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诸天从剑雨开始
诸天从剑雨开始 连载中

诸天从剑雨开始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青涩的猪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李尔 青涩的猪

从四十一路辟水剑开始
  在襄阳城外的剑冢中瞻仰过剑魔遗迹
  伴随女神龙行走过江湖,于观天峡折断龙魂刀,听闻凤血剑哀鸣
  曾剑压魔门六道,踏足终南,勒令慈航静斋封山百年
  也练得飞剑,取走黑山老妖头颅
  青城山下,邂逅过白蛇
华山之巅,偶遇过杨婵
  界牌关前,与通天教主把酒言欢
  李尔游走诸天,问一颗剑心,养一枚剑胆,塑一身剑骨,终得剑魂剑魄
展开

《诸天从剑雨开始》章节试读:

第3章 江湖是一条不归路


清晨。

李尔走出院子,准备去买些包子,豆汁。

蔡大娘支起了茶摊。

曾静正在摆弄绸缎,布匹,她在蔡大娘旁边支开了布摊。

“蔡大娘,你老人家每月收些租子,够日用了,起这么早忙碌干什么?”

李尔朝蔡大娘打招呼。

蔡大娘笑眯眯答道,“忙碌了一辈子,人老了,反而闲不住,一天不做点事情,腰酸背痛。”

李尔笑笑,表示理解。

蔡大娘这茶摊,根本挣不了银子,她纯粹是给自己找点事做。

看向曾静,李尔问道,“静姑娘,用过早点没?”

一股暖流从曾静心头涌起,她看向李尔,笑道,“忙着摆弄摊位,还没有吃早点。”

李尔点头,转身离开。

不一会儿,李尔回来,手上拿着油纸包,端了三杯豆汁。

“城北老张家的肉包子和豆汁,味道不错。”

李尔将油纸包着的包子和豆汁递给曾静,又递给蔡大娘一份。

曾静凝视李尔,莞尔一笑,开口道,“多谢李公子了。”

李尔有些恍惚。

曾静算不得漂亮,她找李鬼手易容过,眼下这张脸只能算清秀,跟李尔心目中的侠女,妖女,魔女形象一点也不符合。

可她笑起来,却有一种独特的美感。

蔡大娘却意味深长笑起来,开口道,“阿静,老太婆可是沾了你的光。”

曾静没有回答,看着李尔,脸上是恬静的淡淡笑容。

李尔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转身走进院子,关上院门。

取下墙上乌鞘剑,李尔继续开始练习。

每次出剑,李尔都感觉,他手中的剑似乎有生命一般,是他手足的延生。

虽然没有修炼出真气,但李尔很清楚,自己已经把太乙玄门剑修炼到了一个极为高明的地步,甚至可以说到达了人剑合一的境界。

哪怕到了江湖上,单凭这一套剑法,李尔也不觉得自己是弱者。

这是十年如一日苦练的结果。

又或许他李尔有很高的悟性,很高的习武天赋。

中午,李尔还在苦练剑法。

任何事情,都是熟能生巧,巧能生精。

笃笃笃!

院门被敲响了。

李尔这才停下练剑。

只是谁会来敲门呢?

李尔打开院门,有些错愕。

曾静望一眼李尔手中的乌鞘剑,又望一眼李尔虎口的老茧,笑了起来,“李公子,吃饭没有,没有的话,到我家里吃吧。今天中午不留神,多做了些,我自己吃不下。”

李尔归剑入鞘,点头朝曾静道,“正好准备出门去酒楼,既然静姑娘相邀,李某就不客气了。”

看李尔归剑入鞘,曾静眼神深邃,没有多问什么。

谁还没有点秘密呢?

到曾静家中,曾静盛了饭,上了菜。

菜并不丰盛,却很精美。

一盘水煮萝卜,一盘炒青菜,还有一盘宝塔豆腐。

水煮萝卜,萝卜片很薄,晶莹剔透。

青菜成段,整整齐齐,每一段的长度都一样。

宝塔豆腐更是精致,豆腐堆成宝塔,袖珍玲珑。

曾静将饭碗递给李尔,开口道,“粗茶淡饭,李公子莫要嫌弃。”

“静姑娘美意,李某怎会嫌弃?”

李尔自然夹起一块豆腐,继续开口道,“静姑娘刀功不错,那些酒楼大厨,也不见得有静姑娘刀工精巧。”

“是吗?”

“随手练练而已,练多了就成这样了。”

曾静眼神有些闪烁,她并不想让眼前的李公子知晓她的过往。

她易容换面,为的就是重新生活。

她曾经叫做细雨,黑石头牌杀手,杀人无数,手上沾满了鲜血。如果李公子知晓了这一层身份,怕是会恐惧,甚至立马跟她划清界限吧。

李尔没有多问。

青菜豆腐,别有一番风味,让他很有胃口。

曾静以往的身份,李尔知道,并且很清楚,甚至李尔就是想要从曾静手上学得辟水剑法,邀请曾静跟他一起取得罗摩遗体。

不过,现在还没有到李尔开口的时机,他和曾静的关系,没有到那一步。

看李尔似乎很喜欢自己做的饭菜,曾静端着碗,神不思蜀,眼里是柔和的光芒。

吃完饭菜,李尔擦了擦嘴,帮忙将碗和碟子收到厨房,开口道,“静姑娘,感谢招待,你做的饭菜很合我的口味。要是能每天都吃上你做的饭菜,也不用去酒楼了。”

“李某要回去练剑了。”

李尔起身,走向院子。

曾静眼神闪烁,情不自禁开口道,“李公子,我每天都会多做一些饭菜。”

走到院中的李尔听到这句话,不由露出了笑容。

事情成了一半!

曾静这般开口,说明她动心了。

虽然曾静以往是杀手,可曾静更是一个女人,一个正常的女人,一个二十七岁了还没有接触过男子的女人。

李尔认为自己很英俊,一个英俊并且热情的男子,哪个女人能够不动心?

望着李尔的背影逐渐消失,曾静眼神里满是挣扎。

李公子练剑很刻苦,虎口的老茧就是证明。

他武功不高,没有内力,曾静也能感觉出来。

那么,李公子身上是背负了什么深仇大恨吗?

我要不要帮助他?

可如果他知道我过往的一切,他还会跟我在一起吗?

曾静陷入沉思,内心开始挣扎,她只想做一个平凡的女人,找一个平凡的男子过下半生啊。

李公子,他明显不是一个平凡的男子。

况且,自己比他大了足足五岁啊!

曾静表情更加复杂了。

抬眼看看房梁上藏着的辟水剑,曾静开始洗碗,她有些心不在焉。

连绳说过,江湖是一条不归路,踏上了就不能回头。

可是自己真的厌倦了江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