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楼兰幻
楼兰幻 连载中

楼兰幻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昨夜失眠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蓝娜 阿斯曼

在遥远的西部西域三十六国之中,为楼兰古国最为著名
历经千年的楼兰古城在漫漫黄沙中泯灭,飞鸟不敢从此经过,罗布泊的水流枯竭
在大漠西风里战乱、厮杀、宝藏、文化一切幻化为尘土
楼兰古城遗址依旧萧瑟冰冷,只留下遥远的异境之说
传说千年以前西域战士阿斯曼在冰冷的战役中带走楼兰公主蓝娜,他们骑着骏马凯旋消失在昆仑雪山;奔走之时天龙盘旋、白雪幻飞、万鸟惊绝
巍巍昆仑、西域战歌、楼兰情缘
展开

《楼兰幻》章节试读:

第2章 阿斯曼的诞生


白色天龙在天上缓慢地盘旋了一圈,它正在试图寻找一个落脚点。

乌孙王城里有一块开阔的平地,两边排满了保卫家园的勇士。

天龙俯冲下去,那巨大的冲击力像一樽巨大的鼎坠落在地面上,把附近身穿精甲的勇士们撂倒在地。

他们面面相觑,面色惊恐:

“龙妖,龙妖!”

随即往后退后了十几步。

直到凯萨尔等29位安息国勇士从龙背上下来,并且告诉乌孙王府驻扎的勇士们:

“兄弟们别怕,我正是奉安息王库隆的命令寻找了昆仑雪莲,还请让我将雪莲献给乌孙王爵曼靡。”

与此同时,一位身穿金袄头戴金冠满身玉器强壮的中年男人,往这装饰富丽堂皇的乌孙王府内殿外走来。他正是传说中勇猛的乌孙王爵曼靡。

“凯萨尔等诸位安息王国勇士,谢谢你们!也谢谢我的兄弟安息王库隆!”乌孙王多曼手放在胸前弯腰敬礼:“诸位勇士,请随我进入内殿,我准备了好酒好肉犒劳你们!”

乌孙王真可谓是豪迈的列王,摆手示意凯萨尔和勇士们进入内殿。

后面的天龙摆了摆尾巴,和乌孙王爵曼靡对视了一会,然后一个转身腾冲去了空中;

多曼眼神呆滞了一下,他和天龙似曾相识,貌似眼睛里藏着深邃的不可告人的秘密...

凯萨尔走到多曼面前,将昆仑雪莲双手小心翼翼地交给了他,并将在昆仑洞穴里发生的事和楼兰公主的那句话告诉了他。

“额,勇士们,多谢你们为王后紫娜冒着生命风险,相信有了这株昆仑雪莲她可以顺利产下王子。”多曼似乎担忧他的妻子,同时也为凯萨尔所告诉他的话感到诧异。

“多曼,谢谢你的好意,今天还好天龙相助才顺利,我看天也不早了;只是我王库隆吩咐寻得昆仑雪莲后不要逗留,王命不敢违抗,还请爵曼靡快快将雪莲给王后服下。”凯萨尔弯腰手按胸前敬礼:“天龙已走,不过还请爵曼靡给我们29匹战马,好让我们尽快回到安息国。”

爵曼靡听罢向后面的内侍叫道:“快给勇士们准备战马40匹、丝绸千斤、黄金一车、宝石一担速速去办!”

“不爵曼,我们奉我王库隆的命令,还望爵曼靡一切从简;给战马归途就行。”

凯萨尔推辞道。

爵曼靡没有多作回答,只见此时内侍们早已经事先备好这些礼物,丝绸黄金宝石璀璨夺目;

“再见,我的王爵曼靡,希望紫娜王后顺利产下王子!”

这时天空明朗正是下午,凯萨尔很无奈,只好和勇士们往安息国方向浩浩荡荡地踏上了归途。

乌孙王城后面正是乌孙王后紫娜的寝宫,几个产妇正围在她的床边,自3个小时前服下了昆仑雪莲王后呕吐不止;一张盂盘里装满各种麻药和木剪和缝纫的丝线。

爵曼靡站在屏障的后边,王后紫娜传来的叫痛声刺痛了他那汉子坚硬的心;他忧心忡忡地回想起——五年内紫娜因为流产两次而身体极度虚弱,即使找到了传说中的神药昆仑雪莲,孩子也许能顺利诞生,可是爱妃紫娜可不能保证。

王后体内的孩子似乎很调皮,总是引来母亲的阵阵痛叫声,而不明白在这个胎盘里待了将近九个月被她细心呵护的苦心;

他还很稚嫩,还不算诞生。

乌孙王府外因为几个小时前的一场雨而显得空气清新,但此时的夜空却星辰光耀。摩羯星和北极星很巧妙地连成了一副人像,这副人像像是一名勇士骑着骏马拿着剑驰骋在满天星河里;马背的后面好像还坐着一位美丽的女子......

这阵叫声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最后一句异常响亮的痛叫后嘎然停止;又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

“哇...哇...哇...“孩子终于诞生,这阵哭啼正是乌孙王苦苦等待的五年之痒。

爵曼靡翻开屏障,往王后身边跑去.只见紫娜眼睛朦胧满脸汗水奄奄一息地躺在床边;爵曼靡握住紫娜的手:“紫娜,你怎么样!你还好吗?“

“爵曼靡,我很累,我就快去天堂了,你要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

紫娜慢慢地从怀里拿出一张写满乌孙语的羊皮纸:

“王君,民间懂天象异术的一位白发智者通过大臣将这个交给了我,说我们的孩子是西域五百年难遇的第一勇士;他将改变西域三十六国的一些历史,并和楼兰国楼兰公主有着前世的交集,将我们的孩子孩子取名为阿斯曼。”

紫娜说完最后她的孩子阿斯曼名字,闭上了眼睛,再也说不出话来。

“紫娜!”爵曼靡拼命呐喊道:“紫娜!”

作为乌孙王国的第一把交椅王者至尊的爵曼靡,这位曾经在昆仑山下喀纳斯草原用银月弯刀一人屠杀35匹雪狼的勇士;虽然和周边匈奴王庭大军兵戎相见的几次生死沙场,竟然也落下了眼泪。

他埋在死去的妻子蓝娜身上,紧紧地抱着她冰冷的身体;在挣扎和绝望的同时回忆起和紫娜在草原上15年前的第一见面,草原上勇敢的少年和美丽的少女情窦初开——紫娜异常欣赏这个男人打猎和决斗时的英武,于是便举办了乌孙王国最为隆重的婚礼。

“来人,将这些接生妇人全部斩首!”爵曼靡把紫娜的死归结为接生妇人的不力,腥红的眼睛内心愤怒地使唤着守卫在殿外的士兵:“快,拖出去斩了她们!”

门外十几个士兵带着弯刀快速地跨进来。

“伊哇伊哇!”婴儿阿斯曼在其中一位接生妇的手里,比刚才啼叫地更加激烈,似乎被这些带着弯刀的士兵给惊吓。

“停!”

爵曼靡似乎想到了些什么,他冷静了下来,翻开紫娜手中的那卷羊皮纸;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写着:

“上古寒武纪,西域三十六国团结繁荣,各国常有来往。

今天象异变,天龙降落西域;昆仑山脉万年白雪融化。

安息国30位勇士踏上昆仑山脉琼木孜塔山,在洞穴中寻得千年昆仑雪莲。

却遇楼兰国楼兰公主的前世帮助,并预示楼兰国在百年内将遭遇灭国之难;天意特将天龙之主诞生在乌孙王府。

这位传说五百年前原始氏族部落阿吉汗所供奉的天主,正是今天你和蓝娜王后所生的

——阿斯曼勇士。”

爵曼靡面对古老的神圣和天意安排,就像他逝去的草原王父亲总是面对河流那般静静沉思,怀着虔诚和超凡的敬意。

他示意寝宫里的士兵退下,然后抱起婴儿阿斯曼轻轻地抚摸着。

幼小纯洁无邪的阿斯曼停止了哭啼,他试图触碰他父亲爵曼靡粗糙的一双大手;两只像极了安静时孔雀河底蓝宝石的眼睛,透过爵曼靡那斑斓的脸庞观察这亘古的天地奥秘。

.....

.....

与此同时,在乌孙王国的一处满是千年胡杨的寂静村落,那位懂得天象异术的白胡子老者正在一口水井旁挥舞着铁锤;此时的他更像是一名强壮的青年,让人看不出他的老态。

“哐、哐!哐...“

那把铁锤捶打着一柄长剑被淬炼的血红剑尖,闪烁出激烈的火星弥补了周边的昏暗。

远方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老者停下了击打,放下了铁锤,慢慢站立了起来。

“你还是来了。”

老者从井口打起一桶水,洗去手上的黑色铁屑;朝着黑暗中这个影子说道:

“你阻碍不了天龙之主的降生,他将改变整个西域的历史;而这所有国土中,他会更多拯救楼兰王城的未来,你知道楼兰的前世今生吗?”老者怒吼道。

黑暗中这个影子离老者越来越近,这个神秘人穿着黑色的皮袄;看不清楚他真正的样子。左手一把弯刀透出锋利的银色的寒光,刚好投射到了老者的眼睛上。

只见此时老者将白色胡子给取了下来,脱掉身上的羊皮袄,一张黄色皮肤的脸和一对黑色眼眸鹰钩鼻立刻显露了出来。

“你是中原人?”神秘人疑惑问道。

“不,我父亲是中原人,母亲是乌孙人,但是他们在30年前就死了。”卸下装的老者回答。

“30年前并没有听说西域有中原人,关于你的诞生又有什么故事?”神秘人诧异同时亮出了那柄弯刀。

“我忘了,我是一个矛盾体,在西域自我成人的20多年里;我时刻想回到中原,但是我的父亲却也曾未想着回去,我的母亲却也希望我的父亲带她去中原。”“老者”也拿起了那柄长剑,准备迎接战斗的到来。

“那你和阿斯曼都下地狱吧!看刀!”

神秘人的刀像一只恶狼般向着“老者”奔刺去。

在刀剑无影电光火刹之间,双方来回十几个回合,神秘人的西域刀法虽然凶猛强劲有力;但似乎中原和西域的这位“老者”剑法更加灵活娴熟。

趁着神秘人刀刺进树桩还未拔出,“老者”矫健的身影一个空中翻转,然后将剑刺进了他的左肩;这正是神秘人用刀的手臂,他随即痛苦地叫了一声。

突然黑色的皮袄里这个神秘人的躯体凭空消失,只留下一片红色的鲜艳血迹还有一枚鹰状枚片插在树干之上。

“波斯异术!旁门左道!”

“老者”并没有追击,而是将留下的黑色皮袄还有鹰状鳞片收好。

神秘人消失在这片茂盛的胡杨林里,时不时有乌鸦啼叫几声,此时传来一道自信而又心有不甘的回音:

“我还会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