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运气研究专员
运气研究专员 连载中

运气研究专员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里时间节点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都市小说 里时间节点 阳洋

当巨兽出世,财阀争世,能力者乱世,普通人该如何存于世? 前顶级研究员阳洋表示,靠一点运气足矣,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再加上亿点点实力
展开

《运气研究专员》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1章 我叫阳洋职业研究运气


甲丁格市,同手盟会管理下的一座城市,从天空俯瞰大致是一条鱼的形状,有鱼市的别称。

因为靠近海岸的关系,“放牧人”时常在这边出现,也被称作薛定谔的城市,危险度高,在存在和不存在之间徘徊。

所以,同手盟会的总部那边对于这座城市的关注度并不高,对于那些高高在上的人来说,这是属于一个投入必亏钱的地方。

现在正值甲丁格市的冬天,这边的主产煤炭生意正做的不错,偶尔也能看见几个蒙着脑袋的偷贩者在街边小道徘徊,赚些大公司看不上的穷人钱。

从偷贩者的数量来看,甲丁格市的治安也是属实一般,毕竟关注度不高。

阳洋正在街边的一个面食铺边站着,建筑整体是混凝土的的结构,某些地方还能看见外翻的钢筋,墙上贴着的发黄广告,很有怀旧风格。

冬日的寒风吹得头顶吊着的木质广告牌咿呀作响,阳洋往锅炉那边靠近了一些,以尽量不挡住店门口的姿态站好,明晃晃的火焰,还有冒出来的蒸气估摸能让自己在室外多坚持八个小时,阳洋这么想着。

而阳洋的身上,一件白大褂配着灰色衬衣,黑色裤子,在这即使是傻子都懂拿东西把自己包裹严实的时候,显得很是格格不入。

阳洋也不是不冷,单纯因为没钱,把能卖的东西,卖到只剩一床被子的现在,还能留件白大褂,是阳洋作为一个研究员最后的坚持了。

散发到空气中的食物分子再多没法让他温饱,这点阳洋也是知道的,而且身体会根据这味道做出各种反应,从而加快能量的消耗,这点阳洋也是知道的,不过,人就是这样的生物,用最大的精力做着最没用的事情,阳洋继续感慨。

啪,正沉浸在食物味道,和锅炉加热面食中带来些许温暖的阳洋,被一声敲击声吓了一跳,等到阳洋扭头看过去的时候,又是一声响起,一个三十左右,脑袋包着头巾,身材略臃肿的女人正手拿着棍子,瞪着阳洋:“走开!”这次是第三下,还能看见那块厚重的木质的招牌板被敲得晃荡了下。

阳洋讪讪地笑了下,没敢说啥,扭头走开,毕竟和那些蹭炉火热量的乞丐不同,自己还是有点节操的,同时在心底也是叹了一口气。

根据刚才从声音得到的信息来看,六分之一的概率在处理食材,占用时间大概十六分钟,六分之二清洗工具,占用时间二十五分钟,这个时间点的有客人过来的概率为四分之一。

综合考量自己有百分之六十的概率能在这家店门口待十五分钟以上。

然而事实就是,自己在这家店门口待了五分钟不到,老板娘就出来赶人了,这只能归功于运气问题了。

果然凌驾于数学和概率之上的也就只有运气了,这也不知道是阳洋的第几次感慨了,如果不是靠着这点自我安慰,恐怕他也坚持不到现在。

阳洋看了一眼边上偷贩者的煤炭,笔尖耸动了一下,那带着些许的硫磺味道让他感觉有些怀念,今天过后自己也去搞点煤炭吧,就算是卖不出去也有很多能用的地方,精炼成燃煤素也行,那玩意比纯煤炭值钱多了,专供能力者的都贵,以自己的技术来说,做出来的东西不会比大公司的差多少,不过那样会被马上被盯上吧,不然原始点,拿来烧也是可以的,保证自己这个冬天不会过得太冷,而且听说去硫的煤炭也是可以吃的,不过也不会有什么营养就对了,估摸着自己还会遇上点肠胃的问题,得不偿失啊,话说自己到底有几天没拉了?三天零七个小时吧?

阳洋在巴拉巴拉地发着呆,一边走一边没有任何意义地思考着。

也不知道是谁的一声管事的来了,平常不见人影的街道管理员来到了这个平常没有多少人走动的小街道,那些蒙着头的偷贩者们如同炸锅一般在街边小巷里蹿了起来,大多都很熟练地把摆在灰方巾上的煤炭瞬间卷成包裹,跑到街边装成流动乞丐的样子,这样即使是这边的执法者知道包里有东西大概率也不会去翻,毕竟这些人也没什么油水,做样子给高层看看就行了。

阳洋一边看着,又开始了没来由的瞎想,这技能不错,到时候学一手,有备无患。

瞎想间,阳洋的身形一滞,一个脑袋上包裹着黑色布巾的偷贩者,撞到了他身上,很显然这个人的技能并不熟练,身子歪了一下接着哗啦的一声响,背后并不紧实的包裹瞬间就开了一个口子,煤炭撒了一地。

接着,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阳洋能从那双好看的眼睛里,看见恼恨的眼神,接着这人抖落了一下方巾,把上边的残渣一点不剩地抖没后头也不回地就跑开了。

阳洋看了一眼自己身上被蹭得多出了几个条状黑痕的白大褂:“真倒霉啊!”也不知道是在说自己还是在说那个人。

随手捡起来一个煤炭,也不在意手上脏没有脏,继续往前走着。

紧接着就看见正面走来了一个一身灰黑色正装,身形魁梧的壮汉,下巴向上略微抬起,审视着周围的一切。

阳洋很自觉地躲到了一边,接着继续在心里巴拉巴拉地吐槽,这么壮的街道管理员他还是第一次见。

离开了街区,这个方向再向前走一些就是个公园了,脚下沙沙作响的积雪让阳洋走起来有些费劲。

阳洋在小道边上,找了棵枝杈已经结霜的大树,蹲在树下,从白大褂里掏出了零碎,很多的那种,比如晒干的三叶草,过期的中奖兑奖券,正经的琥珀,装着差点通关游戏的游戏机之类的。

这些东西共同的特点都是差点运气就能实现变化,根据阳洋的研究,统一的功能都是带走人的运气。

五年了,随着他研究的进行,随着这些零碎越来越多,阳洋都不知道自己这五年是怎么过来的。

而阳洋的研究成果之一,运气并不会没有理由的存在或者消失,就好像是一根绳子,当向下甩动必然会有一处相应上扬。

当然运气方面微小的起伏并不会感觉太明显,好的也就是相当于你做错事得到领导原谅的程度,坏的对标你蹲号的时候没带纸的的程度。

所以,在深刻地思考两个小时零五秒后,阳洋决定玩一票大的,他用这些类似于诅咒道具的小东西把自己五年的运气全部攒了起来。

这些零碎聚成一堆放在阳洋身前,手上摸了摸游戏机,说实话他还是挺舍不得的,不信邪打了几次的他还是没有通关,这估计是自己唯一被钉在耻辱柱上的失败了。

从白大褂里掏出一个打火机,顺便拆开底部淋上火油,随着一阵火光闪烁,一团火球在阳洋眼前熊熊燃烧了起来,比刚才面食店前要温暖许多,一股解脱感也在心底荡漾开来。

阳洋起身,环顾着周围的白雪皑皑,四周无人,在这座城市被定义为放牧人易出现地区后,这里的人也没有心思来这边逛公园了,再加上天气阴沉地模样,下雪的概率高达六成的现在,估摸着这公园此刻是属于阳洋一个人的。

等到火光变作一团灰烬,阳洋在心底感慨,现在应该是自己人生中运气最好的时刻了吧。

顺便的,阳洋从白大褂中掏出了一本书,褐色重油墨,金漆的书名,一看很有年代感,名字叫启示之书,民俗传说中,在人感觉迷茫的时候,根据自己心中的直觉,打开任意一页,照着上面的做,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惊喜。

启示之书上每页一句话,有着把领子整理一下目视前方,这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内容,也有掰着脚趾头原地跳一圈,踩着椅子扮大猩猩叫,诸如此类的鬼扯内容。

反正只有自己一个人,阳洋无视掉以上行为带来的尴尬,每走一段距离,杨洋都会翻开一页。

一直到,一个公园的长椅前,阳洋翻开启示之书:找个地方,用自己觉得最舒服的姿势坐着。

正好自己也走累了,阳洋把雪从长椅的缝隙之间拍了下来,稍微合上了点白大褂。

身边的路灯很早地亮了起来,灯光下,能看见从光柱间零星穿过的雪花,落在了阳洋的手背上,接着缓缓融化。

在这里再待个六小时自己就该变成大号的不可燃垃圾了吧,阳洋这么想着。

不过在这之前,自己久违的运气会带过来什么呢?还真是让人期待啊,话说这夜景真不错,阳洋继续不着边际地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