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探秘万生石
探秘万生石 连载中

探秘万生石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丁一二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丁一二 奇幻玄幻 陈仁德

德子、全子、阿芳、艾琴本是四个不相干的二男二女,唯一的共性就是他们都是被领养的孩子,在未知背景身份人员的精心的组织和策划之下,他们共同加入了一个神秘的搜寻组织
本以为他们的工作是是为了搜救那些野外失踪的探险家,但经过几次任务后他们发现,他们的任务始终在围绕一个叫“万生石”天外陨石而展开,据说这块陨石可以使人和生物长生不老
随着四个人探险过程的不断深入,知道的关于万生石的线索越来越多,他们也逐步意识到,这万生石可能不仅仅是一颗陨石,很有可能是一种活体的外星物种
随着更多的谜底被解开,他们愕然发现自己的身世早已和万生石的计划息息相关
为了解开万生石和自己的身世之谜,他们不得不选择继续踏上这神秘而又危险的探秘之路
展开

《探秘万生石》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1章 神秘的搜寻队(上)


Z国!

一九四七年,冬,北城的荒郊!

本是一条泥泞的小路,现在已全然被冰雪覆盖,两道深深的车辙由远及近,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粪便的恶臭。

两辆拉着粪桶的人力车出现在了视野,前方拉车的是两个年轻的汉子,后面推车的是两个已经看不出年岁的老人,每个人身上都穿着一件已经开始裸露出棉花的藏青色大衣。

小路前方不远处,一旁是几棵已经老死的白杨树,树下蹲着四个人,他们的身体看起来瘦弱不堪,有一个稚嫩的男孩还在不断的擦拭着流出的鼻涕。

这时一个人站了起来说道,“清华大哥,他们来了!”

另外一个对着前面的人说道,“汪大哥,我们这次可是冒着九死一生才闯过来的,这范家的人到底靠不靠谱啊!”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是保命要紧吧!老祖宗都没弄明白的事儿,我们这些小辈咋弄嘛!”另外一个人也是一脸的不情愿。

“都给我闭嘴!”前面领头的说道,“汪家的人还没死绝呢,若不是到了这关键时刻,我们汪家什么时候靠过其他家族的人,现在是生死存亡之际,我们是汪家最后的希望了,只能冒死搏一搏!”

这时拖粪车的另外一边,几人也在悄声说话。

“东风少爷,您都谋划好了么?”后面的老者问道。“那汪家这么多年...”

“全伯放心吧,都已经安排妥当了!”前车的汉子打断了后面老者的话说道。

全伯默默地点了点,又看向后方的汉子说道,“群平少爷,您这好不容易来趟北城,却让您跟着我们做这些腌臜的活路,真是委屈您了!”

前面的汉子回道,“全伯多心了,相比之前遭的罪,这拉粪桶的活儿还算是最轻松的咧!”

“这一次我们范家、你们赵家。”另一个老者说道。“还有前面的汪家都到了,现在就缺陈家一家了!”

“哼,我倒希望他们陈家的人都在战场上死光了才好!”赵东风后面的老人气哼哼的说道。

范群平接话道,“老一辈的恩怨我们不管了,这一次好不容易弄着了家伙,也有了线索,务必一举到位。”

剩下的几个都不再说话了,因为此时前面汪家的人都聚拢了过来。

大家都是第一次见面,互相之间都不免有些生疏!

“赵家赵东风!”前车汉子抬手介绍道。

“汪家汪清华!”树下那个粗壮的汉子的抬手道。

“范家范群平!”后面那个拉车的汉子也介绍道。

“哼,陈家果然还是没有来人么?”范家那个老者问道。

“他们不想来就不来吧!”赵东风说道。

“就我们三家可以打开它么?”汪清华有些担心的问道。

“管不了那么多了,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咧。加上现在这兵荒马乱的时机,时不我待了!”范群平回道。

“东西呢?”汪清华问道。

“这里面!”范群平指了指几个粪桶,周围人听到此话不免皱了皱眉头。

赵东风笑道,“大伙儿放心吧,这东西放粪水泡一泡,还不容易走火一些!”

众人都笑了!

这时后面的那个老者把车推到了路边,然后把粪桶推倒在地,这时浸入雪中的黄色粪便中露出了几个油纸包裹的纸袋。

汪家一个后辈不顾屎尿直接上手拆开,见里面还包裹了一层防水油布,又接着拆了出来,发现是一把美式冲锋枪,他忍不住赞叹道,“好东西!”

“这还是刚到的美式新货,弄出来不容易!”赵东风说道,“若是大家没有别的心思了,我们就要赶紧出发!”

这时那个小孩看着路的尽头突然说道,“大伯,那边好像来人了!”

这时众人看见了路口出现了一辆军用吉普车,接着就“突突突”的几梭子子弹从车的方向射了过来。

后面一个汪家人顿时惨叫着倒了下去。

众人不顾地上的屎尿,慌忙卧倒在地,范群平急忙高喊着,“枪里没子弹咧?”

“哎呀,子弹还在另外一边!”赵东风回道。

“完了!”

这时那辆车越来越近了,子弹顺着几个人的头皮擦了过去,但奇怪的是车内的人并没有对他们痛下杀手,而是快速的从众人的前面开了过去。

后面的老者看着一晃而过的画面,瞳孔一缩,嘴里喃喃自语道,“陈,陈少虎!”

几个人咬牙切齿的站了起来,看着那辆车消失在了茫茫的雪色之中...

七十年后!

黄沙漫天,一望无际的荒漠上我拼命的朝前跑着,身后不断传来枪响,子弹就落在我的脚边或者贴着我头发飞过去,我听到了炮弹出膛的声音,接着一颗炸弹就在我的身边爆炸,巨大的气浪把我掀翻在了地上,我看见我半截身子已经被炸没了,但是我却感受不到任何的疼痛。

我知道自己跑不掉了,闭上眼睛等待死亡到来。不久,我的前额就被冷冷的枪口抵住了,我仰头望去,在阳光的照射下,我看不清他们的脸。

只见他们和我穿着一样的衣服,拿着一样的武器。

我问道,“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一直追我?”

其中一个人说道,“把东西交出来...”

“东西,你们到底要找什么东西。”我不解的问道。

“知道你不会这么轻易的交出来,把她带过来...”

只见两个人从一边拉出来一个五花大绑的女人,我看着她有些眼熟,她对着我含泪微笑着说,“德子哥,不要给他们。”

其中一个人问我道,“再问你一遍,东西在哪里?”

我摇了摇头,那人一招手,只听一声枪响,那女人应声倒地,顿时没有了呼吸。

“噢,不——”我从床上一跃而起,发现自己睡在新兵班的木床上,周围的战友也被我吓醒了,都一脸惊奇的看着我,我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还不来得及去擦,紧急集合的哨声就响了。

记得那是二零一七年冬天的第一场雪,比以往的时候来的稍微早了一些,到此刻我已经在新兵班呆了两个多月了。

“当兵累不累?”新兵班班长郝二柱边跑边对我们高喊道。

我们这群新兵一个个一边张着大嘴喘气,一边上气不接下气的回道,“不累不累不累!”

“当兵苦不苦?”

“不苦不苦不苦!”

“好样的,再来五公里。”

幸好我晚上有先见之明,知道这郝二柱不铁了心要给我们一个下马威,吃的适当就停了筷子。所以到了营地除了我没吐,其他的几个战友第一件事就是跑到一边哇哇捂着肚子吐去了,不过我也好不哪里去,累的跟条狗一样伸着舌头直喘气。

好容易等到了郝二柱的一声解散,回到宿舍的我甚至连脱衣服的力气都没有了,坐在矮凳上忍不住抱怨道,“这新兵岁月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刚话音刚落,只见郝二柱站在门口正看着我,用山城腔调的普通话问道,“陈仁德,你刚刚嘟囔啥?”

我暗叫不好,急忙站起来说道,“报告班长,我什么也没说嘛。”

郝二柱又叫道,“陈仁德,你跟我来!”

我心想不好,这铁面班长又要开始整我了,早知道就不该在背后模仿他的普通话了。

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郝二柱这次没有批评我,而是直接把我带到五楼的办公楼,我一看门牌,只见上面写着,“政委”!

不会吧,我就抱怨一句,就轮到政委给我做思想政治课了。来不及多想郝二柱已经打了报告进去了,接着我又被郝二柱拉了进来。

郝二柱指着我说道,“报告政委,他就是陈仁德。”

只见那胖胖的政委坐在桌上一脸和蔼的看着我,眼睛似乎要发出绿光一样,这样的眼神看的我心里一阵发虚。

难道是前几天我冲着对面女兵班的班长抛了个媚眼,而且很狗血的是那个女班长竟然是她的亲戚?还是昨天拉练的时候我在别人家玉米地里拉了一泡屎,让五班的哪个混账王八蛋给告了?

正在脑海中拼命的回想着自己的错误时,政委对郝二柱挥挥手让他出去,又站了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鼓励的说:“不错嘛,小伙子很精神嘛!”

这句话更是让我的心七上八下,不过听这话似乎是在夸我的,我心的石头慢慢的落了地,但仔细一想,不对啊,最近的一次荣誉是上个月新兵蛋子大比武,散打比赛获得的,不是已经发给我一张奖状了嘛!我心里直打鼓,颤颤巍巍挺起胸膛保证道:“报告领导,我会继续努力的!”

政委听完一愣,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努力?噢,你当然得继续努力。不过我很奇怪呀,你的档案我是很清楚的呀,你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嘛,为何他们会点名要你咧?”

他们!他们是谁,还有刚刚你说什么,什么我的档案,什么我没有特别之处,夸我还是损我?你要表达什么,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想到这里,我心里一个突突,完蛋,该不会是让我去收复T岛吧。我急忙很诚实的答道:“报告政委,我、我也不知道!”

政委笑了一下,他咧着嘴说:“不怪你嘛,这消息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不过我跟你讲清楚,也不知道是算你小子有福气还是不走运,有个编外组织点名要你,你若同意去,你就得被军队除名!”

我听完更受刺激了,该不会真让我猜中了,真的是让我去收复T岛吧。

我实在忍不住了,大声答道:“报告政委,我不太知道您在说什么?”

政委一听反倒乐了,“也是,确实有点没头没尾的!下面我详细和你说一说!”

我两脚一并,挺胸收腹,立正姿势站好。政委语气一变,语重心长的说道:“恭喜你啊,德子,你被搜寻队选上了,不过这搜寻队不隶属于任何部队也没有番号,我这么多年也是头一次听说这个组织,上面下了调令,指名要你!”

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压根都不知道这政委口中所谓的搜寻队是个什么东西,更让我诧异的是,我怎么会被那个组织给选取了。我对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十分清楚的,当兵伊始我就知道什么陆战队、特战队那些都是我遥不可及的梦,可眼下这又算怎么回事呢?

政委最后跟我说,加入搜寻队是被列为机密的,我的档案也会随着我的调入直接进入了机密档案馆,听到这里我不禁暗自感叹道,还真福祸难料啊,竟然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机密的要员。

但是当我离开连队的时候,我也明白了所谓机密的代价。连个离别会都没有,还得半夜起来悄没声息的打包拿行李,然后像做贼一样的离开了自己生活了两个月的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