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玩坏初唐
玩坏初唐 连载中

玩坏初唐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文山老鬼 分类:军事历史

标签: 军事历史 文山老鬼 沈卓

阴谋,阳谋,权争明枪暗箭
  离乱,战火,生命百折不挠
  摇滚老炮伴着咚呲嗒呲的节拍魂穿武德年间山贼,本想苟起发育,谁知天降横祸,一场始料不及的冲喜,抢上山的少女竟大有来头
  天下初定,百废待兴,主角属于进攻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李世民:本王知道他不是好人,可他好歹做个人吧!圣人塑像也敢炸?   李建成:又是这个沈卓!为何就不能归顺我,啊!   李元吉:——此人已哭晕的在厕所,暂时不能发表言论
  而这三人的爹,李渊:朕的文曲星就是好用,玩废一个百年豪族只消耗一个美女
  人物关系参考隋唐演义,背景结合大量史实,希望能带来不一样的体验
展开

《玩坏初唐》章节试读:

第6章 寨主爷神人呐


轰——

山林中鸟雀惊飞,寨墙外泥土翻滚,转瞬沙石漫天,一个方圆两丈的圆形大坑出现在山坡上。

秦琼,程咬金,目瞪口呆,他们身后的唐军也是傻在当场,有些胆子小的,已经屁滚尿流的转身往回跑了。

就在刚刚,他们亲眼所见沈卓将一个小酒坛点火后扔了下去,随即便出现了眼下这匪夷所思的场面。

“秦琼,程咬金!”沈卓爆喝,“这种东西,我山上有的是!你们不怕死就用人命来填!”

沈卓说完居然又弯腰拿起一个扔了下去。

轰——

隆隆的爆炸声穿行山林,回声经久不绝,转瞬地上又是一个大坑,其实那酒坛里的黑火药没有这么大的威力,只不过,耿虎昨夜带人又是犁地又是松土,这才如此骇人。

呆愣愣盯着脚边被崩过来的碎石,秦琼被震撼的无以复加,好半晌才缓过神。

他虽然双耳仍旧嗡嗡作响,但作为常年领兵打仗将军,那小酒坛一下能杀伤多少人,他心中下意识的就算出来了。

“咬金……”秦琼的嘴唇都在哆嗦,边说边摘下头盔,然后将上面的盔缨拔了下来,重重的塞到程咬金手里。

“拿着,速速下山告知秦王,让他领人上来,记住,不许添油加醋,见到什么便说什么,如实说!”

知道程咬金性格,秦琼强忍心中翻起的惊涛骇浪不忘嘱咐,而程咬金在接过盔缨时才刚刚回过神。

“二,二哥,你说那是什么东西……?”

秦琼面无表情的摇摇头,“我也不知,但不管它是什么,此事必须要告知秦王,因为此物……绝不能流传出去!拿着我的盔缨快走!”

将军头上的盔缨代表着一位将军的命,战场之上若盔缨被打掉而人侥幸没事,便算捡回一条命,是一位将军最郑重的信物。

“好!”程咬金也知事情严重,说着转身往回走,可迈步时才发现,他的腿都是软的。

人见到了他从未见过的东西,用所知的常识又无法解释时,这种情况下出现任何状况,任何想法,都有可能。

比如,在寨墙之上,耿虎像丢了魂儿一样,面无血色的扒着墙垛盯着地上的大坑,而他爹耿银泉的嘴巴则能同时塞下两三个鸡蛋,看那架势,估计下巴已经脱臼了。

至于其他喽啰兵也好不到哪去,有些迷信神怪的,甚至已经朝沈卓跪下,连连磕头了。

而且,也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句,“寨主爷神人呐!”

随即,寨主爷神人这句话就被喽啰兵喊成一片,一个个好像打了鸡血,如疯似魔。

沈卓惊愕扭头,见一群人欢蹦乱跳,手舞足蹈,不由得怔愣住了,好一会,他才哭笑不得的想明白原委。

“你们……”沈卓无奈的笑了笑,也不知该怎么向他们解释。

不过,他这一扭头余光却瞥到了寨墙后方,看见了母亲王氏正带着连淑瑶以及连谨爷孙俩,看他们的样子,似是正打算蹬上寨墙,只是被突如其来的爆炸声吓到才顿住脚步。

官兵围山,这么大的事王氏不可能不知道,而知道后,她的第一反应便是赶紧把人给还回去,在山上待了一辈子的她,还一厢情愿的希望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把山上的基业保住。

见儿子沈卓望向自己,同时向她迎过来,从两声爆炸中回过神的王氏满面悲切一拍大腿。

“儿啊,你咋又被雷劈了?!伤到没?快让娘看看……”

王氏说着便想迈台阶上来,可她身旁却有人更快,连淑瑶三步并作两步,一跨两级台阶向上窜,已经洗干净的包子脸上都是焦急之色。

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才有刚才那震天动地的动静,但姑父秦琼就在墙外接他们,这是不会错的。

可情急之下连淑瑶忘了,这毕竟是山石砌成的寨墙不是条石夯土所筑的城墙,台阶即高又陡还不平整,寻常男子上去也要慢慢走,更何况她一个穿裙子的姑娘,还用跑的……

沈卓打算接王氏,才走到台阶口便看见了连淑瑶,而连淑瑶也抬头看见了他,二人四目相对。

一瞬,连淑瑶心里冷哼,人模狗样!知道今天大祸临头,还打扮上了!

想着她脚下一转,想从身材高大魁梧的沈卓身旁绕过去,可她这一转向,脚尖突然撞到了最后一级台阶的边缘,整个人刹那失去平衡向前扑去。

“啊……!”连淑瑶下意识惊呼,手不受控制的抓向一旁的沈卓。

众目睽睽,大家都以为接下来会是英雄救美,沈卓伸手扶住她,甚至连淑瑶自己也认命的这么想。

但……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沈卓双手猛然护胸向后倒退一大步,然后竟眼睁睁的看着连淑瑶妈呀一声趴在了地上。

山风吹拂,墙上墙下的人刹那静止,连淑瑶呲牙咧嘴的抬头,目光从沈卓的脚面一直看到沈卓的脸,那眼神里的怨念已经快凝成实质了。

沈卓摸了摸鼻子,“看什么看?见面就向我身上扑,馋我的身子,下贱!”

“你……!”也不知是痛的,还是气的,连淑瑶眼泪含在眼眶里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耿虎竖起大拇指,“不愧是我卓哥,刚刚你扔那东西的时候,兄弟还真怀疑你被啥附体了竟会妖法,但现在!货真价实!我耿虎敢担保是我原来的卓哥,不会错!”

沈卓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把嘴闭上!”

其实刚才那一霎沈卓确实想扶,但他突然想到,古人常说女子沾衣裸袖便为失节,所以他抬起的手才猛然变成了护胸,还向后退了一步。

至于这句话说的是不是唐朝,沈卓也不是历史学家,以防万一呗,总之,让她摔一下总比失节强。

王氏这时才慢悠悠的爬上来,她眼里只有儿子,目光在沈卓身上仔细打量了两圈,见其连衣服都没有破损,大大松了口气。

“哎呦,姑娘你怎么摔了?快起来,疼不疼啊?怎么这么不小心……”王氏好像刚看到地上的连淑瑶一样,边大惊小怪的说着,边弯腰将她扶起来。

连淑瑶瘪着嘴,柳眉紧蹙不停吸着凉气,痛觉告诉她,膝盖肯定摔破了,不过对王氏,她倒也没甩什么脸色,冤有头债有主,她只拿一双泪汪汪的杏眼恶狠狠的瞪着沈卓。

沈卓也不理她,走到王氏身边,笑了笑,“娘,今天的事您不用操心,我来处理就行,保证不出岔子。”

王氏幽幽一叹,“儿啊,这事因娘而起,连累你们了……现在山上近千条人命可都靠你了,你要知道轻重!”

“嗯,会的,您放心好了。”

母子二人两句话的功夫,连淑瑶已经挣脱王氏踉跄的凑到墙垛前,看见了外面山坡下的姑父秦琼,亲人就在眼前,十六岁的姑娘终于忍不住了,眼泪一下流了出来。

“姑父……!”连淑瑶带着哭音向秦琼招手,示意她在这里。

秦琼闻声抬头,一百多步的距离能隐约见到连淑瑶的样子。

“淑瑶!”秦琼回应,脚下不自觉向连淑瑶所在的位置靠近。

连淑瑶也是,在寨墙上横移着想与秦琼更近些,但她这一走,秦琼却停下了,因为……侄女走路怎么一瘸一拐的?好像不方便的样子。

作为已经有三个儿子的过来人,秦琼不得不多考虑。

难道说,刚才山上的寨主说没有染指淑瑶是在骗我?对!肯定在骗我,淑瑶生的如此俏丽,他怎会不起色心?怕也只是遮掩罢了!

想到此,秦琼腹内一股怒火蒸腾而起,攥了攥拳,但转念间,他这股怒火又刹那消失了。

因为他猛然想到,遮掩是对的,如果侄女淑瑶遭玷污的事被光明正大的喊出来,那这丫头以后还怎么做人?还活不活了!

秦琼心思百转,眼中越发疼惜起侄女,“你怎么哭了?别哭!等秦王上山,姑父就接你出去。”

连淑瑶听的清楚,用手背擦着眼泪,轻轻动了动膝盖,吸着鼻子不住哽咽,“疼……!”

秦琼心中一叹,哎,未出阁的闺女,才时隔一夜能不疼嘛!

“忍忍,过两天就好了,可千万别想不开!一会秦王就到。”

听见秦王一会就到,连淑瑶与沈卓心中都是一喜,尤其是沈卓,他以后在大唐过的怎么样,就全看今天这一哆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