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恐怖灵异›带着商城去穿越
带着商城去穿越 连载中

带着商城去穿越

来源:夜猫 作者:你大爷在买瓜 分类:恐怖灵异

标签: 恐怖灵异 杨一 道光芒

黑暗,一片的黑暗,像是将这个天际都给笼罩了起来的黑云一般,没有一丝的光芒,像是充满了死亡的气息;死寂,一片的死寂,无尽的死寂,像是整个世界都走到了尽头,没有一丝的生气
展开

《带着商城去穿越》章节试读:

第十八章 钱不是问题!


第十八章 钱不是问题!
  望着那自称是张毅的家伙,杨一淡然地一笑,旋即身形一动,便是来到了那张翼的面前,速度之快,竟是令的杨一的身后留下了大片的残影,看的周围的人是一愣一愣的。
  “这杨一的修为增长速度,还,还真是恐怖啊!”一位修士深深地吞了一口唾沫,眼睛里透露着一抹惊愕之情,喃喃地说道。
  周围的众人,也都是满眼的惊愕,看着那渐渐消散的残影,众人对杨一这种修炼速度,当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这短短几日不见,眼前这人,竟是有点儿达到筑基期的可能,和先前那个毫无修为的人简直是判若两人啊,这还是在不知道杨一的从前,若是知道他曾经修炼了数十年都没有任何的效果,只在这几天的时间内便达到如此的修为,众人的心中想必会更加的难以的接受,很可能会想这人肯定是踩到了狗屎运了。
  杨一却是没有理会众人的惊讶,抬起眼,望着眼前这能够踩着宝剑飞行的家伙,眼眸中透出一抹淡然的轻蔑,嘴角一列,竟是冷笑了一声。
  “呵呵,阁下说,这妖兽值两千下品灵石?”淡然地翻了个白眼,杨一轻笑着道。
  望着男子眼中那一抹轻蔑之情,那张翼顿时腾起一道火气,鼻子下的横肉一抖,身形一动,便是从那飞剑之上跳了下来,抬手一抓,长剑便是来到了手中,旋即,剑尖直指而出,搭在了杨一的肩膀上面。
  “哼,小子,别以为你快达到筑基期就可以得瑟,告诉你,本少爷的修为,早已经到达了筑基期,你若是识相,就赶紧拿钱出来,要不然,不光是你,我将你这里所有人全部诛杀!”冷冽的目光扫过众人,那张翼恶狠狠地道,显然没有将这群修为低下的修士放在眼里。
  “喂!你怎么说话呢?修为高了不起吗,不就是比我们多修炼了几年吗,我们要是和你同时修炼,你还不见得比我们修为高呢!得意什么呀,赔钱可以,可是,这两千下品灵石,也太多了吧,你不如去抢啊!”一阵劲风掠过,那紫紫突然地从车中闪了出来,来到了杨一的面前,将杨一挡在了身后,望着架势,是想保护杨一。
  杨一的心中趟过一抹暖流,说实话,就算是在自己那个世界,也从未有人这样关心过自己,何况是这等绝色美女,他这样的小人物,在自己那个世界,那是一抓一大把,先不说这等绝色美女,就是那些庸脂俗粉,见了自己,都不带用正眼看的!
  “呵呵,紫紫,不用担心,谢谢你,我不会有事的,你先回去,这件事,我来处理!”轻轻地抬手,放在少女那娇柔的肩膀上,微微地用力,旋即,杨一轻声地说道。
  闻言,紫紫回头看了杨一一眼,美眸中透着一抹担忧,杨一却是淡然一笑,对着少女点了点头,紫紫这才安心地离开,朝着那车边走了过去。待到看到紫紫离开之后,杨一那犀利的目光,才又投向了眼前的张翼,同时,杨一缓缓地抬手,用两根手指,轻轻地将那搭在自己脖子上的宝剑缓缓地移开了。
  “兄弟,钱不是问题,问题是,我这个人,一向喜欢公平,既然你说让我赔偿你的妖兽,那么,我就要和你好好地说道说道了!”嘴角噙着一抹淡然的微笑,杨一轻声说道,声音悠扬,没有丝毫的忌惮,仿若是吟诗作赋一般的悠闲,说话的同时,还附带着一种优雅的手势。
  望着男子这等不骄不躁,冷静异常的动作,尤其是刚刚那将自己的宝剑若无其事般地推开,张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拳头紧握,过分的用力,甚至令的那关节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想他张翼何曾受过这等轻视,而且还是眼前这个修为低下的小子,真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有什么底牌,竟然可以如此的得瑟。
  杨一却是没有理会濒临爆发的张翼,继续慢慢悠悠地说道:“第一,我告诉你,你的妖兽,吓着了我们,你不要用这种惊讶的眼神看着我,在我的眼里,天下众生平等,别说你现在只是筑基期的修士,你就是一位大罗金仙在我眼里也和普通老百姓没两样,所以,你的妖兽伤了我们,理当道歉,可是,你不但不道歉,竟然还理直气壮地来让我们赔偿你的妖兽,那好,既然如此,我们也就不必跟你客气了,告诉你,我们这里的每一个人,生命都是非常宝贵的,绝对比你那只可恶的妖兽来的宝贵,也就是说,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肯定不会低于两千下品灵石,你的妖兽,险些伤到我们的性命,虽然我们没有受伤,可是这精神上多多少少受了点儿惊吓,尤其是那些没有修为的普通车夫,你看看,你自己看看,这脸都吓白了,所以,我简单地给你算了一下,我们这里起码二十多号人,这精神力就按一个人一千下品灵石,那加起来,可就要两万了,啧啧,看在我们头一次见面,你呢,也是天生跋扈,父母没有教过你对人礼貌这个情况,那本少爷就给你打个折,收你一万好了!”
  这一通滔滔不绝的言辞说下来,所有人都愣住了,心中纷纷地为杨一这等的伶牙俐齿而感到惊讶,有些曾经认识杨一的人更是有些纳闷儿,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是怎么了,不光是修为猛然暴涨,就连这说话的功夫都变的这么的厉害,该不会真的踩到什么狗屎运了吧!
  “好,好,杨一,你说的真好,就该这么教训他!”那紫紫突然地跳了起来,满脸的兴奋,激动地大叫着,一双美眸之中都快冒出星星来了。于是乎,在紫紫的带动下,其余的众人在稍微地一愣之后,也是开始拍手叫好,气氛一时高涨到了极点,能够这般嘲笑这个蛮横不讲理的家伙,众人当然是高兴,高兴之余,自然会更加卖力地嘲笑。
  望着肆意嘲笑自己的众人,那张翼本就布满着戾气的脸上越发的阴沉起来,紧了紧手中的长剑,双目中一道阴毒的目光投向眼前的杨一,森然地说道:“臭小子,你竟然敢让我赔,不要以为牙尖嘴利就能糊弄本少爷,告诉你,在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实力为尊,我比你修为高,自然就应该让你赔偿我,你今天若是不让老子满意,老子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以作为对我那妖兽的赔偿!”
  此话一出,周围一众人马的笑声再一次落下,毕竟这人已经达到了筑基期,他们这二十来个人加起来也不是对手,虽然杨一有着隐隐晋级到筑基期的可能,可是毕竟不是筑基期,这修为之上,一个级别的差别,那在实力上可是天壤之差,一个筑基期的高手,至少能收拾十几个练气九层的高手,何况这里除了杨一之外,其余人根本就没有这么高的修为,有些甚至是一点儿修为都没有的普通人。
  目光扫过这一群显然有些害怕的众人,那张翼再度的得意了起来,嘴角浮起一抹得意的邪笑,仿佛是在等着看笑话一般,那邪异的目光投向了杨一。
  杨一的脸色,依旧是那般的风淡云轻,仿佛天塌下来,他都是这般无动于衷。嘴角勾着一抹习惯性的淡然微笑,男子眉毛很是恍然大悟一般地一挑,轻声地道:“这位兄弟,你倒是提醒我了,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好哇,那你就试试看能不能杀了我们,不过我可提醒你,你若是动手的话,我出于自保可是会还击的,到时候若是伤到你,或者是要了你的小命,你可不能怪我啊!”
  “什么!就凭你也想伤我?哈哈……真是可笑!好哇,老子今天倒要看看,你到底能猖狂到什么时候!”望着杨一那始终如一的狂妄态度,那张翼其极反笑,话毕,手中的长剑已是挥起,朝着杨一的脖子横销了过去。顿时,一道狭长的剑气出现,撕裂了空气,令的那空气之中出现了一圈儿涟漪,从那刀锋的两侧震荡着扩散而去,而那一道透明的剑气,则是朝着杨一的脖子闪电般地斩了过来。
  恐怖的速度,夹带着很是强大的威力,很快便是令的杨一感觉到了一股生涩的风压,令的脖子一阵的干涩疼痛。瞳孔骤然一缩,杨一的眼中,迸射出一抹凛冽的冷芒,旋即右脚猛地朝着大地一踏,随着一声砰然之响,杨一的身形,便是朝着身后爆射而去,那脚下的大地,因为强大的力道,竟然是现出一个硕大的深坑来,砂砾飞溅。
  “龙翔步!”身形刚一稳定,杨一便是历喝了一声,顿时,一道残影一闪而过,杨一的身形竟是以一种令人咂舌的速度出现在了那张翼的面前,其身后出现了大片的残影,一道道的残影竟然组成了一个模糊的龙形模样,非常的诡异,看的一众观众是瞪眼咧嘴,瞠目结舌。
  “好,好快的速度,这,这速度已经可以媲美筑基期了,怎么可能呢,他,他根本就没有到达这个修为呀!”望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杨一,那张翼心中大惊,双目一瞪,心中浮起一抹震撼来。
  先前的一招还没有来得及收回,这敌人便忽然出现在了眼前,令的那张翼有些措不及防的感觉,右臂急忙地收回,手中的长剑,便是再一次朝着杨一的脖子横销了过去。望着对方这千篇一律的招式,杨一轻声一笑,笑声中透着不加掩饰的嘲讽之色,虽说他现在的修为没有达到筑基期,可是凭借着自己五行灵根的天赋,再加上这也算是少见的火龙决的修炼法决,对付眼前这个普普通通的筑基期的家伙,实在是小儿科了。
  “就你这样,也敢自称是筑基期?也太给修士丢人了!去吧!”淡然地一笑,杨一抬手一掌,轻描淡写地轰向了眼前的张翼,顿时,体内的气旋一阵急速地转动,一股火红的能量,瞬间地附着在了杨一的右掌之上,令的那右掌看上去好像是一块烧红的铁块一般,周围的温度也是跟着暴涨,站在几米之外的众人,够感受到了一股灼热之感,不由的纷纷皱眉,不自主地后退起来。
  电光火石般的速度,那张翼的剑几乎是刚一挥出,对方的一掌就已经拍了过来,其中还伴随着那不紧不慢的声音,给人一种错觉,看起来这一掌非常的缓慢,可却偏偏比那来势汹汹的长剑快乐太多,很是难以理解!“砰!”一声沉闷的响声传来,那夹杂着浓郁火属性能量的一掌毫无悬念地落在了那张翼的肩头,顿时,一股灼热的气息在第一时间透入了男子的体内,张翼的暗沉的脸色猛地涌起一抹红晕,旋即双目一瞪,双脚紧紧地贴着地面倒飞了出去,直飞出十几米的距离方才停了下来,在那大地之上留下了两道长长的沟槽!
  “呃!”肩头一抖,一口鲜血从张翼的嘴里吐出,旋即滴落在了地面之上,竟是发出一阵嗤嗤的声响,瞬间便是化作了一缕缕的白气蒸腾在了虚空之中,只在地上留下了一片干涸的紫色血迹。
  “这,这怎么可能,好强大的威力,他明明没有到达筑基期啊!”先前的那种跋扈一扫而空,张翼开始害怕起来,圆瞪的眼睛里满是浓浓的惊恐之色,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这其貌不扬的年轻人,握着剑柄的手掌已是满手的冷汗,喉咙滚动沉沉地咽了一口唾沫。
  “哎呀,受伤了啊,啧啧,都告诉你要小心了,不过,这个我可不负责哦,是你自己要和我打的,不过,接下来,你就更要小心了,因为,我要动真格的了!”眉毛一挑,杨一邪魅地笑着,望着那张翼的眼神中,透着一丝不加掩饰的嘲讽之色。
  望着这一招就将一个筑基期的高手打退的杨一,后面围观的众人顿时愣住了,满眼的惊愕,而那紫紫,更加是在那一双美眸中透出了无数的痴迷神色,旋即,在稍微地一愣之后,那大片的叫好声再次响起,同时,众人在看向那张翼的时候,眼神中再没有什么忌惮之情,而是多了一抹的戏谑。感受着众人那嘲讽的眼神,张翼的呼吸开始变的剧烈,双目之中,泛起一抹红色的凶狠目光来。
  “小子,我就不信我杀不了你!”紧咬着牙关,男子低沉地咆哮了一声,旋即握着长剑的右手一松,那一柄长剑竟是凭空地悬浮在了男子的面前,同时,剑身之上还附着着一丝丝的白色光华,看上去很是威力强大,双手在胸口处捏出一个诡异的印决,旋即,张翼的一双眼睛一瞪,一道锐利的目光迸射而出,同时,那一柄长剑便是闪电般射向了杨一,恐怖的速度,令的那虚空之中出现了一声轻微的爆响之声。
  望着那直直地飞驰而来的一柄长剑,杨一的嘴角,勾起一抹淡然的微笑,手指在那储物袋一动,忽然,一团大火忽然地出现在了男子的面前,同时还伴随着晨钟暮鼓的声响,犹如是九天梵音一般,异常的昏沉,令的众人的心神都是有一些激荡,仿佛所有的时间都消失了一般,所有人都在这一刻愣住了,眼眸中只有那一团大火在慢慢地幻化,在一阵扭曲之后,一个巨大的铜钟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铜钟之上,还有着无数乌鸦的雕刻,活灵活现。
  “叮!”一声尖锐的轻响声,那长剑重重地撞在了铜钟之上,整个铜钟都爆发出一股灼热的气浪,旋即,那长剑竟然生生地被这道浑厚的气浪给整断了,残剑朝着两个方向直射而去,透过两颗大树之后,消失在了两边的山林之中,而那铜钟却是安然无恙。
  “嘶……!”张翼倒吸了一口冷气,眼睛圆瞪,望着眼前那忽然出现的诡异铜钟,心中已是大骇,显然,这铜钟所散发出来的那种强悍的能量波动,一看就是上等的法器,本来自己就不敌对方,显然人家又有着这种法器护体,更加的没有可能战胜了,情急之下,那张翼微微地一愣之后,竟是转头狂奔而去,以一种卖命的方式,令的身后带起了大片的尘土。
  可惜,杨一怎么可能让他这么快就逃跑了呢,望着对方那仓皇而逃的模样,杨一的嘴角,那一抹习惯性的邪笑再次出现,星目之中闪过一抹晶亮的色彩,旋即抬手轻轻地一挥,顿时,那巨大的铜钟猛地一颤,上面那乌鸦形状的雕刻图腾竟然是活了起来,纷纷地脱体而出,朝着那张翼奔跑的方向追了上去,诡异的场面,令的周围那发愣的众人越发的木讷起来,嘴巴大张其中满是口水蔓延。
  每一只乌鸦都有着一双火红的翅膀,两只眼睛里迸射实质般的血红目光,满嘴细小的獠牙,看上去极为的狰狞,而且速度也是奇快,很快便是追上了那张翼,几十只的乌鸦,在张翼的身后忽然地同时抖动翅膀,顿时,大片的红色火焰从那双翅之中喷洒而出,瞬间便是火海一片,灼热强劲的气浪扑向了那张翼,竟是将对方直直地扑到在了地上,而那一群乌鸦却是没有半点儿同情,在张翼跌倒之后,身形一动,几十只乌鸦,竟是围成了一个圈儿,上下好几层,密密麻麻地将杨一包裹了起来,纷纷从翅膀中吐出大火,灼烧着地上的敌人。
  出于本能,张翼的体表,泛起一层白色的光华,抵抗着这乌鸦的灼烧,可是,这般的猛烈火攻,岂是他这点儿单薄的能量纱衣所能抵挡的,不过是片刻的功夫,那灼热的火毒威力便是投入了那白色光华之中,令的张翼整个身体开始痛苦地扭曲起来,一脸的汗水,同时,那白色光华也在渐渐地消散着。
  “救命啊……饶了我吧,救命啊……,我再也不敢了,我认输……。”很快的,张翼便是坚持不住,紧紧地皱着眉头,放声嘶吼了起来,声音凄惨无比,同时,张翼的身形,同样在痛苦地扭曲蠕动着,却是无法突破这大火的包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