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锁灵环
锁灵环 连载中

锁灵环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李牧牧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孟乔 陆庭

孟乔刚刚度过快乐的小学生活,就突然魂穿到灵界一个三岁的小奶娃身上
面对不同的世界,不同的认知,她开始了新一轮如饥似渴又头悬梁锥刺骨的学生生涯,还好,有冷肃端方的陆庭小叔叔和阳光温暖的雷振小哥哥一路陪伴,才勉强慰藉了她苦哈哈的幼小心灵
孟乔以为她的人生会一直如此,但陆商的出现,改变了她原有的生活轨迹,快乐的“三人行”变成了“形单影只”
她用清冷尘封记忆,用坚强伪装思念,期待着终有一日他会回来……展开

《锁灵环》章节试读:

第2章 锁灵环


九年来,那些记忆在孟文山的脑中时时浮现,他是刻意的,刻意让回忆中的痛苦提醒自己,提醒他孟乔的灵魂还不知道飘零在哪里?提醒他陆商还一直逍遥法外,提醒他还有仇恨,刻骨铭心的仇恨。

孟文山被孟文广推出孟家密道的时候,孟家祖宅已经一片火海。孟文山抱着一声不吭却大滴大滴淌泪的孟乔,孟文广轻轻摩挲着孟乔的小脸,语带哽咽地安慰着显然受到惊吓却刻意装作镇定的女儿,“乔乔跟着叔叔去云蒙山找小狐狸玩,爹爹一会儿就去接你。”

孟乔乖巧的点头,小脸在爹爹略带薄茧的手掌上蹭了蹭,大眼睛湿漉漉的让人看着心疼。孟文广握紧孟乔的右手,心念一转一个类似葡萄藤蔓的小小手环便挂在了孟乔的手腕上,手环瞬间发出强烈的紫光,之后紫光慢慢变弱,逐渐消失,那小小的手环也不见了踪影,只在孟乔手腕上留下了点点的藤蔓印记。孟文广抬手拍拍了孟文山的肩膀,眼神中充满了信任和期寄。

孟文山抱紧了怀里的小人儿,语气坚定,“大哥放心。”孟文广又深深的看了一眼孟乔,便毅然决然地转身返回到密道中。

眼睁睁的看着石门在眼前关闭,孟乔将头埋进了孟文山的脖颈里无声哭泣,孟文山轻轻拍拍了小人儿的后背,施展轻功,瞬间消失在云蒙山中,只留下一个淡淡的白色幻影和身后冲天的火光。

天色微亮的时候,孟文山和孟乔还是被陆商找到了。陆商与孟文广、孟文山的父亲孟刚大师同辈,是陆家目前最具实力继承陆家族长之位的人。陆商天赋极佳且醉心修行,二十二岁即突破控灵师,无妻无子,今年五十三岁已隐隐有突破控灵宗师的迹象,这是继孟放和陆德两位宗师之后,百年内灵界唯一能突破宗师的人了。当然以孟文广和孟文山的天赋,二、三十年后突破宗师不算难事,但陆家却不想给孟家成长的时间了。孟家执掌灵界三千多年,陆家一直屈居之下,陆商的野心不允许他仰人鼻息,只能将孟家铲除殆尽,他才能独霸灵界、唯我独尊,而就目前的灵界而言,陆商已经是巅峰的存在了,此时不屠戮孟家还待何时?

.

云蒙山终年云雾缭绕,宛如仙境。

两个身材修长,俊秀挺拔的身影站在山巅,远处点点晨光已经钻出了云层,将云蒙山清冷的云雾染上了暖暖的色彩。一个白衣青年面色清冷,眼神锐利,怀中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娃,小女娃睁着大眼睛警惕的盯着面前的黑衣青年人,男人面容俊秀,表情轻佻,嘴角上翘,似笑非笑。孟乔是认识这个人的,他还抱过她呢,刚见面的时候,孟乔觉得这个人与爹爹和叔叔同龄,应该叫叔叔的,但他却捏着她的小鼻子,语气散漫的让她喊他陆爷爷,好吧,这个人是孟乔小朋友见过的最年轻的爷爷了。

“为什么?”孟文山清冷的声音悠悠的响起。见到陆商,孟文山就知道孟家人已经不在了,而孟乔就是陆商最后要除掉的人了。

“呵......”陆商嗤笑,“你应该猜到了,你们以为四十五年前的事情,在孟放和陆德两个老头死了之后就结束了吗?你们未免太天真了。”陆商微微转眸笑意盈盈地看着孟乔继续道:“你不是孟家人,我不杀你,只要把这个小家伙儿给我。”

孟乔的小手抓紧了孟文山的衣襟,眼里含着委屈的泪水。孟文山拍了拍小侄女的后背,温柔地轻哄着,“不怕、不怕,有叔叔在。”随即转头对着陆商一字一句地道:“除非我死。”

“嗯,与我预料的一样,真是太可惜了,”陆商无奈地摇头,“孟家就那么好,为了一个外人宁愿不要自己的性命,我可是听说了,你已经是九级锁灵士了,再过几年突破锁灵师不在话下,一个非孟家血脉的人,达到如此成就,在整个灵界也是绝无仅有的,你会在灵界创造一个奇迹,为何不好好珍惜呢?”

“废话少说,”语毕,孟文山迅速拽下腰间小巧的玉饰抛向陆商,同时单手迅速画符诀赋予瓶身。这个玉饰其实是一个小巧的玉瓶,是孟文广突破大师时父亲送给他们兄弟的礼物,两个玉瓶一模一样,只是一个白色,一个淡绿色,玉瓶底部一个刻着“广”字,一个刻着“山”字。这是孟放宗师陨落时留下的唯一遗物,附着着宗师的微弱灵力,将其制成玉瓶,就可以成为难得一见的锁灵器,即使强过锁灵术数级的灵魂也可以锁住。孟文山清楚的知道,自己仅能施展九级锁灵术,这对于一个隐隐突破宗师级别的人来说无异于蚍蜉撼树,他只能先下手为强,才能有一线转机。

“不自量力”,陆商眼神骤寒,他执起广袖,轻轻一挥,白色玉瓶应声碎裂化为齑粉,随即铺天盖地的灵力向着孟文山和孟乔压了过去,孟文山调动全身灵力抵挡,但也只是勉强维持几息,便周身力竭、口吐鲜血,双膝颓然的砸在冷硬的石头上,但双手仍紧紧的搂着怀中的小女娃。

经过一夜的奔波和惊吓,孟乔小朋友终于克制不住的放声大哭起来,哭声中充满了害怕和委屈,惊的山中刚刚清醒的小灵兽四处逃窜,“叔叔,叔叔,你流血了,呜呜呜……”

孟文山心痛如绞,颤抖着用自己的脸贴紧了怀中的小人儿,眼里满是绝望,即使天赋奇高又如何?他还是太弱了,他保护不了孟家,保护不了小侄女。闭上眼睛,两行清泪涌出,“大哥,到了地下,我再向您赔罪吧”。缓缓睁开双眼时,眼中已然没有绝望,他眼神温柔地看着怀中的小侄女,笑容中充满了怜爱。孟乔渐渐停止了哭泣,抽噎着望着叔叔。

“乔乔乖,再睡一会儿吧,叔叔陪你。”孟乔乖巧的点点头,慢慢的把脸埋在了孟文山的怀里。

“呵呵呵,真是叔侄情深啊,既然如此,你们俩就一起去吧,黄泉路上还能做个伴儿。”陆商志得意满,嘴角噙着狰狞地笑,“从此灵界再无孟家,再无锁灵师家族,我陆家不仅会成为灵界的主宰,还要毁灭整个凡界,哈哈哈……任何人都无法阻挡我。”

孟文山眼神清冷,悠悠望着孟家祖宅的方向。

陆商笑过之后,抬起修长的双手,轻画符决,一股灵力自手中激射而出,如一柄巨剑向孟家叔侄刺去。

孟文山将孟乔的头摁在他的胸膛,双眼锐利地盯着那盏银光,在千钧一发之时,将自己的后背迎了上去。突然,一束强烈的紫光迅速从孟乔的手腕向四周扩散开去,与陆商的灵力相撞后发出巨大的声响,之后又继续向外扩散,毫无预兆的横穿过陆商的身体,又迅速回拢到孟家叔侄身边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紫色屏障。陆商难以置信的睁大了双眼,随后身体颓然倒地,他的灵魂犹如一丝清冷又凄惨的烛光摇曳着缓缓飘散开来,在他身体四周徘徊许久之后才慢慢散去,还伴随着他咬牙切齿的地低吼,“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啊……”

山中又恢复了宁静,像无数个清晨一样,仿佛之前的惊心动魄从未发生过。一个白衣青年怀抱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娃安静的睡着,阳光点点洒在他们的脸上,美好的如同一幅画卷,如果不是不远处那具了无生气的尸体破坏了这个意境的话。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孟文山猛然间睁开双眼,立即恢复了清明,他急忙看向怀中的小人儿,有呼吸,“还好,还好,孟氏祖先庇佑”,他赤红的双眼染上笑意,心中暗暗庆幸。随后艰难的起身,他灵力枯竭,周身剧痛,是陆商的灵力压迫所致,短期内是无法恢复了。孟文山慢慢踱步到陆商身边,陆商的身体已经死去有一些时候了,灵魂却不知道跑到了哪里?灵人死后,如果灵魂先死,那么身体也会随之死亡,如果身体先死,那么灵魂会在身体死后七日之内慢慢消散,但控灵师是有能力将灵魂寄居到他人的身体中的,尤其如陆商这种级别的控灵师,他的灵魂是轻易不会消散的。

孟文山从回忆中拉回思绪,轻轻抬起小侄女的小手,摩挲着她右腕上若隐若现的藤蔓印痕,喃喃自语:“乔乔,你究竟跑到哪里了?为什么还不回家?叔叔好想你啊。”孟文山无奈地苦笑。

自从那天从云蒙山顶下来之后,看到孟家尸横遍地的惨状,他心中就犹如一块巨石压着无法呼吸。孟家上空星星点点的灵魂之光,悲戚的久久舍不得离去。他带回来陆商身死的消息让与孟家交好的家族信心大振,最终合力拿下陆家众人并将其全族禁锢在锁灵塔中,将参与此次混战的刘家和沈家的相关人等驱逐到了极北流放之地。

等一切尘埃落定,孟文山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孟乔睡的时间似乎太久了。他一开始以为小家伙儿只是担惊受怕了一夜加上身体疲累,睡久一点很正常。但等过去了两日,孟乔仍无苏醒的迹象时,他害怕了,他拍着孟乔的小脸儿、晃着她的小身子,却毫无反应,孟文山才恍惚间确定孟乔在紫光乍起的那一刻灵体分离了,而她的灵魂不见了。他颓然的坐到地上,过去一向冷静自持的人难得的面容悲戚、满身疲态,之后缓缓闭上了眼睛,昏死了过去。

孟文山醒来之后,就变得寡言少语,无波无澜,曾经惊才绝艳,意气风发的孟家二公子一下子像是沉淀了许久的深潭。孟文山默然无声地重建了孟家,重建了仙燕院,打造了三色琉璃冰床,日日夜夜守候在孟乔床边,耗费巨大的灵力维持她身体的不死。他坚信孟乔的灵魂一定还在世上的某个角落,只要保住她的身体,她的灵魂迟早一天会回来的。

“乔乔,仙燕院的那株桃树已经长得很高了,今年开了许多的花,风吹过,桃花落雨,美不胜收,如果你在树下翩翩起舞,该是何等的美景?”孟文山语带憧憬,脸上的笑容恬淡,似乎已经看到了类似的景像。

“不过,你哪里会乖乖的跳舞,我猜你肯定要在树上蹦蹦跳跳,还会美其名曰让桃花雨下的更大一些,呵呵呵……”

“整个灵界都不会有比你更调皮的孩子了,不过我孟家的小小姐,自然是想如何就如何?恣意畅快,别人也只有羡慕嫉妒的份儿……”

孟家对孟乔那是千娇百宠,孟文山更是喜爱有加,他的小侄女想要什么,他从来二话不说都会找来,这让做大哥的孟文广无语至极,真是担心这个叔叔会把自己的小闺女宠坏了。

“乔乔,你知道吗?乔乔...”声音戛然而止,孟文山执起小侄女的右手,目不转睛的盯着她手腕上的藤蔓印记,没错,印记上流转着淡淡的紫光,孟文山一时间欣喜若狂。陆营大师说过,葡萄藤蔓锁灵环是孟氏的祖传之宝,锁灵环与孟氏血脉的灵体相容,锁灵环发出淡淡的紫光,是在提示孟乔的灵魂不稳,而锁灵环与孟乔灵魂间无形中的链接,正可用来寻找她的灵魂所在。九年前,紫光被发现到消失只有三日,陆营大师探查了灵界的所有角落,一无所获。六年前,紫光出现了七日,陆营大师不仅探查了灵界,还探查了凡界仍是一无所获,所以,大师认为孟乔的灵魂应该在异空间。

控灵一族灵力强大,控灵师在同一空间内可以任意控制任何比自己灵力弱的人或物,而控灵宗师则是更加变态的存在,他可以穿越时间控制异空间内的任何人或物。只是六年前陆家无一人突破控灵宗师,所以孟乔的灵魂便无法继续探查。

今日紫光第三次出现,而恰恰在两年前,陆营大师在一百一十九岁高龄成功突破了宗师,那是不是说明这次就可以找到孟乔的灵魂了?孟文山猛地站起身,迅速窜出房间,带翻了身下的椅子,撞坏了房门,孟大师难得地失态,只因心中的那点希望似乎就要实现了,九年来心心念念的小人儿啊,就要回来了。

“孟福深,让人守住仙燕院,除了雷大师,任何人不得踏入一步。”

“是,大师。”

交代完这句话,孟文山已经不见了人影,孟福深连忙安排人手,让孟中和孟海守在了仙燕院门口,他则亲自到门口迎接雷光华大师。

孟文山急冲冲地闯进雷光华大师的书房,只留下一句“照顾好乔乔”便飘然远去。雷家众人面面相觑,呆呆半晌才反应过来孟文山来过了,并交代其要照顾孟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