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柏欢酒楼
柏欢酒楼 连载中

柏欢酒楼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甜柿子饼 分类:悬疑惊悚

标签: 悬疑惊悚 梁焕 陆司柏

天下第一人的小儿子,竟然在姜州开了一家酒楼——柏欢酒楼 还能免费给查案,就是只有买到柏欢酒的人才能享受这待遇
可一年才卖一坛柏欢酒
这就有人来闹事了 梁焕挑眉轻笑“呵!小胡子,关门,放陆司柏
” 小胡子苦着脸站在原地不敢动,那可是阎王爷,可是主子都发话了,怎么弄? 只见陆司柏不语,手持一把冰蓝色的剑,一脚踏出,手一挥,一道剑气放出,周围顿时鸦雀无声
展开

《柏欢酒楼》章节试读:

第5章 查到高贵妃2


梁焕给苏灵儿一个白眼。就向东宫走去。陆司柏紧身其后。

苏灵儿还愣在原地,这是——白眼?我说错了吗?

——

梁焕注视着房间周围,书案上还有放好翻了几页的书,毛笔掉在地上,旁边还有一滩血,已经干涸了,又抬头看着梁上。

在盯着梁上看了一会,陆司柏就明白了,轻轻一跳,就落在了梁上,观察了一会,对梁焕摇了摇头 。

“再去房顶上看看!”

陆司柏领命。

苏灵儿在一旁疑惑“房顶怎么了?”

梁焕没有回她,而是继续观察周围,“太子那日吐血而亡?你验出什么了?”

苏灵儿走向梁焕,小声道“我查出太子中了鸢红毒,这毒产自离州,因为制程此毒需要,离州特有的鸢红花,而鸢红花离不开离州,

而高贵妃就是这离州的人,你说会不会?”

梁焕摆了摆手,摇了摇头,坚定的说“不会,高贵妃不会这么蠢,好歹也是在这后宫活的最久的。”

“这鸢红花我略有耳闻,离州之所以叫离州,就是离不开,却又渴望离开。想要将鸢红花带出离州,需要一名离州人以血温养,而这个离州人也离不开这花,一旦俩者分开,都会死。”

“除非是在离州本土研制以鸢红花而成的鸢红毒,不然这鸢红花出了离州就是普通花,此毒号称无解。”

“这高贵妃如今还活着,怎么可能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苏灵儿感觉还是有点疑惑,但不知道她疑惑的是什么?应该是忘了。

陆司柏回来了,本来上房顶看,不需要太多时间,但他又查看了周围,所以现在才回来。

“房顶没有痕迹,不过那边柱子上好像有水啧。”

梁焕听了,急忙跑了出去,来到那个柱子后面,果然有水啧,虽然时间很久,但还是能看出来。

梁焕看着水啧低语“看来,当时还有目击者?不过要怎么知道是谁?”

“我知道是谁,不过她已经死了。”

梁焕回过头,看着来的人。

苏灵儿则是一脸开心,欢快的跑了过去,“小燕子,你怎么来了?”

小燕子本名梁燕,大梁国大公主殿下,很得皇上宠爱。

梁焕上前,双手放前,弯下腰“拜见,公主殿下。”

陆司柏则是站在一旁,轻轻朝梁燕点了一下头。如今这世上除了梁天奇与梁焕,还真没有什么人能让他拜。

梁燕也不在意,毕竟能被天下第一人收在身边,还被派来保护自己最疼爱的小儿子身边,肯定是厉害的不得了。

梁燕笑着将梁焕扶起,“小焕儿如今倒是学会客气了不少。”

一颦一笑都是那么的摄人心魄,真不愧是大梁第一美人。

梁焕讪笑,赶紧转移话题“大表姐,你刚刚说的什么意思?”

梁燕收起笑,认真了起来“灵儿知道,让灵儿来说吧!她验的。”

苏灵儿很适宜的站了出来“你说的目击者,应该是太子妃——李若,李将军的小女儿,不过她就在太子死后,也上吊了。”

“高贵妃让人放出话,说是为太子殉情?”

“但是,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绝对不是,因为,这个李若怀孕了。”

梁焕有点震惊,这……

“怎么回事?”

“这李若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这也就证明,李若知道自己怀孕,既然知道,就一定不可能给太子表哥殉情。”

梁燕也继续接道,“李若与太子表哥相爱十年,青梅竹马,结婚三年一直怀不上,每次与我说时,都难过的很。”

“如今好不容易怀上,在知道太子哥哥去世,她怎么也是会为哥哥留下血脉。”

梁焕皱着眉,思索着“这线索是又断了?”

陆司柏“或许可以查查高贵妃?那天是她给太子殿下送来的粥。”

梁焕摇了摇头,他很想告诉陆司柏,太子中的毒,就已经证明高贵妃是不可能的?

梁燕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对了,我感觉现在的高贵妃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

“但我不知道具体的不一样,只是给我的感觉变了。父皇自母后去世,就将我记在高贵妃名下,与她相处最久,可是近几年来,感觉她有点变化?”

梁焕顿时激动了起来,他有了一个自己不敢相信的想法,“现在的高贵妃还是真的高贵妃?会不会有人假扮。”

苏灵儿“如果是假扮,怎么可能会有长得这么像的,我见过高贵妃,她可没有易容。而是货真价实的人皮。”

梁焕一时也没想到什么来回答他,站在原地,过一会陆司柏回来了,朝他走了过来。

“司柏,你去哪了?”

陆司柏柔声的说,“我刚刚派人去了离州查高贵妃了。

高贵妃在离州的鸢红花枯萎了。”

梁燕大叫一声,”什么?”她知道陆司柏不会说谎,可是心里还想有点侥幸,上前一把拉住陆司柏的胳膊,“可是……她……”

梁焕也要被搞晕了,这鸢红花一开俩朵,离开的那一朵枯萎,留在家里的也会枯萎,是在向家里人报平安。

“看来,我们明日得去和这个所谓的高贵妃打下招呼了。”

梁焕抬头看着天空,此时天已经黑了,但还余着几颗星星,看来明日的天气不好哦!

梁燕与苏灵儿对视一眼,互笑了一下,“走吧!累一天了,我带你们去休息。”

——房间里

梁焕坐在床边,撑着头看着正在整理衣服的陆司柏,忽然,陆司柏一个转身,就来到梁焕面前,人脸被放大,梁焕震惊的微张着嘴。

最后嘴巴闭上了,眼睛也闭上了,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品尝着口中的美味。

翌日

梁焕揉着自己有点昏沉沉的脑袋,看向旁边,已经凉了许久,应该是早走了吧?

吱呀一声,门开了。

陆司柏端来一碗粥走了进来,梁焕刚想下去迎接,但脚刚沾到地上,就软的差点摔倒,还是陆司柏将粥托起,飞身过来将他抱着。

“昨晚……我没忍住,我随你处置。”

梁焕将手放到嘴边,轻咳一声,笑着轻捏了一下他的脸。

“好了,这就是对你***的惩罚。”

这哪是惩罚,这简直就是引火上身,不过陆司柏还是忍住了,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真的是一旦吃过了好吃的,就会食不知厌。

梁焕喝完粥,陆司柏替他抹去嘴角的粥沫,“高贵妃还有一个双胞胎妹妹,不过查出来,她已经嫁人了,就是不知道这个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