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玄幻魔法›九灵伐魔域
九灵伐魔域 连载中

九灵伐魔域

来源:夜猫 作者:纳兰若末 分类:玄幻魔法

标签: 孟少游 玄幻魔法 理智

九州大地,幅员辽阔,广瀚无边
中土之地,土地肥沃,气候宜人,故民之十之八九,皆居于此
边远之地,气候异常,多凶猛野兽,人迹罕至
  有着长年不断的冷风嘶号其上的千年冰川;干燥热烈,时常有威势无穷的龙卷风扫过的连绵大漠;生物繁多,处处有着诡异陷阱的弱肉强食的阴暗森林
因其凶险,天材灵宝,多出于此
  为此一些人,披荆斩棘,几经出生入死,前赴后继,纵然赔上性命也在所不惜,只为获得那些有着天地之威的异宝
这些人多是一些妄图堪破天道以求长生不老的修道之人
  九州人士,向来崇武尚德,一些人,借助天灵地宝或残存古卷,修法真诀,施展出强大的力量,九州人士岂能不为之沸腾?展开

《九灵伐魔域》章节试读:

第二十三章 上邪古卷风波(三)


第二十三章 上邪古卷风波(三)
  正值秋季,天高浩远,雪沙江一如从前般清冽,如同它名称的由来——如雪似沙。岸边草木青翠欲滴,浓密的青草从岸边向远处蔓延开去,一条小路横贯草地,路的尽头,一个古朴的亭子坐落在那里,亭子上方正中书三个大字——“青松亭”,三字龙飞凤舞,潇洒自如,笔势雄健,却又犀利无比,犹如剑舞九天精妙绝伦,也不知是何方高人所提。
  此时,青松亭里江南四大家的四位头领正在这里议事,四大家的四个方队就在二百米的不远处就地休整,四处寂静只有江面上时而呼啸而来的鸟鸣,和方阵里时不时的马嘶声传来。
  突然,平静的江水一个地方有了一丝波纹,然后一个白衣飘洒的身影出现在湖面上,须眉冉冉,三四十岁的样子,眉宇之间总是含着一股别样的愁绪,挥手驻足间散发出一股颓废却儒雅的气质,涉水踏江而来。每踏一步便产生一步波纹荡漾开去,他的每一步都是同样的步伐,动作缓慢却协调,看在眼中让人产生一股忧郁的感觉,即刻白色的身影出现在岸边,几百米的江面竟被他三步踏完!
  白衣男人扫视四周一眼,方才缓缓道:“老夫今趟前来只为一人,此人就在方阵之中……”他遥手一指方阵,眼睛扫了亭中四人一眼,四大家的道法高绝的四人竟然都是心神一荡,四人均站起身,表情严肃起来。白衣男人接着道:“交出此人,老夫便离去!”
  这话说得霸气十足,竟连四大家都不放在眼里,声音传开,几百米的方阵都听得清清楚楚,众人哗然。亭中四人都是人精般的人物,此人既然敢招惹四大家肯定有不俗的实力,否则除非他是个疯子,这个原因根本不用考虑,而且方才的一眼就能使四人心神震荡,四人自问做不到。沈苍云强忍心中的怒意,向前一步道:“这位道友如何称呼?竟然口出狂言,难道我江南四大家的聚集之地是如此好来好走的吗?”先将四大家的威名摆在前面,起到威慑其人的作用。
  白衣男人眼角微撇沈苍云一眼,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道:“四大家算什么东西?老夫要取什么东西,这九州大地又有谁能拦得住!”
  沈苍云脸色转冷,道:“阁下究竟何人,竟然连四大家都不放在眼里!你又为何人而来?”
  白衣男人不屑的冷哼一声,道:“濡口小儿,老夫的名字你不配知道。至于人嘛,我只要一个人,此人出自朝云宗,名叫孟少游的就是了。”
  沈苍云先是愤怒的吸一口气,听到“孟少游”这三个字,一丝疑惑显现在眉头。旁边的其他三人都没听说过此人,倒没什么可迷惑的,均是愤怒无比,韩家的白石道长拔剑出鞘,一时间青光大作。
  “先不管你是什么人,既然辱我江南四大家,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说完向白衣男人飞掠而去。
  白石道长执剑而去,剑气冲天,直奔白衣男人,就要到跟前,白衣男人冷哼一声,淡淡道:“不知天高地厚的野小子,不自量力!”说完拂袖一挥,满天的剑气忽然消散,食指一弹,一道气劲发出,白石道长痛哼一声,踉踉跄跄地落在地上,嘴角处丝丝血丝涌出来,显然受了内伤。
  其他三人皆是脸色一变,见来人高明至此不敢轻举妄动。
  白衣男人手一指四人,姿势慵懒颓废,淡淡道:“你们四个一起上吧!”
  四人对视一眼,纷纷祭出各自的法宝,一时间法宝的光芒四射,似乎连天空都映的五光十色。
  底下的众人议论纷纷。
  “这白衣人是谁啊?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厉害个球!还白衣飘飘呢,一副骚包的样子,脸要多猥琐有多猥琐,看见这样我就想揍丫的。”韩家的一员不乐意了,撇撇嘴道。白石道长被打成内伤,令他气愤不已。
  “那你去揍他啊,怕是你不敢吧!”
  “谁说我不敢了,一会这小子被白石道长他们打死了,我去鞭尸!”这人抬起头,一副高傲的样子。
  “……”
  郑凌云回头扫孟少游一眼,没有说什么,手紧握剑柄,预备一有意外就加入战局。
  战局中四人组成阵型,慕容家的慕容海善使长枪,首先出手,长枪以诡异的弧度像白衣男人的双眼攻去,这便是慕容家的绝技霸王七枪中的第三枪——“飞龙取珠”,沈家的沈苍云手执宝剑“龙凤鸣”、齐家齐长风手执“破月刀”分别攻向白衣男人的左右胸口,而白石道长由于受了伤在最后剑攻白衣男人的小腹。
  白衣男人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道:“有意思,那老夫就陪你们玩玩。”说完只见他身子一拧,向上飞起,弹指像沈苍云射去,又侧身躲过枪击,慕容海一击落空,就势回转转身来,一个回马枪回击,白衣男人冷哼一声,身体又上升一截,脚尖往长枪尖上一点,俯身弹指射向白石道人。
  一个人回合顿时改变了原来的形势。
  沈苍云的剑尖被白衣男人的指力打到,顿时感觉一股霸道之极的劲气传入手臂,手臂一麻,赶紧运功抵挡,堪堪抵住劲气,心下一震,没想到白衣男人竟高明至此!
  这时,白衣男人的右手撮指成刀,无声无息不带起任何劲气风声当胸往他刺来。若给他刺中,再高明的护体之法都不起作用,保证会破膛碎骨而人,把他心脏震个粉碎。
  沈苍云只感觉无处可逃,似乎逃到哪里都会被追上,心下叫苦,唯一可做之事就是运集全身功力,硬捱这没有可能抗拒的手刀。
  后面的白石道人见情况挥剑往下刺白衣男人的手刀,白衣男人的手刀微停,沈苍云趁此机会运气向上升去,白衣男人冷哼一声另一手朝沈苍云虚抓,竟生出一股力道,完全化去沈苍云往上急升的势道,另一手又撮指成刀仍直朝沈苍云胸膛拥至。
  沈苍云挥剑刺向白衣男人的手臂,这时慕容海的回马枪方至,一下子透胸而入,白衣男人身体虚晃一下,突然消失不见。慕容海微微怔一下,直呼不好,回枪回撤,其他三人知道那只是刺中了残影,心呼不妙,纷纷回撤。
  “嗖,嗖,嗖”三指劲气急速飞向沈苍云、慕容海、齐长风三人,脚往白石道长脸上踩去,白石道长只觉一股劲风扑面而来,连忙回剑向上一挑,可是为时已晚,白衣男人的脚狠狠地踩到白石道长的脸上。白石道人心呼我命休矣,这下子要破脑而死了,身子急速往下坠去,狠狠地砸落到地上,白石道人喷出一口血,大口着喘气。这一脚完全可以将白石道人踩死,可白衣男人偏偏没用劲气,只踩得白石道人脸部高高肿起,脑袋大了一圈,这对白石道长来说可是奇耻大辱。这时郑凌云已经过来,扶起白石道长,关心道:“白石兄没事吧?”
  白石喘着粗气苦笑着摇摇头。只是白石道长脸部肿大一圈,郑凌云看在眼里,实在看不出他的苦笑。
  郑凌云祭剑而起,直攻白衣男人,以防他趁机再出手伤人。凌厉的剑气蔓延全场,白衣男人冷笑一声,飞身向郑凌云冲去,右手手刀打在剑尖,左手食指点在剑身,叮的一声,宝剑一声清鸣,郑凌云手臂一震,剑从手中脱开,剑柄打在胸口。
  郑凌云感到五脏六腑似翻转过来的强烈痛苦,像被烧红的铁刺中火烧般难过,体内劲气被震得盲头苍蝇般往全身经脉乱窜,眼前一黑,狂喷鲜血,狂猛的力道送得他打落在地上,伤势比白石道长还要严重,却是没有再战的可能了。
  沈苍云、齐长风、慕容海三人亦是被打在法宝上,一股劲气闯入体内,一时间体内气血沸腾,在空中身形不稳,摇摇晃晃的落到地上。
  白衣男人缓缓落到地上,眉毛轻扫五人,淡淡道:“怎么样?交还是不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