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恐怖灵异›墓鼓辰钟
墓鼓辰钟 连载中

墓鼓辰钟

来源:夜猫 作者:叶子峰 分类:恐怖灵异

标签: 恐怖灵异 抖音小说 赤炎

五百年前,明武宗正德年间,一代奇人江海铭于一夜之间消失,只留下熊熊燃烧的江宅和18具尸体,随后一群黑衣人在废墟中寻到一段残缺的秘典匆忙离去
十年前,一群考古队在南岭探寻失踪,唯一的生存者也不知所踪
辗转今世,年轻的古董商张墨在偶然间得到了一块破碎的刻有篆书的青铜块,遭人追杀……是不是非常精彩呢?让我们一探究竟吧!展开

《墓鼓辰钟》章节试读:

第二十七章 鬼打墙


第二十七章 鬼打墙
  空气中充满了沉重的味道,我和瞎子两个人皆坐在地上默不作声,我想,此时此刻,瞎子和我担忧的应该是同一件事情吧。
  过了好一会儿,我们的体力都恢复得差不多了,瞎子这才说道:“走吧,这墓室不是什么好地方,邪门的很,不宜久留,我们还是赶快到别的地方去寻找他们吧。”
  我点点头,算是同意了瞎子的说法。我背好行囊,把那个羊皮袋子挂着脖子上,荡在胸前,这是最宝贵的财产,我得用性命去保护它。我又检查好剩下的东西,还有不到半小袋子的石灰粉,还要省着点用,狼眼手电筒我们目前只剩下一个了,还有两节备用电池,磷火和糯米,蜡烛和绳子也剩下寥寥无几,资源匮乏,不知道我和瞎子什么时候才能逃脱这个地方,一切还是节俭一些比较好。
  我和瞎子搀扶着往墓室的出口走去,一路上,我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时刻注意着那些异样的动静,我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状态了。
  墓室里面静悄悄的,伸手不见五指,还好我的狼眼能够照射到很远的地方,范围够大,灯光够亮,还算看得清楚,马马虎虎也能凑合着用,总比一点光亮也没有强得多了。
  我们一直顺着来时的鹿往回走,我这个人的优点之一就是记忆力特别好,几乎能够达到过目不忘的效果,而且记路也是十分在行,基本没出现过走丢了的情况。
  然而,我明知道我的记忆没有错,我们走的就是原来的路,但是我总感觉不对。我们之前所打败的那些怪物的尸体我都没有看见,还有那尊王座,那具充满了庄严气息的尸体我都没有见到。这不对啊,按道理来说,我的路没有错,是应该会看见他们的,可是为什么一个也没有呢?若要是说尸体腐烂了,那也太快了,根本不可能,几千年了它们都还完好无损,怎么就这么几个时辰,就化成灰烬了?
  越走我的心中越感觉到诡异,忽然,我看见了一堵墙壁,那墙壁上刻着的都是些密密麻麻的符号花纹,我和瞎子走近一看,赫然看见的是刚刚那具鬼奴的尸体,旁边还有一团一团的枯萎了的血线虫,好不恶心。
  我倒抽一口冷气,合着我们走了这么久,一直都没有离开这座墓室过,都是在原地打转?
  瞎子感觉到了我的异样,拉了拉我的衣袖,我把我眼前的情形告诉了他,他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又叹了口气说道:“看来,这墓室里面的东西十分凶险,它是不想让我们就这样的离开啊!”
  “什么意思?”我追问道。
  “你说什么意思,我们走了这么久,我也相信你的记忆力,但是我们为什么还会在原地打转呢?”瞎子反问道。
  我忽然明白过来,有些激动,声音都提高了八度:“鬼打墙?”
  瞎子也不管我有多激动,沉着地点了点头。
  只一瞬间,我便不再那么激动,我也知道鬼打墙这么一说,若要是破不出去,我们永远都会被困在这里。其实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事情莫过于这种恐惧的心理一点一点蚕食着人的信心,理智,最后便会心力交瘁,惨死。
  鉴于瞎子是道行高深的前辈,我便敬重地,小声问他:“那……依你看,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瞎子说道:“你现在去那东南角,点上一支蜡烛,蜡烛一分钟内不熄灭,就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我虽然不知道瞎子这是要做什么,但是此时此刻,瞎子才是我的引路人,一切最好听从他的指挥。于是,我便照着瞎子的话,从背包里取出一支蜡烛,用火石点燃了,立在东南角,漆黑的墓室顿时被照亮。这火光是暖暖的红色,很是叫人感到温暖。
  一分钟很快就要到了,瞎子说道:“没什么大问题了,不用管它了。”
  然而,瞎子的话刚落,那烛火的颜色忽然就变成了阴森森的绿色,在这本来就散发出不祥气息的墓室里,显得更加的诡异。
  我没控制住,“啊”地叫了一声,瞎子警觉,连忙侧头问我:“小娃娃,怎么了?”
  “这……这烛火的颜色……怎么是绿色的!”我有些惊恐。
  不只是我惊恐,瞎子闻言也是大惊失色,他高声喊道:“小娃娃,别管了,快跑。”
  我反应敏捷而迅速,一跃而起,跟上瞎子,两个人汇合之后就开始撒丫子没命地跑。瞎子那叫一个稳当准确,方向感如此之强,让人怀疑他到底是真的瞎了还是装瞎骗人。
  瞎子一边跑一边对我说道:“这鬼打墙,你要是不识破他,你就会被困在里面永远出不来,然而你要是识破了它,那么背后的厉鬼就会出来找你索命,等下,你就算听到了什么声音,或者被什么东西从背后抓住,你也必须不管不顾地往前跑,千万不要回头,千万不要回头!”
  “不要回头”四个字,瞎子是如此郑重地强调,叫我没法掉以轻心。我在心里不住地默念着:“不要回头,不要回头……”,憋足了劲儿跟着瞎子往前跑。
  我和瞎子两个人在这阴暗狭窄的墓道里疯狂地跑着,我只听见后面一刻也没间断地传来女人的哭声,婴儿的惨叫声,还有男人的咆哮怒吼的声音,那声音刺得我耳膜生疼,听得我后背发凉,我又感觉到似乎有一双手一直放在我的肩膀上,我真想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然而,瞎子警告过我,不许回头,我时刻谨记着,不敢忘却。
  就这样,我们两个人,亦步亦趋,十分艰难,感觉腿都要跑断了,终于,我看见前方似乎出现了一道亮光。我的心一下子兴奋起来。瞎子对光线的敏感程度远超过我,相信他一定也能够感觉到。这道亮光简直就是我们的雨露甘泉,使得我们绝处逢生,更加有了希望。前面的路口已经近在眼前,相信,只要我们能够再坚持一下,就能够凭借着这股铁打的意志逃出这折磨人的鬼打墙,逃脱生天。
  然而这时候,我却发现,身后那些声音以及一直放在我肩膀上的那双手全都消失不见了,身后万籁俱寂,一切皆空,我的汗毛没来由地就竖了起来,出了一身冷汗。多年摸爬滚打的经验告诉我,这里面一定有不寻常的事情,我们想要逃出去,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这个时候,我突然听见了姥爷的声音:“张墨,你跑那么远干什么,姥爷都快追不上你了。”
  姥爷,是姥爷,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本来还想出去之后再寻找姥爷,没想到,姥爷竟然就在我后面。我一边想着一边回答到:“诶,姥爷,来啦,我这就去找你!”
  我一心扑在姥爷身上,丝毫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毕竟是年轻人,瞎子没能抓住我,破口大骂道:“小娃娃,你个蠢货,你中计了,那是恶鬼在招魂啊!”
  我听见瞎子的话,连忙想往回撤,然而,已经是为时已晚,我已经回过了头。就在这一瞬间,我感觉到有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凝聚成一股漩涡,我被吸进那股漩涡的中心。黑暗之中,我感觉到瞎子拉住了我的手,我的头脑还是清醒的,我知道瞎子是想救我,但是我真怕他出什么意外,遭到我的连累,于是开始拼命甩手,想把瞎子甩掉。然而,瞎子这个人经常在关键时刻就爆发出一身蛮牛一样的力气,大得惊人,我怎么也甩不掉,他拉着我的手死死的,最后,我只好放弃了挣扎。
  我的身后已经是一片不找边际的浓重的黑暗,像是宇宙之中那巨大的黑洞,能够吞噬一切。我感觉到有几千几万只手抓住了我的胳膊,大腿,脚踝,那些手有的粗糙,有的纤细,有的柔嫩,那种感觉是实实在在的,是最真实的触感。然而,那些被虚幻的手所抓住的地方,无一不是疼痛入骨,我强忍着,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流了下来,嘴唇都被我咬破了,一股血腥味灌进我的鼻腔。我不知道此时此刻瞎子怎么样了,是否和我一样的境遇,若是如此,我可真是连累了他老人家。
  瞎子真是够意思,我能感受到他承受的痛苦并不比我轻到哪去,但是他还是紧紧握着我的手不放,这份情谊着实叫我感动。所有被禁锢的地方传来的都是一阵疼痛,只有瞎子握住的地方传来的是一片温暖。然而,这冥冥之中,黑暗的力量太过于强大,我有一种预感,不出三秒,我和瞎子就都要被拉入这无边的黑暗之中。
  忽然,我看见前方散出一大片浓重的黑雾来,这黑雾直奔我和瞎子而来,并非是我们俩这血肉之躯能够抵挡得住的。就在此时,我忽然感觉到一声大得刺耳的轰鸣,紧接着就是一股生拉硬扯,那股黑雾似乎有什么魔力一般,蕴含着强大的力量,我和瞎子什么也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被这巨大的力量承载着,不知道要飞向何处。
  过了一会儿,我感觉到我似乎躺在地上,身上的骨头似乎都给摔得散了架子,只能四仰八叉地这样躺着。我轻声唤着瞎子,还有手去摸索着,瞎子回应了我,听那声音应该是离我不远。我和瞎子没有分割成两个时空,这让我感到十分庆幸。瞎子又哼哼了几句,看来摔得也是不轻。
  我想我们应该是终于走出了这鬼打墙,逃脱生天。
  天上的月光皎洁,洒下一片银白色,在这清冷的雪地之上显得格外轻灵。我忽然就想起了一个成语“一片冰心在玉壶”。
  我就那么静静地躺在雪地上,雪是冰凉的,能够让我的大脑保持清醒。我不知道我们在这里困了几天,呆了几天,我已经对时间没有了观念。有一种山中才一日,世上已千年的感觉。
  回想起那些离奇的遭遇,还有我身边莫名其妙失去的人,姥爷,窦青,还有古怪的到现在都没弄清楚的昊木,我感觉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乃至世界观都完全崩溃了。我本来是一个相信党的无神论孩子,然而这些遭遇逐渐让我相信了那些科学不能够解释的事情。那些远古的人类似乎真的有什么秘密的法术,他们强大,他们无坚不摧,他们不惜一切手段来掩盖他们埋葬了千年的秘密,他们不想被后世的外人所发现,这一脉需要永远被埋葬在这深山之中。
  这一次能够逃命出来,或者回到人世间,我只觉得这是最大的命数。这充斥着现代文明的社会依然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地方,如果细细想起来的话,我的脑袋一定会爆炸掉的。我真的不敢想象,如果当初瞎子松开了我的手,那会是怎样一种场景。我闭上眼睛都可以想象到,瞎子那一脸的不甘与绝望,他这个人纵横一世,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生死变故,若要是因为我,折倒在这里,真不知道我的余生该怎么度过,是在内疚中,还是在悔恨中呢?
  我坐起来,去把瞎子扶起来。瞎子毕竟年纪大了,身子骨没有我这个年轻人一般硬朗。刚才那一摔,的确不轻,还好瞎子也是练过功夫的,到没什么大碍,若要使一个普通的老人家,恐怕早就摔散架子了。
  我和瞎子商量了一下,虽然我们两个人已经逃出来了,但是姥爷,窦青,还有昊木都困在里面,我们不好把他们都丢在里面的,那样的话我相信良心上也过不去,何况,姥爷更是我的至亲。
  瞎子也是这么觉得,而且瞎子一直都觉得昊木那小子的身上似乎隐藏着许多的秘密,许多谜团的线索,结界都还在那个小子的身上,要想解开,首先就要找到昊木那个小子。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我们此时正是处在一个环形山的谷底,四周都是高耸入云的山峰,峰顶都是不知道堆积了多少年的白雪。瞎子说这个地方是终年积雪不化,攀爬起来也是十分费劲,而且地形陡峭。这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我竟不知道,山的那一边可以四季如春,我们出来之后竟然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我看着这四周的悬崖峭壁,似乎并不是浑然天成的样子,怎么看怎么觉得似乎有人工雕琢的痕迹,但是这里远离现代文明,会有什么人会跑到这里,来完成这样一个浩大的工程呢?我实在是想不通。
  若非要一个解释,我只能想象是国家的某个有关部门奉命来到这里做一些什么事情,而这个山谷应该还有着什么秘密,只不过事情败露了需要尽快铲除。
  我正在想着,却听见瞎子那边传来了一声不合时宜的呼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