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历史军事›跨越千年寻爱的娃娃
跨越千年寻爱的娃娃 连载中

跨越千年寻爱的娃娃

来源:夜猫 作者:离奈落 分类:历史军事

标签: 凌晨 历史军事 明天

在举世瞩目的仿真玩偶的业界交流会上,两人的争吵声引起了大家的关注,纷纷围上前,顿时气氛紧张,空气中弥漫着不安的因子
展开

《跨越千年寻爱的娃娃》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十章 家溪也不见了2


第十章 家溪也不见了2
  接下来的时候,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都出现在医院里,个个都有些睡意朦胧的样子,一起围在列翼的病房里。
  很显然,这些人都是被他的夺命连环拷给折腾来的,电话里不方便说也说不清楚,他也只能让大家来这里了。
  “你有什么问题啊,电话也不肯说,我正睡得香呢,困死我了。”雪绒给了列翼一个白眼,靠向沙发,打着哈欠。
  “是啊,什么事不能明天说!”他都快累死了,本想好好睡一觉来着。
  予西则是躲在颜送身后不说话,她觉得这个时候还是沉默比较好,对她比较有利。
  “你们俩是什么回事?”列翼先是看了颜送和予西翼一眼,满脸的不满,这两个人事瞒着自己出双入对啊。
  “什么怎么回事,你最近不方便照顾她,我帮你看着她啊。”颜送可是有正当的理由,“我带着到处玩玩也挺好的,不打扰你,也给我解闷,对她来说也比较安全,不是吗?我考虑的多周到啊。”颜送衣服很正义的表情,仿佛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你说是不是予西。”拍了拍身旁的予西,问着她。
  予西则是躲的更后面,用自己的行动来表明自己不想说什么。
  然后是突然的安静,各自有着各自的表情,各自有着各自的心事,但是都看着列翼,等他说出找他们来的理由。总不见得是为了这么点的鸡毛蒜皮的小事吧。
  “家溪不见了。”列翼缓缓的开口。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情啊,你确定?她玩心很重的,不是上哪去完了吧。”雪绒虽然有点紧张,但是转念一想又不必这么进展。
  “她是失踪了,而且,她就在我手中的录像带里。”列翼没有看他们,缓缓说出自己要说的。
  “你这玩笑也开大了吧。你是没睡醒,还是做梦了。”颜送有点不能理解列翼的话,这深更半夜的浪费大家时间呢。
  “你们听我说……”列翼就向他们讲明了刚才发生的事,讲的很详细。
  “我还是有点不能相信。”颜送摇摇头,这太不可思议了。
  “你手里的东西哪来的?”雪绒则是问出了重点,“原来是什么带子?”
  “这是我之前在家里录的关于予西的带子,我一直搞不明白她为什么白天老是不出现,就偷偷录的,里面有些关于她的秘密。”虽然有点不情愿,列翼还是说了。
  “关于我的吗?难道是?”予西在这个时候才开口说话,却有点不能置信的看着列翼,他说他偷偷录下来?
  她忽然有点不能言语,这又是怎么了呢,关于自己的,现在非要看不可吗?一定是他录的关于她变成娃娃的过程……一时间,予西觉得又懊恼又气氛,但是也说不了什么,虽然他们都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但是要让他们再亲眼目睹一次,予西还是有点不愿意。
  “非看不可吗?就算我不愿意也不行吗?”鼓起小小的勇气,她反对着。
  “我说她在这个里面,你们都不信吗?你有什么资格说不啊,这些的起源不都是你吗?”列翼忽然反应很激烈的抓着予西的肩膀,大声的指责。
  “为什么突然变的这么凶,这不能怪我……跟我没有关系,你已经这么给我定罪了吗?难道因为是家溪,你就这么紧张,这么不相信我来质问我吗?”忽然想起什么,这种感觉好熟悉,这种不被信任的感觉,真的是糟透了。
  看着两人对视的眼神,列翼的手劲也渐渐加大,颜送拉开了列翼的手。
  “你这么反常干什么,要看就看看吧,我可不觉得她会在你说的录影带里面。”然后拍拍予西的后背安慰着她,“没事的,看就看,不要介意,我们这是为了救人……没有别的目的,你放开心。”
  予西沉默不语,算是默认了,算了吧,颜送说的也对,反正他一定会帮助自己的,但是为什么被列翼这么不重视,自己的心会这么的难受,难道家溪对他来说有这么的重要吗?予西想不明白,真的想不明白,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既然都没有反对的声音了,大家就用起了病房的播放设备看这诡异的录像带……可能大家都太专注了,都没有注意到一直站在病房外偷听的人影,正观察着这里发生的一切,好的坏的……
  第七十三章难以预计的变故
  当予西变成娃娃时,眼睛会变成绿色,这个细节颜送没有漏看,难道这个眼眸有点偏绿的女子,是之前出现的跟予西的性格完全不一样的另一个人?可是她也是予西啊,但是却是那么的不同,她霸气,调皮,甚至有点小小的邪恶因子,桀骜不驯……哪有之前认识的予西那么的文静,这么想着看了自己身边的予西一眼,却忽然发现她的眼眸也有点变绿了……很神奇,也没有了刚才胆怯的神色,现在是藐视一切的神气,嘴角还扯着一抹笑容……
  直到录像带播放完毕,大家只是欣赏了予西的一出变身记,根本没有什么其他的不对劲的现象出现。
  颜送走向还没有回过神的列翼,得瑟的来了一句:“大半夜的你就别闹了好吗?大家这么爱你,你也别闹腾了呀,你要是寂寞,我会抽更多的时间来陪你的,知道吗?”还不死心的牛了他一把。
  “不是的,之前明明看的不是这样的,真的,我绝对看到,我发誓了,家溪很可怜的说自己被关在里面了,正在求解呢。”列翼完全无视颜送,希望得到到家的信任,他可是看的千真万确,自己也没有看错。
  颜送尴尬的走到一边,他怎么一点的不解风情,看着列翼说道:“在医院住的不习惯吗?还是被什么妖魅给附身了,以至于你精神不正常了吧。”
  “其实他说的没错……”一个别样的声音传来,她走向窗口,看着窗外的月光,语气十分轻佻,被月光映衬的小脸显得特别的吓人,还有一丝冷冽的气息,她忽然一个转身,一个冷冷的气息传来……
  她的眼里闪着绿光,眼神甚至有几分凶悍,虽是跟予西有着同一张脸,却让人都觉得她们不是一个人,完全不是……
  “你们这么想知道的话,我来告诉你们好了,你们口中的家溪是被困在里面了,只是在里面的只是她的灵魂,没有别的东西。”她说着,却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说完了,嘴角还着一丝看好戏的笑容。
  “灵魂?你是说她的灵魂在这里面?”列翼有些难以置信。
  “当然!”说完后她又继续看她的月光。
  “哈哈,你说她的灵魂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跑到这个里面去呢?”颜送对这个解释也有点接受不了,只好像是开玩笑般的说着自己的疑惑。
  “这个嘛……谁让她自己恶毒呢。是她自找的。”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列翼。
  “恶毒?自找的?你说明白点!”列翼不知道她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直截了当的问。
  “其实说起来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你啊……”指了指列翼,女子不再说话了。
  得到这样的回答列翼忽然沉默了,他现在的脑子真的好乱,所有的一切都理不清了,怎么最后的源头说是自己呢,因为想不明白,自己快难受的窒息了。
  “你们还有完没完,最重要的是怎么救她?”雪绒在一旁有点看不下去了,都是一群扭扭捏捏的人,喜欢绕来绕去,相当的不直接,而他这个旁观者看的可是很吃力,“你说有什么办法吗?”
  几个人都看向刚刚说话的女子!
  女子盈盈一笑,转过身走到列翼身边,直接靠上他的胸膛,“这个么,容我先问他一个问题。”手指轻轻抚摸着穿着薄衣的胸膛,还带着点挑逗,“你说,如果只能就一个人,我和那个叫家溪的女人只有一个人能从这个里面出来,你会救谁?”双眸没有温度的看着列翼。
  列翼首先是惊讶女子的大胆行径,换做是之前的予西,她是绝对做不来这种行为,但是对于他的问题,他也不能回答,甚至是回答不上来,因为两个人,他都不想让她们有什么危险的。
  “机会只有一次,快点回答吧。”女子虽然还是笑着,但是双眼沉了下来。
  “我回答了能改变什么吗?假设性的问题不想回答,你只管告诉我方法。”列翼避开眼,也避开了自己的身体,这忽然的变化,让列翼还是有点接受不了她。
  “或许,我已经有答案了,如果你的决定是这样的话,我可以成全你的,我可以告诉你,方法很简单,用另一个人的灵魂来代替她就可以了,而你,选择牺牲我了是不是?呵呵!”女子笑的很大声,“很好,那就用你的鲜血淋在我的手上吧,我会把她弄出来,但是我还想死,所以用你的血来助我一臂之力吧。”像是决定了什么,她拿起了身边的水果刀给列翼。
  “你们什么话也不要说,什么话也不要问,等会发生什么也不要进来,在外面等10分钟吧……”女子这么说着,看不出她的恐惧也看不出她的彷徨。
  “你……!”颜送想说什么,却被她的话也逼了回去。
  “不是什么都不要让你们说,让你们问吗?还不出去!”女子也不想再说什么了。
  第七十四章再现1
  当一切结束之后,列翼看着眼前没有动静的女子,痴痴的看了很久很久,他都还没有来得及理清这一切不是吗?怎么好像已经结束了。
  月亮还是挂在之前的那个位置,但是发出的光芒却是那么的冷,冷的让自己的心也仿佛冻住了,让他看不清眼前的一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谁来告诉他,原来他的决定是这样的呢?可是怎么好像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呢?
  自己也怎么会允许让她这样做呢?现在才想起来那个女子就是他的予西不是吗?如果她出了事,那予西不是也回不来了吗?他好傻啊,真的好傻!他真的是天底下好傻好傻的傻子,怎么能这样做呢?
  心这么空洞的原因难道是予西不见了吗?难道是把自己的心遗落在她的身上了吗?他还真的没觉得予西会对自己这么的重要呢,直到刚刚发生的一切,直到意识到她可能会不在了,他的心也仿佛停止跳动了。
  眼前出现的她的一颦一笑,他单纯的笑容,她缺根筋的可爱,她很恬淡而又悲伤,她从来不想去伤害别人,但是总是说自己的命运是如此的凄苦,这样的她也有一种别样的魅力,原以为自己对这种女子不会有什么感觉的,就算有,也最多是喜欢吧,所以一直要去忽略心中的百般感受,那种千娇百媚,身材火辣的女子才是自己的品味和最爱,却忘了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感受……都是他懂的太晚了。
  也一直觉得自己除了现在所拥有的,不会再多了,自己也只是个流浪者的命运,不会有家,不会有事业,身边的人除了交心的那几个,其他的都是假的,也让自己渐渐的忘却什么叫真心了吧!
  后悔这两个字真的很难写,他现在的手应该正在颤抖吧。
  轻轻碰上予西的脸,他的手颤抖的更厉害了,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一遍又一遍的问着自己,却没有答案。
  当颜送跟雪绒进来的时候就见到的是这样的一副场景,虽然预计过不是什么好场面,但还是吓着了。
  “予西,予西,你醒醒吧……你没事吧?”颜送关心着地上的人儿,却见她是一点反应也没有,列翼更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难看极了。
  “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我是代替你照顾她的,现在却变成这样。”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雪绒则是安慰的拍着列翼的背,给他点力量,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值得庆幸的是,地上的人儿仿佛有了点反应,眼皮跳动着睁开了眼,还是带有点的绿光的眼光扫视着眼前的人儿。
  “你没事了吧?”颜送松了口气,真是太好了。
  列翼本想伸手扶她,手却停在半空中下不去,而醒过来的女子却是很利索的反手给了列翼一个巴掌,很响很响的巴掌,没有说话,但是行动证明了一切,眼神也从他脸上撤开。
  哇!颜送和雪绒瞪大了眼,这丫头她敢,谁知她却笑了,笑的分外分毛骨悚然,自己挣扎要起身。
  颜送帮着扶起她,她却很自觉的挽着颜送的手臂。
  “要不,我带你回去休息吧……”大家都冷静一下吧。
  女子看着颜送没有说话,点点头,挽着他的手又更紧了一下,不再关心房里的一切,主动带着颜送离开,连回头的意思都没有。
  留下了惊讶的说不出话来的雪绒和似乎已经是没有什么知觉的列翼。
  直到雪绒发现列翼的伤口还在流血不止,紧张的要帮他止血,他却有点狂躁的拒绝了,她跟着颜送离开了,他们真的离开了吗?心仿佛越来越难受,真的有一种叫做窒息的感受,他算是品尝到了,比死还难受。
  “予西!别走!”他能说的也只剩下是这句,但是他再也听不见了,可能她也不想再听见了,闭上眼,列翼真的很希望之前的一切都是一场幻影,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睁开眼,那个予西又站在自己的眼前,开心的在自己的身边围绕。
  但是面对自己的却是冰冷的空气跟冰冷的风,其他的一点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他还是一遍遍的问着……没有答案,真的没有答案!
  第七十五章再现2
  看着自己手中的血迹,列翼笑了,笑的那样的凄凉,就算血流光,又会怎样呢,现在也不过只是一具尸体不是吗?他真的很想问问上帝……自己做错了什么,怎么会面对这样的情况呢,而为什么又让自己遇到予西这个奇异的女子呢?
  第一次在自己家里的相见,然后带她去买衣服,带她去了他们的秘密聚集地,他们的酒吧,还有在他家相处的一幕幕,为什么现在的脑海里闪现的都是这些画面呢?难道这是要都失去的征兆吗?
  他不愿意,他不愿意啊,如果这么苦,为什么又要相遇呢?
  这一切的一切都发生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从他出差回来之后,如果一切都没有遇上,他还是过着跟之前一样的日子,但是为什么又要让自己遇上呢?
  越是想,他的心就疼的越是厉害,他的抉择让自己走上了一条没有办法回头的一条路,没有可以退后,他只能艰难的往前走了……
  但是心真的好疼啊,他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予西了,想到这,他就像揍自己?为什么要让一切发生呢?
  “啊!”列翼低吼出声,发泄心中的不满,一切一切的不满。
  “你别闹了,都这样了,好好坐下休息一下。”雪绒见自己说的话,做的事都被列翼拒绝,她也就不再执着了,自己走到沙发前躺下休息一下,这男人真是,无药可救了,你去流血流到死吧,她真想这么让他去了,但是她还是不能不管他啊。
  捡起地上已经满是血迹的带子,雪绒思绪万千,她也有些弄不明白了,看这情况予西已经把家溪所谓的被困的灵魂弄出来了吧,但是不是说这样她的灵魂就会被禁锢起来吗?怎么还会有意识呢?哎,算了,她本来就是个诡异的东西,这步略过,不想也罢,但是怎么感觉刚才的予西非常非常的不一样呢,好像就不是予西,不知道颜送搞不搞得定,那这样的话家溪在哪呢,她的人之前又消失在哪里呢?为什么这样事情会越来越难以估计呢?事情的发展也让我越来越担心呢,雪绒在沙发上不断的想着。
  “列翼,清醒一下,你知道家溪在哪吗?”雪绒问着。
  直到这时,列翼才有点反应,“不知道,根本找不到她。”
  “你家里也没有吗?”
  “没有,我到家的时候,只出现了这个带子……就连她的朋友我也问过了,都说之前没有联系过了。”
  “看来只有我想想办法了!”雪绒自言自语着,拿出了家传的占卜工具,最近预感很不好,所以一直带着身边。
  “不知道有没有效果,就看你了。”拿出了一条水晶项链跟一副不同寻常的扑克牌,“我最近可是豁出去了,家里可告诫这些不能乱用呢,可是最近发生的事情都太诡异了,都到了让人难以理解的程度了……”雪绒像是在跟列翼说,又像是在跟自己说着。
  “哎……你去哪里?”见列翼忽然起身,跑出病房外,又看看自己摆在桌上的东西,摇摇头,先让他去吧,她做了决定……
  他应该是心里放不下出去追颜送他们了,这个可怜的男人啊,雪绒想着,打起精神,算她的卦。
  “颜送,我有点坚持不住了。”还没有走到停车场,予西就感觉到自己不行了。
  “怎么了?很难受吗?”看着予西,她刚刚一定是硬撑着的。
  “还可以坚持一下下,但是我走不动了。”她虚弱的说着。
  “我抱你……很快就要到家了。”虽然就在医院,但是她的情况可不是医生的解决的问题。
  “恩……谢了。”她闭上了眼睛靠在颜送的怀里。
  看了一眼予西,颜送有一种难以诉说的感受,自己说过要好好保护她的,但是却又让她受到了这样的伤害,自己真的很无能呢,回家后,他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不会让她再受什么伤害了。
  他亲了一下怀中人的额头,加快了自己的步伐……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第七十六章他们还是走了
  当列翼不顾自己流着血,跑出医院的时候,空荡荡的医院门口早已经没有人了只有丝丝冰凉的风在吹来,很冷很冷……
  他们走了吧,他失魂落魄的的站在空荡荡的路上……车都没有呢,就算是路过的车都稀少,他们一定是走了。
  “喂!你怎么了?”巡逻的保安看到医院附近有个人影在徘徊,赶紧跑过来,走进才发现他穿着医院的病服,“怎么不在医院里好好呆着,跑出来干嘛,有什么事吗?”他有些警惕的问着。
  列翼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哪有什么心情搭理他。
  “还是进去病房休息吧,你都了医院了,要是有什么困难,我让值班护士来带你上去吧。”好好一个人,怎么憔悴成这样,不是生了什么不能治的毛病要这样吧,现在这样的年轻人很多呢,保安好心安慰着。
  “呵呵……”他冷笑着,一个根本没有关系的人却要来问自己好不好,而自己真正希望关心自己的人又在哪里?
  “我说你没有什么事吧?”想去扶列翼,保安发现他身上却是血迹斑斑,手上还不停的流着血,很吓人,而且眼神空洞,都有点不像正常人了,有点几分怯意。
  “呵呵,不用你管,别在身边转。”列翼没心情应付不相关的人。
  “我说……”保安一想不好,赶紧接通了内线,“在医院门口的马路上发现一身着我医院病服的男子,我觉得是不是精神上有点问题,赶紧多派几个人看看。”保安好像在呼救一般,话中充满了不安。
  “我不是疯子……”听到他这么说,列翼抗议着,这人在说什么。
  “你冷静点,你现在需要治疗。”保安退后几步,但是脸色还是很关心的,这个的状况价值糟透了。
  “哈哈哈……”列翼笑了起来,毛骨悚然。
  直到另一抹身影先于其他帮手出现在保安眼前,这时的保安才稍稍松了口气,这姑娘看起来挺正常的,看起来他们认识,保安细细打量着眼前的女子,很鲜艳的着装,身材也很匀称,中的一个字来形容就是好,很好……如果不是场合不对,真想搭讪一下。
  列翼也看到了来人,却没有什么反应的只是看了她一眼,现在也只有她陪着自己了,还能说什么呢?他除了苦笑,别无其他了,是的,雪绒,这个女子是跟自己有着与爱情无关的感情却依旧相互关心的人啊,其实她的内心也没有外人看到的那么的从容。
  “你在这里发什么疯,难道还没有闹够吗?你已经折腾自己多久了,还不快给我起来。”她站着,看着他,有点恶狠狠的发飙了,真是的,现在的男人都越来越任性了吗?都是给女人宠坏了吗?
  一把扯住列翼的衣服,让他跟着自己走……丢下了在一旁还没有看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的保安。
  在另一个角落,却有另外一双眼睛看着这发生的一切,独自在心中琢磨着,好像事情的发展没有他预想的那么的顺利,甚至在偏离他预设的诡计,看来他得改变一下了,不然一切都可能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当列翼别雪绒抓上自己的车后,他也没有反抗,安静的坐了上去,确切的说他也没有力气反抗了。
  “稍微注意点,别弄脏了我的爱车。”她现在可是有点嫌弃他,车上找了一块干净的毛巾给他。“我带你回家,坐好了。”她对待列翼现在可是很凶,因为她对他的一言一行充满了难以理解的抗议。
  “好!”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但是他也不想再问了就这样吧。
  “你呆在医院不安全,知道吗?”雪绒说着,她是担心坏了,瞟了身旁还是没有什么反应的列翼一眼。
  “我说的你有听进去吗?”诺不是自己还在开车,真想踹他一脚,雪绒已经有点没有耐心了。
  “你说什么?”见雪绒的分贝提高了,他问着,漫不经心的。
  “不要再去医院了,那里不安全,怪不得你每次在那都要出事呢。”雪绒说着边加快了车速。
  听到她这样说,列翼张开了嘴想说什么,却还是没有没有说出口,一切都太乱了,乱的都理不清思绪,就这样吧,他也放弃了,不安全,那就不安全,鬼门关也走过一次了。
  到了家,雪绒倒是很细心的观察了一下,再从他们搬到了唐家新宅后,这里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来过了,有的也只是小时候的记忆,见列翼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自己到了点洋酒在喝。
  雪绒一把抢过了他的杯子,先是轻轻嘬了一口,然后一饮而尽,“你一个病人还喝什么酒,再来一杯。”把杯子递给了列翼。
  “当心喝醉,没怎么见你喝过酒。”列翼有口无心的说着,不情愿的给她续了一杯,这酒可是他的珍藏。
  “你是小气吗?不让喝吗?”雪绒撇撇他,“我酒量挺好的。”有的时候,她一直在家里喝闷酒,只是他们不知道罢了。
  “是吗”他该相信吗?
  第七十八章回家
  “不管你信不信!”雪绒再次一饮而尽,坐在他对面看着他。
  “那你自便吧。”我去清洗一下,“你爱干嘛干嘛。”丢下雪绒后,他自己就拖着有些虚弱的身体上了楼,心想着洗个澡换身衣服应该会好一点吧。
  可是来到了浴室,又想到了自己曾在这里帮予西娃娃洗过澡,当时的情景他还是记得很清楚,懊恼的打开淋雨,让水冲刷自己,他站进了淋浴房……现在的自己一定很糟糕很糟糕吧,肯定已经失去了自己往日的魅力,变成了一个脏兮兮的大叔,或者是有一种颓废的美会吸引更多的女人,他洗着,却也笑着…..
  淋了不知道有多久,整个浴室雾气渐浓,他也不知道,只知道自己闭上眼睛让水冲刷自己会好受一点,洗去污迹也洗去内心的痛楚……
  当自己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眼前出现了一个人,她**着全身背对着他,着性感的背部……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当她转过身来的时候,他倒吸了口气,这个人,这张脸不是自己正在想念着的予西吗?不对……不是予西,这是另一个熟悉的感觉,是的,她是一直在自己的梦中困扰着自己的女人……他怎么会忘记呢?
  现在的她正诱惑的站在自己身前,双手捂着她丰满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水顺着她的脸,一点点的往下淌……发丝紧紧的贴在她的脸上,嘴唇一动一动的像是在说着什么,样子魅惑极了。
  “你不记得我了吗?别忘记我……”她性感的嘴唇像是在说这句话,眼前发生的一切让列翼白洗了澡,感觉身上越来越热,但是,脑海中又有一丝理智在告诉自己清醒点,清醒点,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快点醒过来……
  使劲的掐了自己一下,疼痛的感觉让自己仿佛醒了一般,再次睁开眼,刚刚眼前的幻想就都没有了。
  刚刚这是怎么了,列翼开打了水龙头,让更多的水冲刷自己,为什么自己在没有睡着的情况下会看到她呢,而且是这样的身姿又在这样的地方?越来越多的想不通,再次的告诫自己,她只是梦中来魅惑自己的,也一定不能再被她打扰了,不能相信她,他们之前是没有什么瓜葛的,但是却又说服不了自己为什么她不止一次的在自己的梦中出现?难道是无法解释的吗?
  直到雪绒担心的来敲浴室的门,他才猛然从自己的思绪中解放出来。
  “我没事。”他给了雪绒一个反应,不然他可是有点担心她会破门而入的,把自己擦擦干净后,批了件浴袍就走出了浴室下了楼。
  “我给你包扎一下吧。”雪绒还没有忘记他的手上带着伤,“刚刚洗澡的时候有注意吧。”说起洗澡,列翼的思绪有飘远了。
  “哦!恩。”
  “你怎么了?现在也该恢复一下了吧,你一直这样可不行啊。”雪绒关心的说。
  “恩……没事,等会好好睡一觉应该没事了吧。”他想了想还是不要告诉雪绒刚刚的事了,不然她说不定会让自己去找个女人解决一下的,一定会嘲笑自己的,还是算了吧,他只好随便说着……
  “那好吧。”雪绒已经找到了药箱,准备替他包扎一下,她的技术可还不错啊,记得以前学生时代他们就经常打架来着,一直是她帮忙他们的。
  “麻烦你了……”
  “突然客气什么……”雪绒笑了笑,接着就出现了以前经常出现的片段,细线的女孩帮粗心的男孩处理着伤口……
  第七十九章又出现了1
  “好啦,我弄好了……刚刚说你要好好睡一觉是吗?”雪绒站了起来,“那看来我得走了,我可不想打扰你休息。”
  列翼心虚的看了她一眼,其实自己怎么可能睡得着,心里乱成这样,也根本没有睡意……
  “你怎么回去?”他问着。
  “我……”对哦,她刚喝了太多的酒了,不能开车,这个时间,这个地方也几乎没有出租车呢。
  “你就别回去了,你就当自己家住下来好了,让你这么回去我可不放心。”现在他身边的人他可都得好好照顾着,不能让他们再出事了。
  “在这?”雪绒看了看列翼,“我睡哪里?客房?你有打扫过吗?我可睡不惯的……”她对这些的要求可是一直很高的。
  “那你睡我的床吧。”列翼只好把自己的床出让。
  “难道你想跟我一起睡?”雪绒开着玩笑。
  “好吧。”列翼摊开手,做好了把她拥入怀中的准备。
  “你想的美吧。对了,你床上没有其他女人的味道吧。”雪绒冷不防来了一句。
  “放心,没有。”列翼怕了她了,这女人挑剔的可以啊,谁取了她简直就是倒霉啊,怪不得现在还没有嫁出去,一直跟他们几个男人混着。
  “那你衣服借我穿下……”就很自觉的跑进了他的房间。
  “哎……”列翼感叹着自己的命怎么这么苦,他今晚该睡哪里呢?这是个好问题?
  可怜的列翼只好将就着自己在客厅将就着,本来也睡不大着,算了吧,只是雪绒穿着他薄薄的睡衣一直上上下下来来回回的跑来跑去让他很不习惯。
  “你不好好的睡觉一直在干嘛,我还把我的床让给你了呢,还不好好利用。”
  “不好意思,习惯不太好,睡觉之前老是想吃点东西什么的。”雪绒露出了抱歉的笑容……
  “那你没变肥猪真是运气啊。”真是佩服。
  “天生丽质。”你羡慕啊,在列翼眼前扭了扭腰,雪绒站直了身姿让他欣赏。
  他的材质透明的睡衣下一副玲珑的曲线若隐若现……让列翼看了心有点砰砰乱跳……
  “你别这样好嘛,我也毕竟是个男人。”他尴尬的转移视线。
  “呵呵……”雪绒乐了……“原来你怕呀!”然后转身得意的要上楼。
  “原来你家这么穷,连点吃的东西都找不到,你饿吗?我找点现有的石材给你弄点?”雪绒忽然想到什么后问了问。
  “你快点上去睡觉我就谢谢你了。”列翼简直快无语了,让她住下真是个错误的决定,真的是个很蠢的决定。
  “好啦……!那我去了,安!”给他抛了个媚眼后就上了楼。
  列翼忍不住打了寒颤,等她上楼后,回顾了一下整个客厅,终于安静了,他想着,可是此时的他还是睡不着,心事重重,思绪万千……
  就算是有点困,就算是在自己熟悉的家里他怎么还是睡不着呢,这点也让他自己很无奈。想着想着,自己的思绪又飘到了医院,飘到了那卷带子上……它仿佛有着魔力一般,让列翼忘却不了。
  这东西应该现在是在雪绒手上吧,她没有回家,应该还在她的身边……想起了她随身携带的包就放在客厅,列翼就动了不应该有的念头,或许自己可以拿出来看看……说不定又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发现。
  找到了雪绒的包却发现她的包很小,没有以往拿的那个大,看起来应该没有在里头,好奇翻了翻,还真没有,那会放到哪里去呢?
  列翼思索了片刻,便立马有了主意,最大的可能就是她的爱车,她一定是把带子放在她的车里了……
  为什么雪绒不拿出来还给自己呢?难道她不想让自己再看到?现在想到这个他只想知道,予西的灵魂是不是被囚禁在带子里头了,虽然后来在医院她也醒了过来跟颜送离开了,但是自己还是放心不下心中的疑惑,不弄个清楚,是休想再睡了,接下来的日子也肯定不会好过。
  想到这里,列翼便做了决定,从包里拿出了雪绒的车钥匙,偷偷的出了门,到了前院,雪绒的爱车就停在那里,但愿不会惊动她!
  打开了车门后,他四处寻找,终于在一个小抽屉里找到了自己要的录影带,见雪绒车里的设备也能播,就索性坐在车里,不出去了,他要好好看看这一切,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当带子播放以后,前段出现的还是之前看到的熟悉的场面,但是到后来,就出现了之前大家没有看到过的东西……
  先是一片黑色,然后出现了一点点的亮光,再然后是渐渐扩散开来,直接到了一个开阔的地方,一片绿地上,然后是一条幽幽小径,再然后是一片空旷的场地,但是都没有人,奇怪极了……
  列翼抱着好奇的心态一直死死的盯着小小的屏幕,他要看下去,一定要看下去……
  第八十章又出现了2
  然后他看到了一大片的建筑群,类似于皇宫一样的地方,一个小小的房间里,一个女人正局促不安的坐在华丽的床铺上,上面的寝具异常的细致精美,但是列翼也管不着看这些,只见这个清宫剧打扮的女人在床上喃喃自语着,好像很紧张……
  这个人的背影好像看起来也有点眼熟呢,列翼在心中暗暗思量,看她的打扮,身份也应该不低吧,只是怎么会在这个小小的房间,这么的局促不安,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又好像在害怕着什么。
  列翼看着屏幕又看看时间,这时间一点点的在过去,画面中的女子始终没有动静,也没有抬头,可是后来,她拿出一个布娃娃,就在自己身后的被子里拿出来的,她就把这个布偶静静的拿在手里。
  轻轻地抚摸着布偶的脸,然后是一滴晶莹的泪珠落在布偶的脸上,她在哭吗?列翼已经忘了自己身处何地,只知道他被眼前看到的一切吸引了,因为这一切是那样的真实,让他难以忽略。
  然后看到的是画面的中的女子拿出了一条白色的布条,虽然颤抖着手,但是还是下定了决心一样的绕上了布偶的脖子,但是她的眼泪始终没有停下来,因为这个布偶的脸已经**,她的手越勒越紧,好像是用尽自己的力气在做这件事情,片刻之后,她松开了,抹干了自己脸上的泪水……
  拿出一个小火盆,把布偶放在了里头,点上了火,看着布偶在火中燃烧,直至变成灰烬……
  这火光映照在女人的脸上,她好像在笑,又好像在哭,列翼看不清楚,但是她看到了女人红润的嘴唇,一直在说着话……只是在说着,却没有什么声音,那种感觉就好像女人是在跟自己说话,只说给自己听!
  女人一直站在火盆旁看着,一动都没有动,她一直等到盆中的火熄灭了,里面一团漆黑,才又有了动静,只见他转身敲了敲房门,一个小丫头状的女子恭敬的走了进来,端起小火盆走了出去,又把门给关上了……
  女人靠在门上,像是在深呼吸,又像是在想什么,眼前发生的一切又让列翼的汗毛都竖起来,这场景都诡异的不能用正常的话来形容了,就算是最出色的恐怖片都没有这个效果,以前他们都爱看这种片子,已经看过了无数,但都没有这个吓人,它就好像是揪着你的心一般的让你松懈不下来。
  但是到了这里,带子好像出现了什么问题一样的又变成黑色了,是一片让人会感到头晕的黑色,列翼想关掉,但是内心仿佛有一个声音阻止了他,让他静静等待着下一幕的到来,一切是这样的让人没有预料……
  他的一颗心始终是悬着的,因为不知道下一幕忽然会以怎样的形式出现,而在他等待的这段时间内,片中的场景又有了怎样的转变。
  列翼有说不出的好奇,说不出的心惊……
  然后画面又出现了,场景不停的不停的转换,直接到了另一个黑暗幽静的房间,那里就像是传说中的冷宫,很荒僻,很安静……很多时候,在这种情况下,总会发生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这类片子看多了也有经验了,但是这里会不会是这样,列翼不敢肯定,记得以前,每每出现这样的场面,颜送总是要死死的保住自己不肯放,就连踹也踹不开,谁叫他的胆子实在是太小了……
  一个小小的宫女打扮的小女孩出现在了这里,她走走进了旁边角落里的一个小房间,列翼正好奇,怎么画面不跟着到小房间的时候,里面传出了女人的尖叫……
  “啊!不好了,救命呀……”小女孩从小房间里冲了出来,带着惊恐万分的表情冲出了画面……
  然后,天空暗了下来,猛然刮起了大风……一切都淹没在了黑暗里,让人看不清,也摸不着是发生了什么事,因为到这里,画面又停了下来。
  再接下来,是很多人很多人的出现,大家都围着着小小的建筑物,开始众说纷纭,交头接耳的议论着!
  第八十一章为何成了鬼
  一个女人的身影出现了,她躲在人群的后面,在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注视着一切,人太多了,声音太吵杂了,列翼根本听不清楚,也无从猜想发生了些什么,但是有个声音他听清楚了。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这个女人给抬出来。”依旧是清宫戏中常见的公公角色忽然用着不男不女的声音喊着,然后是一帮宫里的人物手忙脚乱的冲进了屋内,不知道是要去干什么。
  被抬出来的女人似乎早已气绝多时了,但是她却没有瞑目,双眼睁的大大的,双手紧紧的捂着腹部,不肯放,就好像里面有着她最珍贵的东西一般,真的是个可怜的女人啊,但是大家好像都没有看到,她的肚子里面上升出白色的气体,形成一团,好像猛兽似的在空中对着所有人笑着,但是好像都没有人发现它,除了列翼,他真的觉得越看越恐怖,自己有点承受不住了,可是这个女人是谁?难道就这样死了吗?
  然后那个躲在人群后面的女人冲了出来,看着地上的人儿大声的质问着;“你们还在做什么,还不赶快叫最好的御医过来看看。”
  “贵妃我看……”那个死娘娘腔的公公犹豫了一下。
  “看什么看……我说去就去,你敢抗命,有什么事我担着,还不快滚……”她的气势很吓人……
  为什么这些人都这么冷漠呢,原来清宫戏是没有演错啊,当时的宫廷的气氛就是这样的吗?那这些个人也实在是太可怜了,一直以为那些勾心斗角是那些个吃饱了闲饭没事干的编剧瞎扯的呢,现在看来是有几分可信。
  “予西……我的好姐姐。”听到这个女儿叫躺在地上的人予西的时候,列翼的眼睛快要瞪出来了,什么?这个死掉的女人是予西?她为什么会死,而且死的这么的凄凉,这群人难道都没有人性,都不会帮忙一把吗?
  “看起来都已经死了呢,叫最好的御医都没有用了吧。”小宫女在窃窃私语,“我看她也是该的,为什么贵妃还要帮她呢?”
  “你们不知道吗?她们俩从以前就很要好呢,一直以姐妹相称,都是很好的人呢,只是她却落得了这般的下场。”
  “谁叫她身为皇帝的女人,还敢爱上别的男子呢。胆子也真大了,你说在这宫墙之内,犯了这样的事,还能活吗?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把她从地牢放出来,不过最终还是抵抗不了命运啊。”有人这样感叹着。
  围观的人都是恨冷漠的看着,反正她也是个犯人,这样的下场都是她的命也帮不了。
  那个女子却在予西的身边哭的很是伤心,“对不起,我只能这样做了,对不起……”公公口中的贵妃哭的像个泪人。
  列翼看的眼角也有点湿湿的,难道予西以前就是这样死的,真的是个很可怜的女子啊,看她的样子死之前也应该受了不少的苦,真是越看越心酸呢……他都快忍不住落泪了,为何自己的心会是这样的痛呢?
  偏在这时,一个身材挺拔的男子又冲进了人群,双手紧握着拳头,对着身边的下人说,“把她带回去,一刻都不得有误。”然后便转身,头也不回的走掉,他好像是忍耐着极大的痛苦……
  他来的太快,也走的太快可了,以至于列翼都没有看清楚他的脸,应该等一下会看到的吧,果然,画面切换到了他的府上……
  躺在床上的人已经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画面中的男子有点重心不稳的走到她的床前。
  “你为什么就这样死了呢?”他居然趴在在床上,声音有点哽咽起来,“你为什么要死,你为什么要死,你不是应该活得好好的吗?享受你的荣华富贵,如果这是你要的我不是已经放弃你了吗?你不要死。”男子好像很痛苦,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爆发。
  “你不是要当他的女人吗?怎么会落得这样的下场,我不愿意,我不愿意啊,你快醒醒,醒来跟我讲讲明白……”
  可是床上的女人不会再回答他了,因为她已经死了,以后再也不会醒过来了,男子抱起了她,往外走去……
  正是镜头让列翼看到了这个男人的脸,什么?
  他兼职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为啥很么这个男人是自己?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为什么会是这个男人?是有什么地方搞错了吗?
  他真的是惊讶的不能再惊讶,一时张着嘴再也说不出话来,怎么可能,这一切怎么可能呢?
  这不是真的,肯定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