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玄幻魔法›天下封刀
天下封刀 连载中

天下封刀

来源:夜猫 作者:月下鬼枫 分类:玄幻魔法

标签: 凌亮 玄幻魔法 萧飒

江湖中关于刀的故事……展开

《天下封刀》章节试读:

第四十一章 绝对的皇权


第四十一章 绝对的皇权
  皇室的坐席上,一双琉璃般的美丽眸子正不动分厘着注视场上的一角,看到了某人的胜出,她纤纤睫毛轻漾,眼睛中流转起莹莹光泽,面纱下的淡淡阴影露出不为人知喜悦。
  “郡主,你在看什么啊?”这时,南宫星寺身后一名面容姣好的侍女,不经意间观察到了她主人的动态,也好奇地往第一个擂台看了一下,旋即俯首微微在她耳边笑道。
  南宫星寺一愣,一侧脸,蹙起柳眉微带嗔意地说道:“小月,别多嘴!”
  “对…对不起郡主!”名字叫小月的侍女吓了一跳,连忙缩回身子,低垂着脑袋本分地道歉起来,一副犯了愚蠢的错误的样子。
  转过脑袋,南宫星寺左右谨慎地看了一眼坐在两侧南宫不竞和南宫昭越,偷偷呼了口气后,悦色又在涌上了眼眸。
  另一方,回到坐席中的叶银,头脑中在反复回放刚才惊心动魄的画面,心中虽有些窃喜,但还是觉得全场力压他的王龙倒下得有点蹊跷。他抬头看了看王龙被他家族的人抬下擂台时,众人向他投来异样和质疑的目光,叶银一下子竟然有点无法接受。
  毕竟这个逆转,实在是太过牵强。
  “嚯,阿银,你快告诉我,你用了什么绝招?”
  绯雨一直在他耳边像个话痨一样激动问个不停,叶银则是充耳不闻,不作回答。这时,赵修拍了拍了他的肩膀,豪气地笑道:“不必想太多了,这个王龙可能身体患有疾病也说不定,就当捡了个馅饼吧。”
  “不是这个问题。”叶银感受着手臂和腹部的余痛,眯了眯眼矢口否认道。从王龙的问题上转移,直观彼此之间的真正差距,叶银一颗心犹如掉到了冰窟。
  这时,薜战信步走了上来,一来到叶银面前,看看他糟蹋凌乱的衣物,便直言道:“干得不错,但同时也败得很彻底!”
  此言一出,三人同时一怔。叶银旋即收回目光,一声不吭,虽然满脸阴云,心中没有一丝埋怨薜战的对他打击,薜战说得一点也没错,如果王龙没有突然倒下,他基本上在第一轮就被淘汰了。
  他与王龙之间的差距,简直到了任由对方宰割的地步。
  薜战浓眉一蹙,深吸了一口气,转身不悦道:“但如果这点失败都承受不了,你完全可以弃权下一轮比试,没人会说你什么。”说完,薜战不在理会几人,兀自踱步离开。
  绯雨和赵修木然地看着离开的薜战,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叶银一咬牙,猝然立起,一转身便迈着沉重的步伐,往从人群中走去,看样子也是烦不可耐。
  “阿银,你去哪?”绯雨正想跟上,却被赵修攀住了肩膀,绯雨焦急地回头一看,赵修摇了摇头,说道:“让他独自去吧!”
  …
  “敖乙胜出!”
  在广场西面的第三个擂台上,敖乙仰首藐视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大汉,嘴上当即晦气地喃道:“切,垃圾!”说完,冷哼一声,一拂棕色长袍,飒然转身走下台。
  “嘶,这个人好狠啊”
  “太强了,我看那人得晕死好几天了,真倒霉!”
  “嘘,别说那么大声!”
  台下观看完全场比试的观众,看着敖乙毫发无伤的样子,回想起这人下手时的心狠手辣,招招取人性命,不禁一阵小声的唏嘘。
  敖乙扫了一眼周围对他议论纷纷的人,冷峭地了笑一声,回到自家的座位上。这时,一个身躯魁梧的黑衣人从他身后走了出来,随即缓缓除下他身上的黑衣,露出带着刺青的健硕右臂,和一袭灰黑色的褂边服。
  “赛千,事情办得怎么样?”敖乙目不斜视,口中淡淡地问道。
  “办妥了,叶家的小子已进入一轮。”赛千剑眉下的眼眸下移,脸上沉静,语气却颇为恭敬地说道。
  “很好,哼哼哼哼!”敖乙两边嘴角一扬,血丝从充满毒辣和凶狠的眼眸中张延,面容骤然变得狰狞地笑说。
  “但是,下一轮如果没有跟他碰上,下手可能十分困难。”赛千皱了皱眉,继续道。
  “没关系,有些东西是避不开的,更何况冤家路窄!”敖乙神色一变,横眉森冷起来,手掌屈成鹰爪状慢慢举起眼前,胸有成竹地沉声道。
  因为,他猜中了叶银会参加这次选拔,这一计谋,在参加选拔的那一刻便已经处心积累,为的就是与叶银正面宣战,没想叶银竟正中了他的下怀,如此一来,他便相信他和叶银之间,早已定下交锋的命数!
  听到此话,赛千看着主子的阴冷脸色心中泛起些寒意,纵使他的修为比敖乙的高出不少,但对于眼前这个的年纪不大,做事却不择手段,胸中鳞甲的主子实在不敢恭维。
  “今日,我敖乙就要你筋骨尽断!”
  刚烈拳头捏得噼啪作响,劲头犹如握硬物猎物一样,敖乙眼睛微微收敛,想起两个月叶银指着他鼻梁的嚣张面庞和宁死不屈的锐气,顿时一股炽热的火气冒上心头。
  ......
  ......
  而对此危机浑然不知的叶银,虽然意外获得一场胜利,但也并未就此全然松懈,反而在王龙倒下的一瞬间,他已经猜到少许端倪,所以才敏锐地投目到场外。然而,叶银本也不是一个如履薄冰的人,相反是一个啥事来了再算的人,其心思早已不在这上面。
  此刻他正跻身于摩肩擦背的人流中,目光有意无意地从人群中寻找着那个清丽活泼的身影。
  “难道窝在家中,没出来?”叶银心中猜疑着说了一句,但瞬间又被他否认了,以他对叶小衩的了解,这妮子不可能不来看他的比试,除非她欺骗感情,对他假情假意。想到这,叶银竟有些生气,暗道:“用不着躲得那么紧吧!”
  “噗!”
  “求求你了雷将军,请给小人一次机会吧,我等这一天好久了!求求你了!”
  只见,中心的打擂台上,一个年逾三十的男子,忽然匍匐在地上,向着着坐席上的雷门等人大声地哀求道。
  “这人怎么这样啊!”
  “好像是不愿认输!”
  “嗯?”叶银此时也闻到到了周围七嘴八舌的碎语,循着众人的目光,把脑袋抬起看了一眼这个趴在地板的男子,登时好奇心大起。
  “这个人是怎么了?”叶银一把抓住身边的一个瘦汉子,问道。
  瘦汉子一惊,冷汗狂飙,连忙指手画脚地说道:“他…他…他是这个擂台的选手,名字叫李刚,据说是一心只盼加入天下御刀会,可是比试输了,他竟不愿就此甘休,就在台上苦苦求了起来。”
  叶银一听,微感震惊,一松开瘦汉子便自顾往台上看去。
  这时,擂台下的数名似乎是受命武官冲了上来,抓住了名字叫李刚的中年汉子肩膀,看样子使想把这个闹事之人硬生生撤下擂台。
  “雷将军,小人自小便孤独一人,无一亲眷,一生只求效力于天下御刀会,求你给我一次机会吧,不然我死都不会瞑目!”
  李刚被几个武官扣住了手臂,却还苦苦挣扎,声嘶力竭地大吼道。但台上的雷门,此刻一脸冷峻地看着台下的人,不知在思量什么,但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的决定。
  “雷将军,你看这个人能否符合你的条件?”南宫不竞见雷门没有纹丝声色,便扭头对后者笑着问道。
  “阇候可知道,我们十二地支的每个成员是真武者中的精锐,下面的这个人,实力只能算平庸,况且我们十二支队伍暗中的竞争颇强,我可不能来者不拒,酌情收人,而削弱我们队伍的实力,所以阇候还是让此人退下吧!”
  雷门肃然地说道,语气中没有一丝的感情,似乎对这种事已经司空见惯。闻言,南宫不竞恍然地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雷门身后的两名更显英姿勃发少年,说道:“呵呵,雷少将所言甚是,岂能和平凡人一般见识,既然如此…”
  南宫不竞五官一凛,忽地站起肥胖的身子,大手对着台下一挥,威严说道:“把他轰出去!”
  听到阇候的命令,几名武官立刻对李刚动用了武力,强横把他往台下拉去。但李刚也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个拥有地门高阶的真武者,一见受到决然的拒绝,脸色苍白,旋即化悲成怒,暴动了起来,抓住其中一名武官的头颅,猛地往地上狠狠一压。
  “你们这群皇室的走狗!都是走狗!”李刚义愤填膺,面部狰狞,指着周围武官的南宫不竞等人破口大骂道!
  此言一出,全场一片安静。周围的皇室将领,一个个脸色骤然变得难看异常,南宫不竞更是脸色铁青,手指不停地点着李刚横眉怒目,“你…你…你竟敢...”
  “蒋关师,还在等什么!”突然,坐在南宫不竞的身边的南宫昭越说出一句微带怒意的话,他身后的一名年纪在五十左右,腰杆挺直,剑眉星目的男人冷哼一声,“嗖”一声,化为黑影向台下闪掠而去。
  “住手!”南宫星寺一见,柳眉一蹙,面纱下的发出一句娇喝,但一切为时已晚。
  叶银只看见从阇候处闪下一个身影,速度之快,连他都难以捕捉,但一下刻,他看回台上时,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什…什么!”叶银看到这触目惊心的一幕,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噗!”
  李刚一下子无力地跪在了地上,两手紧紧地抓着一只贯穿他身体的血手!
  “啊….啊….你….你”
  李刚的嘴里不停地吐出鲜红的血水,泪眼从他的慢慢失去焦距的眼中流下,模模糊糊看着眼前这个发髻黑白混杂,眼神凶狠异常的人,嘴上竭力说着几个字。
  “皇权,岂是你这等贱民可以践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