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幻灭武尊
幻灭武尊 连载中

幻灭武尊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包小楼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欧阳光禹 郭幸

他叫郭幸,是个十足的倒霉鬼,死后意外穿越到一个叫什么……厥胤大陆的地方,这里可以修仙,但主角也太不争气了……展开

《幻灭武尊》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1章 网恋奔现


梧田大学内,在四号宿舍楼下传来一声惊雷。

一个身高185,体型200多斤,梳着油光发亮的背头的骚胖子,扯着嗓子气愤的对楼上某间窗户大喊到。

“郭幸给我出来,你小子不讲义气,公然反抗我们单身者联盟,还背着兄弟们谈了个如花似玉的姑娘?”

说话这人不留余力的嘶喊,黝黑的脖子竟泛起了红晕,他正是郭幸的死党赵飞,同样也是三班里最贱的存在。

这人虽然嘴巴很臭还喜欢随便占别人的便宜,但是热心肠可是整个东校区出了名的。

就去年梧田大学里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盗窃案,美院中不少姑娘都丢了贴身衣物,这胖子硬是翘课在美院女生宿舍旁蹲了一个星期,终于将一个猥琐男子逮到。

不过由于他长时间蹲在女生宿舍旁边,少不了被一些美院女生的男朋友警告,差点把他当做猥亵男子给抓起来。

若不是三班班长的出面解释,可能小偷还没抓到,赵飞反被女生当做流氓扭送保卫科了。

当然,最后他也被美院正名了,因此在校扬名一段时间,认识他的人此后都叫他东校区鲁达,虽有玩笑意味,也算对他热心肠的一番认可。

此刻,“郭幸!郭幸!”一声声如同猛虎般的嚎叫回荡其实老赵这人除了个子大,还有个特点,大嗓门就连包租婆也不落下风。

一声声叫喊震得一旁的人脑壳都发晕,好似一个金钵在你耳边奋力起舞,卖弄着它洪亮的敲击声。

“老赵闭嘴,吵死了,春天还没到你叫啥呀,突然叫一声玛德吓我一跳。”

“不好意思啊,有点收不住了,下次不会了。”赵飞讪讪向那人赔笑着离去,也不在乎身后同学的抱怨。

他兴致冲冲的上楼,由于身体的原因,每上一楼便喘一口气,看的出他此时实在很冲动,不过,在楼梯间一阵地动山摇后,他累到在“542”的门口。

“哐”的一声,宿舍门被推开,里面的人只见一坨肉瘫倒在地上,由身形完全判断不出来是何人。

地上的胖子脸朝着地面,有气无力的喊到:“郭幸啊,你小子可真是深藏不露,那个妞咋样啊……”

宿舍里的三个男生坐在椅子上,沉默的看着来人自言自语,等赵飞语毕,伴随着是死一样的低沉气氛,随即门口的男生传来声音:“这里是442,没有郭幸啊,你是不是找错了?”

赵飞随即抬起头来,打量着有些陌生的宿舍,好像走错了的感觉传来,他便知道又又走错了。

“不好意思啊,搞错了,打搅打搅!”赵飞边道歉边起身,略带尴尬的转身,临走也不忘带好了门。

‘真尴尬呀,还得再爬一层,逮到郭幸这小子非得好好教训他一顿,就怪他让我失去了理智。’

再爬一层楼后,赵飞终于来到了542前,门上面两道横幅:“查寝不扣分,考试不挂科。”

他确认无误后推开门去,房内空无一人。顿时他呆住了,仿佛用尽了全力打在了空气上。

“人呢?”

……

与此同时,远在千里外的济城温城区,一小伙身着凯撒貂皮,戴着古奇黑框墨镜,脚上穿着最新款巴利皮鞋,甚是满面春“疯”的出现在高铁站内。

这是郭幸人生第一次网恋奔现,他感觉脑袋晕晕的,整个世界都是美好积极的,春风得意马蹄疾,郭幸踩着轻快的步伐一路奔走到乘车点。

“师傅,去老城区的欧尚咖啡店。”说完郭幸像泥鳅一样钻进了车后座。出租车要从高铁站穿过市区前往老城区,所以此刻在高架上行驶无疑是最快快的方式。

此刻咖啡店内,郭幸的网恋女友正坐在靠窗的藤椅上,右手捏着长勺搅动着心形的拉花,望了望腕上的表,疑惑这家伙怎么第一次见面就迟到。

可心中无怨言,毕竟网恋了两年,他对自己的关心和珍惜让她倍感致用,今天特意画了很久的妆来见他。一想到视频中那个对着自己傻笑的男生,不觉脸庞泛起了春天的笑颜,明媚如花地绽放在橱窗里的世界。

不少温城区的车主在新闻中都听到了消息,“呲呲~现在播报一则通知:13点27分,温桥高架上一辆拉蜜蜂的集装箱翻车,造成了前方交通拥堵,出行市民避开318道路,望行驶在高架上的车主配合交警同志们的指挥,同时提醒各位车主关紧车窗,防止蜜蜂的袭击,耐心等候交通的恢复。”

高架上的车流凝固在半空,“嘟嘟,嘟嘟,嘟嘟嘟嘟~”此起彼伏的喇叭声宣泄着对这场莫名拥堵的不满,倒也有听过新闻的人在那耐心等候。渐渐地,知道真相的人们变得安静下来,半空中的高架上原本是一幅动图,现在成为一张都市静态壁纸。

郭幸坐在车后座,看着一动不动的车流,慢慢地如坐针毡,满满的焦急挂在了脸上,低声嘀咕道:“怎么回事,高架上还能堵车了?”

车流被禁锢了,看着桥下方并排的行人已经走到街角转角了,自己坐着车却寸步难行。

郭幸有些着急了,第一次奔现就摊上这么一档子事,他怕天黑都见不到女友。

“师傅,师傅!堵成这样了,你能想想办法嘛?我这赶时间啊。”

“哎,小帅哥,这在高架上能有什么办法?现在堵成这样了也只能等呀。”

师傅悠哉悠哉的拿出个银灰色的保温杯,自顾自的喝着热茶,嘴唇抿着茶碎说道;“要不打表给你关了怎么样。叔是个实在人,也不坑你,打表的话至少收你个好几百块钱。”

按理说开出租的司机一般遇到这种情况,火气都很大,毕竟多开一趟就多挣些钱,除非是打表算钱,看这大叔也关了计价器,却悠然地喝着茶,郭幸也是第一次见这么有性子的司机,若非今天赶时间,他好赖也得和这极品大叔聊两句。

冬日的太阳本就暖人,何况在沿海的济城。这穿着单褂的天气能抚慰焦躁,可郭幸还是有些不耐烦,毕竟错过了一些东西,可能要用一辈子去后悔。

想到这些,他决定不再犹豫拼了,在肾上激素的鼓励下,难以遏制的一股冲劲升腾,今日他要表演桥上飞人。

“师傅,我下车了啊,钱我已经按全程扫给你了。”说完,头也不回便开始飞奔起来,

一道黑色的身影在车缝间不断穿梭。确实,照目前的情况,跑到前一个岔道口下桥,然后骑单车或者改道,可以省不少时间。

可这毕竟是高架,车辆随意下人要扣三分,正在悠哉喝茶的大叔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摇开车窗对着离去的身影就是一阵破口大骂。

郭幸也不管那么多法规,一股冲劲促使他不断狂奔,没多会儿,疾驰过上百辆车了。

在他的视野盲区内,前方不远处的别克与捷达车间,也有一辆按捺不住的摩托,蓄势待发轰轰作响。

一辆大货堵住了后面摩托的视线,郭幸跑着跑着,身体开始兴奋起来,小跑已经满足不了活跃的肾上腺素。

前方两车靠在一起,两车间距离不足四十公分,郭幸索性一个飞跃,便跳过了前方两车头狭小的缝隙。

“嘭”的一声巨响,伴随着机车翻滚着擦地的“滋滋”声。碰撞只在一刹那,原本就安静的车流中只剩风声呼啸,接下来就是一声声尖叫与谩骂声飘荡在城市上空。

可惜,郭幸已经听不见了。他的部分身体掉下了高架藏在了高高的绿草里,部分挂在了栏杆上,还有一部分消散在空气中。而他的意识却去了一个未知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