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缠绵悱恻,病娇的小坏宝甜欲撩人
缠绵悱恻,病娇的小坏宝甜欲撩人 连载中

缠绵悱恻,病娇的小坏宝甜欲撩人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桑宁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梁妄森 现代言情 黎昧

“宝贝,你好坏
”“嗯,不然怎么套住你这小妖精
” 黎昧是个勾魂摄魄的小妖精,她看上的,就一定据为己有,特别是把白衬衫穿得干净纤尘不染的禁欲男生,谁知他竟是蓄谋已久……展开

《缠绵悱恻,病娇的小坏宝甜欲撩人》章节试读:

第6章 哥哥今晚的睡衣是什么颜色


黎昧的小名就是梨子,她是用那个小妖精是我的微信号发给梁妄森的,就等于告诉他,她就是之前那个加他的女生。

梁妄森看到后,波澜不惊。

只是,

自从捅破身份后,黎昧每天都会发来撩人小语音——

【星星和月亮不会奔你而来,但我会。】

【最近綦大的空气都是甜的,因为有哥哥在。】

【智者不入爱河,遇你不做智者,心甘情愿坠入哥哥的爱河。】

黎昧自己听得都起鸡皮疙瘩,他却毫无反应。

行,算是碰上个势均力敌的猎物了。

……

下午阳光明媚,黎昧和许温上着西方经济学的必修课。

黎昧不是那种传统的学霸,她上课不怎么喜欢听课,课下或者休息的时候却喜欢看书,所以学习的内容已经超过课本上的了,课上听了也就没有意义。

“黎子,你在做啥玩意?”许温抽空瞟了她一眼。

黎昧用课本挡住了老师的视线,手里在捣鼓diy手工编织手绳。

有红色的线和黑色的线,还有一些银小饰品,红色手绳是女生戴的,黑色手绳是男生戴的,俗称情侣款。

“爱情绳。”黎昧编的极其认真,似乎不悦她打扰自己。

“卧槽,送谁啊,不会是梁……”许温惊呼。

黎昧让她噤声,“你他妈想让全世界知道?”

许温闭上大嗓门,小声逼逼,“虽然我知道他宇宙无敌大帅比,但你就不怕接近他灾祸连连?”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曾曾曾祖父是皇族,我身上有一半皇族血液,神龙庇佑,就算他天煞孤星也祸害不了我。”黎昧扯了扯唇。

许温一脸淡定:我信你个屁,扯淡。

黎昧用了两节西方经济学的课,编好了一对手绳,红绳自己戴上,黑绳放在兜里。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铃响,她和许温打了个招呼,让她自己回寝室。

许温看着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离开了教室,肯定是去送手绳。

男生宿舍楼下。

黎昧缓缓靠在楼下一棵树旁,看着来来往往的男生下课进出宿舍。

当然她也被男生围观了——

“黎大校花在等谁啊,哪个男生这么幸运被看上了?”

“反正轮不到你我,兄弟别看了,再看眼珠子都要沾在她身上了!”

“幸运之神眷顾一下我这只单身汪,你们说我上去搭讪,女神会说什么?”

“让你滚啊,别妨碍她等人哈哈哈!”

黎昧听着这些乱七八糟,无动于衷,她低头把玩着自己手上的红手绳,上面还有三个银饰品,像是木头的形状。

组合在一起就是森。

这让她爱不释手。

好不容易等到他们寝室的人,黎昧上前问苏执,“梁妄森没和你们一起?”

苏执意味深长看了她一眼,然后淡道,“他去校外修车了,估计得晚上回来。”

黎昧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回去等。

苏执也没说什么,就走了。

身旁同寝室的丁程戳了下苏执的胳膊,“校花不会看上阿森了吧,那可是铁树开花了。”

苏执不置可否。

一旁的赵鹏看热闹不嫌事大,邪笑,“校花这攻势太猛了,谁受得了?估摸阿森用不了多久就缴枪投降了。”

“你以为是你?”苏执不冷不淡。

“靠,我也没那么好搞定的好不!”赵鹏嘴倔。

苏执笑,“是没人搞你吧?”

“操,我赵鹏行情有这么差?”赵鹏直嚷嚷。

“你不是行情差,你是没有行情。”丁程露出阳光明媚的大白牙。

赵鹏二话不说一只手揽着一个,开揍!

黎昧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到晚饭时间也没去,许温催了她很久,最终让她给自己打包带回寝室。

终于,一个穿着黑色工装的男生,没走过来都能让人怦然心动的高瘦痞劲,露出一截冷白的锁骨,漆黑眼睫扫向她。

似乎看到她走过来,就放缓了脚步。

黎昧是有些近视的,但是她没戴眼镜,就带了隐形眼镜,一眼就看到了他。

她先他一步,慢悠悠走向男生,黎昧打量着他,“你室友说你去修车了,我等了你一个多小时,饭都没吃,人都饿傻了,你吃了没要一起吗?”

“吃过了。”梁妄森没什么情绪,嗓音低淡。

见他绕开自己要回寝室,黎昧拦住了他,“等等。”

梁妄森似乎有急事,不想在她这浪费时间,说不出的冷淡,“还有事?”

“有啊。”黎昧不在意他的冷淡,猎物嘛,又不可能乖乖钻进她设好的陷阱。

总要诱导他,然后再捕猎他,太容易抓到的猎物,容易让人没有成就感。

“你伸手。”黎昧眼睛亮晶晶地盯着他,语气隐含甜腻。

梁妄森没有伸手,倒是没有阻止她过来,握住了自己手臂一阵捣鼓。

当他垂眼,看到黎昧给他戴上了一根编织的黑色手绳,上面还有一个梨子形状的银饰镶嵌。

黎昧然后伸出自己的手腕给他看,“这两条都是我编了一个下午的,我上面是一个森字,你上面是一个黎字!”

这样她的猎物,就被印记上她的标识了。

当她解释完,梁妄森虽然没有摘下手绳,但,语气冷讽,“不用费心送这种东西,我们没什么关系。”

黎昧转了转眼珠子,豁达道,“行,那我先寄放在你这三个月,三个月后我们如果还是没什么关系,我就拿回来烧的一干二净,保证一点灰尘不留。”

梁妄森似乎没了拒绝的借口,但也没答应,只是懒散地哂笑,对她来说倒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黎昧确实精得很,见他被自己说服,心里的成就感又上升了一个层次。

她心情明显愉悦,眼看着就心满意足要走人了,毕竟今日份任务完成。

但经过他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想逗弄猎物。

黎昧猝不及防凑近他耳边,暧昧低喃了一句,“哥哥今晚穿什么颜色的睡衣,还是习惯什么都没穿倮睡?希望今晚梦见,晚安。”

宛如一道羽毛,在男生耳边划过,心痒难耐的时候又利落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