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不要给我谈爱情
不要给我谈爱情 连载中

不要给我谈爱情

来源:夜猫 作者:红爷爷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周围 见一

雪一片一片一片一片
拼出你我的缘份
我的爱因你而生
你的手摸出我的心疼
——摘自《雪人》
人的一生是天生注定,还是自成自路,或者两者兼有,我不确定,但到这所北方的城市来上学,却是我自己决定的
展开

《不要给我谈爱情》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58章


第58章
  那天晚上回到宿舍已经很晚了,但却还是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只觉得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好像做梦一样,是真的还是假的都不能确定了……
  第二天是长假的最后一天,不用上课,于是决定一个人再去看看晓芸的画展。
  大清早的,参观的人不多,这样更好,可以让我静静地不受打扰地参观。虽然还是这些画,虽然我全都看过多次,但我还是仔细地一幅幅地看着……用眼去体会那明暗变化的光影,用手去触摸那凹凸不平的油彩,用心去揣摩画面所蕴含的意境……当看到自己熟悉或喜欢的作品的时候,我会后退几步,双手抱在胸前,歪着头从各个角度去仔细地欣赏和端详,然后会心地笑笑,仿佛和这些画也能够交流一样……
  《听海》。看着它,我心里有一丝丝甜美。那天的风,那天的海,那天的月,那天的沙滩,那天凌风听海的晓芸,浑身散发着梦幻般银色的光芒,恍若天使一样……这一切都雕刻在我的心里,任时光流逝也不能抹去……
  “印象主义的特征,是对事物的直接触觉,用原色和短小的笔,重现真实的光影。对不对?”熟悉的声音和熟悉的台词在身后响起,是那么得清澈明快,不是晓芸又能是谁?
  果然是晓芸,笑吟吟地站在我身后,正瞪着清澈的眼睛看着我。
  “你,你好。什么时候到的?我都不知道。”不知怎么的,突然看到她,我竟然有一丝的慌乱。
  “我过来半天了。看你看得入神,没有打搅你。”晓芸如水的眼睛看着我,瞬间就融化了我的意志,一时间所有的阴霾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我笑着说:“我在欣赏你的作品呢!画得真好,它们真美。”心里暗想,刚才自己入神地看《听海》时的神情一定都被她瞧见了。
  “你昨天的香水百合也真得很美,现在我依然能感觉到它的清香。谢谢你,明桦。”
  “你喜欢就好。昨天我实在对不起,我真的是有……”晓芸提起昨天的花,我也不能回避昨天的失约,于是喃喃地试图解释。
  “嘘。”晓芸轻轻打断我的话,“别说了,是我不对。我也不知道昨天早上情绪怎么就那么失控,说些伤人的话。其实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不论昨天为什么,你一定有不得已的理由。我从小被惯坏了,净说些伤人的话。我必须说声对不起,包括昨天早上的话,也包括昨天晚上不能赶赴的晚餐。”
  晓芸看着我,清澈的眼睛里流淌着温柔的真诚,无声地涌进我的心田,让我有种万物复苏般的感动,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怔怔地回视着她。一句话就能让人心生酸楚,一句话又能让人甜美如蜜……只有晓芸才能让我有这种感受。
  “不过,今天早上我睁开眼睛就有一种预感,”晓芸继续笑着说:“我感觉今天第一个到这里看我画的人一定是你。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这种感觉。一早从家里赶过来,果然看见你站在这里,我就在一旁偷偷地观察你,只是你不知道而已。不过说真的,你看得那么认真和仔细,好像我的画有多好一样,让我心里感觉好幸福呀。呵呵,有你这个朋友真好!”
  “是吗?我是因为昨天不能第一时间过来,心存内疚,今天就赶早过来弥补一下,要不我内心不安呀!呵呵。其实这些画儿画得就是好,和画它们的人一样好!”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看着晓芸,心里有种微醺的醉意。
  “哪有那么好,净说好听的。不过明桦,真有个有趣的消息要告诉你,愿意听吗?”晓芸避开我的目光,高声问道。
  “当然愿意听了。什么好消息?”
  “我没说是好消息呀。”晓芸故意要显得神秘的样子,但脸上的笑容却是藏也藏不住的,看来一定是个大大的好消息。“如果有人要资助我举办个人画展,你说是不是个有趣的事?”
  “真的?”我惊喜地说:“岂止有趣,是天大的好事呀!是不是我曾经说的那种‘包下整个美术馆,想挂几幅画挂几幅,想挂哪里挂哪里’的个人画展?”
  晓芸被我逗笑了,“是个人画展。但可不像你那天逗我开心时说得如此夸张。”
  “是谁这么有眼光?懂得欣赏艺术。看来还真有人慧眼识珠呀!我早说嘛,你本来就是掉落凡尘的天使,终有一天会展开光芒的翅膀的。”我笑着伸出大拇指。
  “我也早说嘛,数你的嘴巴最会说话了,不过净说假话。还天使呢,挖苦我呀。”晓芸笑着撇撇嘴。
  “我说的是真心话。我相信我的话!”我笑着问,“是谁要资助你?有这种好事。”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晓芸收起笑容,正色说:“昨天我不是参加了学校画展开幕的答谢宴会吗。宴会上来了很多人,有省市美协的,有文化公司的,还有画展的合作和赞助单位的,人很多。宴会结束后,我们刘主任神秘地告诉我,说有个参加宴会的文化公司对我的画很感兴趣,有意跟校方合作,推介我的画,有可能的话还可以资助我开个人画展。我当时以为她开玩笑的,没有当真。不过刚才来的路上,刘主任又打电话给我,说对方叫什么文化传播公司,有一定实力,确实想用市场方式运作和推介我的画,问我有没有意思和对方合作,如果有意可以考虑考虑。我看刘主任说得挺认真的,所以才给你提这个事。”
  “如果是真的当然是好事呀。”我点点头,“说实话,现在搞艺术的这么多,想弄出点名堂的确不容易。如果有这种机会当然要把握住,毕竟这是个需要包装和营销的社会,没有人运作和推介,你这么好的画也只能埋没在很小的范围里,不能为更多的人所了解!在蔡雅娴生日宴会上,你不是说举办个人画展是你的愿望吗?这是个好机会。”
  晓芸笑了起来,“我是说过那是我的愿望。但正因为不容易实现才是愿望呀。就像你说的,这么多画画的,但有几个能举办自己的个人作品展呢?所以我感觉他们说的这些事多半有点不靠谱,我不相信。”
  “行不行咱们先别下结论。你可以先和那个什么文化传播公司的接触接触再说,如果他们是真心合作那当然太好了,如果是忽悠人的咱们就不理他们,反正也少不了什么。也许这真是个机会,也许中国的女‘梵高’就此扬名世界了呢。”我笑着鼓励晓芸。
  晓芸想了想,点点头,“你说的有一点道理,我看情况吧,如果刘主任再给我提这个事情,我就和他们接触一下。到时候叫上你一起帮我把把关,可不能上当了呀。”
  “放心,我一定帮你把好关。等到时候你出了名,成了大画家,我不就成了你的经纪人了?你看我有没有点职业经纪人的样子?”我故意仰起头,摆出酷酷的样子。
  “像,真像……”晓芸抿着嘴唇,故作认真地点点头,“真像,真像个大骗子……”说完,她终于憋不住了,哈哈地笑弯了腰……
  我微笑着,静静注视笑靥如花的晓芸,心里满是欢笑,也充满了期许。晓芸笑起来真美,如幻如梦,如果有一天她举办个人画展的愿望能够实现,一定会比现在笑得更美。我希望她的梦想能早日实现,我期待看到她更美、更绚烂的笑容……
  学校的秋季画展持续了一个星期,并着实在这一片各类理工类大学聚集、文艺气息欠缺的城区范围内引起了不小的反响,据说参观人数创造了新的记录,还上了区电视台的新闻节目……在那几天,我中午不上课时,就会偷偷溜到画展现场,目的当然不只是为了看画,而是在留心晓芸作品展区前是否有人气。很幸运,每次都是她那里人最多,许多人在她的画作前驻足、停留、观看、欣赏,并时时给予啧啧的赞赏,甚至有人还好奇地打听这个署名“峻崖”的作者是何方神圣?而我则在旁边偷偷地笑,我为晓芸的画有这么多人喜欢而由衷高兴。
  但晓芸上次所说的有人资助办画展的事情却没有了下文,也许真的如晓芸所说,对方也是随便说说而已。但晓芸对此本来就不抱太大的希望,所以也并不在意。
  “有了这次集体画展我就满足了。”晓芸笑呵呵地说。看得出,她说的是真心话。
  画展结束了,一切都恢复了正常。晓芸依然是上课、画画……每一礼拜辅导一次我这个学生。我也依然是上课、画画……每一礼拜接受一次她的辅导。由于晓芸现在没有了画展任务,她在教我画画上下的功夫比以往更多了,往往一个上午或下午都专心辅导我,构图、tou视、明暗……一一教来,耐心而细致,使我受益非浅。一个月下来,我对人物素描的掌握也越来越熟练了……
  “你这么一对一单独教我,如果收取报酬的话,我是不是得给你很多很多钱?”一次,我笑着问晓芸。
  “让我算算。”晓芸假装认真地扳着手指头,笑着说:“一小时五十,每周三个小时,一年按四十周。六千块。你打算怎么给?”
  “你当然不会要现金,我就给你买点东西吧。”我笑着说,心里盘算着确实应该买点贵重点的东西送她。
  “好吧,你明天上午把钱送过来吧。”晓芸一脸的严肃,然后说:“不过从明天起,你不要来了。就是一年二十万学费我也不打算教你了。”
  “为什么?”我一愣,不晓得她为何突然板起脸。
  “因为我从没当你是学生。我当你是朋友,朋友乐意学画画,我也乐意教,多好呀。我教你画画是一种心情,我喜欢这种心情。如果以后再提这个话题,我真的不理你了,因为我没了心情。”晓芸说得真诚而认真。
  我看着晓芸,心中一暖,涌出一份久久的感动。是呀,她给我的岂止只是画画的技艺,还有那么多的在她身边时的快乐和开心,看着她时的幸福和甜蜜……这些东西又该价值多少呢?
  楚晓芸,为什么虽然不能和你谈爱情,但守候在你身边我依然感觉如此幸福?
  楚晓芸,我没有什么可回报你,但我发誓一定会帮你实现你的梦,关于向阳的梦……
  很快已经临近元旦,即将迎来新的一年。
  一天晚上,天气很冷。我在温暖的宿舍里和大徐、大刘聊闲话,杨淆则在一边看晚报。
  “啊,不会吧,桦仔。你女朋友上报纸了。”杨淆突然惊叫着站了起来。
  我一愣,“是吗?报纸上怎么说晓芸的?”其实我反复警告他们不要乱说话,晓芸只是我的好朋友,却不是女友。但他们每次都故意这样叫,时间长了我也懒得解释了。
  “自己看。”杨淆把报纸递给了我。
  我拿着报纸,大徐和大刘也凑了过来。在晚报的文艺版里,果然有一篇文章,题目叫《画笔为美而舞动——读俊崖的画》。文章不长,作者叫画心。里面分析了晓芸的几幅作品,盛赞她的画‘技法细腻,充满着灵性和精致……’‘每幅画背后仿佛都有自己的故事……’末了,还附着两幅她的油画作品。
  “你女朋友这下可出名了呀。小心她不要你了。”大刘挠着闪亮的脑门坏笑着。
  “人家难道是你,总是得意忘形……”我嘴上笑着数落大刘,心里却有点疑惑。这篇文章分析得很到位,作者显然对晓芸的画有些研究。文章是谁写的?晓芸认识作者吗?为什么她从来没有向我提起过有人要写关于她的文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