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宫斗干嘛,种田才是正事
宫斗干嘛,种田才是正事 连载中

宫斗干嘛,种田才是正事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乔乔茼蒿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束楚英 芷桑懿

故事发发生在一个小国家,因为农业不发达,所以国君十分重视农业,女主因为家族入宫,却被迫入了冷宫,为了活下去开始了后宫种田之路
展开

《宫斗干嘛,种田才是正事》章节试读:

第4章 贵嫔侍寝


处理好政务已到了用晚膳的时辰,皇帝见今日晚膳似乎没有那道菜。青雨观察到了皇帝一丝不悦,立刻禀报道:“皇上,按规矩那道菜这些日子不能上了。今日御膳房总管来报,说御膳房近日采购到的优质豆子越来越少,日后恐怕无法再做金玉柳了。”

皇帝停下筷子:“无妨,切莫为了朕的一时兴起劳民伤财。”

豆类在俞国可谓十分的珍贵,只有高价才能求得,几年前也只有玉安酒楼花大价钱购的一批黄豆研制出金玉柳这道独特的小吃。售价二十几两,相当于平常百姓几年的生计了。

皇宫有这道菜还是因为几年前庙会上被砸了脑袋,特意让宫内的御厨特意去学了手艺。

其实这道菜的做法说难也不难,因为俞国的天气不适合种豆类,做不好就浪费了珍贵的食材。需要将豆类制成豆腐,再将其切成三角形,放在油锅里将其中炸至中空,形状似黄金再将提前腌制好的萝卜丝形状似柳枝,将其放入外皮中,浇上特制料汁,至此完成。酸甜爽口,外皮酥脆。

进完晚膳,敬事房的人来问是今晚是否需要安排人侍寝。

“朕乏了,今晚不必翻牌子,就让湘儿来吧。“

青雨领了旨意便就去传召后宫资历最深的妃子,攸贵嫔迟湘。虽然已经是选秀女一段时间了,皇帝也对这些新人没有什么兴趣。

青雨不一会就到了迟湘宫里:“奴才见过娘娘,今日皇上传召娘娘侍寝,请娘娘准备着。”

迟湘身边的丫头眼色倒是快,立刻就送上了茶水,青雨以还要去伺候皇上为由离开了。

“依澜,替本宫送送青公公。”

依澜送完人入殿伺候攸贵嫔梳洗上装,依澜按摩面部的手法一流,一会儿就让人忘却了时辰。

一个小宫女冒冒失失的进来禀报:“娘娘,彩轿已经在殿外了,请娘娘移步。“

”冒冒失失的,成何体统,去殿外候着。”依澜打发走小宫女伺候着自家娘娘穿衣:“娘娘咱们宫内的小宫女最近越发的没规矩,请娘娘示下“

”你和本宫自幼一起长大,亦是这梅香楼的总管,这些事都做不好,今晚你就不要跟我去了,让依漪随我去吧。“

依澜也觉得自己确实有做的不对的,娘娘的信任自己却没有将事情办好。扶着娘娘上了彩轿,却没有跟上,留在宫内反省。

彩轿长五寸宽5寸,以紫红流苏相间装饰,挂上精细制作玉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彩轿一抬,几人欢喜几人忧,一夜或可跃上高位,后宫众人谁想冷冷清清过一生,若有怕是只有那位。

铃声停,抬脚太监压下轿身,一旁的梳洗嬷嬷接贵人下轿入内梳洗。

梳洗嬷嬷十二人,两人一组分管服饰,沐浴热汤,胭脂水粉,甜水饮品,汤药,侍寝记录。按部就班,嬷嬷给贵嫔梳妆打扮好,穿上侍寝衣服裹上连身斗篷由太监用暖轿抬至梦晓殿等候。

不一会儿,皇帝入殿,攸贵嫔出轿给皇帝行礼。

“臣妾见过皇上,皇上金安。”

皇帝伸手将其扶起:“爱妃,这些新来的家人子,根据你了解的情况,说说你认为这些人的位分应该怎么定。”说着将记有家人子的册子递给了攸贵嫔。

“皇上,根据臣妾了解到的情报,两大家族的人都入选了,对朝廷的影响还是比较大。另外我们的人已经开始结交好友,探听虚实了。”

两人又开始说了些体己话,已是深夜时分。皇帝:“时候不早了,歇息吧。“

两人在床上一阵好不热闹,皇帝问道:“后宫和密阁的事处理的不错,你可有想要的赏赐?”

“臣妾在你身边伺候就好。”

皇帝听到回答,意料之中,问过许多次答案尽皆如此。

看着身边的人跟着自己已经许久了,帮自己办成了不少事,心中已有想法。

皇帝和贵嫔一夜好梦,早朝时分,青雨来请皇帝上朝,攸贵嫔尚未醒来,多年规规矩矩,今日不知怎的这般放肆了一回。

进来伺候的宫女想将其唤起来,皇帝扬了扬手让宫女退下,青雨带人伺候皇帝。皇帝跨出殿门,对青雨说道:“攸贵嫔性情纯良,端淑柔嘉,册为昭仪。后宫后位尚空,无人管理,着其理后宫事,另外你再挑些名贵的布料以及素日她喜爱的花种送过去。”

“是,奴才这就差人去办。”

皇帝乘龙辇上朝时,殿内的人才醒来,梳洗穿戴好便回了自家宫殿。

一踏进宫殿门,就看到依澜领着宫女在宫门口等候。还没反应过来,小宁子将其迎了过来,开始宣旨。

“奴才恭喜昭仪,这里是皇上吩咐赐予娘娘的布匹和名贵的茶花。”

看着这些东西,攸昭仪十分欢喜,如今位分有了,后宫之权也有了,如果再有一儿半女。想着想着发现还有外人在,让依澜包了些银子送小宁子出去。

“奴婢,奴才,恭喜娘娘,贺喜娘娘。”

“都起来吧,依澜给她们每人都发二两银子。另外如果有人再胡言乱语,仗势欺人,休怪本宫无情。”

底下的人都知道昭仪娘娘在敲打他们,皆答道:“是”

“都去干各自的事情,依澜、依漪你们跟着我去内殿有事吩咐。”

“依澜,你去库房找些粗布给那人送去,若不是她,恐怕还没有我今日。依漪,你去小厨房做些糕点送过去。”

“娘娘,万一被皇上知道了,恐怕......”

“无妨,皇上早就说过不再过问她的任何事,自然也就不会过分苛责。再说皇上未必忍心见她过的不好。”

“咚咚咚咚。”

不知道是谁在前门,按理说这里不会有人来,宫内的人打开门看见放在门口的布匹,糕点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前去禀报了自家小姐。

“收着吧,她愿意送咱们就收着,潞姐姐你看看有没有包藏祸心,入宫没有简沁、简潞你们二人就把布匹做成衣服,正好换季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