的铁勾,再垂直向下,绑在高个子的颈上,而另一头则系在用作排气的天窗上。
  他绕过地上发黑的碎块,径自走到仓库的尽头,他抬头审视天窗能用作脱逃的可能性。被用作排气口的铁窗位在约十尺高的地方,利用两旁的篮子应该可以把绳綑绑上去,但要打开窗子离去,却是另一回事了。
  ……
  慢着,这也是不可能的。他怎么把铁栅放回原处呢?更加不可能把尸体吊起吧﹗
  秦茂彦咬着下唇,在他未解明之前的谜团前,新的谜题却又增加了。
  他又审视一下眼前的康平块,头、身体、左肩膀、左手臂、左下腕、左手掌、左手手指、右肩膀、右手臂、右手掌……
  他皱起了眉头,内心萌生起某种不快。
  为什么?他歪着头,定定地看着散乱一地的肉片。
  直至睿明警部叫他为止,秦茂彦一共呆看了十五分钟。
  时间过了五时,黄昏的日光散发迷人的金黄,浮云不再流动,它们静静的环绕着遥远的澄空,成为了这个巨型的金黄色托盘的秀丽装饰。没有了中午的热力,日光显得格外轻柔,金色的余煇使偶尔的落叶也极具诗意。拖曳着长长的影子,秦茂彦并未对难得的黄昏景致感到兴趣。
  “现场是密室吗?”
  睿明警部在点了根烟后答︰“是的。储物室的锁是横向栓塞式,门外也装了个一模一样的锁,这大概是旧式仓库的设计吧﹗总之,当时是从内部锁上了没错。”
  “那两个人就是失踪的高尔德和塞缪尔吗?”
  睿明点了点头说︰“吊死的高个子是塞缪尔,而被切成碎块的是高尔德。鉴证的初步结果显示塞缪尔的身上没有曾经殴斗的痕迹,相信他杀的可能性不高。”
  秦茂彦听罢内心浮现一个想法。
  “假设塞缪尔是自杀的话,那么几乎可以肯定他便是杀死及肢解高尔德的凶手,因为要移动那么大批的肉块可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再说,在凶案现场自杀的,也就只有凶手本人而已。”
  “加上塞缪尔本人的衣衫也沾了大量的血。”睿明补充地说。
  “但这样一来,这起事件就完全与昨天发生的毫无关连了。世上会有这么巧的事吗?”秦茂彦提醒地说。
  “你这样想也不无道理。两起事件确实有着几点意外的一致性。”
  第一是刚好在昨天那起事件中的两名没有不在场证明的关联者双双死在密室之中。第二,两起凶杀案也是在密室发生的。第三,两起事件的第一发现者也是诸葛阳文。第四,他连续两次也接到奇怪电话。
  “而且为什么要肢解高尔德的尸体呢?这就跟让尸体在现场消失一样无稽。”
  “你认为两者之间有关联吗?”睿明隐约感到秦茂彦似乎察觉到某种要点。
  “不,现在还言之过早。”
  睿明无奈地耸之耸肩,他看了看表,五时三十分。
  由于学院方面给了警视厅不少压力,所以他非要尽快破案不可。
  他叹了口气,今晚的工作十分漫长。
  入夜后,秦茂彦邀请我到他的房间稍坐。
  于是在稍微休息了一下后,我又转上四楼的阶梯。顺带一提,我的房间是在水之馆的三楼。
  踏过绘画着海洋图案的地毯,往梯间转左的尽头走去,便是漆着深蓝色大门的房间。
  我礼貌地敲门,一如既往,内里传来了秦茂彦懒洋洋的声音︰“门没锁。”
  于是我拉下银色手柄,径自开门走进。
  我笔直地从玄关走进,马上便看到躺在床上看书的秦茂彦。
  不知有没有注意到我走进来,他只是沉默地看着手上橙色封套的书。
  这是惯常的事,他一旦热衷起一件事,便会全神贯注其中,然后甚少会理会身边发生的一切。
  这就是天才的脾性吗?
  我一边想着无聊的事,一边走到靠背椅上坐下。
  “来了吗?”听到椅子“叽”了一声,秦茂彦终于发现了我的存在。
  “如果我是劫匪的话,你现在可能已经死了。”我半开玩笑地说。
  秦茂彦放下了手中书本,然后一脸正经地坐起身子。
  “懂开玩笑,就证明你获得的冲击不太够吧﹗”他眯起了眼睛。
  一个呕心的影像闪过,背脊传来一阵寒意。
  “不要再让我想起那件事了。连续两天发现尸体,我真是受够了。”
  秦茂彦抱起双臂,一副很遗憾的样子。
  “不,你一定要想起来,而且要十分详细。”
  看见我一脸不解的样子,秦茂彦又严肃地说︰“这件事是关系到你自己的,要是你没有注意到什么重点的话,你最好有被控杀人的觉悟。”
  杀人?他在说什么?我只是碰巧目击到两起事件罢了。
  ——不对。
  剎那间,我想起了那一通电话。我是被那两个神秘的电话叫去的,单是这点便可以肯定话机的另一端有真凶的存在。而且,他想利用我来证明某件事。
  证明什么?有什么要得到证明吗?
  首先,现场是个密室,不在场证明之类的就不需要了吧?那么说是另一点,也就是尸体的确认。的确在第一个现场,我是靠触摸尸体的脉搏来确认他的死亡。但,第二次就说不通了,因为死者早就被肢解了。
  难道说……
  “原来如此,犯人的目的是要把我变成凶嫌。”
  秦茂彦赞同地点头。“因此,警方想要确立塞缪尔是自杀是不可能的。虽然很有可能是绞杀,但绞杀跟吊死留下的伤痕是不同的,这点**们是不会错过的。所以,身为两起事件的第一发现者的你,是最有嫌疑的。”
  “那里可是个密室呀﹗”
  秦茂彦摇了摇头说︰“那个密室的构造很简单,刑警们应该也很容易找到线索。因为被破坏的内门的栓子上残留了一点不正常的磨损。警方会把他当作是鱼丝式的密室手法。”
  我不禁为之咋舌。事实上我并未想到对方会故意在现场留下线索,好方便警方的搜索,这样做岂不是……
  “对,那是与密室的设计矛盾。应该是说,那个密室的作用并非如此吧﹗”
  一般的密室的设计是为了自杀而用的,而故意设计的密室则是为了伪装自杀。然而,这两起事件都超出这两个常识。第一起事件因为尸体无故移动而失败,而第二起事件,则故意遗下线索,告诉警方这并不是密室,而密室里的人是自杀的想法也就变得更薄弱了。
  “被设计的对象其实是你。这两个密室都建基在矛盾上,使之不能用一般的常识去理解。那么谁才有能力把合理的事变成不合理呢?
  “那肯定是第一个到达现场的人,只有他才能搬弄铁一般的“真实”。警方的想法会是你在现场施了些诡计,以至产生矛盾,使本来极其笨拙的犯罪,变成一件不可能发生的奇怪现象。”
  ——奇怪现象?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第二通电话明显地与第一通电话不同。那个电话怎么听也像是个求救讯号,换句话说,那时候被害者的一个还没有死。
  我马上把我的想法告诉秦茂彦,他听罢一脸呆滞地耸了耸肩。
  “那是不可能的。如果你说的是事实,被害者的头部肯定受到了重创,但就我的目测看来,两者的头部也没有明显的伤痕。而且,那个时候犯人到哪里去呢?”
  ——这点我早就想到了。
  “那肯定是被害者被犯人打伤后躲进了储物室然后再打电话。”
  秦茂彦眉头一皱,就像在嘲笑我一般。“那为什么他还会被杀?”
  “啊﹗”我忽略了一件事,那个门是能够从内侧上锁的,即使是多危急,锁上门总会比较安全吧﹗
  “你好像明白了。但我想跟你谈的不是这件事,我想知道的是你昨天发现尸体的经过。”
  “那你听好了……”
  秦茂彦听罢眼睛突然一亮。
  然后他又喃喃地说︰“果然有矛盾啊﹗”踏入夜后,校园的走廊翻起一阵冷风,眺着微微发冷的上弦月,睿明带点悲凉地抽了口烟。
  当了数十年的刑警,并非未遇见过如此凶残的事件,但像这样束手无策还是头一次。
  不。他又摇了摇头,事实并非如此,最少有两位年轻人对这起事件有着过人的见解。
  他们连业余侦探也不是,可却比这个赋有经验的老练刑警更能干。
  这就是为什么年轻的刑警们总能一个一个地攀升,而自己总是原地踏步吧﹗
  “我的头脑已经折旧了吗?”
  回答他的只有冷风。任由初春最后一点严寒贯穿身躯,时间永远不为任何人停留。
  灰烟被风带走,淡红的香烟头也变得冷了。
  睿明稍微伸展筋骨后,开始向体育馆的方向走去。
  鉴证科的人应该已经有结果了吧﹗
  他走进开满了照明亮的体育馆,稍微环视四周后,便往站在篮球架底下的白衣青年走去。
  “噢﹗这不是睿明吗?”青年一脸熟络地说。“什么风吹你来呀﹗”
  “杀人的风。”睿明半开玩笑地说。“兴学,现场的情况如何?有什么证据值得参考吗?”
  “我希望你称呼我为孙坚诚鉴识官……”青年一本正经地说。
  他翻开右手的文件,细心地阅读着,然后把其中一页展示给睿明看。
  “这里。”他指着有关栓子的一段报告。
  “我们在内门的栓子的锁柄上发现有一度3毫米左右的刮损痕迹,而从地上的残留的铁锈看来,应该有另一种金属与之进行摩擦。”
  “是铁丝式密室吗?”
  兴学颔首肯定他的说法。“应该错不了,如果这起事件不是自杀,那么唯一能从内侧反锁的方法,便是利
  用铁线圈綑绑在锁柄上,再利用门缝间的空隙把线穿出,然后拉动铁线来移动栓子,最后便向下拉把线圈
  从锁柄移除……”
  睿明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说︰“这些事不用你说明,其他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比方说指纹和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