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重生医妃,被迫娇养残疾世子夫君
重生医妃,被迫娇养残疾世子夫君 连载中

重生医妃,被迫娇养残疾世子夫君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钟小森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唐婉慈 百里无患

【医术种田+互相救赎】 一场指腹为婚,让唐婉慈有了一段门不当户不对的高攀婚事
她努力七年,终于明白了强扭的瓜不甜
她跳崖时,没有怨恨
却没想到,她重生了,重生成了同名同姓的村中恶妇,家里还有个强抢来的俊俏残疾夫君
更没想到,这残疾夫君竟是上辈子暗恋她的小世子! 最难消受美人恩,她又不想英年早婚,左思右想——那就给他治个腿吧
后来… 残疾世子:娘子,为夫和你拜过天地,你必须负责! 前世夫君:夫人,你走后我悔得肝肠寸断,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某首富之子:你之前不是一直追我吗?为什么突然不追了!必须继续追! 唐婉慈:看病请排队,成亲就免谈,诸位请自重
❀—避雷区—❀ 重生前:成婚未同房,虽争取夫君,但是只为了生存,与爱无关
重生后:男女双洁展开

《重生医妃,被迫娇养残疾世子夫君》章节试读:

第004章 她以后就要当泼妇


一个时辰后。

唐婉慈吃了东西,稍微休息恢复了体力,又顺带着把院子里的衣服捡回来叠好,这才准备去西屋、男人那里。

她先把水盆、药和裁好的绷带放好,随后看向男人。

男人瘦骨嶙嶙,除伤口部分被她包扎时清理,其他地方满是泥土污秽。

然而哪怕满脸泥土,依旧能看出男人五官的出众。

其眉骨丰盈、眼窝深邃、鼻梁挺直,一双唇不薄不厚,端端正正。

她轻轻呼唤了声,“公狗?”

昏迷的男人一动不动,她暗暗松了口气,便将巾子浸入温水,开始为男人擦洗起来。

实际上。

百里无患是醒着的。

他高烧不退、周身无力,根本无法反抗。

但若是眼睁睁看着胖女人唐突他,又觉难堪,所以思来想去,便按照女人的说法——昏迷。

只有昏迷,才是最好的台阶。

给自己留下最后一丝颜面。

唐婉慈打量起来——男人上半身的衣服,在上午清创时便已剪碎,如今只剩下半身。

重生前,她虽成婚,但未同房。

直到她跳崖,王爷也未碰她一下。

她没见过男人的身体,但见过男人的尸体——因为师父教她三百年前医妃的邪医术,带着她和自己仵作师弟解剖过很多尸体,所以见过。

虽然男女有别,但男人危在旦夕,如果他身上有伤口未清创,之前做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最后唐婉慈挣扎片刻,打算把男人直接当成尸体,进行解剖……哦不是,是解衣。

少顷,伴随着剪刀剪布的声音,“昏迷”的百里无患感觉自己的裤管被慢慢剪开,紧接着是裤身。

他突然肌肉绷起——这不要脸的胖女人竟然连他底裤都剪了!?

唐婉慈发现男人肌肉的变化,没戳穿,因为如果男人醒,大家都尴尬。

还不如这样,一个装昏迷,一个装没发现。

她仔细检查男人腿部伤口,无论伤口大小,只要发现,便严格消毒缝合上药包扎。

一边检查伤口时,便一边把腿上的污渍都擦掉。

师父曾教给她,伤口周围要保持清洁,伤口越大,影响辐射范围便越大。

以男人这伤口的密集程度,就应该扔浴桶里,里里外外洗个干净。

没一会,水便污了。

唐婉慈端着盆去换水,紧接着又没一会,一盆清水再污。

后来唐婉慈干脆搬了两只桶进来,一只放清水、一只放污水,也省却进进出出换水。

而同时,“昏迷”男人从警惕到不解——这胖女人到底要做什么?真救他?

还有,这胖女人是个疯子,竟把他的腿当成布子,缝缝补补,如果不是因为他光着身子,早就怒吼质疑。

因为装昏,他只能默默忍着。

除了在他腿上缝缝补补,单就处理伤口,胖女人的手法十分熟练。

一个无赖怎么会医术?

还有,如果她真会医术,为什么刚把他捡回来那天不用?如果他没记错,当时请了大夫,胖女人还因为诊费和大夫大吵一架,拒不付出诊费。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时辰过去,男人双腿上所有伤口已经包扎好。

百里无患一颗心瞬间提了起来——他某个部位现在盖着布子,难道女人要……

虽然女人在为他包扎,但这种趁人之危,依旧是流氓所为。

唐婉慈并未掀开那块布子,只是将男人巧妙地翻了个身,看其身后。

确定没伤口后,便为其盖上被子。

她的想法很简单——前面不可能伤,男人伤了前面痛不欲生,绝不能连声都不吭。

搬脏水出去后,唐婉慈把米汤端了回来。

她轻轻推了推男人,“公……”子字还没说,发现自己又不小心说错话了,急忙改口,“公狗,醒醒,喝米汤了。”

“……”

百里无患为何有预感,这女人知道他醒着?

他懒得理她,依旧装昏迷,只希望女人能识相滚蛋。

刚尝到“发泄式骂人”甜头的唐婉慈跃跃欲试,她咬了咬嘴唇,之后紧张地骂道,“臭公狗快喝米汤,老娘可告诉你,你死了,老娘院子就成凶宅,卖不出去,别说老娘一生气,就这么光溜溜地把你拖到县城游街!你身上该看不该看的,老娘都看完了,还是有几两肉,估计县城大姑娘小媳妇都想开开眼界。”

“……”

百里无患狠狠咬着牙,这辈子没这么想杀过一个人。

唐婉慈见男人依旧装昏,又担心男人的身体。

男人现在还高烧,若不及时吃下东西,身体不会有足够抵抗力。

想着,唐婉慈急中生智,故意装得色眯眯,“刚刚光顾着给公狗包扎,也没仔细看公狗的XX,趁着公狗没醒,可以看看。”

说着,就靠了过去,好像要掀开被子。

百里无患火了,猛地睁开眼,“够……了……”

唐婉慈微微挑眉——终于肯“醒”了?

她将米汤碗递了过去,上面插了一根草杆。

这种草杆类似于芦苇杆,中间是空的,可以用来在特殊情况下喝水。

从前师父便常备芦苇杆,但现在一时间,她也不知去哪找,便用这个草杆代替。

草杆被塞入口中,起初男人没懂何故。

唐婉慈道,“怎么,连吸水都不会?要不要老娘嘴对嘴教你?”

百里无患恨不得直接把草杆嚼碎,但又怕这女流氓真怎么样他,秉承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他用草杆吸了。

瞬间,一股浓郁香气的米汤进入口腔。

他内心惊艳,一口气喝了大半碗。

唐婉慈道,“慢点喝,你身体孱弱,肠胃……”声音一顿,因为突然想起,作为乡间恶妇女流氓,不应该说这么理智的话,便改口道,“你是饿死鬼投胎吗?不会慢点喝吗?真让人倒胃口!”

百里无患冷哼一声,喝得更快了。

“……”

唐婉慈无声叹了口气——早知道这样,她就不骂了。看来激将法也是门学问!

然而即便如此,她内心还是痛快的,她决定了——去她娘的神医之女、杏林才女、端庄淑女,她以后就要当泼妇!活得痛快的泼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