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快穿之魔尊再就业指南
快穿之魔尊再就业指南 连载中

快穿之魔尊再就业指南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墨砚书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姜霁川 明澜 现代言情

【快穿+无CP+有打脸有逆袭+私设巨多+本文纯属虚构】 身为魔界至尊,明澜叱咤风云,纵横乾坤,三界中无人能与之抗衡! 可报应不爽,一朝身死,竟成了诸天万界中的‘流浪汉’! 堂堂魔尊,为了苟命保经验,不得不在各个小世界里,演炮灰,扮女配,左手打工,右手报国…… 一句话:三百六十行,就没有本尊干不了的活! 世界一:豪门女配的正确打开方式 √ 世界二:亡国公主她以武服人 √ 世界三:兽族小废物是技术大佬 √ 世界四:年代世界里的白眼狼小姑姑 进行中展开

《快穿之魔尊再就业指南》章节试读:

第8章 豪门女配的正确打开方式(8)


发完一条,明澜甚觉不够,又发了一条。

陆明澜V:@韩靖骁 讲真,我就是眼瞎心盲,也看不上你那蹩脚的癞蛤蟆瞎蹦跶的丑样!

明澜简单两条微博,一下子就冲上了热搜。

评论区里,网友力挺了明澜一会儿,就开始玩梗。

—你为什么要这样侮辱癞蛤蟆,人家明明是**卫士。

—姐姐 ,你要去求个平安符,去去晦气吗?这男的实在是太下头了。

跟着, 评论里,呼啦啦一堆燃烧着熊熊大火动态火盆图。

明澜:现在的年轻人,竟如此迷信?

看到其中一个网友问明澜,怎么看顾君笙的微博?

明澜在下面说道:网络是有记忆的,已报警!

……

韩靖骁第一次知道,网络暴力 ,是如此的可怕。

蜂拥而至的网友,用最脏的话,问候他父母和祖宗八十代。

办公室同事们异样的眼神,让他几度处于崩溃的边缘。

“我就说嘛,大小姐那样的人物,怎么会看的上他,合着是信口雌黄啊!”

“还闹到网上,可把他牛逼坏了,也不打听打听大小姐是干嘛的?搜集证据,人家可是强项!”

“你们可别说了,人家现在可是深的皇太女的宠爱,小心人家一个枕边风,吹走了你们的饭碗!”

“吹走就吹走,我会怕?”

听着同事们的议论,韩靖骁将手中的笔摔在桌子上,起身呵道:“说够了没有?”

“切~……”

项目部的同事,大多是当初跟着陆明川征战杀伐的,和明澜他们法务部,关系贼好!

可陆明川离职之后,项目部就被韩靖骁给接手。

众人始料未及 ,看到明澜的微博 ,骤然大悟。

原来是爬了皇太女的床啊!

陆氏集团员工口中皇太女,可不是什么好词,就是反讽陆蓓蓓的。

会投胎,还会找爹!

韩靖骁身为领导,震慑不住手下的人,反而被大家鄙视的眼神,弄得狼狈出逃。

卫生间里,韩靖骁尝试拨通明澜的电话,发现已经被对方给拉黑了。

韩靖骁有气无力的靠在墙上,不知道是不是在后悔,当初听陆蓓蓓撺掇,去接近陆明澜,让对方爱上他,再狠狠抛弃她。

……

另一边,明澜刚走出南市机场,就看到陈默穿着单薄的短袖,冲着她挥手。

明澜上前,正想问陈默怎么不多穿一点,陈默一脸的痘痘骤然闯入视线。

“你这脸是怎么回事?”

陈默这两天就没睡过,忙着直播,忙着在网上查线索,吃得都是饮料和零食,可不就这样了吗?

“可能 ,昨晚没睡好吧!”陈默不自在的抹了一下脸。

明澜显然不信,却也只能接受陈默的说辞。

……

回到陈默的公寓,不出意外,桌子上又摆着好几个泡面盒和几袋刚开封的零食。。

“你这两天,都吃这些?”

陈默咽咽口水,小心翼翼的点点头。

明澜深吸一口气,撸起袖子,将桌子收拾干净,就去厨房做午饭。

人嘛,有优点,就必然有缺点!

不能生气!

人家还给你搜集证据,去机场接你!

要记得别人的好!

吃完饭,陈默照例去直播,技术发挥稳定,就是一个接一个哈欠,都给明澜整困了。

还有那一脸的痘痘,实在有碍观瞻。

翻了一下行李箱里的药材,明澜随手抓了几样,拿到厨房熬成膏。

等陈默直播完,明澜将膏药涂在纱布上,把陈默的脸裹得严严实实。。

“睡醒就洗掉,我去睡了!”

陈默点点头,回房倒头就睡!

……

这几天,陈默几乎没怎么睡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晚上10点多钟了。

厨房放着温热的菜,冰箱上贴着一张纸条。

‘我出去谈事情,晚点回来!’

陈默将纸条放到一边,才想起去洗脸上黑乎乎膏药。

“卧槽,这是我的脸吗?”

陈默摸着自己的脸 ,惊讶不已!

看着洗手盆黑漆漆的水,不知怎么的,就有点后悔,怎么没敷多一会儿呢!

明澜这也太牛逼了!

明澜还不知道,她在陈默心里的地位又上升了好几个度,还在茶餐厅和陆明越讨论剧本。

陆明越这人,打小性子跳脱,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唯独在拍戏这方面,简直就是老天爷追着喂饭吃。

陆明越最近想拍个仙侠题材电视剧,最近一直在抠剧本,在陆家老宅的时候,明澜嘴欠,提了几个建议,就被陆明越给缠上了。

“姐姐,你真不给你可爱的弟弟投资一点吗?弟弟刚离家出走,实在拮据!”陆明越托着下巴,一米八的几老爷们故作可爱,实在是辣眼睛。

“你瞅着我哪里像是有钱的样子?”明澜都不好意思说,现在还在陈默那里蹭吃蹭住。

“姐姐,亲爱的姐姐, 你多少给点吧!我去庙里抽过签了,上上签,这剧肯定收视长虹,赚的盆满钵满,回报你的大恩大德……”

明澜从来不知道 ,一个男人,可以聒噪到这个程度。

想起之前陆明川给了她一千万,明澜揉揉发疼额角,“把你卡号发我,就一千万!多了没有!”

“才一千万,你这也太……”陆明越一个‘穷’字还没说出口,就被明澜看过来眸子给吓住了。

“嘿嘿嘿,一千万就一千万吧!总好过没有,姐,等回头,我翻几个倍给你!”

明澜看看天色,将桌子上剧本,顺走了一份,“我回去再给你看看,我还想保本!”

明澜甚少为钱财发愁,可生而为人,没钱,真是寸步难行。

“对了,姐姐,你现在住哪啊?”

“社会上的事情少打听,也别和家里人说我在南市,我先走了,记得把账结了!”

……

明澜看看手机了迈入三位数的余额,摁住想打车的冲动,掉头去了地铁站。

回到公寓,刚开门,陈默跟关家多年的哈士奇一样,一下子冲了过来的,整个人挂在明澜脖子上。

“你这是什么病?”明澜捏住陈默的后勃颈 ,将人提溜开。

这几天,陈默也摸准了陆明澜的性子,嘴硬心软,就是看着唬人而已。

所以,陈默仗着贼胆,将白净的小脸怼到明澜跟前,“你看我的脸,是不是跟剥了壳的鸡蛋一样?”

陈默的脸,确实好了很多,但先前长痘的地方,还微微有些泛红,脸色还透着土气。

可见这人没少糟蹋身体和脸蛋。

“你这样说,是想让我以后戒了鸡蛋吗?”

陈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