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星际重生:无限副本逆袭
星际重生:无限副本逆袭 连载中

星际重生:无限副本逆袭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红茶白桃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凌郁秋 君迟砚 现代言情

星际虫族大战中,凌郁秋遭人陷害,成为实验体被折磨数年,在她成功与实验室同归于尽后,首先在战乱后一千年醒来,在这一世她克服昔日实验体梦魇,致力于探寻战乱之谜(第二世)
不料时空再次流转,她重新在星际战乱来临前七年醒来(第三世)
这一世,握有先知与未来科技的她从当下的千校联考开始崛起
联邦古食,异能机甲,体术精神,神秘副本,逐一探索精通,势要不留遗憾,到中流击水,力挽星际危机
一句话:清冷睿智明艳美人x矜贵腹黑高冷监狱长 (重生+无限流+美食+异能多元素升级文) (女主成长型!非一开始无敌文!)展开

《星际重生:无限副本逆袭》章节试读:

第4章 凌郁风危险


!!

骂我狗?凌郁秋脑袋上瞬间炸起一朵青筋十字花。

气呼呼狠狠rua了某猫一通,踏云瞬间变成了一个仿佛被欺负的彻底的良家妇猫。

不过,无论凌郁秋的重生和踏云有没有关系,她暂时不想多探究,因为有时候知道太多反而有害无益。

慢慢来,她很有探索的耐心。

“小东西,前世装的很辛苦吧,姐姐都不知道你可以说话,说说,还有什么小功能?”

某猫低着头对了对两只白色小爪子,真的在回忆自己有什么功能,不一会儿耳朵抖了抖不确定道:“变身?超级智脑?”

“啊,那些不重要关键是我还有一个袋袋哦,里面有些你前世的东西,嗯,我看看,好多厨具,一些调料,一把极星枪,哦还有一架A级皮肤附着型外衣式机甲。”

凌郁秋低头看到踏云掰着总共就四个的指头,震惊地无声张了张唇,她本来只是随便一问,不想竟然有如此意外收获。

这几样东西在如今这个世纪堪比无价之宝啊!

有机会寻一信任的人解析一下,会极大促进联邦机甲技术和武器的发展。

最重要的还有她又可以吃到美食了,谁叫这个时期古食还没复兴起来呢,天天喝营养剂对她一个前世尝过饭菜的人来说有点生不如死。

凌郁秋习惯性地把手搭在踏云小脑袋上,缓缓往尾巴方向撸起来,心里在构思几项计划。

嗯,不过踏云毛毛还是一样的软~

“踏云,你有点臭。”凌郁秋突发坏心吐槽。

“喵!”不可能,我干净的很。

小黑猫全身毛发竖起,炸毛抗议。

“哈哈。”

凌郁秋抱着他边走边笑,心情前所未有的放松。

【喵!云江,桥,凌,郁风,危险!】

一连串断断续续僵硬的机械声倏地在凌郁秋脑袋里炸响。

她似有所感低头看向怀里的踏云,不想看到了一幕终身难忘的画面。

踏云身体僵直,瞳孔竖成一条细丝盯着她,木然,诡异,就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

啊,原来是这样……

智脑?并不是像她戴着的光脑那样的身外之物,而是踏云身体本身吗。

变身?也不是开玩笑的啊……

凌郁秋心里说不出的滋味,胸腔有些憋闷,前世那个只知道吃吃喝喝玩玩乐乐的小软废物到底经历了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都干了什么……

下一瞬她深吸了一口气压下情绪,冷静掉头往最近的小路跑去,目标云江大桥。

凌郁风,她同父异母的弟弟,有生命危险!

迅速穿过人工树林,顾不上脚上的泥泞,凌郁秋紧盯着远方闪着冷光的桥影疾速狂奔而去。

呼,呼。

喉咙渐渐传来火烧般的酸痛,身体细胞叫嚣渐起,心脏咚咚不断加速,嘶吼着为四肢输送着动力。

快速奔跑间凌郁秋苍白的脸上,表情冰冷吓人。

其实换做重生前,她对凌郁风这个八岁的弟弟内心是抵触的,大概是因为他出现的突然。

他的母亲是黎云,黎女士。

记忆中她对自己是爱屋及乌的,但是关键是第一个告诉她她即将拥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的人,不是黎女士也不是凌爸,而是黎女士的弟弟,她名义上的舅舅黎明宵。

任谁突然的一天被一个陌生的人突然地通知道:“我姐和你爸爸有了一个孩子,你以后最好不要给我耍小孩性子,来给他们添麻烦。”

下马威式的言语,站在对方角度上就是护短为姐姐再婚撑腰。

但站在她的角度,她整个人听到的一瞬间如坠冰窟,命令般的语气激起了她的反骨,颠覆了她的理智。

弟弟?所以呢?你谁啊!我认识你吗!

当时她就是一个十一二岁孩子,喜怒分明。

即便后来黎女士对她温柔相待,表示不会抢走爸爸。但某人留给她的阴影过深,她偏执地认为这个未见面的弟弟会抢走属于她的爸爸和爱。

她不喜欢他,更不喜欢那个所谓的“黎舅舅”。

其实后来爸爸对他的关心没少,但多了一个孩子难免有顾不周全的时候,她又敏感,所以她渐渐钻起牛角尖而且钻到了一定程度。

爸爸因此为了她和黎女士一直没有去联邦民政局登记结婚,八九年了,凌郁风都八岁了。

黎女士也没有说一句怨,反而对她一直很愧疚和包容,黎云确实对爸爸的感情很深。

而凌郁风也意外地喜欢黏自己,虽然总是被她冷眼相待。

想到这,凌郁秋突然觉得自己有点不是东西,她干的什么混账事!

几世经历,她不再是思想稚嫩的孩童,她对黎云不再有敌意甚至对她怀有愧疚,对爸爸也是,作为子女最应该做的不就是让父母幸福吗。

她之前的行为不仅没有做到,反倒是大逆不道。

马上要冬假了,她要及时止损,放假后她需要立马去向爸爸和黎姨道歉,她认罚,怎么骂她都行,还有凌郁风,她会负好一个姐姐该有的责任。

但某男性,抱歉,她不认识。

回到眼下她必须把凌郁风救下来,否则这将会是两个家庭崩溃的起点。

发泄似的狠咬了下舌尖,血腥气四溢,凌郁秋豁然清醒了几分,加快了脚程。

五分钟后,凌郁秋到达江边。

鞋子早已被泥糊的面目全非,她脱了鞋扔掉,往水边走去。

水波随风徐徐荡漾,安静祥和,但凌郁秋一颗心却提到了嗓子眼儿,不会的!

她在江边跑动,眼睛一眨不眨地四下扫视。

喵。

踏云看到凌郁秋冷然的脸色,自己也蔫儿蔫儿的,小短腿哒哒跟在身后,给予着无声的陪伴。

人造夕阳落下,江面被泼墨似的晕染上一层橘红色霞光,映在凌郁秋漆黑透彻的瞳孔上,凄美缱绻。

喵!

踏云的两只爪子突然用力地抓挠了一下凌郁秋的校服裤腿。

凌郁秋看向他,多年的相处默契让她瞬间明白过来,一双眸子立刻锁定江面上的云江大桥,下一秒瞳孔霎时一缩。

只见桥上有一辆价值不菲的车子半截身子早已超出了路面,欲掉不掉,而桥两边的撞击感应屏却没有启动!

人为!

就在桥上一片嘈杂中,车子彻底飞出了桥面,冲向桥下。

咚!

果然,江面屏护系统也没有响应。

巨浪迭起,冰冷地拍打在凌郁秋脸上,生疼。

远远瞥见桥上一辆灰色不起眼的陆行车疾驰而去,凌郁秋眉头一拧飞速说道:

“踏云,把车牌号给我记下来!”

喵!是!

声音响起的同时是凌郁秋跃入江面的纤瘦背影。

咚!

水花溅起,随后传来哗啦哗啦的游水声,让人心弦绷紧。

好冷!

水里冷的凌郁秋甚至产生了想退缩的念头。

但不行,她发过誓的,这一世要不留遗憾,即便是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