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已经成为过最强的我竟要重头再来
已经成为过最强的我竟要重头再来 连载中

已经成为过最强的我竟要重头再来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雀歌述语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秋生 雀歌述语

【无敌】【种田】【休闲】【日常】 穿越者秋生在攻略完世界,成为最强之后再度穿越
来到了一个魔法才刚刚发展的新世界
「等等……!?我魔力呢!?我神装呢!?」一切归零,秋生欲哭无泪
但好在这个世界既没有魔王也没有神人
那么自己就在这个世界安稳度日吧~
开垦药园,购置宅邸,开拓领地! 「有人在远古地下城找到了神之珍宝……?」 「等等!?那不是我之前背包里的垃圾吗!?」展开

《已经成为过最强的我竟要重头再来》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1章 再次穿越


扭曲…混乱……。

在秋生的意识刚从无边无际的虚无中归位时,他只觉得大脑一片剧痛,就像是有人在拿搅拌机搅拌着他的脑子一样,让他十分不适。

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刚刚穿越时那样。

浑身无力,意识分散。

自己已经很久没体验过这种感觉了。

『发生了……什么事来着?』

秋生不禁回想着自穿越以来的一切。

五年前,秋生从地球穿越到了一片剑与魔法的大陆,在那里他经历了血腥厮杀,最终终于爬到了整个世界的顶点。

他夺取了整个世界的魔力之源,并撕开了一道可以传送回原本世界的裂缝。

他本想带着能让整个世界充满魔力的魔力之源回到地球,然后在地球开启自己一手遮天的大魔导时代。

可谁曾想,在世界与世界的时空间裂缝之中,竟然有无数的世界觊觎着这块魔力之源。

秋生尽全力保护着魔力之源不被其他怪异的世界夺走,但最终却还是在快要临近原本时空的地方耗尽了近乎无穷的魔力,被其中一个类地世界捕获了。

『这么说……我是又穿越了一遍吗……?』

秋生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观察着四周,才是讶异的发现自己这次竟然没被丢到什么深山老林里,然后从浅河滩上爬起,而是从一间素朴小屋的床上醒来了。

这里是哪里……?

『环境探知』

秋生下意识地想要靠魔法探清自己的所在。但是他却惊奇的发现,自己的魔法竟然失效了!?

这怎么可能?

自己可是堂堂『光曜城的英雄、魔导学院的首席教师、奥术教延的在世圣人、驱使巨龙之人、先知贤者、魔导皇、列强之首、篡神之神……』

不行,之前的称号太多了…数不过来了。

总之,自己的魔法怎么会不起作用!?

怕不是自己起床的姿势出了问题!?

当秋生尝试从体内的魔力气海调动魔力之时。

秋生才是突然发现了问题所在。

自己的魔力竟然一滴都没有了!?

『啊…对了。想起来了……。』

『自己在时空间裂缝掉落时,身上所有有魔力的道具都被这个贪婪的世界给贪婪地吞食了……。』

『同时就连自己体内的魔力也被这个原本没有魔力的世界榨取了。』

『这个世界的世界之识还真是个贪吃的家伙……。』

『不过……』秋生瞄了一眼自己手上的魔空间戒指。

『没想到这只戒指竟然还在……是因为我在戒指上留下的诅咒系魔法的关系吗……?』

当初自己为了避免重要的储物戒指丢失不见,就在戒指上留下了会跟自己如影随形的诅咒。

「早知道这样,就把每个东西都诅咒一遍了。」

秋生嘀咕着,检查着戒指的内部。

「啊……果然全没了。」

自己曾拥有一切,但却又一瞬间空空如也。

人生的大起大落莫过于如此。

不过算了…既然自己还没死,那距东山再起也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自己曾一度站在一个世界的顶点。

如果自己想的话,那想要再次重登顶点,只会比上一次简单的多,而不会更难。

不过说实话,经过五年的打打杀杀,自己如今只想好好歇一歇。如果再要去和那帮天才、鬼才、英雄、半神。去争抢厮杀,也太过无趣了。

自己现在只想找个小田园,种种地。

养只小猫或是小狗、奇美拉、九头蛇又或是巨龙之类的可爱而又无害的小动物。

每天随便浇浇花逗逗宠物就可以悠闲度日。

那才是自己想要的。

『要想达成这个目的,总不会太困难吧~?』就当秋生正如此想着的时候。突然门外便是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响。

「哐当——」秋生竖起耳朵听着。如果他猜的不错的话,这应该是门被用力踹开的声音。

「他妈的,这里怎么还没开始收拾——!?」

说话的是一个青年男子。他语气恶劣,只听这说话的方式就可以推测出这人应该是一个嚣张跋扈的男青年。

「你…你怎么来了?」在靠近秋生房门的一侧,一个清凉的女声传来。她的声音听起来忧心忡忡的,但尽管如此,她的声音也仍然清晰明亮。

「我?我来看看你有没有把那该死的不祥者送走藏起来!」那男子说着,似乎是向着自己所在的方向走了几步。

「我跟你讲,艾蕾!你要是不想他被绑起来烧死的话就赶紧带着他从这个宅邸滚出去!」男子说话的气焰嚣张,咄咄逼人。话罢他还狠狠的敲击了一下墙壁。吵吵嚷嚷的,弄得秋生本就不清醒的脑袋嗡嗡作响。

「爱德华,还没到约好的日期呢!你用不着天天跑来恐吓我!」名叫艾蕾的女生强装着强势,对着爱德华喊了回去。

「当初要不是我爹收留了你们,安排你们住在了镇上。你们早就被野狗叼到林子里咬死了!」

听着屋外的吵闹声,秋生挑了挑眉。

『刚一起来就有麻烦事。』

秋生摇了摇头,走到了房门前面,悄悄的打开了一道门缝。观看起门外的情况。

「喔噢~是吗是吗~?我的大人~。」名为爱德华的男子穿着倒是人模狗样的,一副富家子弟的装扮。但是他此时说话的语气却是怪声怪调、充满了对艾蕾的嘲讽。

「那还真是多亏了您以及您去世了的父亲啊~。」他说着,右手伸出掌心向上。五指在空气中游动着,像是要抓取什么一样。

『哦~?』见到爱德华这幅样子。秋生饶有兴致的注视起他。

只见爱德华掌心内出现一阵奇怪的扭曲,再之后,一股微弱的火苗竟是凭空出现在了他的掌心之中。

「噗……就这儿?」看着那小火苗,秋生拼命忍住,才没有笑出声来。

还以为是什么厉害货色呢。结果竟然就连一般的魔法学徒都不如。

「爱德华,你别太过分了!你这是什么意思!?」与秋生不同,艾蕾看见爱德华手中的那股火苗,神色顿时便紧张了起来。

「没什么意思,大人~我只是想跟您说,时代……变了!」

爱德华颇为得意的笑着,随手便是又将那火柴棍似的微小火焰熄灭了。

「总之,三天之后,如果我还见你在这个宅子里待着的话,到时候可就别怪我来硬的了。」爱德华冷哼一声,便是甩身离去。不再回头,独留下艾蕾一人错乱在玄关,手足无措。

「唉。」艾蕾靠着墙壁缓缓的屈下身来。双手抱着头看起来十分懊恼地叹息着。

半会儿之后,她拍了拍自己的脸蛋使自己重新振作起来,便离开了秋生的视线。

秋生在观看完这一出闹剧之后,虽然魔力还是一滴都没有恢复,但身体却已经逐渐恢复到了常态。

他在自己的房间里大抵扫视了一下。发现了房间里还张贴着一张这个世界的地图。

这个世界的大陆主要分为左右两大部分。

右边的大陆叫做「里贝卢姆」寓意为自由之地。

至于左边的大陆则名叫「蒂艾莫」,寓意为神爱之地。

两片大陆在最南北两侧都有着些许断断续续相连的地方能够使人们相互交流沟通。

至于地图**、在两片大陆中间的则是一片巨大的海洋。

看着地图上海怪的绘图、秋生推测、那片海洋恐怕并不是风平浪静的。所以地图上标识的航线图才都选择沿着大陆的近海航行。

与此同时,航线的存在也说明了、双方大陆并没有陷入战争之中。这倒是个好消息。

而秋生自己所在的方位则是在左侧的「蒂艾莫大陆、中间偏左位置、一个王国的小镇里。」

这个小镇背靠着一片面积颇大的森林。上下两侧环山、只有东面一个方向有着通向外界的道路。

看起来交通与信息传播的速度应该不会太发达。

秋生思考着、突然听见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应该是名叫艾蕾的那个姑娘吧。』秋生在心里想着。

没有选择回到床上装睡,秋生拉开了一把椅子,坐在上面。安静的等待着艾蕾的到来。

「吱——」老旧的木门打开时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声音。

秋生看了看门外,艾蕾此刻正拿着一个散发着腾腾热气托盘,上面托的是一碗熬好的热粥与一杯水。

而艾蕾她前脚刚迈入屋里,后脚就是发现秋生此时已经醒了过来,正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她。

这幅意料外的场景让艾蕾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她呆在原地愣了数秒钟,才对着秋生笑了笑道:「你醒啦~?」

「请问……这里是……?」秋生故意装出一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脑一片混乱的遇难者的样子。他对着艾蕾挠了挠头,看上去不明所以的模样。

「这里是库克王国的守森镇。我在雾林深处的浅河滩上找到了你。」艾蕾对秋生说着,把托着热粥的托盘放到了秋生的面前。

「你还记得……」艾蕾似乎是想对秋生继续追问身世。

但是还未等她问完,就见秋生突然大叫了起来。吓了艾蕾一大跳。

「库库库、库克王国——!?蒂艾莫大陆!?」

「啊……?」听着秋生所说的话,艾蕾一头雾水。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还能是从里贝卢姆过来的吗?

「我是从里贝卢姆**的大森林过来的!!当时我和我的同僚们正在研究传送魔法,没想到竟然真的成功了!!」秋生声色俱厉的对着艾蕾说着,就好像一切都是真的一样。

「传送…魔法……?从里贝卢姆到蒂艾莫……?」似乎是秋生所说的话太过惊人,艾蕾一时半会都没有缓过神来。

直到是好一会之后,她才是看着秋生。呆呆的说道:

「好…厉害。」

『很好,看来这个说法可以被人接受。计划通。』秋生在心底暗笑了一声。

「太好了…。」艾蕾拍了拍胸口,似乎是紧张的事情放下了心来。

「你突然出现在雾林,这在镇子里是不祥的禁忌,他们那些人甚至还想把你拉去处以火刑…。」艾蕾说着,突然急匆匆的跑出了门外,然后一小会后又急匆匆的提着一个皮革背包跑了回来。

「那个……你快跑吧。这里面有水袋…干粮、还有一些钱。东西我都给你备好了……。你快离开这里吧。不然的话,爱德华那家伙肯定会想办法找理由把你烧死的。」

『原来那个爱德华一开始说的要绑起来烧死的人竟然是我吗……?』秋生皱了皱眉,心底涌现出了一股不快。与此同时、还有的就是不屑。

别说一个那家伙了……哪怕是一百万个那家伙,想要用那小火苗把自己烧死都不太现实。

虽然魔力没了,但也不代表自己就是手无缚鸡之力。

「那个叫爱德华的人、用我威胁你了?」秋生的眼神突然变得锐利起来。隐隐约约有一股难以隐藏的杀意从他身上溢出。

但是艾蕾却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啊…你都听见了……?」艾蕾说着,话语中明显有着些许失落,但她却依然在脸上强装着轻松。

「不关你的事啦…。」

艾蕾摆了摆手说道:

「他已经垂涎我家的这片土地好久了……哪怕你不在……他也会想方设法把这片土地弄到手……最多就是晚两天的区别。」

艾蕾轻轻的抚摸着墙壁,神色里净是留恋与不舍。

「如果在最后,能用这间宅邸救一条性命的话……倒也显得不那么悲伤了。」

「哈哈~。」话罢、艾蕾在脸上强挤出了一个微笑,这一画面让秋生看着格外的心疼。

「契约已经签了……?」

「嗯…签了。」艾蕾点了点头:「我需要一个星期以内把这间宅邸交给他……。目前为止还剩下三天。」

「我昏迷多久了……?」

「五天吧…?」

五天吗……竟然昏迷了那么久……。

如果不是她照顾我的话、我应该还要再多睡上两天吧。

她对我就算说不上是救命之恩,也已经是莫大的恩情了。

更何况我在她眼里只是一个来历不明的普通人。而她竟然帮我到这种地步。

既然这样,那么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帮她保住这个宅邸!

至于那个什么爱德华……呵呵。能不能活命就看他自己的造化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