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历史军事›且覆山河
且覆山河 连载中

且覆山河

来源:夜猫 作者:江湖卖唱生2014 分类:历史军事

标签: 历史军事 李振山 李振海

这是英雄与英雄的争夺,这是谋士与谋士的较量,这是权谋与武力的对决!是征战还是议和,是投降还是示弱?江山落于谁手,美人又将卧在谁的榻侧!展开

《且覆山河》章节试读:

第五十回争锋相对免军职


第五十回争锋相对免军职
  安阳军的生死,全城的百姓,如今都交托在孙武一人之手,孙武的责任太过重大,然而他却在敌军来临之际,终日夜夜笙歌。
  刘邦是愤怒了,他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死生存亡之际大将军却**酒色,若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刘邦定会立即杀了他,方解其恨!
  然后让他更不能接受的是,所派的士兵回来禀报大将军喝醉了,此时正在睡觉,任何人都不见!
  敌军就要兵临城下,三军统帅竟然喝醉了!
  本来就被刘邦踢翻的洗脚盆又被刘邦一脚踢飞。恶狠狠的说:“好个大将军,好个孙武,他喝醉了是吧,在睡觉是吧,那我就去见他!”转过头对着他们三人说:“走,我们一起去看看我们的大将军。去看看我们的大将军是怎样的享受生活。”
  刘邦领头便走,带着一肚子的怒气,恨不得立刻出现在孙武的面前,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张鸣源见刘邦怒火冲天,得意的,阴阴的偷笑着。
  而冯晋与黄修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如此,连忙的跟上刘邦。在去大将军家中的路上,黄修对着身边的士卒说:“你立刻去叫郭嘉大人赶往大将军处,要快!”
  刘邦领着这三人来到大将军府邸门口,守门的士兵连忙问好,:“**大人你来了。是找大将军吗,我立刻去让大将军来见你。”
  刘邦却是不领情,龇着牙说:“不必劳烦你们大将军了,我们去见他!”明显的火气,而且火气还很大!
  士兵自然是看出刘邦的怒气,他知晓大将军此刻是醉了,而是是烂醉如泥的那种。便想法阻止,拖延一会也好,便可抽身去叫醒大将军做做准备。
  刘邦却是一瞪:“滚开!”
  径直的走了进去,没有任何人敢阻止。将军府的士兵还来不及通报大将军,刘邦便领着这三人来到大将军的榻前。
  满屋的酒气,一屋狼藉!而孙武此刻正在呼呼大睡!
  士兵摇着孙武:“大将军,大将军,快醒醒,**大人来看你了”一边说着一边推着孙武,着实是吓了一身冷汗。
  孙武翻了个身,闭着眼睛喃喃的说道:“别摇我,让我在睡一会。”接着又翻了个身,梦呓着:“来美人,我们接着喝。”
  震撼,绝对的震撼,竟然可以醉到这个程度,在梦中还想着和美人儿喝酒。士卒一脸苦相的看着刘邦,他没法叫醒孙武。
  刘邦反而不怒了,见到孙武这个德行是彻底的失望了,便让张鸣源去把孙武叫醒。
  张鸣源得意的走到孙武的榻前,轻摇着孙武喊道:“大将军醒醒,**大人来看你了。”摇了几次都没有摇醒,忽然加到声音大叫到:“大将军!”这声音之大,传至整个房间,穿透至院中。
  孙武一激灵,猛然的睁眼,坐了起来。
  张鸣源笑着说:“大将军,**大人来看你了,您睡的可真香啊”那笑容那么的阴险,比嘲笑更胜几分。
  孙武甩了甩头,揉了揉眼睛,坐定。见刘邦正在面前,便开口说:“原来是**大人来了,**大人找我有什么事吗?昨夜喝多了点”说完还理了理蓬乱的头发。
  刘邦看着孙武如此模样,顿时又是怒火中烧,阴测测的说:“大将军好雅兴,我听张鸣源说大将军自从回到安阳就终日在府中饮酒作乐,我这不是怕你喝坏了身子吗。若是喝坏了身子,那日后还有谁可以为我征战天下”刘邦紧紧的盯着孙武,那眼神似乎想要杀人一般。
  郭嘉也到来了,见到这个情况,忙是问道:“大将军,这是怎么回事?”
  孙武穿好了衣服,站了起来说:“昨晚喝多了。”然而孙武又想了想,立即走到张鸣源的面前,一把抓住张鸣源的衣领,怒道:“你派人监视我。”
  张鸣源却是不慌,显得有些得意的说:“大将军,我只是关心你而已,你还是想想怎么和**大人解释你的所作所为吧。”说完便是往后一退,衣领从孙武的手中挣脱出去。
  孙武大怒,望着张鸣源说:“好,好,好”连说了三声好,又转身对着士兵说:“来人,给我将这个张鸣源拿下,重大三十军棍!”
  狂傲!**裸的无视众人,这样的情况下,孙武还想着打张鸣源军棍。简直是目中无人。
  张鸣源不可置信的指着孙武:“你敢!”指着孙武的手都在发抖,他被气的着实不轻,这个孙武无法无天,竟然还想打他。
  孙武却是哼着:“我有什么不敢,你胆敢窃取我军事情报。我没将你就地处决都算是你的福气了。”转头便吩咐士兵,要将其拿下。
  孙武是大将军,他的命令士兵不敢不从,尽管他似乎是无理取闹。然而张鸣源却慌了,连忙的叫着:“**大人,救我。”
  刘邦没想到孙武会如此的放肆,连忙喝定士卒。看着孙武说:“大将军,你真是好大的威风。
  孙武却不理会刘邦,依旧对着士卒说:“将他给我拉下去重打三十军棍”
  刘邦哪能料到孙武如此的不给他面子。大声的吼道:“我不允许,看谁敢动!”
  怎么料孙武却是大笑:“**大人,难道你忘了,你不过问我如何治军吗?”孙武与刘邦争锋相对,又催促着士卒将其拿下。
  刘邦见孙武如此执迷不悟。龇着牙说:“你被免职了,从现在开始我收回你所有的权利!”
  孙武并没感到惊讶,或许他已经料到会是如此,却说:“就是被免职了,我也要打他,这道军令是我在被免职之前所下达,你若是不遵守,我看你日后如何治军。”说完,却是冷笑着。
  见此情况,此二人却争锋相对起来。郭嘉连忙拉住刘邦,他不相信孙武会是如此糊涂。郭嘉心里想着,孙武如此之做肯定会有他的用意。便拉住了刘邦。对着士兵说道:“还不快去,难道你们想违抗军令不成!”
  刘邦短暂的失神,随即醒悟过来,他怎么也想不通孙武为何会如此狂傲,或许真如郭嘉所说,孙武有着其他的用意,便不再说话。
  将令出,士卒莫敢不从!张鸣源又被带下,狠狠的打了三十军棍。哀嚎声传至整个府中。顷刻间传遍整个三军,三军中都在纷纷议论着,大将军不务军事,终日饮酒作乐,已被罢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