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恐怖灵异›冥魔通鉴
冥魔通鉴 连载中

冥魔通鉴

来源:夜猫 作者:噬水炎蛇 分类:恐怖灵异

标签: 丁兴 恐怖灵异 赵季

当他得到冥炎,踏上凡人眼中遥不可期的仙途,他要用冥炎焚尽一切阻碍,逍遥三界,淡看红尘
淡然心境,虚空之法,碎金丹,去元婴,抛于眼前一切,跟于传统,却走于不为所有人理解之路
冥炎的诞生,传说的崛起,是谁影响着三界平衡?是谁改变着世间一切?展开

《冥魔通鉴》章节试读:

第50章 无聊预赛


第50章 无聊预赛
  三人来到了连玉山。此时连玉山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丁兴几人属于后到队伍。缓缓从空中落下,站在广场之中,等待着大赛开始。
  第一天的事情很简单,先是检测年龄,看是否在五十岁以下,然后就是进行淘汰赛,通过预赛就可以进行第二天的比赛。
  各门派的选手都到齐了,连玉门的掌门洑清道人简单地说了几句,就开始由修真界的老一辈进行检验。检测年龄其实还是很简单的,两人眼睛对视,由检验的人向眼内渡入真元,观察眼轮。人的眼轮就像树的年轮,是年龄的标致。通过检测年龄这项还可知道参赛者的修为,这样也能合理分配赛项,让选手更好地发挥。
  检验年龄开始后,叫到谁的名字谁就上前就收测验。终于轮到了丁兴。检验丁兴的是修真界非常又名的前辈,无门真人。无门真人无门无派,自创心法,与修真界另一传奇静元道人并称“双绝”。每一届的新人大赛都会找他来检测年龄,一直以来从未出错。
  丁兴慢慢走上年前与无门真人对视,无门真人眼渡真元看向丁兴。只是片刻,无门真人身躯明显一震,重新组织真元,再次探查丁兴,这次探查的时间很长,过了足有一分钟,无门真人收回真元,深深看了一眼丁兴后,向其他裁判走去。
  几人在一起谈论很久,这根本就不是往届的习惯。以前举行新人大赛,这一项过的很快,往往一眼就能看出年龄与修为,根本不会耽搁,也没出现过这种不去检验,而是几人一起讨论的事情。几个人终于讨论完了,除了无门真人,剩下的人全都惊讶地望向丁兴,接着他们就在本子上记下了丁兴的成绩:四十六,茫。
  茫?一般人都是在年龄后面加上金丹、元婴或是出窍的修为,可为什么丁兴的会是茫?因为在刚才检测的时候,无门真人透过丁兴半闭的双眼,清晰地看出了他的年龄,可是再仔细探察修为时,眼前却是一片茫然,只有淡淡的青色,剩下的什么都没有了,以他合体期的修为都没有看透丁兴,当然会惊讶。
  其实,无门真人还是很厉害的,他竟然能看出丁兴体内的冥火,怪不得每一届都找他来测验,如果不是因为丁兴是修冥者,那今天丁兴就会被完全看透。
  年龄很快便检测完,于是就开始了第二次飞淘汰赛,为了能更快地选拔,连玉门将所有人分成四个赛场进行比赛,由刚才的检测人员进行合理分组,以便保持平衡。
  丁兴为第二组的三十六号。按顺序比赛,一号与二号比,三号与四号比,依此类推。丁兴坐在赛场边上,迷糊地看着一场场无聊的比赛。对于他来说,眼前的比赛就像是小孩子打架,无聊透顶,看这些比赛简直就是在折磨人。
  等了半天,终于轮到丁兴上场了,三十五号是修真就一大有名门派露风门的三号选手,短短四十五年便达到了元婴中期,不可谓不是一个难得的人才。所有人都没对这场比赛抱什么希望,一定是;露风门的年轻高手瞬间击败小回门的废物,如果心情好的话,兴许能留他一条狗命。正在人们想看丁兴是怎么败下来时,却惊讶地看到露风门的弟子居然弃权了,而且脸上带有毫不掩饰的惊恐,再看丁兴,依旧淡然地站在台上,等对手下台后,丁兴才一步步走下来。
  等大赛结束之后,有人问他为什么弃权,那露风门的弟子依旧惊恐,好像一想到当时的情景就会引发内心深处的恐惧。他说:“当时的他好像是来自深渊的魔鬼,不要被他的相貌所迷惑,虽然他依旧是一副懒散的模样,但是散发出的气息是那样的寒冷阴沉,直震我的心神,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只能弃权。”
  第一天的预赛就在这种既出人料又毫波澜的形式中结束了。丁兴回到了连玉门为比赛选手准备的屋子,当然,一路上也不是风平浪静,丁兴出人的相貌与气质也引起了各个门派女弟子的议论,如果不是因为他拥有淡然心境,定会被弄个面红耳赤。
  一进屋子,发现贺醒言也在,没想到时他比丁兴还快,看他一脸的兴奋,一定比的不错。
  “怎么样啊,醒言?”丁兴微笑着问。
  “感觉不错,预赛的那帮人简直不入流,让金丹期的和我打,真是开玩笑。”贺醒言越说越开心,脸都笑开花了。
  其实贺醒言能赢,丁兴早就猜到了。四十五岁,元婴初期,这已经非常厉害了。贺醒言的资质还是很不错的,当年虚留收他为徒时就看中他出人的资质,所以才给他起名醒言。这名字不是乱起的,而是贺醒言真的有那个潜质。这次新人大赛,虚留主要就是想靠醒言来背水一战闯入前八名,向修真界所有人宣告,小回六不再是“废门”。
  正当丁兴与贺醒言聊得兴起时,敲门声响起。一个妙龄少女端着一盘水果走了进来,可爱地一笑说:“两位小回门的道友有礼了。这是我们连玉门特意准备的水果。”
  贺醒言一看有水果,赶紧连声道谢接了过来。丁兴看着少女,他认出了她正是那天和李木在一起的女子,多少对她有些反感。
  注意到了丁兴反常的目光,少女也看向丁兴,只看了一眼,眼睛就离不开了,盯着丁兴的脸一直看,对于这种情况,丁兴已经免疫了,这一天下来,有无数目光都是这样盯着他看,幸好丁兴不在乎,要不然他早就脸红了。
  贺醒言也注意到时了少女看丁兴的目光,心中感慨:又一个怀春少女看上师叔了……正当贺醒言猜想她怎么向丁兴表白时,却见那少女一改活泼可爱的形象,瞪大双眼,破口大骂:“是你这个臭乞丐,你还有脸吃水果,拿来。”说完一把抢过贺醒言手中的果盘,转身对丁兴说:“你等着,咱们的帐明天大赛算.”然后摔门便走。弄得丁兴和贺醒言一头雾水,茫然的对视,不知所措。
  “咳,师叔,你认识她?”
  “不认识。”
  “那她这是?”
  “谁知道,还是早点修炼吧,明天还有比赛呢.”
  “可是水果……”
  “别想了,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