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凤陪到底之媒妃傲皇
凤陪到底之媒妃傲皇 连载中

凤陪到底之媒妃傲皇

来源:夜猫 作者:未晞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彭王 王丞相

一听“雪紫衾”三个字,很多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淑女,千金,大美人
然而他们都惊呆了,这个名字的主人居然是个丑儿
更惊讶的是她就是名动天下的第一媒婆
这年头,天下第一不好混,别以为一张巧嘴就可以完成一切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
她的心里苦啊,来说亲的居然没一个是正常的,这让她如何是好
好吧,这些她都可以忍受,万万没想到的是王爷也来找她说亲……最后的最后,她居然把皇帝的老婆给说跑了

御花园里,一个身材挺拔,表情怪异的男人死死的盯着地上那个哆嗦成一团的女人
龙唇一勾,似有若无的说道“女人,你说跑了朕的皇妃们,是不是该给点补偿?”展开

《凤陪到底之媒妃傲皇》章节试读:

第55章  遭人暗算


第55章  遭人暗算
  这个该死的杜铭生,叫他寻找医治公主哑病的办法居然玩起了失踪游戏。高羽麒气得不是他医书不精而是那种不负责任的落跑行为。今天倒好让近水帮抓了个正着,正愁没人教训他,既然落到了近水帮手里,就麻烦他们好好伺候伺候这个杜大夫。想到这里的时候高羽麒明显阴沉下来,眼露幸灾乐祸之色,咬牙切齿的声音在在静谧的草丛里也显得格外响亮。
  雪紫衾愣了一下,不敢多说只是直勾勾的盯着前面。奇怪,杜铭生不是早就是近水帮的人了嘛,为什么这里的人对他如此凶狠好像跟见到仇人一样,而且他不是说帮里不让随便出入吗,为什么他会从外边进来而且根本不知道帮中设下了这样的陷阱。难道他已经被赶出来了,还是一直都没有归顺近水帮的意思?
  正想的出神,却见门口的那些手下怒视着眼睛不依不饶,而且死死抓着杜铭生的衣角好像有深仇大恨似得,只是距离有些远而且人比较多,大家一言一语的根本听不出在讲些什么。只是看表情好像不太正常。不行,杜铭生也算是她的朋友,她不能让他被这些混蛋欺负了。
  作势冲出去,却被孔武有力的大手拉了回来,一个踉跄跌进了结实的胸怀。听着起伏的心声不禁面红耳赤。刚才张牙舞爪的模样也收敛了些,变成了温柔可人的小兔子。高羽麒玩味的笑着,并示意她不要说话。
  “这里的情况有些不太对劲,而且对方人手太多。我们两个人保护自己还可以,要是相同时把他们救走就要费些功夫,且等等吧。先回去,等想到一个万全之策之后再来不迟。否则鲁莽行动只会暴露身份,别忘了这里可是碧州,强龙不压地头蛇。”
  听他这么一说,雪紫衾也忽然觉得刚才的行为莽撞了些,看了看不远处的杜铭生,想着曾经好歹也是彭仁的人一时半会应该没什么事吧。这才点点头跟着高羽麒离开了这里。
  远离了这里,心灵上总算不用背友谊这两个字折磨了,雪紫衾松了口气。可是她心里很清楚,被信任的人背叛下场怎么会好呢,刚才那些只不过是自我安慰。因为她不敢往坏处想,这样只会让她更加不安。
  可事实就是如此,杜铭生被五花大绑绑在十字架上如何被惨无人道的虐待不说,就连徐靖风也不能幸免。望着七尺之高的水潭,浑浊不堪的污水就像眼前的男人的眼睛一眼看不见底。根本不知道下面是什么,男人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故意扔了一块石头下去,紧接着一个蛇脑吐着信子浮出水面,似乎是砸中了他的头。肥壮的身子开始愤怒的往上爬,没爬一步都吐着舌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上面。眼看着就要爬上来了,这个时候突然一滑又沉入水底。
  这个举动倒是让那位男人吓了一跳,为了防止蛇爬出来,特地叫人做了最滑的墙壁,没想到它还是爬了这么好。幸好这条蛇最终还是落在了水中,男子一松眉之后突然哈哈大笑,笑声中充满了幸灾乐祸。刚才自己能跑能动都吓了个半死,这个徐靖风这么五花大绑的岂不是心都快跳出来了?想到一向严肃冷淡的他在面对大蛇之后的各种举动,对方又是哈哈大笑。
  “徐靖风你也有今天,看你平时威风凛凛的跟在王爷身边,今天却要成为别人的盘中餐了,这样的转变你可满意?”
  “哼,你身为近水帮的人居然对王府的事情这么了解,莫非你也是王府的人?如此说来你居然暗中残害自家兄弟,这个罪名可不小,要是让王爷知道你的下场一定更惨。”徐靖风毫不客气的回道,语气虽然平淡,但是字字见血,没错。这件事要真让高麒珞知道肯定吃不了兜着走,再说徐靖风是他贴身护卫,自己却只是一条狗,下场一定比现在的还要狠上千百倍。想到这时,对方的眼神忽然变得犀利无比,看徐靖风的时候也不再客气转而变的犀利仇恨。
  不过徐靖风却哈哈大笑起来“哼,果然被我猜中了。那日你我相斗之时,你看到我肩上的图案那个表情我就知道了你的身份。王爷背后的组织是多,但是都有统一的纹身以辨敌我。你看到这个图案时那个一闪而过的眼神早就出卖了你。按理说自家兄弟是不会自相残杀的,你这么想要杀了我,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你根本不忠于王爷。你另有目的。”
  对方哈哈大笑“徐靖风,不得不说你聪明,不过越是聪明的就越是短命。既然你知道了我这么多秘密,那么就更没必要留你。这个谭就是你最好的下场,下去吧。哈哈”凶狠的眼神就像一把刀子,仿佛一扫而过就能将人碎尸万段。不过他并不打算这么做,这么做太便宜徐靖风了。他打算好好折磨一番,于是命人将绳子往下放一些,然后将徐靖风推入谭中。虽然身子离危险物有些距离,可是那些黏糊糊又是攀爬高手的玩意随时都会自己爬上来。他很享受别人时刻绷紧神经担心下面的东西的模样。因为这样才感觉到那种优越感。这个徐靖风一直压着,害的自己连见王爷一面都难,更别说是要干些什么了。今天就让一切的仇恨都发泄出来,让他好看。
  就这样徐靖风被这个敌友难分的家伙绑着,每过一天都会放长一寸绳子,时间越久离那条大蛇的距离越近。他这是想要折磨他,他是不会让这个人的奸计得逞的。徐靖风怒视着底下那条贪婪的大蛇,生死只在一瞬间,宁可让蛇吃了也不能向那个家伙妥协。
  而那个连兄弟都敢杀的混蛋则堂而皇之的跨进王爷府,坐在他的身边谈笑,脸上堆满了胜利的笑容。“王爷,属下打听到徐靖风在近水帮帮主的折磨下真的背叛了王爷,那个彭仁已经知道了王爷的计划。而且他决定趁这几天将整个王府一锅子端了。王爷,踏平近水帮这件事要趁早,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那人心中大乐,脸上却要装出十分悲痛的样子,可是打心底升起的笑容又难以磨灭,只好低着头偷偷的笑着。
  高麒珞怎么也想不到徐靖风居然背叛了他,然而最令人生气的并不是这件事。因为一向疑神疑鬼的他并不相信任何人,否则也不会派刘小四去监视。只是徐靖风是自己辛苦培养的人才,平时表现也不错武功也高强,自己最得力的助手在正要用他之际居然背叛了自己,那么之前的一切训练都白费了。等于花了时间和精力培养了一个废物。这让他非常恼火,高麒珞半眯着眼睛,玩弄着手里的杯子,就是不说一句话。
  刘小四中规中矩的坐在椅子上,时不时的用余光打量着高麒珞的表情。可是高麒珞一直捧着杯子眯着眼,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没有人知道他此时心里在想什么。刘小四心里直打鼓,他会相信自己吗,还是已经有了打算。
  见有人在看着自己,高麒珞转过身去,一双刺人的眼神横扫过去,吓得刘小四哆嗦一番从椅子上掉了下来。“王,王爷。没什么事的话属下就下去了。来这里的时间太久了,彭仁会怀疑的。王爷要是有什么计划尽快通知属下,属下定当竭尽全力马首是瞻。”
  高麒珞懒洋洋的甩了甩手“退下吧。”
  刘小四乖乖退下,一刻不敢逗留。
  高麒珞静静坐在椅子上,手上的茶杯顷刻间变成了碎片,茶水混合血水流淌下来。他面无表情只是轻轻一甩走出了房间。碰巧撞到一个人,抬头看去竟然是红雨,高麒珞忙露笑容“真是不好意思,本王没长眼睛,竟然撞到了爱妃。小红雨没事吧?”
  红雨摇了摇头“没事。王爷匆匆忙忙似乎有什么要紧事要做?”
  “嗯。草药铺子缺货了,本王要去补货。先不说了,要是无聊的话找下人陪你玩。乖啦,今晚本王就来陪你。”说完,毫不顾忌的在她脸上轻轻一琢。然后就匆匆忙忙跑出去了,红雨看的失神,脸上呆呆的,曾几何时他们关系如此亲密,可是最近他总说很忙很忙,如今好久不见了。
  这个时候才想到了楼主的话,男人都是不可靠的。可是高麒珞对自己很好,还一再强调给自己名分。不像楼主口中说的那些男人那样无赖,况且楼主自己还不是找了一个皇帝男人,也许全世界的男人不是都很坏,他们当中也有好男人吧。可是看到高麒珞越来越匆忙背影总感觉两人的距离正在疏远,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红雨甩了甩头,尽量使自己不要多想。
  转过身去,真好看见一双呆滞的眼神正看向自己,红雨下意识的低下头走过去行礼“奴婢参见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