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历史军事›天罚情蛊
天罚情蛊 连载中

天罚情蛊

来源:夜猫 作者:会飞的哞哞 分类:历史军事

标签: 历史军事 小丫儿 褚石

雪帝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一场一场熟悉的战斗正在透明的大屏幕里面上演着,牵动着他的每一根神经,仿佛要是自己亲身经历过一般创神三犬?幽冥血魔?焰海炎魔?幽冥血魔?米思诺?千眼碧睛猴子?一个个熟悉的名字...展开

《天罚情蛊》章节试读:

第二十三章 轩宇螺心(2)


第二十三章 轩宇螺心(2)
  金碧辉煌的王宫里,王此刻正靠在软榻上。
  他的眼睛微微的闭着,显得十分疲惫。浓眉紧蹙,似有难解的心结。
  王后和几个妃子都在,王子们都没有来。没有人说话,气氛十分压抑。
  终于,萧妃忍不住凑了上去:“王,昨晚太尉的建议——”
  “王,依臣妾看来,祥儿更适合继承大统,这位子也该是有能者居之,如今,祥儿五脉之二已经大成,功力高强,没有人敢对他不敬,再加上有丞相辅佐——”月妃赶紧道,还不忘最后在加上丞相的重压。
  “我说月妹妹,我家顺儿处事机警,智勇双全,这当政者,哪能缺了这些!再说了,有太尉五十万大军支持,谁还敢说一个不字!”萧妃微怒,不等王有所回应,二人便自己吵了起来。
  “住口!你们眼里还有我这个王吗?!都给我滚!滚!”王突然坐了起来,一声大吼。他感觉脑子里一阵轰鸣,平日里都小鸟依人的妃子,今天为了王位竟然连自己这个王也不顾,他气血上涌,悲哀不已,愤怒难遏。
  王后赶紧扶住王快要栽倒的身子,怒喝一声:“你们,还不退下!”众人施施然退了出去。
  看大家走的远了,王后帮王倒了一杯水,自己坐在床榻边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馨儿,这些年苦了你了!”王突然泪流满面。王从十三岁随父王南征北战,打下这一片大好江山,铮铮男儿之泪从未流过,今天如此情形,这个伟大的男人感觉真的支撑不下去了。
  “王啊!”王后搂着王的头,轻轻抚摸。
  “王啊!馨儿有一个想法。馨儿建议你把王位传给轩儿。轩儿势单力薄,虽然文武都非上乘,但都不弱,最重要的是雨妃与世无争,又蕙质兰心,可担当大任!”
  “馨儿啊,很矛盾啊!你说的不错,可这样若是顺和祥争夺,轩儿就毫无依仗啊!轩儿势孤,又怎能与丞相太尉相抗衡,难免性命不保。”王担忧道。
  “王,其实,我早料到了,又怎能没有准备呢!”王后微笑道。
  “难为你了,只是你终归一女子,又能有什么势力!”
  “王,你这就不知道了吧!当年馨儿接管朝政以后,发现了一惊天大事,国库的存银竟然只能维持三月之用。馨儿不明白为什么每年几百亿的收入,国库怎么会亏空呢!馨儿便暗中调查,结果是丞相与太尉两家协商好了,只保证王宫能够正运转,其余库银五五平分,都给贪了。馨儿知道此事重大,便未曾宣扬,将计就计,动用天部(守护王宫的暗部)暗中训练了一批高手,专门在雁门关劫官银,而丞相太尉也怕此事暴露,从不上报。因此几年下来,这国税收入,至少有十之七八落入我们手中,只是不存在国库而已。”
  “有这事?好好!这样,我们有了钱,就可以替轩儿招兵买马了!”王激动不已。
  “王,招兵买马就不用了。馨儿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所以,私下训练了一批将士,在卧龙山练兵。大概有四十多万。人是少了些,不过这些人都是江湖之人,战力很强,我还把自己的《春草剑法》前三招倾囊相授,以一当十没什么问题。”
  “幸亏有你啊!幸亏有你!不然这江山真的就要断送了!”王喜出望外。
  “王,馨儿已经叫人传雨妃母子了,说王要见轩儿。王,下面就看你的了啊!”
  雨妃带着轩儿正往王宫赶。心悦阁到王宫还是很远的,两人七绕八绕,走的气喘吁吁。刚路过花园,就看见月妃和萧妃等人回来,不过情况有些怪异。
  月妃与萧妃走在最前面,两个人叽叽喳喳吵得很凶,脸色都不怎么好。而成妃则在最后,落下足足有七八米远。雨妃看着诧异,碰上了又不好躲开,只好厚着脸皮上前。
  “姐姐们这是怎么了?王有好转么?”雨妃小心道,也算是问候。
  不料月妃和萧妃两人竟同时等了他们一眼,冷哼一声就过去了,继续开始吵上了。
  雨妃感到没趣,只好怯怯的迎向成妃。成妃却是苦涩的朝她笑笑:“雨妹妹,别理她们,放机灵点。”又看了一眼轩儿道:“妹子,保护好孩子,姐姐的话就这么多,妹妹是个聪明人,平安就好!姐姐先走了。”
  雨妃笑笑,点头应允。她知道,成妃是个善良人。
  到底是什么事呢?雨妃心里想着各种可能,不知不觉就到了王宫,竟发现偌大一个王宫,一个守卫也没有。一般情况下,是需要通报的,今天这种情况,不知该不该走近。
  正琢磨着,就听见王后的声音:“雨妹妹么?正等你呢!快进来吧!”
  雨妃只好拉着轩儿推门进去:“臣妾给王请安!给姐姐请安!”
  “儿臣给父王王后请安!”轩儿有模有样。
  “哎呀!快过来!正急着呢!还多什么礼!”王后急道。
  待母子两坐定了,王后才道:“雨妹妹啊,今天事态紧急,姐姐就不拐弯抹角了。你知道的,姐姐膝下无子,不知可否和与妹妹共享一子啊?”
  雨妃心中诧异,看一眼王,却见王微笑点头,只好道:“姐姐,妹妹愿意,这是轩儿的福分。”
  “来,轩儿,让娘看看,从今,我也有儿了啊!”王后温柔笑道,十分慈爱。
  “儿臣见过大娘!”
  “呃!这——好好!以后啊,就喊我大娘,含你的母亲二娘!我们都是轩儿的亲娘!”王后愣了一下,旋即笑道,开心不已。
  雨妃却十分忐忑,不知王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当初轩儿出生的时候,正好是夜半时分,一轮圆月竟然变成了血色,现在想象都有些骇人,道人是,此乃凶兆,除非轩儿七岁之时,等来了他效忠一生的主子,否则便活不过第八岁!
  因此,轩儿注定不能继承大统,他天生就是别人的臣子,可眼下皇后的意思,恐怕……
  “妹妹,你就不用担心了!呵呵!”王后看一眼雨妃不安的脸色道,然后低下头对怀里的轩儿说:“孩子,今天大娘就送你一件大礼,从今天开始,轩儿接管我手下四十万军队及六亿两白银!”王后依然像说家常那样。
  雨妃可傻眼了,她到现在都没搞清楚是什么状况。似乎王和王后两人也不打算给她清醒的时间。
  “好!既然这样,我就把王位今天传与轩儿,轩儿你不要让父王失望啊!”
  雨妃怎么也没想到这么突然降临的恩宠,不知所措,急急忙忙的拉轩儿的胳膊:“快快!孩子,还不谢过父王和大娘!”王命不可违,两人扑通跪了下去。
  “谢父王!谢大娘!儿臣一定不辱使命!”
  “唐正,你可探听到什么消息?一一报来!”碧霄宫中,一少年负手而立,对飞奔进来的黑衣男子厉声问道,显得十分的焦急。
  此人黄袍加身,上绣龙凤呈祥图,外加紫色披风,显得华贵无比。事实上,这少年的身份却是无比尊贵,正是这凤翔王宫的三王子,也是这碧霄宫中的少主人顺。
  几位王子当中,除了他会如此打扮之外,其余的都少了一份高贵之气。大王子穆一副文人摸样,温文尔雅,十分具有亲和力,谁也不怕他,没大没小的,他倒也乐得自在;二王子寻俨然一剑客,虽然喜欢金色,却是淡而简单的那种,倒像是练功服;而四王子祥虽然好权势,但也不在乎着装,尤其喜爱黑色,整个人十分阴沉压抑;至于小王子轩,则喜欢月妃亲手制作的银色服饰,整个人就像一抹月光,散发这个华丽的清韵,显得不落俗套。
  此时,却见那黑衣男子朝地上一跪便道:“主上,从今早开始,我就埋伏在横梁之上,王那边发生的事,我可是看了个一清二楚。”
  这男子便是三皇子培养的私人势力,因此应三皇子的命,这些人一律叫他主上,并不以王子称谓。
  “少罗嗦,直接说下去!”三皇子顺不耐烦道。
  “是!主上!”叫唐正的男子不再罗嗦,继续道:“今儿早晨,等守在宫里的大臣们都回去以后,萧妃,雨妃,成妃就去请安了,这当中没什么事,都是些客套话而已。一会儿,王后就从帐后出来了,也是嘘寒问暖。一个时辰之后,萧妃忍不住了,便和王提起传位给主上的事情,还拿出了太尉押后。”
  “王是怎么说的?还有其他人怎么反应?”三皇子急道。
  “还没等王反应过来,月妃就说话了,提议传位给祥王子,也拿出了丞相押后,结果两个人就争上了。其他的人都没什么反应,王发话了,训斥妃子们滚,结果,大伙儿就回去了,只有王后留下。”
  “屁!你一早上就尽探了些无用的信息来吗!!!”
  “主上别急,关键的在后头。这王后见大伙儿都走远了,就和王商量把王位传给轩。”
  “什么!你说那老匹夫要把王位传给轩?那个贱人的野种?”三王子气急败坏,一把提起唐正的领子大吼道,唾沫星子横飞。
  “是的,还有雁门关外的近五十万山贼是王后的人,王后还掌握了好几个亿的银两,一会儿月妃带着轩来后,王后还直接做了轩王子的大娘,并把五十万山贼和银两全划在了轩的名下,交由轩掌控,而王也把王位传承之物给了轩。”
  “哐当!”价值千金的一古花瓶摔碎在地上,碎片射进了唐正的眼睛,鲜血顿时流了下来,估计这只眼睛今后是废了。唐正捂着眼睛,对怒火冲天的主子不敢吱一声
  “滚!滚到一边去!”一件事物又飞了过来。
  唐正知道,这主子现在正在气头上,那他当出气筒了,不免有些灰心,就退了出去。谁知,刚到门口,一声暴喝又传来了。
  “回来!”
  唐正只好又回去。却见三王子道:“叫老六去请太尉,快!”
  一刻钟以后,太尉匆匆忙忙赶到了碧霄宫,和三王子一阵嘀咕,三王子听的是一阵点头,脸上也渐渐地露出了笑容。
  罢了,大笑道:“外公此计甚妙!如此便只等功成,坐拥江山,享尽荣华富贵了!”
  太尉也是笑着点了点头。一场阴谋就此开始。
  “王弟啊!还在勤练武功呢!难怪父皇把皇家二脉都传给了你啊!”
  一声阴阳古怪的声音传来。后山练剑的少年只好停了下来,心里十分的不忿,脸上却堆笑道:“哎呀!王兄,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啊?”此人正是四王子祥。
  “哈哈!当然是疾风啊!”说着便一脸严肃的道:“王弟,虽然咱两不曾深交,但这次过来,却是有要事相商,关乎你我身存之本!”
  “什么事啊?这么严肃?”四王子看着三王子一脸严肃,不像是开玩笑,便认真道。
  三王子便在四王子耳边一阵叽里咕噜,四王子的脸色瞬变。
  “真有这事?那可如何是好?”
  “这样,你我联合,在他踏上王位之前,先干掉他再说。不然等他顺利掌权之后,我们就没机会了!”
  “你是说?”四王子做了一个“咔嚓”的姿势。
  “正是!但是派人刺杀明显不行,你我都有私人势力,但是没有一个能和那个守护他的老匹夫相抗,只能——”
  三王子在四王子旁边一阵耳语。四王子思考了好一阵子,便道:“好,我答应你!事后,咱两划江而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