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玄幻魔法›霸绝天元
霸绝天元 连载中

霸绝天元

来源:夜猫 作者:铭记承诺 分类:玄幻魔法

标签: 玄幻魔法 萧南飞 风天啸

一个屌丝小子意外得到了一部宝典、一把神兵,从此生活开始变得大不同!展开

《霸绝天元》章节试读:

第三十七章、士别三日刮目相看


第三十七章、士别三日刮目相看
  “寒儿,我的儿...你可回来了,担心死娘了”,玉母张雨晴痴痴的立在门口,嘴里不住的笑着,眼里却盈满泪珠,有一种最珍贵的东西失而复得的喜悦,玉自寒看着娘亲欣喜若狂的样子,不由的有些内疚,一阵风般掠过长长的九曲回廊,双膝一顿,重重的拜倒在母亲身前,低声俯首:“孩儿不孝,让娘担心了,孩儿回来了”。
  “好,好,我儿回来就好,起来让娘看看”,
  张雨晴抹去脸上的泪痕,伸手扶起跪在地上的玉自寒,见玉自寒短短几月不见,身材越发挺拔,精神越发振奋,更有有一种坚韧不拔的气质,更不可思议的是玉母张雨晴一眼看见儿子竟然已经成为中级元士,不由的又惊又喜,我儿也不知道在外面吃了多少苦,以他的性子竟也成为中级元士了,他爹爹回来还不知道会高兴成什么样子呢。一时之间竟高兴的忘了言语,用手轻轻的拉起玉自寒,止不住的道“好,好,回来就好。”
  直到因为看见玉母急奔出来而尾随而至的凌玄长老微微的咳了一声,“咳咳,原来是二少爷回来了,想必这几月必是跑去哪里勤练武艺了,不想竟叫夫人担心了”,凌玄长老木然的眼光在看见玉自寒的一刹那不由的一亮,却又瞬间平静下来,以他的修为境界自也看出玉自寒的元气修为已经达到中级元士的境界,微微有些诧异,却也不至于太过惊异,转而淡淡的问起玉母来,“不过看二少爷精气外溢,神完气足,想是大有收获啊,夫人大可不必担心,却不知老夫刚才的提议,夫人考虑的如何?”。
  听到凌玄长老的问话,玉母张雨晴淡然自若的擦了擦湿润的眼眶,伸手拉起了跪在地上的玉自寒,轻轻的拍打着玉自寒衣裳上沾染的一些草屑,淡淡道:“此事妾身已经知晓,只是这龙泉却是我家夫君偶得之物,妾身一个女流之辈,却也不便多嘴,需得与我夫君多加商量商量,况且我儿多日未归,妾身尚要与寒儿一叙离别之情,至于这奖励之事按长老所言,也得等内族外族中挑出合适人选之后再做定夺,想必也不急于这一两日,两日之后妾身必给长老答复,长老请回吧”。玉母张雨晴若无其事的淡淡打发着凌玄长老,语气中的轻慢显而易见,龙泉之水虽是宝物,却也只是能淬炼元师以下元士的肉体,使之杂质渐少,周身无瑕无垢,更容易打通周天气海,成就元师,虽然比较稀少罕见,对于玉家家主和长老团这等修为普遍在元宗以上的掌权者眼中,也不是什么稀罕之物,玉母对于这龙泉宝液的去留归属毫无疑问一言可以决之,只是张雨晴却偏偏不愿如凌玄之流所愿,就算最后不得已拿出来当奖励,那也必是得到相应之物补偿之后,而不是随随便便就给予外人的,玉母张雨晴嘴角牵起一丝淡淡的笑意,笑意吟吟的看着面目阴沉的凌玄长老,心里暗道,我就故意不如你所愿,你能耐我何。
  空气仿佛一刹那之间有些冻结,凌玄长老枯瘦木然的脸上微微的抽动,狭长的眸子蓦地放出一丝冷冽的光芒,就像一只午夜在街头徘徊的流浪猫睁着绿油油的眼睛狠狠的看着玉母张雨晴,“夫人,果然妇道人家也,区区小事竟不能做主,竟还要与家主大人商量,不觉得太小题大做了么”说话之间仿佛想起了什么,凌玄长老冷冽的目光再次转为木然“不过既然夫人决定了,那就两日后,老夫恭候夫人佳音了,但愿到时不要让老夫失望了”凌玄长老冷哼一声,甩袖离去。
  玉母张雨晴却也不恼,笑吟吟的看着凌玄长老离去,拉起玉自寒的手,淡淡的道“寒儿,你看这个老匹夫,果然是人越老胆越小,想必是想起你爹平素霹雳手段,不敢肆意妄为,跳梁小丑一个,不足挂齿,来,来,看我寒儿这段时日修为大有进展,果是下定决心勤练武艺,进厅里来让为娘好好看看”,玉自寒点头搀扶着玉母一起走向内堂,眼神淡淡的看着凌玄长老离去的身影,眼里掠过一丝杀意,瞬间却又很好的掩饰起来,在心里暗暗的给凌玄长老判了死刑,这老混蛋最好祈祷不要落入本少爷的手中。
  “什么,我儿你已经是达到中级元士巅峰?修有炼体功法?还学会了高级元技?”
  玉母在内堂中细细打量了一番玉自寒之后,让玉自寒说了说这几个月的经历,玉自寒自然是报喜不抱忧,对于遇到的危险困难一掠而过,着重讲了自己现在拥有的实力,就像一个等待夸奖的孩子一样,果然玉母虽然知道自己的儿子成为了中级元士,却也不知道这往日惫懒的儿子竟一夜之间变的如此卓然不群,要知道中级元士虽然不放在玉母眼里,但是短短三月就从元者进阶为中级元士,还是中级元士巅峰,岂能不让玉母惊讶,元者与元士之间天壤之别,而元士之中每一小阶段虽然没有什么大瓶颈,却也需要时间打磨,熬炼元力使之精纯,一般从元者巅峰进阶元士起码要一年半载,这还是在这名元者修炼的功法精纯根基扎实的情况下,而从元士初级到元士中级,又至少需要几月时间,从元士中级到中级元士高级起码又要一年半载,更何况到到中级元士巅峰,日子更是得往后拖个三年两载的,习武之路到后面总是步步维艰,要不然岂不是人人都是高手了,那南宫华何必苦熬多年才中级元士之境,所以玉母对玉自寒三月之内进阶中级元士巅峰有点目瞪口呆,还不说玉自寒还修炼了炼体功法,高级元技,对于这两样东西玉母也是知之甚详,炼体功夫自古以来流传无数,强建体魄,增长气力,古时多有炼体高手炼体大成杀妖兽如屠鸡狗,如此功法为什么到现在会慢慢失传,除了因为时间久远典籍保存不当,元力体系深入人心之外,更让这种炼体功法失传的原因只有它的难练和它的消耗性了,十个人修炼炼体功法就有九个人因为承受不了修炼功法的痛苦而放弃修炼,那痛苦深入骨髓,让人不能忍受,而炼体功法每进阶一个层次都需要一些极其珍贵的药物来滋补身体,要不然长此以往,身体内部一些细微的伤口就会阻碍你取得更大的进步,但是珍贵的药物又岂是那么好得到的,要么在世家大阀手里,要么强力妖兽的看护之中,为了得到这些药物而劳心劳力的去寻找,还不如认真的修炼元力,等到你炼体功法有成,元力修为早就纵横一方了,这也是炼体功法渐渐没落的原因之一。
  还有高级元技,元技之修炼,不止需要悟性,更需要强横的身体,和对元力的精细操控,悟性什么的玉母早知道玉自寒其实并不缺,只是贪玩成性罢了,至于强横的身体,玉自寒修炼了炼体功法之后也可以勉强解释,最令玉母惊讶的是,玉自寒对元力的操控竟也如此得心应手,要知道很多老牌的元师甚至还在刻苦练习高级元技呢,就是因为高级元技蕴含的元力操控难度极高,玉母没想到玉自寒竟然小小年纪就能控制元力做的如臂指使,也不知道下了多少苦工,不由的对儿子看了又看,心里越是欢喜,现在谁还敢说我儿子是败家子,我儿子就是天才,玉母笑嘻嘻的笑着,不由的想到刚才凌玄长老阴沉的表情,眼前一亮,那老匹夫不是刚逼我拿出龙泉宝液么,还说什么奖励,还不是为了他自己孙子着想,玉母眼睛转了转,落在玉自寒身上,笑的越发得意,这次我让你赔了夫人又折兵。
  玉自寒被自己的娘亲笑的有点不自在,挑了挑眉毛,疑惑的问“娘,孩儿看你越发高兴了,是不是有什么喜事没告诉孩儿呢”
  玉母笑嘻嘻的揉了揉玉自寒的脑袋“娘亲看你如此刻苦修炼,心里高兴啊,看来我儿还是很有机会参加三年后的青英大会呢,娘看寒儿这么刻苦呢,有一点小小的奖励要送给寒儿,不过要寒儿自己去取哦”
  玉自寒微感迷惑,娘亲有什么以前不都是直接给我的么,什么奖励还要自己去取,想了想直接问道“娘,你就不要卖关子了,有什么东西要孩儿去拿呢”,玉母看玉自寒迷惑的样子,笑着把自己的想法跟玉自寒说了起来,原本玉自寒这次回来本来就是参加玉家的外族试炼,成功加入内族的,而现在以玉母的眼光看来,玉自寒的实力进入内族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而这次凌玄长老过来说要在内族中挑选十名二十岁以下修为不得超过元师的元士,与石家进行比武,而只要在挑选中打败内族其他战力不够的少年,成为出战的十人之一就会得到长老堂和家主一起奖励的诸多丹药神兵,其中包括淬炼身体的龙泉宝液,提升元识的养魂丹,而这两样可以让大部分的中级元士进阶高级元士,玉母就是想让玉自寒成为内族十名出战的人员之一,得到奖励,一举成为高级元士。
  听着母亲娓娓道来,玉自寒的平静的脸上也泛起一丝笑意,真是刚想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呢,这个奖励我要定了,玉自寒眉宇飞扬,智珠在握。
  当然在这之前,还得在外族试炼中走过一场,明日,就是外族试炼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