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其他小说›少年出马仙
少年出马仙 连载中

少年出马仙

来源:七猫小说 作者:馨月君曦 分类:其他小说

标签: 其他小说 刘大元 吴麻子

黄皮尸,鼠婴灵,狐仙牌,刺猬煞,金蟒皮…… 为救师父,我被迫成了一条蟒蛇的出马仙…… 讲述东北大地上最真实的出马仙故事
展开

《少年出马仙》章节试读:

第5章 老太爷


说话的男人看上去比傅叔还大,有六十多岁的样子,头发花白穿着一件皮袄,他用警惕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我,仿佛很不欢迎。

我皱起眉头,“老太爷?”

傅叔一拍脑门,“你瞧我这记性,十三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村的村长黄海,咱们村有个规矩来了得先拜见老太爷,你跟黄村长先去,我先看看我闺女去。”说完急急忙忙往家跑。

我有点诧异,不过入乡随俗,东北这边以前很多村子都是氏族,姓一个姓,最年长的那个人就会被尊称为老太爷,外乡人第一次进村过来拜见一下也是理所应当。

我跟在黄村长的身后,他一直板着脸,也不说话。

我进来的时候,看到很多家都在门口准备红布,刺骨的寒风冻的他们直哆嗦,见到我走过也都是面无表情。

“咱们村里是有什么喜事吗?”我好奇的问了一句。

黄海瞪了我一眼,赶紧摆出一个嘘的姿势,左右扫了一圈,低声说:“我们村的事别打听!”

穿过整个村子,我跟黄海走到一座道观门口,这道观很是破败,看上去已经有年头了,上面写了城隍庙三个大字,道观里挂满了红布,与周围惨白的墙映衬着说不出的诡异。

我微微怔住,“老太爷住在城隍庙?”

黄海没说话,把我引到院子里,主堂屋门紧闭,他轻轻的敲了敲门,里面传来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声音,“进来吧。”

走近堂屋,我闻到一股刺鼻的香水味,呛的我咳嗽了两声,赶紧行了礼,恭敬的说:“在下査十三,第一次进本村来拜见老太爷。”

老太爷据说已经百岁高龄,精神矍铄,鹤发童颜,面相十分慈祥。

我们攀谈了一会,我便冷的受不了了,这城隍庙也不知道多少年了,屋里甚至比外面还冷,我冻得牙都直打颤,老太爷倒是没什么反应,可能是习惯了。

告别的老太爷,我按照黄海告诉我的路线,就往傅叔家去。

此时外面天已经漆黑一片,我正专心找路,直直撞在了什么东西上,我一个一米八的小伙子,被撞的一屁股坐在地上,那东西居然纹丝没动!

我捂着屁股,起来用手机一照,这哪是个东西,一个头发花白穿着破袄的中年女人直挺挺的站在我面前,低着头翻着眼白瞪着我,吓的我差点把手机扔了。

我闻到这女人身上有股子熟悉的骚臭味,有点像那天我家进来的白毛黄皮子,全身不禁抖了一下。

中年女人站着也没有让路的意思,我绕到了一边往里走。

“你就是老傅请来的那个出马仙?出马多久了?”中年女人忽然开口吓了我一跳。

我恩了一声,毕竟我刚刚出马还没两小时,还是被敖婉姑奶奶逼过来的,就没接这出马多久的话茬。

估计这女人是见我年轻,冷笑着说:“年轻人差不多就赶紧走,这里不是你能插手的。”

我总感觉她知道些什么,但欲言又止。

我担心傅叔女儿的安全,不想在这诡异的中年女人身上浪费时间,就急匆匆的往前走。

忍不住回头瞄一眼,却发现老太太歪着脸朝我阴笑着,伸出食指,在脖子处比划了一个杀头的手势。

到了傅叔家,傅叔正在门口焦急的等我,满脸冻得通红。

见我来了,赶紧上前,“哎呀十三,你怎么才来,快进去看看小雪吧。”

我走进里屋,傅叔的女儿叫傅雪,看上去十八九岁的样子,穿了一袭红衣,手里抱着一只公鸡正在自言自语。

那只公鸡害怕的很,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挣扎着发出哀嚎的声音,傅雪咧嘴一笑,张开大嘴一口要掉了鸡脑袋,对着脖子使劲的吸这鸡血,直到把整只公鸡吸干。

傅雪全身都是鸡血,用阴森的眼神瞟了我一眼,我顿时觉得脊背发凉。

我眯着眼睛,仔细盯着灯下傅雪的影子看,她的影子只有自己的,只不过影子晃动,有些虚无,这明显是阳气不足,再看她的眉间,隐隐有两股黑气,马上就要窜到印堂了。

我走到傅雪面前,她立马警觉,嘴里呜呜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我背对着众人,咬开无名指,转身朝她笑着说:“小雪妹妹,你在吃什么,给十三哥哥吃点可好?”

傅雪歪着头,瞪着眼睛上下打量我,趁着这个空档,我立马抓起她的右手,按住脉门,只感觉一阵阴气袭来,迅速用无名指的指尖血封住。

傅雪发出一声惨叫,将手里的血淋淋的死公鸡朝着我头砸过来,力气奇大,我来不及躲闪。

与此同时,我立马将六丁六甲符贴在傅雪的印堂之上,傅雪惨叫着晕了过去。

傅叔看傻了,见小雪晕了,赶紧上前问:“这……十三啊,小雪这是怎么了?”

被死公鸡砸中,我只感觉一阵眩晕,傅婶赶紧说:“哎呀十三,你受伤了,快给你包扎一下。”

我摆摆手说:“没事,小雪只是被黄皮子迷了,赶紧把那符烧了,将符水给小雪喝下去。”

傅婶忙着给我上药包扎,小雪喝了符水,将刚刚吸的血都吐了出来,还伴随很多黑色类似棉絮的东西,由于身体太虚弱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忽然我感觉窗户上有个黑影,回头一看,那黑影一闪而过,我只看清了穿的好像是破皮袄,难道是刚才的中年女人?

我总感觉今天的事情处理的太轻松,按照傅叔的说法,他之前已经请了很多人,根本治不好小雪的病,如果只是单纯的被黄皮子迷了,基本上只要不是神棍,都能很轻松的处理好。

“傅叔,小雪怎么成今天这样的,你跟我说说。”我皱着眉头追问道。

傅婶接话道:“这事要怪就怪那个疯婆子,那个女人自己的孩子死了,自然见不得别人好。”

“疯婆子?”我皱起眉头。

傅叔赶紧解释道:“原来也是我们村的出马仙,能看事,后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全家都死了,就剩下她一个,成天穿个破棉袄在村子里晃。”

我心里一惊,难道是我刚刚撞到的中年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