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全职法师之修仙
全职法师之修仙 连载中

全职法师之修仙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浔阳之上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林鹰 王毅

无人知晓的角落,来路不明的少年,一体两魂,仙界而来?在充满魔法的世界里修仙?抱歉,仙法此地不通,但是身躯确没有改变
魂魄依然坚韧展开

《全职法师之修仙》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1章 王毅


武阳村,处在远离城市的山腰上,贫瘠的土地没有资源更没有宝物,而且在安界之外。不过资源贫瘠也导致这里妖魔稀少,毕竟没有任何生物喜欢一个贫穷的地方。

寒冬已至,稀稀疏疏的树木点缀在山上,中年人背负干柴,行走在回村的路上。

歪歪扭扭的村路,延伸到山的那一头,中年人知道,翻过这个山头,就到了名为家的地方。

可惜,捆绑干柴的粗绳也经不起岁月摧残,承受不住干柴的重量崩断,可怜中年人正是上山路上,干柴无情的滚落山底,大半都不可能再拾回来了。

中年人唉声叹气,今天算是白忙活了,绳子断了,也没法拿走过多的柴火,能抱多少,算多少了。

中年人回过头去,顺着滚落一路的干柴向下望去,竟然发现有一团黑影深埋在雪里,刚才恰好因为柴火的翻滚,扫开了黑影上面一层薄雪。要不然上山的路上应该是能发现的。

中年人心惊,但手上的动作却很快,脑海中有七颗星子链接,星轨现,魔法出,一层水御笼罩在自己身上。

这才慢慢靠近,利用水御,缓缓溶解掉表层雪,不多时,一个人影轮廓展现在中年人脸前。

一个少年,不知被埋了多久,这场雪时间也很久了,中年人急忙俯身试探,发现年轻人身体里还有微弱的心跳。中年人即可将年轻人背起,也不再管散落得干柴,立刻回到村子。

值得一提的是,少年的背上还捆着一柄剑,剑鞘上落款青莲二字。

……

深夜,少年苏醒,干净整洁的房间一时让少年有些许恍惚。

“这里…是什么地方?”

少年来不及多想,脑海深处便有无数片段闪烁,有些奇奇怪怪的画面像过电影一般流过。

“我……我……是谁?”少年大口喘气,就好像承载了过多不属于他的记忆一般,让他感到异常痛苦。

在少年痛苦之时,中年人推门而入,看到少年满头大汗,脸色苍白无力。连忙凑到少年身前

“小子!坚持住!”中年人似乎有经验了一样,非常熟练的扶起少年,擦汗,一盆深色的液体通过毛巾的擦拭沾染在少年的身躯上,同时另一碗颜色不同的药液也灌入少年口中。

忙活了大半个小时,少年的呼吸逐渐平缓,脸色也红润起来,中年人才停下手,只不过,少年似乎又晕了过去,意识不清,嘴里哼哼唧唧,不知念叨什么。

少年做了一个梦,梦里有无数仙人御法器飞行,男女老少,不同面孔的仙人在奔赴而来。他们都在朝着同一个地点奔去。

他看到有一个人被众人围堵在**,无数兵器指向那人。少年仔细望去,想看清那人面孔,似乎是个年轻人。

“呵!”猛然,中间的年轻人居然率先出手,手中长枪激射而出,冲向人群中,而少年本人却赤手空拳,扑向人群中。

众人显然没料到,年轻人在被包围的情况下,居然敢抢先出手,短兵相接的瞬间,竟是有两个瓶装物以及一柄锤子被长枪轰碎。而本人更是凶狠,两手化为血色,透过两名仙人的身体,狠狠的捏爆他们的心脏。

短暂的恍惚没有影响到众人的行动,各种不同的法宝器灵,纷纷冲向年轻人,至于那柄长枪,仅仅是被他当做标枪一般投掷出去而已。

双拳难敌四手,虽然惊讶于他先发制人,但很快就被众人镇压,眨眼间,身躯就已经千疮百孔。更有一人亲手将仙剑送入年轻人身体中。

有人高喊“当心,魔头的自愈能力相当恐怖,切勿大意!”

似乎是为了验证此人所讲,年轻人伸出沾满鲜血的手,握住眼前的人的脖子,咧开嘴角,展现出一个明媚的笑容,随后掐断了他的脖子。

众人吃惊,也不再留手,纷纷祭出更强的杀气,一时神光闪烁,各种无上威能锁定住年轻人。

只见年轻人双手合十,浑身伤口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同时血光逐渐布满全身,当众人开始新一轮攻击的时候,年轻人周边已经形成了一层血球。五花八门的法宝没入其中。

但是血球却不断膨胀,并且在裂缝中还有无数血芒闪烁。

“不好!这魔头要自爆!”不知谁高声大喊。

外围更是早早退后,而内圈离血球最近的几个很明显反应不及时,来不及了。

轰!巨响过后,画面终止,少年的内心翻江倒海,但紧接着,又是另一画面。

两个年轻人,而且其中之一正是方才被围攻的那人。

另一人手持三尺青锋,长发身后飘扬,眼神凌厉,紧盯魔头。

至于被围攻的魔头,姿势则有些许懒散,背靠长枪,两手环抱胸前。只不过此时的他,身负重伤,全身挂彩,头发更是不知何变成了枯白色。

两人嘴唇微动,但少年却实在听不见什么,隐隐只能听到“空”、“命”、“五”等字眼

随后,少年坠入黑暗,什么都看不见,但同时,他也感受到了温暖,难以言喻的舒适与心安,仿佛他生来就在此地一样。

缓缓睁开双眼,记忆里那些模糊不清的画面让他感到头疼万分,想要仔细回想都会有痛楚传来。

“小子,好点了吗?”中年男人的声音传来。

少年这才注意到中年男人,两鬓夹白,脸上布满皱纹,略显苍老,双眼浑浊,内心似乎有千斤担。

“我……在哪?”少年没有回答,而是抛出一个问题。

中年男人沉默,浑浊的双眼紧盯少年,良久,缓缓说道:“这里是武阳村,我是这个村的村长王二。”

“你叫什么名字?”王二问道。

少年眨了眨眼,回想起脑海中浮现的画面,支离破碎的记忆无法告知他的姓名,只得无奈摇了摇头。

又是一阵沉默,由于村里至今未通电,所以只有桌上的烛火在跳动,摇曳着不安的火星,屋内的气氛些许压抑。

“你又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这个问题犹如一道闪电,击中了少年的身躯,浑身再次颤抖起来,一幅幅画面再次从脑海深处涌现出来。

雨夜,电闪雷鸣,一户人家,血流成河,伏尸遍野。

闪电发出的光芒照映在这个不安的世界中,也照映在一群黑衣人身上,少年感觉到,自己趴在地上,浑身上下布满了大大小小粗细不一的伤口,模糊的画面,与外界似乎再无其他任何联系。

自己的额头上,不断有滚烫的雨滴打下来……等等,雨水不该是烫的,那是血,是活人的血,是至亲的血。

少年并不知身上压的人是谁,但他悲伤到窒息的情绪告诉他,那人,很重要!

画面到此,少年停止了颤抖,双眼毫无征兆的流下两行热泪。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似乎是血海深仇,灭门之仇!

但他又不知道是谁,凶手是谁?自己又是谁?

王二看到少年浑身颤抖,以为病状复发,刚要起身出去备药,发现少年又无声哭泣。

“发生了什么事吗?”王二心里焦急,但又怕刺激到少年,暗暗压住内心的疑惑。

“毅……我的名字是毅。”少年流着泪,眼睛微红。

那是最后一幅画面中,耳边传来的声音

“毅儿吗?”王二喃喃说道。

“好了毅儿,好好休息,不管发生了什么,你现在都是安全的。”王二宽慰少年,伸出双手紧紧拥抱住他。

“不用紧张,这里没有危险。”手掌轻轻拍打少年的背部,犹如老父亲一般。

少年身体忍不住颤抖,说实话,他记忆太过混乱,以至于他分不清哪个才是自己。更搞不清自己来自哪里。

但潜意识的,那道声音对他来讲,最熟悉最温暖,所以他也认定自己就是毅。

王二身上不断释放出心灵安抚的魔法,平缓毅的情绪。两人相拥在一起,良久之后,毅的呼吸逐渐平稳,看起来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夜色如墨,新月泛着冰冷的白光,照不清村口的路,更看不清未来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