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神医毒妃:我被王爷宠上天
神医毒妃:我被王爷宠上天 连载中

神医毒妃:我被王爷宠上天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香草薄荷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沈兮月 白玉晨

她,21世纪医学小天才,杀伐决断美艳女特工,一朝穿越成了沈将军府的白痴大小姐,貌丑不自知,痴缠冰山脸晋王:“小姐,快擦擦口水!” 什么破设定! 且看我逆天改命,智斗继母,什么绿茶婊,白莲花通通扼杀在摇篮里
晋王一个捂不热的冰疙瘩还不赶紧扔掉,留着过年! 宛儿:“小姐,明智!” 拜师学艺收获一大群迷弟迷妹:“正常发挥!” 遇见他——悄然而至的温柔温暖我的心 他,身世不明,此生唯一的救赎是她展开

《神医毒妃:我被王爷宠上天》章节试读:

第8章 落汤鸡


“大姐姐,你今天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说这话的是三房的沈嫣然。

身着杏黄色绣金襦裙,梳着双平髻,一对精致的金色发簪插在髻上,胸前还挂着镶玉璎珞平安锁的沈兮月,一出场就是引人注目的焦点。

特别是脸上恶心的痘印消了后,这张脸还是十分受看的,就是脸上的红斑还是骇人的很。

从三品光禄寺卿沈麟便是沈嫣然的父亲,而二房的沈峰则是从二品兵部侍郎,作为沈府官职最低的三房来说,他们一直都过得谨小慎微。

素来胆小怕事的沈嫣然,平日见了沈兮月都要退避三舍,居然一反常态主动与自己搭话。

沈兮月不可思议地转身看向她,只见她着了一身淡绿色平罗衣裙,简单素雅,脸上又带着浅浅笑意,看样子来给自己示好的。

况且沈蓝心久不在府,沈静嘉自视甚高,沈兮月确实是相比之下最好接近的。

“嫣然妹妹,快来这里坐!”不等沈兮月开口,早就选好位置就坐的沈瑜,忙招呼沈嫣然过来坐下。

沈嫣然向沈兮月投来了一丝歉意的目光,便转身朝沈瑜走去,这二房三房关系一向要好,沈兮月倒也觉得没什么。

自己独来独往惯了,还觉得轻松自在些。

“小姐,该入坐了!”

在秋月的提醒下,沈兮月这才移步到仅剩的位置上坐好。沈静嘉一来就占了第一排居中的位置,还不忘一脸得意地看着沈兮月,俨然一副主人模样,她的右手边是沈萱儿,沈瑜和沈嫣然入座第二排。

魏嬷嬷不愧是在宫里呆过的,脾气温和不说,教导规矩可谓面面俱到,无一不精,虽然严厉些,却也不像传闻中说的要打要骂,十分有耐心。

“各位姑娘皆是出身名门,人品贵重自是不用说,但除了品行端正以外,也应该时刻提醒自己要谨言慎行,女孩儿家终是要嫁人的,那不论是管家之事还是与人交往的那些虚礼,都是姑娘们要多多专研的…”

作为21世纪品学兼优的苏一落来说,听课就如同家常便饭,她能快速将魏嬷嬷授课内容,归纳总结,拎出重点内容做成笔记。

再加上魏嬷嬷讲的过于细致缓慢,所以没多会儿她就没了兴致,不自觉的发起神来,大概是这十一二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最近尤为嗜睡。

…眼前一片漆黑,模糊中透出一丝光亮,随着指引,沈兮月不知不觉来到一个房子前,屏幕上赫然显示无限积分,还有这种好事,内心一阵狂喜,随即马不停蹄地冲进去,系统还很人性化的准备了超大型购物车,沈兮月肯定不能浪费这个好机会,装的满满当当,这才心满意足地推车出来…躺在沙发上,敷着面膜,听着歌嘴里还哼着小曲儿,惬意的喝着咖啡…正准备泡了香喷喷的热水澡…

只听“啪”一声,魏嬷嬷的戒尺已经敲在沈兮月桌上,瞬间清醒,看着魏嬷嬷怒不可遏的样子,她知道自己今天少不了挨手板子了。

连忙求饶道:“嬷嬷,我昨日没睡好,今日才打瞌睡的,我都认真做了笔记的,不信你看…我知道错了。”

看着沈兮月一脸眼泪巴巴的可怜模样,魏嬷嬷怒气也消了大半,又瞧见她做得笔记,虽说简略却也用了心的,而且浅显易懂,连她都不觉眼前一亮。

再加上自己那好姐妹所托,定要好好教导,这才故作生气,冷声说道:“谅你也知错了,那就罚抄一百遍女戒,明日交给我。”

根本没给沈兮月还价的机会,一眨眼魏嬷嬷就跑的远远的了,这速度快的像逃命一样,一点都看不出魏嬷嬷已年过半百,虽说比老太太小几岁,但好歹也不年轻了。

可谓是从天堂到地狱,这极大的落差感,让沈兮月备受打击,她并没有理会沈静嘉和沈萱儿的火上浇油,讥讽嘲笑。

呜呜X﹏X,还我泡泡浴…还有我的olay小白瓶,神仙水,贵妇面霜…

沈兮月忿忿地走在回去的路上,秋月紧跟其后。

沈静嘉又怎会放过羞辱沈兮月的机会,她可是早得了消息,晋王来府上拜访,这不她的丫鬟青儿得了她的示意,已经去请晋王,来看这出好戏。

她这才急冲冲地跑来花园堵人,沈兮月哪有心思搭理她们,正怅然若失地倚着栏杆,暗自叹息。

就听到身后传来沈萱儿怯怯的声音:“大姐姐,我和三姐姐来向你道歉,我们不该取笑你…”沈静嘉在后面,也是满眼的赞同。

“哦!”

沈兮月冷声应到,若不是看到沈萱儿嘴角的一丝狡黠,她应该会相信她的话吧,毕竟她也只是个十岁小孩。

见沈兮月眉眼不动,摆明没把自己放在眼里,沈萱儿也不气馁,和随后赶来的沈静嘉交换了一个眼神,加重声音略带哭腔说道:“大姐姐你要怎样才能原谅我…”

便直直地朝沈兮月身上扑去,沈兮月眼里闪过一丝冰冷,不禁轻轻皱起眉头,灵活的弯腰闪到一边。

“啊!”

沈萱儿陷害沈兮月不成,惊声跌入水中。

沈兮月又怎会放过在那儿看热闹的沈静嘉,一个眼神秋月已然明了。

这样突如其来的变故,沈静嘉还没想好应对之策,就被一脚踹进水里。

就这点小伎俩,也敢在自己面前班门弄斧,不自量力。

沈兮月一向不屑这种小人行径,但并不代表她可以容忍。

“三小姐落水了,快来人啊!”赶来的青儿直接愣住了,忙喊人过来帮忙捞人。

“小妹,等着大哥来救你!”沈天霖忙不迭的跳入水中,将沈静嘉给救了上来,还不忘将给沈萱儿准备的斗篷盖在她身上。

沈静嘉整个人都呆住了,她原本设计让沈萱儿拉沈兮月下水,借机向沈兮月发难,然后再在晋王面前表现一番。

如意算盘落空不说,自己竟成了落汤鸡,这一头一脸都是泥和水,发髻也都松散了,看着实在狼狈,难为她还精心打扮了一番。

可不能就这么放过她,沈静嘉突然回过神来,颤抖着身子不卑不亢地对沈兮月说道:“大姐姐,你一直不喜欢我,我是知道的,但我和萱儿妹妹已经给你认错了,萱儿妹妹还那么小,你怎么忍心推我们下水…”

说着便一抽一抽地哭了起来,还不忘满脸委屈地看向一脸阴沉的晋王殿下。

对于沈静嘉,晋王没有任何怜惜之情。不过对沈兮月他可算得上厌恶至极,这个他皇爷爷亲自给他择选的晋王妃,容貌丑陋,行为粗鄙,让他从小受尽别人耻笑。

每次来都是一脸花痴地看着自己流口水,实在恶心至极。要不是为了拉拢沈晔曜,他绝不会来趟这趟浑水。

反正沈家又不止一个嫡女,何不刚好趁这个机会把婚退掉,他的大业可不能毁在这个愚蠢的女人手里。

“沈兮月,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本王绝不允许你这样的女人进晋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