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七零年代之小娇妻有点辣
七零年代之小娇妻有点辣 连载中

七零年代之小娇妻有点辣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富婆跟着我呀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沈星霜 现代言情 纪明泽

【架空+穿书+欢脱轻松+甜宠+系统+日常生活+双向+一对一】 *沈星霜穿书了,并且还是一个快要领盒饭的女配
系统说,只要她绑定了一个男配救自己于水深火热之中,就可以改变命运
但沈星霜只想靠自己,不想依靠他人,然而…… 系统给的太多了! 沈星霜决定还是绑定一个男配,然后让他看着自己怎么扭转局面! *纪明泽第一眼就被沈星霜吸引了,只是他一直都知道沈星霜眼里和心里都只有一个人
可从他救了跳河后的沈星霜,纪明泽发现事情变了
沈星霜不再围着那个人转了,而且好像比以前更加灵动可爱
更心动了,怎么办?展开

《七零年代之小娇妻有点辣》章节试读:

第2章 我跟原主不一样


沈星霜虽然是漫画家,但她绝对不是那种因为不想有社交活动就选择在家工作的人。

她只是单纯地喜欢画画,这才选择成为漫画家的。

平日除去画漫画的时间,沈星霜和普通人是一样的,每天早上起来跑步锻炼身体,上午会到菜市场又或者是超市买菜,下午在家画稿子,看番剧,追小说。

晚上再约上下班的三两知己去嗨皮。

要是没约上朋友,那就到楼下公园跟大爷大妈唠嗑,找找灵感;要么就是和几个学生一块儿打篮球。

总而言之,沈星霜是不怕事的人,也还真的没怕过谁,就算阎王爷来了,她都能说上三分道理!

眼下看着王婶儿,沈星霜可不管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就是不承认,也不能让其他人关注到这件事。

不然,就这年代,一人一口唾沫,那可是能害死人的。

“大婶,就你这个说法,我也能说昨天晚上起夜的时候看到你偷偷摸摸地跑出去呢。”

沈星霜没看过这本小说,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穿进来,现在也只能乱说一通,转移注意力。

“哦,当时我还觉得奇怪,跟上去呢。”

“你说我看到了什么?”

王婶儿没有想到沈星霜竟然如此胡说八道,气得心尖儿都在发颤了,“你就说,看到了什么!”

“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嗯?沈星霜愣了一下,也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界面怎么就弹出来了。

只是看着提示的人物,沈星霜觉得挺有意思了,嘿嘿地一笑,“是嘛?”

“你确定让我说出来?”

“大概是昨天晚上三更天这样子吧,你可是偷偷摸摸地出来的,一路上还四处观望呢。”

沈星霜这关子卖得周围人都心痒痒的,有人就忍不住了,“沈知青,你就说啊。”

“到底是谁啊?”

“我们村的?”

“诶,说不好是隔壁村的懒汉胡老三呢。”

沈星霜是不嫌事情不够麻烦的,她嘻嘻一笑,又挤眉弄眼的,“我可没说是谁啊。”

听到胡老三的名字,王婶儿的脸都绿了,“胡说八道!”

“我怎么就胡说八道了,我可是亲、眼、看、到的。”沈星霜眨了眨眼,显得自己特别的无辜。

看着沈星霜这嘴脸,王婶儿恨不得撕烂她,“我现在说的是你跟纪明泽的事儿!”

“你说什么来转移话题?”

沈星霜正要反击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瞥见了纪明泽走过来了,手上还拿着蓑衣?

“我跟她什么事儿?”纪明泽很高,超过一米八五,在众多叔叔婶婶当中,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再加上他的目光幽深,又凉飕飕的。

围观的人群一下子就散了不少。

就剩下几个还在观望了。

王婶儿明明是看着纪明泽回去了,这才跟上沈星霜的脚步的,没有想到这人又回头了。

“披上。”纪明泽把手上的蓑衣丢到沈星霜的身上,再转过目光去看王婶儿,目色凛冽,音色也是淡薄寒碜的,“我跟她什么事儿都没有。”

“王婶,以后就不要乱说话了。”

“人言可畏。”

“……”王婶儿瑟缩了一番,连连点头肯定,“嗯嗯,什么事儿都没有。”

纪明泽点点头,王婶儿就趁机一溜烟跑掉了。

似乎多留下一秒钟就会没命一样。

沈星霜看着那些叔叔婶婶一下子就不见人影了,嘴角抽了抽,低眸再去看蓑衣,“给我做什么?”

“穿上。”纪明泽没有看她,“你衣服**。”

嗯?沈星霜低头看过去,才反应过来刚才跳河的缘故,她的衣服湿透了。

现在都紧贴着。

线条什么都显示出来了。

而且,她还这样一路走回来了!

顿时,沈星霜闹了一个大红脸,“谢谢……”

“记得还我。”纪明泽见她穿上了蓑衣后看了看小路,也没其他人了,而距离知青点还有一段路,拧眉想了一会儿,似乎很苦恼,“我送你。”

“额,谢谢,不过我可以自己回去的。”沈星霜觉得纪明泽再送她回去,都不知道村里人会怎么传了。

纪明泽看了一眼,见她不乐意就不强求,“嗯,我回去了。”

说着,他就转身走了。

沈星霜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觉得有点奇怪,按照原剧情的话,应该是另外一个人救原主的。

可怎么就变成是他了呢?

沈星霜百思不得其解,还是打算回去洗一个热水澡,换一身衣服后再慢慢地想。

——

沈星霜回来的时候,另外两个女知青一个抱着木盆应该是去洗澡,另外一个拿着菜篮子,估计是在准备着晚餐。

见到她回来了,两个女知青都没说话,各自做各自的。

沈星霜摸了摸鼻尖,也不知道原主之前都做了什么,麻溜地往房间里面走了。

换下来的衣服是湿哒哒的,沈星霜穿上了干净的衣服,拿着换下来的衣服出去,准备去烧个热水洗一洗,免得感冒了。

然而刚到水缸边上,在旁边洗菜的女知青就叫住她了,“沈星霜,你昨天可是说了,不帮忙打水,你就不用水缸里面的水。”

“现在又想做什么?当着我的面偷水吗?”女知青可是一点都不客气,“还要不要脸了?”

“不过你也没脸,追着祝濬之都从京市追到青山村来了。”

这话听得沈星霜是一愣一愣的。这是原主做的事,说的话,又不是她。

可现在她是顶着沈星霜的名号,也用着她的身体。

沈星霜沉默了一会儿,斟酌着,试着商量道,“我借用一下,明天给你们盛回来怎么样?”

现在天黑了,再去河边打水就不安全了。

沈星霜见女知青并不相信,忙不迭地补充道,“我可以先给着粮票,我要是不打水的话,你们就不用还我粮票了。”

“可以吗?”沈星霜舔了舔唇角,眼里带着期待地看着女知青。

然而,女知青却是犹豫了,她看了看沈星霜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刚才她说的那些话,换做是以前的话,沈星霜肯定会扑上来的,但是她没有,也不知道是不是跳河的原因,现在看沈星霜感觉跟以前不一样了。

“可以用这水,不过你要先把粮票拿出来,不然我们不相信你。”之前的那个女知青出来了。

她腰间还挎着木盆,里面装着刚换下来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