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向往的生活从乡村振兴开始
向往的生活从乡村振兴开始 连载中

向往的生活从乡村振兴开始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梦落花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周熙乐 都市小说 陈平安

如果你有一个机会可以带领家乡起飞,那么你想将你的家乡打造成什么样子呢? 在外漂泊的陈平安带着满身伤痕回到崑山村,偶然的一次分地中,不知道是左脚先动还是右脚先动,踩破了某一个空间节点,获得系统加身…… 在那一刻起,陈平安变得不一样了,崑山村也变得不一样了! 一个全新的乡村拉开了遮挡她的帷幕,向世人展现她的唯美!展开

《向往的生活从乡村振兴开始》章节试读:

第4章 这能是种苗?


桌面摆着的规划图,给陈平安一家人整不会了。

老爷子嘬了嘬烟,“平安,你这是要打造农家乐样式吗?咱们这山卡拉的地方,能有人来?”

陈建军拿着图纸看了好几遍,看向陈平安的眼神不太对劲,估计又是在寻找竹篾了,那东西抽人贼疼,还不会留下内伤,简直就是陈建军小时候的噩梦。

“你不是说搞养殖吗?”

听到父母和爷爷的疑问,陈平安内心委屈,怪他咯,没有一开始就勘破系统天机。

“爷,爸妈,单纯的种作,如果没有足够大的面积,是搞不起来的,爸妈,这个你们认同吗?”

好在,陈平安自认思维活跃,死的也能说成半死,很快就为自己找到了借口,呸,是发展的战略规划。

陈爸陈妈点点头,这点确实是,这也是他们不赞同陈平安回家搞种作的原因。

崑山村山多地少,虽然气候宜人,水流量也算丰富,但是要是说符合大农场式的耕作却是不可能的。

南方多山地,和东北大平原不一样,适合精耕细作。

所以,这算是陈平安一开始规划中的误区。

系统的骚操作之规划图让陈平安找到了另一条发展的道路,系统提供的种苗都属于黑科技,其活力远超这个世界的同类物种。

这在这个世界是独一无二的,以这个特性为主打元素,打造集顶级农家乐,特色物种供应,休闲娱乐养老的仙境般的乡村模式,却是再合适不过了。

“我朋友目前在欧洲的一个研究机构,专门研究太空物种,给我的种苗就是他们的最新产物,目前还没有在市场推广,我是第一只小白鼠!”

反正欧洲那么远,对于一辈子在乡村的他们来说,属于遥不可及的地方,总不会真有人去欧洲找这个研究机构吧?

就算有,陈平安有一百种理由去解释,系统不能暴露,他的这些东西总得有一个说的通的来源。

陈平安说的太过于高大上,不在下里巴人的理解范畴之内。

“算了,你要怎么搞,我们也不懂,配合着你就是,谁让我们就只有你一个儿子呢,实在不行,大号废了,我和你妈努力努力,再培养个小号养着!”

陈建军话糙理不糙,说的翠云同志满脸通红,让陈平安无言以对。

老爷子倒是笑的开心,一家人在一起就要这样开开心心的,而且,家族开枝散叶也是他愿意看到的。

废的,精的,不都是他孙儿辈?这笔买卖,值!

于是,按照系统给的规划图,在村民们看不懂的情况之下,池塘的规划开始动工了。

一周之后,系统给的新手福利也通过物流公司,送到了陈平安的手上。

看着大车上运下来的种苗,陈平安这才感觉到万里长征踏出了第一步。

“嚯,平安这是大手笔啊!”

“看看这鱼苗,多大!不对,这特么是鱼苗,鱼苗有这么大,不会是被人骗了,给的成品鱼吧?”

“你傻啊?大鱼能有鱼苗便宜?”

“诶诶,这桃树怎么那么大?这种下去,明年就可以开花结果了吧?”

“这看了一圈下来,只有这几包种子是正常的。”

“平安这操作给我整不会了啊!”

工人们忙着卸车,崑山村的村民们忙着看热闹,陈平安忙着发懵。

“系统,这是咋回事?你家的种苗这么大?这能是种苗?”

万事不决问系统,谁让这是系统搞回来的呢。

“宿主,请相信系统,系统的存在本就不合理,你还想系统出品的产物能有多合理?”

“有道理!”陈平安忍不住对系统竖起了大拇指,这波解释,他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还是那句话,既然不能反抗,那就愉快的享受。

村里这么多人在看热闹,闲着也是闲着,陈平安吆喝了一声,众人就帮着将鱼苗抬到陈平安家的池塘边。

此时的池塘规划图已经完成了,沿着池塘四周建立了垂钓点,边上还从石材厂拉来一块大石头,写着垂钓天堂四个大字。

有一说一,这天堂着实小了点。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周边树立了一些木牌,写着池塘里面鱼的主要种类,以及它们的特性,说的天花乱坠,陈平安自己都不太相信。

还有一个瞭望亭,根据系统所说,池塘里面的鱼不定时会进行专场表演,这个瞭望亭就是为了观赏而建立的。

除此之外,从陈平安家通往池塘的路已经变成了柏油路,当然,处于保护当中,还不能通行。

池塘也放满了水,改良版的鱼苗不等陈平安他们反应,刚碰到池塘水,就蹿了出去,速度贼快。

村里有对鱼苗有一定的了解的老人赞叹不已,“活了这么大岁数了,没见过这么精神的鱼苗,平安,你这鱼苗问问你那朋友还有没有?给我也来点!”

“三叔公,这鱼苗是我一个朋友研究的,研究机构在国外呢,我回头问问他!”村里能有什么秘密呀,陈平安的那一套说辞早就被他爸传了出去。

三叔公听完笑呵呵的点了点头,有没有都没关系,重点是他担心他的养老金能够买几尾。

鱼苗下水之后,接下来就是那些果苗了,种子那些没那么着急,迟点晚点都行,但是果苗可不能放太久。

村子里的大罗坪堆满了陈平安的果苗,吸引了全村人的目光。

这一刻的陈平安感觉自己成了全村人的焦点。

村长和书记这时候也凑了过来,“平安,好小伙子啊!村里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你一回来,村子就又恢复了生机,不错不错!”

村长和书记都是组织的人,组织上关于乡村振兴的发展战略他们非常清晰,奈何没钱没人,空有想法有个锤子用。

本打算就这么躺过去了,没想到陈平安回来了,带着全村人的希望回来了。

这让他们看到了希望,他们村子虽小虽穷,但未必没有希望!

“兴国大伯,来,抽烟!我本以为是小打小闹,没想到阵仗这么大!接下来,还需要您的帮忙才行!”

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果苗,陈平安头大,这靠他们一家,还真难搞,而且,要实现乡村振兴,必须要有官方支持动员才行。

“你放心,你爷爷老早就跟我说了,所以,我和恒业这不赶紧赶了过来!”

陈平安口中的兴国就是崑山村的村长,恒业就是崑山村的书记。

恒业戴着眼镜,身上一股书生气息。

“陈老师,麻烦您了!”陈恒业退休之前是镇上的老师,退休之后,就赶鸭子上架,担任了崑山村的书记。

陈恒业拍了拍陈平安的肩膀,陈平安的学习成绩不错,当年就是老师口中的好学生,如今回到家乡发展,还是一样那么的优秀,这让陈恒业这位老教师非常的欣慰。

“不错,不错,平安,老师没看错你啊!学业有成,能够安下心来,踏踏实实回到家乡,帮助家乡发展的人太少了,你真的不错!”

崑山村曾经有多穷,现在就有多穷,这么多年了,没有任何的变化,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跑出去不愿意回来了。

老爷子在一旁抽着烟,眼睛里面充满了笑意,自家孩子这么优秀,也不枉他一把扁担一路熬过来了,值了!

陈建军则是在一旁臭屁,骄傲的很,陈平安看着这一幕,内心也非常的激动,现在他能做的就是先把自己家过好,有能力了再去带动那些愿意跟着干的人。

圣母情怀要不得,只有电视剧才会有,现实中的这种人,害人不浅,陈平安不为之。

“我们都在这儿,平安,你说怎么干吧,咱们全村人都支持你!”村长兴国大手一挥,霸气说道。

陈平安对着陈兴国和陈恒业笑了笑,跳上一旁的拖拉机上。

“叔叔伯伯婶婶们,家里已经准备好了午饭,还有我爷爷泡的好酒,一会有空的咱们一起把这些果苗拉到我家河边的山地上,坑已经挖好了,山地也做了标示,桃树放哪边,李树放哪边,都有标示,直接对应着放过去就好了!中午吃完饭之后,有空的就过来山地上,一起把果苗种下去,老规矩,也不让大家白干,半天的150元,一天的300元!”

陈平安兜里足足有一百万的启动资金,挖掘机,池塘规划图改造,前段时间整理山地,挖坑等等,才用了不到十万元,财气大粗的陈平安大手一挥,村民们掌声如鸣。

这饭吃不吃都行,再说了,在哪儿吃不是吃,主要是红彤彤的现金比较诱人。

崑山村已经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往年这样的光景只有年后清明之前的扫公家祖墓的时候才会发生,后来年轻人逐渐出去之后,扫公家祖墓也成了留守村里的人的任务了。

这是城市化进程中不可避免的后遗症,许多农村的年轻人纷纷离开家乡,奔向城市,造成了农村的空荡。

按照先富带动后富的国策,现在是开始慢慢的将目光转向四五线小县城和农村的时候了。

陈平安算是比较早吃螃蟹的那一批人,随着乡村振兴计划的推广,和陈平安一样扎根乡村的人还不少。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种苗已经全部在河边的山地上成功种植。

陈平安家拿出了家里的腊肉,鱼,款待了帮忙的村里人。

在这样的农忙季节大家伙能够抽出一天的时间帮他们家,跟陈平安一家在村里的口碑有关。

不然的话,农忙季节,谁有这功夫放下自家的活去帮他们家干活啊?

家里的水稻还等着收割呢,收割完了还得晒,农忙季节可是一天都不得闲。

忙完果苗的种植,接下来就是帮忙收割家里的水稻,南方不少地区虽然也有收割机进来,但是并不包含崑山村。

崑山村地势高,进村的山路绕,路也小,而且村里的水田多是类似于梯田,收割机进来了也不好操作,所以还是保持人力收割的模式。

陈平安再次体验了一把小时候跟着爷爷奶奶收割水稻的艰辛日子。

一家人扛着打禾机,用脚踩的那种,抓住水稻的根部,将水稻伸进去旋转的机芯里面,就能够将谷子脱落。

幸好他们家水田不多,所以用了三天左右,就收割完全了。

“哥,天气预报说后天会下雨,明天我去帮你们收割!”晚上,陈平安的大伯和三叔在陈平安家吃饭,饭桌上,陈建军跟他大哥**提起了帮忙收割水稻的打算。

陈平安三叔陈建业一年的时间都在外打工,只有过年和农忙季节才会回来帮忙。

好在他家的水田也不多,比陈平安家还早一天收割完。

“俺也一样!”陈建伟笑着说道,这是三国演义没少看啊。

**提起酒杯,碰了一下兄弟两人,“太好了,我正愁着这事呢!”

老爷子喝完酒,“老大,你这性子这么多年也改不了,有事总是不好意思开口,这一家人,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老大**的性子,老爷子一直诟病,总是拿来教训陈平安。

“嘿,二叔,我这都五十多了,改不了了!”**憨笑道。

兄弟三人,都不太擅长精明算计,虽然发不了家,但是好在也没有那么多的间隙。

“平安,我这几天想了想,打算年底就把工作辞了,回来跟着你干,你看行不行?”陈建业看着陈平安这几天折腾的热闹,心里也火热。

这些年在外面打工,一年到头见不到自家孩子,说陈建业心里不愧疚那是假的。

但是没有办法,穷啊,不出去,一家人靠着那几亩地,怎么养的活啊?

现在可不比以前,现在孩子上学,哪哪都需要钱。

这些年出去工作,也攒了点钱,想要回来的心思一直都有,只是苦于回来没有好的营生。

现在陈平安搞得这些,让他心里想要回来的心思更加火热了。

以他的眼光,跟着陈平安,就算挣得没有在外面多,但是日子肯定不会差,关键是能陪着家里人,陪着孩子长大。

“那太好了,三叔!我想着等第一波收获出来了,看看效果,好的话,肯定是愿意带着我们一家人一起来干的!”陈平安听到三叔的话,高兴不已,这村里一共就二十来户人家。

一家带动一家,系统给自己的究极任务不就完成了嘛。

“老三说的是,一年年在外,平胜和平莉这俩孩子我看着都可怜!”平胜和平莉是三叔的一子一女,留守儿童,跟着他们奶奶一起生活。

三叔的老婆当年生下两个孩子之后,因为嫌弃家里太穷,在某天出去就没有回来过了。

好在陈平安一家和大伯**一家时常照料,这才没有让他们过得太过于悲惨。

如今,三叔陈建业愿意回来,老爷子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的。

“我也是,平安,咱们三家的山地这次分地刚好都在一起,咱们连成一片!”**挥着手说道。

陈平安举起酒杯,包括翠云同志也举起了酒杯,一家人整整齐齐的碰了个杯。

地多了,人也多了,这事做起来更加的容易了。

喝完酒之后,老爷子敲了敲桌子。

“这活一起干,准是没错的,但是亲兄弟,算明帐,这章程得说的清晰明了,不能因为这事儿坏了我们一家的感情。”

老爷子人虽老,但是头脑却非常的清醒,这一茬,陈平安他们确实一时没想到,只顾得激动了。

此话一出,大家有点沉默,涉及利益,一方面是自己的想法,一方面是亲情的羁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