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都市邪君
都市邪君 连载中

都市邪君

来源:夜猫 作者:一盒娇子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林肯 陈越

“我哪里冤枉你了?就是你!明明就是你!”
“是你个大头鬼,我好心好意救了你,你竟然倒打一耙
是人都懂感恩图报,你到底是被雨水糊住了眼,还是你根本就是个白痴?”
“你把他打成那个样子你还说是救我?那我是不是还要多谢你拯救了?”
“我不打他怎么救你?你这个人不但逻辑有问题,连脑子都有问题!”
“那是我们两个的事,关你什么事?你一路人好好看不就行了,凭什么把我的阿Ken打得肾破裂?我现在是恨不得亲手杀了你!”展开

《都市邪君》章节试读:

第50章


第50章
  “难道这件事还有隐情,还请陈先生您详细说说。”罗德亮立刻掏出本子,摆好阵仗,准备开始录口供。
  张大队也松了一口气,他以为陈祖宗要狠狠的追究石中磊的责任,到时候必定搞得自己里外不是人,正犯愁呢,好歹陈越撤了口,他才得以安生。
  “不用录了,你们直接去抓人吧,乌业集团大公子乌齐风,教唆他人伤人罪,够判几年?”陈越淡淡说道,他之前说过,害他受惊这个仇,他一定会报的。
  这下雷倩姗安静了,可是乌齐月却不能冷静了,听到陈越说的这个名字,惊得是杏目圆瞪,一跃而起,“你说什么?你要告我哥教唆伤人罪?你凭什么?”
  齐月,齐风,还真像是一对兄妹的名号,今晚来的这些人物真让陈越开了眼界,什么样的名流大鳄的子女都过来了,没准这个乌齐月身边的男人也是个来头不小的主儿呢。
  “凭什么?就凭我被石中磊绑架拜他所赐,这就足够了。”陈越冷冰冰的盯着同样冒着火气的乌齐月,语气带着深深的调侃。
  张大队跟罗德亮额头上的汗再次冒了起来,拜托你们了,小祖宗们,别再折腾我们这些可怜的小**了,我们只不过是为了混口饭吃,你们可不要把这些大人物之间的较量丢给我们呐,求求你们了。
  “姓陈的,你把话说清楚,我哥到底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了,你要这么冤枉他,你把话给我说清楚!”她乌齐月可一直都不是什么善茬,敢冤枉她老哥?活得不耐烦了!
  一直视乌齐月为宝贝的何常在更是不能忍受有人把他的小乖乖气得火冒三丈,紧紧揽着乌齐月的腰,声色俱厉的威胁道:“你把话说清楚,如果你说错一句,我绝对告你诽谤!”
  本来是担心自己家人跟陈越起了冲突,可是自己的朋友却首当其冲跟陈越打起了对台,忙活了一整天,雷倩姗只觉得脑袋一阵晕眩,身子一个趔趄,差点晕倒在陈越的怀里。
  “姗姗?姗姗,你没事吧?”陈越感到怀里的人一沉,紧张的抬起雷倩姗的脸,只看到她一脸倦容,面无血色。
  乌齐月见雷倩姗似乎有异,也紧张上前查看情况,顺便也把这个责任扔到陈越头上,“姓陈的,我警告你,今天的事你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我一定不放过你!”
  看着雷倩姗现在的状态,陈越可没那么多闲心去管乌齐月的话,沉声怒道:“你自己去问你哥做了什么吧。如果你有疑问,可以把他带来医院跟我当面对质,不过抱歉,不是现在。”说完之后,将雷倩姗横身一抱,公主横抱着她步入了病房。
  乌齐月气的面部扭曲,气咻咻的大吼道:“我一定会的,你如果冤枉我哥,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刚才陈越那招公主式横抱确实很帅,看得何常在心里发痒,盯着乌齐月的后背想要跃跃欲试一下,幸好及时迎上了乌齐月那快爆血管的脸,这才收回了想法。
  “那,那个,这件事,还,还追究吗?”张大队此刻倒是真的尴尬了,今天这案子从一开始自己就没有获得主动权,一直处于被动状态,他堂堂一个一级警司,做到这个份上,还真是挺窝囊的。
  “你敢!你追究一个我看看?”乌齐月眉眼横扫,立刻就让张大队闭了嘴。
  乌齐月发了话,何常在怎敢不听,立刻道:“月月已经说了,暂时不追究,你们先回去吧。”
  积极奋斗了十年,今天恐怕是罗德亮最累的一天,他巴不得能够早点回家洗澡睡觉,要是可以,他宁可今天没有为了立功而对黄婉秋发起夺命追击。
  现在何局长的儿子亲自发话,这无疑是一道解脱的圣旨,慌忙的表示感谢,头也不回的跑出了医院。
  “月月,回家吗?”何常在小心翼翼的问着依旧怒火上头的乌齐月,担心挨骂。
  “废话,肯定是去找我那个笨蛋老哥问清楚啊,难不成任由那个姓陈的误会他?”乌齐月噼里啪啦的摁着手机,换来的只是一连串的忙音,“这家伙,走,陪我去找他!”
  正主发了话,奴婢只能听,何常在无奈的打了个哈欠,跟着风风火火的乌齐月匆匆的跑了过去。
  陈越抱着雷倩姗回到病房,将她轻轻的放到病床上。
  “好些了吗?”陈越坐到床边,轻声问道。
  雷倩姗点了点头,脸也恢复了一些血色,“你真的不会追究我堂兄的责任?”
  看样子雷倩姗还在为这事担心,为了能让她彻底放心,陈越握起她的手放在自己心口,语气坚定道:“我保证,绝对不会追究石中磊的责任。”
  “那你能不能也不追究齐月哥哥的责任?”
  陈越没有明确回答,只是笑笑,“我只能说,他绝对不会有人身安全。姗姗,今天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好不好?”
  “真的?齐月的哥哥真的不会有事?”雷倩姗闪着殷切的双眼,期待着陈越的答案。
  “恩,快睡吧!”
  “我睡了,你不能走啊。”
  “放心,我不走,我一直在旁边陪你。”
  “……”
  第二天,当值班主任带着一群护士过来查房,推开门的时候,全都傻了眼。
  因为房间里发生的这一幕实在是太诡异了,原本伤得奄奄一息的重病患此刻正眯着眼靠床坐在地上,而陪伴的家属却睡在了床上,而且两个人还牢牢的抓着对方的手,紧紧的,掰都掰不开的那种。
  当雷倩姗睁开眼的时候,发现眼前这么大一群人也被吓了一大跳,回过神来立刻红霞浮上面,羞得赶紧把手抽了回来。
  值班主任跟护士们自然不会放过坐在地上的陈越,迅速把他抬上床,在他身上这边敲敲,那边打打,听诊器,心电图等仪器齐齐上阵,就差没把陈越拿去再解剖一次了。
  “放心吧医生,在你的妙手回春之下,我已经彻底痊愈了。”陈越拍拍胸口,向值班主任展示自己的痊愈成果。
  值班主任还是有些不能相信昨晚那个满脸血污但看不出任何症状的病人仅几个小时之后就能下床生龙活虎的活动,顿时对自己的医术信心爆棚,而随行的护士小姐们,也都以为值班主任扁鹊附体,华佗上身,纷纷对他表示倾慕。
  “那,医生,你看我可以出院了吧?”陈越已经开始准备脱掉病人服,准备出院了,毕竟外面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做。
  一听到出院,值班主任立刻严肃起来,以医者父母心的神情盯着陈越,你小子想走?起码也得院长来看到我的成果你再走嘛,于是作出语重心长的样子道:“不行啊,昨天你入院的时候伤得那么重,虽然现在有所好转,但还是要留院查看一下为好。”
  雷倩姗也担心陈越急着出院是要去找乌齐风算账,虽然昨晚得到了他的承诺,但是心里终究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乌齐月在这件事上还是出了很多力,她不想自己的好姐妹跟自己最爱的人有什么过节。
  “恩,医生说得对,陈越你还是在医院待一段时间吧,顺便好好休息一下。”雷倩姗笑呵呵的挽起陈越的手臂,把他挽留下来。
  陈越一愣,但随即又明白了雷倩姗的用意,夫人之命不可违,于是只有笑笑,“一切都听你的。”
  见伤者愿意留院,值班主任也舒了口气,一会只要把院长引过来让他看看自己的成绩,这个月不但**会更丰厚,下个月出国实习的名额说不定也能有自己的份。
  等值班主任带着一干护士心满意足的推出房间之后,陈越握起雷倩姗的小手,温柔道:“你是担心我会出去找乌齐月哥哥的麻烦?”
  雷倩姗点了点头。
  陈越刮了一下雷倩姗坚挺的小鼻子,爱怜道:“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答应过你的事,就一定会说话算话的。”
  雷倩姗抿着嘴,小脸红红的,显然是为自己没有完全相信陈越的行为而感到有些内疚。
  “好了好了,下次你不能再这样了,我说的话,你一定要相信呐。”
  雷倩姗点点头,羞涩的将头埋进陈越的怀中。
  “姗姗,我想去看看石中磊,你知道他在哪间病房吗?”陈越问道。
  雷倩姗身子一抖,立刻紧张起来:“你找他有事?”
  陈越道:“毕竟他是我打伤的,探视一下也是必须的。”
  雷倩姗略微思索了一下,然后缓缓道:“好,我带你过去。”
  两人正要出门,却听到走廊上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听起来,人数绝对不少,而这慌乱且有力的脚步声在经过陈越病房门口的时候忽然停住了,与此同时响起了敲门声,那低沉的声音像铁锤砸在木板上一样,让屋内的气氛瞬间凉到冰点。
  咚咚咚。
  低沉的敲门声骤然响起,每一声都如雨点一样,落到陈越的心上。
  这些人,是来找他的?陈越心情有些紧张,感到自己的太阳穴突突乱跳,像是有一只小鹿在脑海里欢快的蹦?Q,只为能够突脑而出。
  咚咚咚。
  敲门声又加重了,并伴随着轻微的脚踹声,看样子,敲门的人有些没耐心了。
  昨天晚上出场的那些人物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难保现在来的这些人不是来为石中磊报仇的,陈越死死的握住门把手,出神的盯着房门。
  “怎么了?”雷倩姗见陈越猫着腰耳贴房门又迟迟不开门,有些好奇。
  陈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小声道:“外面有人。”
  雷倩姗见陈越如此紧张,也受到影响,跟着弯下腰,贴着门口仔细听起来。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这次,敲门的人增加了敲门的频率,显然,外面的人已经非常不耐烦,陈越心里已经可以想象外面站着的大群人已经拿出了大刀跟手枪,准备要强行破门了。
  “陈越怎么搞的,怎么不开门?”
  “可能还没起床吧,听说他受伤挺严重的。”
  “继续敲吧。”
  外面的人开始议论起来,并探讨陈越为何不开门的原因,只是这对话的声音怎么听起来这么熟悉,像是他认识的那两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