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玄幻魔法›仙履奇缘之结成同伴同行
仙履奇缘之结成同伴同行 连载中

仙履奇缘之结成同伴同行

来源:夜猫 作者:少年阿宾 分类:玄幻魔法

标签: 小琦 武林中 玄幻魔法

英雄出少年,令狐世家的三公子令狐堂,虽然出身武林世家,从小不爱习武,凭着一颗智勇的心,闯荡江湖,结交武林各路朋友,成为武林第一奇人……展开

《仙履奇缘之结成同伴同行》章节试读: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令狐飞压根儿只是想作弄一下子谷余兰,所以才在暗中和私下里将十成功力凝集拿到手掌,打在那里面一匹马的屁股上,固然是达到达自个儿的目标,却也越过了自个儿的预料范围!
  令狐飞一边儿用力气拉着马缰,一边儿咬紧牙关道:“我已经很用力气了!”
  “那怎么办啊?啊……”谷余兰被眼前的一幕吓得惊叫起来,不知是不是上天的作弄,马车竟向一个峭壁跑去!令狐飞只顾拉马车,没看见眼前的情形,陡听谷余兰一声大叫,非常不悦的责问道:“你无须力气拉马车,在鬼叫些啥子啊?”
  谷余兰吓得结结巴巴道:“前……前……面前……”“啥子面前啊?你……”令狐飞忽然看见面前的峭壁,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谷余兰根本就忘了要拉紧马车,像是丢了魂是的问道:“怎么办啊?”
  “怎么办?”令狐飞也似丢了魂是的反诘着,忽然大声道:“还不快乐点拉住马车?想掉下峭壁摔得肝脑涂地是不是?”谷余兰骤然惊醒,与令狐飞二身故命的拉住马缰!
  马车跑得像飞,地面又是坑坑洼洼凹凸不公平,车厢内的三人直被颠得连四面也分不清了,更不要提能出来助上一臂之力!马车直向峭壁冲出,令狐飞与谷余兰的第一个反响便是“完了”!马儿的前足踏入峭壁,令狐飞与谷余兰二人吓得齐声大叫起来,闭上眼等等待命令运的安置!
  两人只觉眼前银光一闪,便听见一声木枝断开的声响,随后就传来马儿摔下峭壁的哀叫声。好半晌,令狐飞才迷不清楚糊问向谷余兰:“我们如今是不是翘辫子?怎么一点儿都不痛呢?”
  “你们都没死!”应答的声响并不是谷余兰,而是一个男音!令狐飞与谷余兰二人听见这个声响,微微睁开眼来,见令狐堂与林仙儿二人满面笑意的站在面前。
  令狐飞与谷余兰不容相视了一眼,才发现,两人因为刚刚的惊吓,不知何时竟抱在了一块儿!两人同时抽回手,跳下马车。
  车内的三人从车厢内走出。彭三的后脑与额头高高隆起,额头上还青一块紫一块,摇摇晃晃走下马车,差一点儿就摔了一个大筋斗,景剑风跟着下了马车,也像是有气无力。凌巧儿根本就下不了车,在景剑风的帮扶下下了马车,刚着地面差点屁股蹲儿在地,还好景剑风眼捷做事快,一把搂起凌巧儿的纤腰,才免了凌巧儿的皮肉之苦!
  也不知是由于凌巧儿没有力量气起立来,还是由于惊吓过度的端由,只见两人紧紧抱在一块儿,半晌也回然而来神,好像众人都不存在是的!
  令狐飞与谷余兰直被二人的举措惊得傻眼。谷余兰揉了揉眼问道:“你们两个在作什么?”
  景剑风与凌巧儿两人这才醒悟状态失常,赶紧分开,同声表白道:“没关系?”
  “没关系?没关系干嘛抱得那么紧?”
  令狐飞与谷余兰也不知何时竟变得这么配合完美!
  凌巧儿直窘红了脸,不知该怎么样应答得好。
  景剑风脑筋转得快,赶紧声辩道:“我只是看凌姑娘差点掼跤,一时着急之下就拉了凌姑娘一把,所以就……就成了你们看见的一幕了!”后面的话几乎成了蚁语。
  “是吗?真的就这样简单?”令狐飞与谷余兰再次同声问道。
  景剑风赶紧答道:“当然是这样的!再不你们还以为怎样?”
  一旁的彭三迷不清楚糊置喙道:“哎哟!这有啥子?景兄弟与凌姑娘在车上,一直都是抱在一块儿的,我也没问啥子呀!”
  “啊?”令狐飞与谷余兰再一次惊得傻眼!
  令狐飞赶紧跑到景剑风身边,贼贼的笑道:“好啊!看你日常斯文雅文的,原来这样不老实!老实交代!你们俩个是从啥子时刻着手的?”一旁的凌巧儿也一样被谷余兰逼问着一样的话题!
  景剑风赶紧心虚道:“你胡说些啥子啊?我跟凌姑娘清清白白的,啥子事都没有!”
  “啥子事都没有,就一直抱在一块儿,那要是有了啥子事,那还不天天儿粘在一块儿了!”令狐飞才不信任他的话!
  景剑风急道:“那……那是由于……”“那是由于何?说啊!”令狐飞尾追不舍的问道。
  景剑风被令狐飞的逼问惹得有点生气,不悦的瞪了令狐飞一眼,微怒道:“你还问我?我还没问你呢!害得我们在车上颠得七晕八素,还差点连命都给丢了!”
  令狐飞一想起刚刚惊魂一幕,心中还在微微打着打寒颤,窘迫的笑着,由不得自己的扭过头去。
  一旁的凌巧儿正作难着怎么样应答谷余兰的问题,一听景剑风的话,赶紧避开话题道:“对啊!你们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赶个马车会赶赴车破马亡呢?”
  谷余兰一听就来了气,指着令狐飞喊叫道:“还不都是由于他!若非他逞强跑到面前来掌鞭,又怎么会车破马亡?”
  “哎!你怎么能全怪在我头上?我哪晓得那马儿那么柔嫩!我也只然而是拍打了……啊!我只然而用马鞭子轻轻抽了他们一下子罢了,他们就像疯狂是的往前跑,你也看见了,我是使出吃奶的劲在拉了,可是拉不动我又有啥子方法!”令狐飞在私下里暗自高兴,还要没有说溜嘴,再不可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谷余兰已听出有点不称心,却又不晓得哪儿不称心,不得不哼了哼道:“如今马车没了,我们还有一天的路程才可以到了天山山脉峰,你说该怎么办吧!”
  令狐飞心虚道:“我怎么晓得怎么办?这马车又不是我故意弄坏的,你也有责任的!”“你……你这个家伙怎么一点儿气量都没有?”
  “气量?都被人抱怨成这么了,还要维持啥子气量?”令狐飞连紧紧的一点儿心虚都消逝得无影无踪,脸不红气不喘的反诘着谷余兰!
  谷余兰直差点气绝,半晌才问出声来:“你说我抱怨了你?”
  “岂非吗?确实这不是我的错,你偏生要说成我的错,这难不成还不算抱怨吗?”
  “令狐飞!亏你还是堂堂武林之尊之子,肚量竟至比针孔还小,真是替令狐家抺黑,令狐老爷有你这样一个儿子,日后就算到达泉下也不会闭上眼睛的!怪不得仙儿妹子不喜欢你!”谷余兰气得一时口不择言,不想很多,只想痛打击一下子令狐飞!果不其然,令狐飞的面色立刻变得铁青,令狐堂与林仙儿二人的脸上也微微闪过一丝窘迫的神情!
  令狐飞几乎是咬牙咬紧牙齿的讲道:“你说啥子?”
  谷余兰从没见过令狐飞那一个模样,心里一阵子心虚,却不愿遗失了体面,头一抬,振振道:“啥子?你是聋子吗?会听不到我说啥子吗?”
  “……”令狐飞不再言语,只是面色一下子比一下子不好看,连拳头都已紧紧捏起。谷余兰心里头虽觉得丝丝惧怕,外表却仍不承认失败,像是在负气是的瞪着令狐飞看。凌巧儿见两人的面色都是越来越黑,若要不然劝人停止的话,很难否觉他们打起来的有可能!
  凌巧儿上前一步道:“好了!你们俩个都不要再吵了!这绝对是个不测,谁也不要再怪谁了!”
  景剑风与令狐飞做了多年的朋友,深知令狐飞的脾性,生恐令狐飞一个激动,错手杀了谷余兰,也赶紧走到令狐飞身边,劝人停止道:“大家都是朋友,干嘛这样严肃对待嘛?”
  令狐飞冷冷的张嘴道:“这是我跟她的事,不论什么人都不容吧插脚!”他就晓得,令狐飞绝不会轻饶了谷余兰,这下果真是要动手了!
  谷余兰的倔脾气一上来,就失去了理智,生事的问道:“怎么?想吵架是不是?本姑娘完全陪伴到底!”
  令狐堂原本只以为他们是打哈哈,便与林仙儿站在一边儿看戏,岂料事物竟进展到两人开战的境地,只得上前讲道:“二哥!三妹!你们俩就别闹了!青儿身上的毒已不可以再拖了,等找到顽石老人以后再说不可以吗?”
  俩人僵硬了一会儿,令狐飞忽然收起长剑,头也不回的展开轻功急驰向前离开!众人都愣了愣,令狐堂慌乱叫道:“二哥!你要去哪里?”令狐飞只顾向前疾驰,绝对像是没听见同样!令狐堂无可奈何,只好也展开轻功追了上去!
  彭三禁不住挠了挠后脑道:“这到底是怎么了?”几人谁也没有应答他。
  林仙儿张嘴道:“你们先携带青儿去天山山脉峰,我去看看我们,稍后便会跟上去的!”等众人同意后,林仙儿才掂起脚尖,像一只轻燕身般的上令狐飞与令狐堂所去向飞去!林仙儿走后,谷余兰才将长剑收回剑销中,满面担忧的问向凌巧儿:“师妹!我是不是太过份了?”凌巧儿微微斥道:“师姐!你这次真的是太过份了!你不该那样子说令狐大哥的!”
  “你是晓得的嘛!我这私人一辈子起气来,就啥子都顾不上了,而后便会口不择言的胡说八道,实际上,我根本就是有口无心的!我真的不是故意要这么说他的!”谷余兰禁不住有点焦急!
  凌巧儿赶紧安抚道:“师姐!你也不要太担心了!我想令狐大哥有可能只是一时生气,等他气消了,或许就没事了!”
  “怎么有可能呢?我跟他像是死敌同样,刚刚又说了那样子的话伤了他,他肯定是一生就不会愿谅我了!我该怎么办嘛?”谷余兰激动得像要哭出来同样。
  凌巧儿奇怪的看着谷余兰问道:“师姐!我怎么感到你好似尤其焦虑令狐大哥啊?”
  “啊?有吗?”谷余兰这才发现自个儿真的过于激动,她自个儿都弄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赶紧心虚的佯装不知。凌巧儿像是在思考啥子,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谷余兰。
  谷余兰被看得好咯囊,不容问道:“师妹!你老看我干嘛?我脸上有啥子物品吗?”
  “没有!”凌巧儿只轻轻的答了一句,便怪笑着走上进官堂与林仙儿所乘的那辆马车!景剑风也满面怪笑的走向马车。彭三没看出那里面玄妙,见景剑风与凌巧儿都上了马车,便也跟着上了马车,只留下谷余兰独自一个人莫明希奇巧妙!
  令狐飞一口气儿奔了十多里路,令狐堂见令狐飞就是不肯停下,只好骤然一提真气,超在令狐飞面前,一把挡住令狐飞问道:“二哥!你到底是怎么了?”
  令狐飞被令狐堂挡了前进道路,又欲向另一条路离开,又被令狐堂拦住,禁不住有点生气,怒道:“你总是拦我路作什么?”
  令狐堂道:“二哥!你到底是怎么了?三妹只然而是有口无心的瞎扯了几句,你认真还要跟她计较不了?”
  “我的事你还是不要管了!”令狐飞丢下一句又欲借助轻功离开!令狐堂顺手儿捕获他的手腕子,不让也离开。令狐飞不甘心被抓,反手便将带销的长剑刺上进官堂的肩头。令狐堂赶紧抽出一只手来,捕获长剑,有点不敢信任的问道:“二哥!我是你三弟啊!你不是连我都要打吧?”
  令狐飞暴跳如雷道:“谁拦我的路我就对打谁,我管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