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其他小说›腹黑权臣求入赘
腹黑权臣求入赘 连载中

腹黑权臣求入赘

来源:七猫小说 作者:三岁小花生 分类:其他小说

标签: 其他小说 冷舒 苏平

天师门圣女冷舒利用自己的占卜能力为渣男加官进爵,最后反倒被背叛,濒死之际被死对头元玦捡了回去
冷舒决定要改头换面,重新做人,跟元玦一起报复渣男!圣物在手,她能预见所有她想见的事,却万万没想到,这个男人从头到尾的所求,竟然只有她…… “我很想知道,权力与我,哪个重要?” “权力重要
但是你没了,什么都不重要
展开

《腹黑权臣求入赘》章节试读:

第3章 清理门户


地牢中,冷舒被绑上了刑架。四周一圈火把,照得石壁亮如白昼,热浪阵阵。

她垂着头,自顾自地闭眼睡觉。

“原来师叔就是苏夫人。可让我们好找啊!”

“师叔”二字令冷舒瞬间清醒。

三年来,天师门早已绝迹江湖,哪里冒出来一个熟人?!

只见一个黑衣瘸腿的年轻男人站在她面前一丈处,手上拿着一条满是倒刺的鞭子。

冷舒认得,他是掌门师兄收的叛徒弟子!当初是他,差点害得天师门灭门。

“刘使!你这个叛徒!”她张口啐了一口血沫。

刘使不以为意地掸了掸,“师叔不也是一直干着伤天害理之事么,咱们半斤八两罢了。”

冷舒不屑地看着他,“我何时做过伤天害理之事?你又如何与我相提并论!”

“是,您是天师门圣女。”刘使低头一笑,随即抬起一双狭长的眸子,尖细的声音满是批判。

“京兆尹大人勇救落水女,却被你们夫妻诬陷为始乱终弃,逼人投河自尽;荆州刺史自掏腰包赈灾,却被诬陷为贪污赈灾银,满门死在流放路上;金御史不过写了两句酸诗,就被诬陷为心向前朝,抄家问罪,还有刘大学士、吏部侍郎……”

“够了!”

冷舒听得心里起伏不定。

她原以为自己和苏平做的是伸张正义的事情,没想到竟然都是诬陷忠良吗!

刘使像是看笑话般看着她,“师叔,现在您可还觉着自己是好人?说句实话,你现在若是走在大街上,都不用我们主子动手,那些犯官从属都能将你打死!”

“我凭什么信你!”冷舒下意识不敢相信一个叛徒的话!

“您可以不信我。”刘使冷笑了一声,挥了挥手上的鞭子,“主子说得给你留口气,这逆鳞鞭就不用了。师叔稍等,我给您准备点好东西去。”

燥热的牢房顿时只留冷舒一人,安静地让她害怕。

她细细想来,那些案子确实是有可疑之处。

她只是负责替他指定的官员占卜未来之事,此后都是由苏平借题发挥。

而苏平的为人,她已经见识了!

“来了!”

刘使颇为兴奋地抬了一箱子的不同的刑具,在火光下反射着寒光。

他一一摆弄着,向冷舒介绍着“妙用”。

冷舒听得额头满是汗珠,“就算我死了,也会化作厉鬼,找你这个叛徒报仇!”

刘使早已司空见惯了这种言语,“大人吩咐留您一口气,您不会死。这是剥皮刀,用它剥的皮又薄又全。”

他拿着一把手指长的卷刃刀走到冷舒面前晃了晃,声音阴森地像是地狱来的修罗。

“其实,我可以不折磨你的。”

他的刀落在了素银镯子上。

冷舒心道不好。

刘使阴恻恻地笑了一声,“我知道,圣物一旦戴上,非圣女自愿无法取下。若是你自愿给我,并将使用之法告诉我,我便可以饶过你。”

“你放肆!”冷舒挣扎地刑架吱吱作响,眼里的愤怒弥漫到四肢百骸。

“那我就不客气了!”刘使的眼神陡然凶狠,扬起了尖刀。

“慢着!”冷舒强压下怒气,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如今不能硬碰硬。

“我可以告诉你洛晓常的秘密。他害得你不能当元大人的近侍,你不是一直想扳倒他的吗?”

刘使的动作停了下来。

冷舒看他动了心,心里有了几分把握。

幸好她跟苏平为了调查元玦,将元府查了个底朝天。

“事成之后,你放我走。”

刘使不置可否,一抬头,眼里满是狠辣,“大人吩咐要好好招呼你,师叔恕罪,我手下会有分寸的!”

他立刻换了长鞭子。

半个时辰后,冷舒一身衣服血迹斑斑,破碎不堪。

“滴答滴答”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石室里,她的身下已然一滩血。

她全身止不住战栗着,呼吸也开始颤抖起来。

“师叔好生休息,咱们明日再来。”刘使锁了牢房。

冷舒咬牙看着他消失的方向,杀意腾腾的寒眸闪过一丝笑意。

她在死前能做这么一间好事,也算是弥补了一些罪过!

她沉沉睡去,不知道睡了多久,一阵开锁的声音吵醒了她。

刘使兴奋地拖着瘸腿跑过来,“师叔真是神了,连那等私密的事都一猜一个准。大人狠狠罚了洛晓常!”

都在冷舒意料之中。

“那现在能放我出去了吗?”

“那当然不能。”刘使笑得谄媚,叫人厌恶,“我怎么能舍得放过师叔这么活宝贝呢!不如将您知道的秘密都告诉我?”

冷舒嘴里腥甜,一口血含着唾沫吐在了他脸上。

本想嘲笑他一番,但没想到门外之人来得如此快。

牢门外头,鼓掌之声响了起来。

元玦一身紫袍,双手合十站在门口,身后跟着两个黑衣侍卫。

刘使急忙毕恭毕敬地迎过去,“主子,小人正要继续审问她!”

“不必了。”

元玦一抬手,一枚暗器从双手之前发出,钉在了刘使喉头。

刘使瞪大了眼睛,硬是没发出一声,倒了下去,抽了两下就没了命。

“我最讨厌出卖兄弟的人!”

元玦的视线未在刘使身上停留,落在了冷舒的身上。

经过一夜,她看起来状态还不错。

“元大人亲自来折磨我?”

冷舒毫无畏惧地看着他,若是他打算慢慢折磨自己,那在开始的那一刻,自己便咬舌自尽!

元玦嘴角微翘,眉眼间的狠戾收敛了许多。

“你为何一定要杀了刘使?”

冷舒怔了片刻,她确实是故意引诱刘使去犯他的忌讳,借他的手杀了刘使,但是他怎么这么快就反应了过来?

“嗯?”元玦有些不耐烦。

冷舒决定装傻,“刘使答应我,只要我告诉他这个消息,他就放我走。再说了,人是你杀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元玦上前一步,伸出一根手指挑起她的下巴。

他看似不出力,却仅仅用一根手指就将冷舒顶得动弹不得。

元玦的眼神凛冽,仿佛下一秒就会爆发。声音更是冷酷地让人发毛。

“你调查过我,知道我的喜恶还让刘使来得罪我,还说不想杀他。”

冷舒的心跳得飞快,让她有些头晕,“我想杀他怎么了?他将我打成这样!”

“仅仅如此?”

元玦忽然靠近她的脸,死死盯着她的眼睛,令人可怖的气场瞬间让冷舒头脑一片空白。

他飞快喝道:“他是天师门的人!”

他竟然知道!

冷舒来不及隐藏,惊讶的神色让他尽收眼底。

元玦得逞地笑了一下,松开了她的桎梏。

冷舒大口呼吸着,却又不敢妄下论断。他对天师门究竟了解多少?

元玦命人拿来了干净的衣物和伤药。使唤人替她松了绑。

“你可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