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重生之无敌热血
重生之无敌热血 连载中

重生之无敌热血

来源:夜猫 作者:逆鳞二代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抖音小说 朱雅茜

一个平凡的孤儿院的女孩子朱雅茜,某日被一场意外夺取了生命
但是更加意外的是,她重生了

重生之后的生活和之前截然不同,在进入紫枫学院的同时,朱雅茜首先遇到了一个奇怪的男生,林静又!这么帅气的男生,怎么会这么轻易的认错人呢?奇怪的是,他还说,等了自己好久了?展开

《重生之无敌热血》章节试读:

第27章


第27章
  理事会成员的住处。
  大厅里,三个男生坐在沙发上,看着桌子上满满的情书,四周堆满的礼物,相对无言。
  虽然才出去几天,但却发生了许多事情。陆志远看着彩色包装的情书上许多大大的“致叶莺儿”“莺儿,我的女神”“叶莺儿收”的字样,手忙脚乱地在桌子上挑出所有叶莺儿的情书,统统丢进了垃圾桶。
  司继伟看着那些东西,面无表情。
  “陆志远,你干嘛啊。”林静又大字靠在沙发上,浑身湿湿的,真是不好受。虽然淋雨的过程挺享受的…
  “蕾蕾看见莺儿的东西一定又会哭的。不行,我要全部打包起来扔了。”陆志远一边说着,手下有条不紊的挑着丢着。看完了情书,陆志远又开始翻堆成小山的礼物。
  “林静又,继伟,你们倒是过来帮忙啊,这么多东西,我怎么弄得完。”
  “你不怕刘小雅生气吗。”司继伟瞥了他一眼,没理会他的请求。
  陆志远手下一顿。
  “刘小雅真的愿意看着房子里,关于叶莺儿的东西什么都没有掉,就像从来没有这个人一样吗?陆志远,你想过没有,对逝去的人,这些是唯一可以怀念的东西了。”林静又淡淡地说着,眸光看向已经被丢进垃圾桶的情书,又转向陆志远。
  “可是…蕾蕾会哭的…我…”陆志远拿着叶莺儿的礼物。这是一只小熊,很大,足足有一人高。他看着它,目光里满是疑惑,有些不知所措。
  “你总不能让她把一切情绪都装在心里吧。”林静又无奈地看着陆志远,“那样更容易出事。”
  陆志远听完,丢下手里的小熊,又跑去垃圾桶把情书清理出来。林静又看着他的动作,满脸的哭笑不得。
  “你们干嘛呢,我在上面洗澡的时候就听见‘轰轰’‘咚咚’的声响。”夏青青穿着人字拖,边打哈欠边从楼梯上走下来。她换了一身睡衣,黄色的小熊维尼的头和身体的图案印在上身的T恤上,它的腿则印在下身的中裤上,极其吸引眼球,很容易让别人误认为就是维尼在走动着…司继伟看着她,脸上有了一丝温度,暖暖地笑着。夏青青顿时停在楼梯上,愣愣地盯着他看。
  陆志远看看他们俩,刚准备开口,林静又把食指竖起顶在唇边,比出一个“不要说话”的手势,两人看着他们,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饶是司继伟,在夏青青的注视下,脸也有些红了,不由得握拳咳嗽一声,呐呐地夸她:“很可爱,很适合你。”
  夏青青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飞快地跑下来抱住他,搂着他的脖子。
  “对吧对吧,很可爱的对吧,她们还说我幼稚。”
  夏青青愤愤的撅起嘴,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姿势有多诡异。
  司继伟双手放在两边,此刻尴尬得不知道往哪里放,夏青青却又有了新的动作。她把搂着司继伟脖子的手收紧,在司继伟脸上亲了一下。笑嘻嘻的放开他。
  “我就知道继伟最好了~”
  说完,又在另一边的脸蛋上亲了一下,一手扯着自己的睡衣下摆,一手戳着睡衣上小熊维尼的脸蛋。
  “宝贝,爸爸说你很可爱哦~”
  司继伟的脸更红了。
  陆志远看着这一幕,惊得下巴都快掉了。
  林静又伸出双手拍拍自己的脸。淡定,要淡定,别人情侣接吻的事都看过了,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可是…
  她刚刚那句话真的很有歧义好吗?
  就算是他,也在一瞬间想歪了。
  他还在想的时候,朱雅茜从上面走了下来。她揉着自己已经吹干的**浪卷的头发,对着正在回味“宝贝,爸爸说你很可爱哦”这句话的陆志远开口解释:“青青觉得她的睡衣上所有图案都是她家的宝贝。”
  看见夏青青鼓着脸转过头,朱雅茜忍住笑意,开口:“不是,是她的宝贝。”
  林静又看着穿着一身睡裙的朱雅茜走下来,忘了言语。
  她的长发已经及腰,蓬松的波浪卷,把她整个人笼在长发里。皮肤很白,睡裙只到膝盖上面一点点,更显得双腿纤细修长。脚上穿着黑白色的人字拖,上面有熊猫的标志。看起来像是一个精致的瓷娃娃。她看着夏青青又有了笑意的脸,站在楼梯上,安静地笑了。
  一笑倾城,再笑倾国。
  林静又觉得这句话用来形容朱雅茜一点也不过分。
  朱雅茜现在看明白了许多的事,整个人沉静了下来,把她身上的那种独特的气质更好的体现了出来。她只是笑着看着,不言不语。
  林静又看着她,淡淡地笑了。又看了看那边抱着的一对,张开双臂,朝朱雅茜走去。
  “来我怀里,或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朱雅茜笑着朝他走过去,抱着他,把头埋在他怀里。
  “默然相爱,寂静喜欢。”
  刘小雅走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副你侬我侬的场面。
  夏青青搂着司继伟的腰,司继伟也一脸笑意的搂着她,下巴垫在她头上。
  朱雅茜靠在林静又怀里,林静又抱着朱雅茜,两人一脸甜蜜。
  陆志远站在沙发旁边,一脸幽怨的看着自己。
  这些都不是重点不是重点!重点是…
  司继伟居然笑了?
  刘小雅拍拍自己的脸,闭上眼睛,不停地提醒自己:这是幻觉这是幻觉…你一睁开眼睛就没有了…真的真的…
  可是…
  为什么她睁开眼睛以后,司继伟笑得更欢快了?
  陆志远看着刘小雅一脸惊愕地盯着司继伟看,脸上的哀怨更加的深重。
  “蕾蕾…”
  百分哀怨,千分怨怼,万分欲语还休…
  刘小雅脑海里顿时闪过“小媳妇”这个词儿,跑到陆志远面前,盯着他看了很久很久以后…
  不厚道地笑喷了…
  陆志远对着面前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刘小雅,咬紧下唇,眼神是满满的强烈怨念…
  可是刘小雅还是没有停下了的趋势。
  陆志远突然抱紧她,在她耳边呓语。
  “你再笑我就让你笑不出来…”
  刘小雅惊恐地看着陆志远,故意的成分居多。陆志远毫不在意,拍拍她的头,微笑说道:“真乖。”然后将她搂进怀里,让她看不见他的表情。
  “这样真好…”
  刘小雅在陆志远怀里,悄悄红了脸。
  第二天上午。
  理事会室。
  从昨天傍晚起,风越纱就坐在这里,一动不动,像一尊冰冷的雕塑。
  她以为,自己一味的逃避,在自己的世界永远不出去,就不用接受那么残酷的事实。
  但是,现实就像看笑话一样的告诉她,绝不可能。
  “哒哒哒”的脚步声,有人朝这里走过了。
  风越纱抬起头。一夜未眠,看着阴暗的桌底,此刻突然看见窗外的阳光,总是很不适应。
  就像是在地狱呆久了的鬼一般,突然出来站在阳光下,免不了有些激烈的反应,甚至灰飞烟灭。
  夏青青脚步轻快地在前面跑着。
  “昨天我看见了看见了,陆志远你差点就吻到蕾蕾了哦~”最后一个字拖长了音节,荡漾的调调,激起刘小雅心湖一阵涟漪。
  “你昨天还不是一样,和继伟那个亲密啊…”陆志远见刘小雅脸因为害羞而红着,起了护短的心,反过来说夏青青。
  “有你们那样么!限制级!”
  “你个小不点懂什么叫限制级!当初金瓶梅横空出世的时候你在哪儿呢!”
  “你…”夏青青气愤与陆志远的无赖,跑到司继伟身边,双手拉着他的手,晃着他的手臂,语气软糯地说着。
  “继伟,陆志远欺负我…他…他…”说着,还掩面而泣欲语还休。夏青青一边装得不遗余力,又伤心又难过的样子;一边偷偷把眼睛从手指缝中放出来,看看陆志远的反应。
  纵使千言万语涌上心头,他却无语凝噎。
  苍天啊,大地啊,你还让不让我活了…放着个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在我身边…当演《无间道》呢…
  陆志远一边暗暗腹诽,一边用眼神传达“我很鄙视你”的信息。夏青青毫不在意,笑得欢乐。
  他突然想起医生说的话。
  “医生,夏青青她怎么样了?”
  “病人的情况已经算是其他病人中好的那一个了。虽然有点智力退化,但是应该是退化到十五六岁的时候,情况不大。倒是记忆力,她算是少数的一个了。她的记忆力在及其强烈的精神刺激下,居然只是选择性失忆,已经很难得了。”
  “选择性失忆?”
  “对。病人现在只记得所有当初对她来说很快乐的事,至于其他的,只能看她自己的情况了。”
  陆志远回过神来,无奈地笑着摇头。选择性失忆…
  风越纱听着门外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和嬉笑打骂的声音,心里“咯噔”一声。
  真的能下手么…
  然而,已经没有了多想的可能。门,在这时,“咔嗒”一声打开了。
  朱雅茜笑着从门外走进来,突然看见从椅子上站起来的风越纱,脸上有着浓浓的疑惑。
  “…越纱?”刘小雅皱皱眉,语气不善,像是有针对性,却更像是一种别扭的抱怨,“你到哪里去了嘛,也不陪我们去看莺儿,真是的。”
  风越纱看看刘小雅,又看看朱雅茜,最后转头看向夏青青,眼里的光明明灭灭,让人看不清情绪。
  “…终结”风越纱突然说出这两个字。
  “现在,终结。”
  “风越纱!”司继伟突然走出来,挡在他们前面。
  “你说过,力量过渡完以后就再没事的!”
  “我也说过,要消除他们的记忆!”
  “说过消除我一个人的就好,这是我们之间的协议!”
  “协议?”风越纱面无表情,眼神冰冷的看着他,“我从没有正面答应。”
  “你…”刘小雅心里极度不满,推开司继伟的手,大声地对她喊着。
  “风越纱!我们不计较你那次把事情和盘托出以后就再无反应,不计较你不和我们一起陪着昏迷的夏青青,甚至不计较你没有和我们一起去看莺儿!一切我们都不介意,你凭什么?”
  风越纱怔怔的看着面带怒色的的刘小雅,或许是被气的,她脸上带着不正常的红晕,眼中的怒火能够把她燃烧起来。
  风越纱突然蹲了下去,把手**自己微卷的长发中,脸上是痛苦的神色。百褶拖地的碎花长裙铺在地上,让人如同置身花海。
  “越纱。”朱雅茜深吸一口气,把刘小雅拉开,让陆志远安抚她激动的情绪。自己走到风越纱面前,缓缓蹲下来。
  “越纱。”
  风越纱抬起头,眼底满是迷惘与无助。她就这样看着朱雅茜,像是一个迷路的孩子。
  “越纱,告诉我,为什么?什么终结?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不是你要做的,那告诉我,是谁?”朱雅茜看着她的眸子,脸上带着优雅的笑容,语气温和速度缓慢地说着。
  “是…是妈妈…妈妈说…”风越纱看着她的眼睛,慢慢地说。突然,她眼底燃起一团火。“不可以!谁都不能知道!都不行!”风越纱猛地站起来。朱雅茜之前蹲下去时踩到她的裙子,此时因为她起身,脚下站不稳,向后仰去。
  “雅茜!”
  朱雅茜的背狠狠地撞在地上,因为之前在树林中撞的旧伤还没好,使得伤口越发的疼。
  林静又看着倒在地上,眉毛疼的皱成一团的朱雅茜,想要上前去扶她。朱雅茜却对他打了个手势,告诉他没事,不让他走上来。
  风越纱看着此刻倒在地上的朱雅茜,冰冷的面具有了裂纹,微微展露出焦急的神色。
  “雅茜,你没事吧…”风越纱准备蹲下来,却又突然站了起来,看着朱雅茜,摇头向后退。
  “不是…不是我的错…不关我的事…”
  “越纱,越纱没关系,是我自己摔倒的,你冷静点。”
  朱雅茜忍着疼痛,站起身,向风越纱走去。
  “不关你的事,我知道。来,不要后退了,那边是桌子。”
  从始至终,朱雅茜的眼睛都盯着风越纱的眼睛不放,说是劝慰,更像是催眠。
  风越纱看着她,或者说,是看着她的眼睛,慢慢放下了戒备。
  她把手放在朱雅茜手上,缓缓开口。
  “妈妈说…要消除你们的记忆…如果不能——”
  话未说完,理事会大门“啪”的一声被打开,或者,是撞开。
  越纱的妈妈站在门口,眼中布满阴霾。
  风越纱看着来人,素来冰冷的眼神中有一丝慌乱。
  “越纱,你做得很好。”
  风越纱闻言,脸色苍白起来。
  “很好!”
  “阿姨。”刘小雅见过越纱的妈妈,此刻的她满面阴冷,与之前温和慈爱的形象判若两人。刘小雅开口,她却无视刘小雅,直直朝风越纱走去。
  “越纱,你太让我失望了。”虽是这么说,语气里却没有任何痛心的语气,全是冷漠。
  “妈妈…”
  “阿姨…”
  “别说了。既然你不行,我不需要借口。”她瞪着风越纱,冰冷的眼神像毒蛇般,爬上风越纱的心。然后,她手向后一挥,指着在场的六个人。
  “他们,必须消除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