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去有你的世界
去有你的世界 连载中

去有你的世界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苏晚Sunny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现代言情 纪斯年 纪淮

光曾救赎我,现在我要去寻找光
8岁生日那天,她差点被母亲溺水致死
此后孑然一身,流浪在街头,遇到了一个男孩
他是她的光,照亮她的世界
后来她说:“纪斯年,我不想只做你妹妹,我喜欢你
” “阿淮,对不起,这辈子我只能做你哥哥
” 她出国留学后成为著名画家
他接管家族企业
重逢后,她说:“别对我太好,我会误会,当初是你说我们只能是兄妹不是吗?” “阿淮,对不起
” “没关系,现在有人比你更加爱我
” 他查出当年溺水之事,牵扯出她的身世
他用一切保她周全,护她无恙
站在生命尽头他说:阿淮,我爱你
在那周而复始,反反复复的六千多个日夜里,纪斯年永远深爱纪淮
最后我希望神明能够保佑我的阿淮平安喜乐,岁岁无虞
展开

《去有你的世界》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1章 我哥回来了


B市三中高二(5)班,女孩正趴在桌上做习题,只见她眉头紧蹙,像是如临大敌般。

“阿淮,明天好不容易放假,我们去看电影吧。”闺蜜于浣戳了戳纪淮的胳膊,打断了纪淮的解题思路。

纪淮叹了口气,将笔头咬在嘴里,单手扶头,及腰的秀发此时已经被揉的乱糟糟。

她放下笔,双手抱头,满脸愁容,“算了吧,我哥明天放假回家说是要给我补习功课,不然高考我就完了。”

“大可不必啊姐妹,重色亲友被你说的这么冠冕堂皇,我看是纪斯年好不容易回来,你想好好陪他吧。”于浣抬手架到纪淮肩膀上,语气带些戏谑的说道。

像是被看穿自己的心事,挠挠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转而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纪淮喜欢纪斯年,从初中就开始喜欢,这件事只有于浣和她自己知道。

“我是真的想好好备考,我可不想让我哥失望。”纪淮一本正经地说道。

“好了好了,那我们后面再约不就可以了,反正我们天天都见面,这一次就先放过你。”

于浣见纪淮认真了起来,便也不开玩笑了。

“不过阿淮,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纪斯年你喜欢他这件事,你看你这些年为了纪斯年拒绝了那么多向你示好的人,不要为了一棵树放弃整片森林,不然多可惜。”

于浣双手捧起她的脸,仔细看了看,语气颇为自豪,“虽然纪斯年优秀,但是我们阿淮也不差呀!连徐教授都说你有绘画的天赋,是个不可多得的好苗子。”

于浣想到上个月纪淮参加全国绘画大赛,成为了最佳金奖的得主,评委徐教授一眼看中了她。

让她去他的画室集训,要好好培养她,还承诺只要她在高考能考进央美,他便收她为学生。

徐教授是有名的国画大师,为人清正,在业界享有盛誉,如果纪淮成为她的学生,那未来的前途将会不可限量。

多少人挤破脑袋只想得到徐教授指点一二,更别提能成为徐教授唯一的学生。

纪淮笑了笑没有说话,心里五味杂陈。

不差吗?可能差的不止一星半点,没有纪斯年就没有如今的她。

如果当初没有纪斯年她现在可能连活下去都很困难,或者现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了她的存在。

纪斯年重新给了她一个家,告诉她要好好生活,让她明白她不是那么的不堪,也不是所有人都会抛弃她。

纪淮和于浣放学在校门口分开后,一个人走在放学路上,心事重重,她在纪家已经生活八年了,纪父纪母待她也如亲生孩子一般。

这八年里她很幸福,也很庆幸。

而她的亲生父母一个抛弃了她,一个差点杀死她,想到这,她不禁苦笑着摇摇头,心里顿时涌上一股酸涩。

不过还好,她有他。

他是坠落人间的天使,将她从无尽的深渊中拉起,赋予她新的生命。

纪淮到家在玄关处换鞋时,厨房里隐隐约约传出做饭的声音。以为是刘婶在里面做饭,想和往常一样去厨房和刘婶打声招呼,没等她走过去,声音便从里面传了出来。

“阿淮,回来了。”纪淮走到厨房门口,便看到纪斯年穿着围裙,右手拿着汤勺,扭头转身和她打招呼。

他还是和上次寒假回来一样,没什么变化,连说话的语气都一样,温柔中带着一丝磁性,让人忍不住想向他的声音靠近。

宇宙间的一切物体都具有相互吸引之力,我们称之为“万有引力。”

纪斯年留着碎短发,眼窝深邃,琥珀色的眼睛,鼻梁高挺。

傍晚夕阳的余晖透过落地窗映射在纪斯年的侧脸,显得纪斯年皮肤明亮透彻,五官更加立体,只一眼便让人失了神。

“哥,你不是说明天才回来吗?怎么今天就回来了。”纪淮压抑着心里的喜悦不让人察觉,语气平淡。

“学校没什么事就提前回来了,难道阿淮不希望我回来的早一点。”

纪斯年往汤里放食盐,用汤勺搅拌了几圈,尝了尝咸淡,盖上锅盖关火。

“阿淮,斯年一回来就和我一起去超市买了排骨还有藕给你煲汤,知道你喜欢喝莲藕排骨汤,回来都没有休息,生怕你放学回来汤还没有煨好。”刘婶端菜经过纪淮身边,眼角眯笑出了两条线,像个老母亲一般看着两个孩子。

刘婶在纪家二十多年了,自己没有孩子,从小看见纪斯年和纪淮长大,看待他们就像对待自己孩子一样,纪家众人亦是如此,早已把刘婶当作自己的家人。

“谢谢哥,从小到大哥对我最好了。”纪淮小跑到纪斯年身边挽起他的胳膊,脑袋倚靠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像只温顺的小猫。

纪斯年揉了揉纪淮的头发,一脸宠溺地笑。

原来被人珍视这么幸福,那时候的纪淮自私的想把纪斯年占为己有,希望纪斯年一辈子只对她一个人好,可她不知道的是,纪斯年也想用一生去珍爱他眼前之人。

“今天爸妈都不回来吃饭吗?”纪淮坐在餐桌上,看着纪斯年给他盛汤问道。

“爸临时出差了,可能要过几天回来,妈去国外了。”纪斯年将汤递给纪淮。

纪淮听完没有说话,想到妈妈好像经常出国,待的时间也不久,一般一周左右就会回来,也不知道出国去干嘛。

纪淮问她也只说出去旅游,散散心,纪淮小的时候还相信这些话,吵着让纪母带她一起出去玩。可当她渐渐长大便发现,妈妈从国外回来都提不起来精神气,整个人都蔫了。

“尝尝看是不是和以前做的味道一样。”

纪淮喝了一大口,竖起来大拇指,得意地说道“还是和之前一样地好喝,莲藕排骨汤哥要是敢说第二就没有人敢说第一了。”

“那你就多喝点,吃完饭我们就开始补习。”纪斯年将鸡翅剔完骨放到纪淮碗里。

“……”

“哥,你才刚回来我们就要补习啊,不先休息休息,叙叙旧什么的。”

纪淮说这些的时候,明显底气不足,越说到后面声音越小。

纪淮的小心思纪斯年看在眼里,她只是不想补习,不过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于是两人在吃完饭后便在纪斯年的强硬要求下在书房学习。

纪淮语文成绩不错,可是偏科太严重,数学每次考的一塌糊涂,于是纪斯年就开始针对纪淮出了一个恶补计划。

“阿淮,你先把这些习题做了,我看下你基础哪方面比较薄弱,然后我们再着重去讲解它。”纪斯年从自己包里拿出一个习题本放在纪淮桌前。

纪淮打开习题本,里面写满了数学习题,纪淮的心思不在这些习题上,反而注意到这些字,题目都是纪斯年手抄的,他的字写的很好,字字遒劲,笔锋强劲,有力透纸背之感。

这些题目包含每一个知识点习题的归纳,还标注了难易程度。纪淮一看到这些题目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飘在空中摇摇欲坠,顿时没了活力。

纪淮提起笔,写写停停,停停写写,一会挠挠头发,一会咬咬笔头,转睛一看纪斯年坐在对面,面前摆放着电脑,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个不停。纪淮右手撑头,撅起嘴将笔夹在人中处,盯着他发呆。

纪斯年戴着细边金属圆框眼镜,整个人显得禁欲十足。虽然穿着家居服,但依然掩盖不了他的气质,纪淮想起了一句古诗词,“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

纪淮从来没有这样直白的打量过纪斯年,仿佛想一眼把这个男人看穿。

像是有什么感应似的。

纪斯年抬头见纪淮正直直地盯着自己,又像是一时眼花的错觉,只那么一瞬,纪淮低下头去,“啪哒”地一声,笔也因惊慌而掉落在地上。

笔帽与笔身摔得分离,纪淮的灵魂也随之飘散,纪斯年弯腰捡起笔并将笔帽套上,亦是将她的灵魂聚拢,使之与躯体重合。

纪斯年将椅子挪到纪淮身侧,两人胳膊紧紧挨在一起,衣服与衣服之间的摩擦,慢慢擦乱了纪淮的心。

“怎么了,是有习题不会做吗?”纪斯年拿过习题本,仔细检查纪淮做过的习题,没做几题,还都是写了一半的,有的只写了一个“解”字。纪斯年哼笑出了声。

纪淮本身就有一种做贼被抓包的感觉,听见纪斯年笑出了声,脸上的红晕更明显了,一直蔓延到耳根脖颈。纪淮将头埋的很低,如果现在有地洞,她肯定恨不得立马钻进去。

“阿淮,阿淮,你在听我说话吗?”纪斯年见纪淮没有回应,便又问了一遍。

纪淮回过神来,努力压制内心的波动,安慰自己刚刚是因为太紧张才会慌乱,我不能紧张,反正他现在又不知道我喜欢他。

纪淮看了看习题,鬼使神差地狡辩道:“呃,哥,你出的这些题目都太难了,我不会。”

“阿淮,哥看了一下,这些题你还是会做一些的,只不过你总是写了一半就没有再写下去,还是记知识点记的不牢固。你看这道题,把三角恒等变换公式带进去……”纪斯年拿起笔在纸上演算着。

纪淮刚开始还看着纪斯年演算题目,但在不知不觉又将视线挪到了纪斯年的侧脸上。

“阿淮,听懂了吗?”纪斯年转过头问纪淮。

两人视线交汇,彼此的眼中都只有对方的影像,不知名的情愫在眼底暗流涌动,周围一切像静止了一般,只有秒针不停地走着,发出“哒哒”的声音,两人都没有说话,只那么定定地看着对方,纪斯年轻咳了一声,先移开了视线。

“听懂了,原来这么简单,呵呵。”纪淮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好不容易脸上消去的红晕又浮出,只能用夸张的语气来掩饰心里的紧张。

“那你接着先做剩下的习题。”纪斯年将椅子重新挪回电脑前。

“哦。”纪淮无力地回答着。

耷拉着脑袋,像霜打的茄子,拿起笔做着题目,每做一题脑袋就疼一分。

初夏的风吹过庄园的槐树偷溜进房里,窗帘随之舞动,轻撩起纪斯年搭在额前的碎发,发丝随风飘扬。

他抬手看了看手表,时间大概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合上电脑时,发现纪淮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右手还握着笔,纪斯年走过去轻声地叫了声“阿淮”,她没有回应他。

纪斯年宠溺地笑着摇了摇头,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睡熟了叫都叫不醒。

纪斯年将纪淮的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弯腰将纪淮轻轻打横抱了起来,纪淮在睡梦中感觉自己像是腾空飞起,置身于云层中,头往纪斯年怀里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角度安稳睡去。

纪斯年将纪淮送回房间放在床上,替她盖好了被子,害怕她冻着又掖了掖被子,坐在床前看了纪淮良久才起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