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下山捉鬼,却被陆爷娇养成金丝雀
下山捉鬼,却被陆爷娇养成金丝雀 连载中

下山捉鬼,却被陆爷娇养成金丝雀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阿阮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姜酒 现代言情 陆宴

【玄学+爽文+甜宠】姜酒谨遵师命下山,穿着嫁衣去找她的小夫君,被狗仔狂拍上新闻#痴情女为爱发癫##陆爷的第108个追求者#
从此,陆爷身边多了一只娇软可人的小白兔,每天夫君长夫君短,求着夫君要抱抱,被陆爷宠在心尖尖上,成了被娇养的金丝雀
没多久,京都各大家族怪事连连,众人找上门,陆爷抱着他的心肝宝贝儿:我家酒儿从山里出来的,什么都不懂
其他人:拳打鬼怪脚踩京都的恶霸是谁!陆爷:抬出去!展开

《下山捉鬼,却被陆爷娇养成金丝雀》章节试读:

第5章 原来他就是个给她解灾的工具人


陆宴眼眸微眯:“你说的是哪种结合?”

姜酒认真地说:“我师娘说了,以你的玄命来冲抵我命里的煞气,调和阴阳,简单地说,就是男人和女人交配。”

“交配”。

陆宴的喉结滚动。

小小姑娘,竟不知羞。

交配二字,也能随意说出口。

向他说也就罢了,若是和别的男人说这样的话,别人怕不是会将她…

姜酒丝毫不觉得不妥。

出发之前,师娘都和他交代了。

要和陆宴交配,才能化解她的劫。

姜酒说:“你爷爷没有和你说清楚吗?我们当初定下婚约,你就是给我挡煞的。”

她给他看她的断掌。

“我天生薄命,只有和帝王命的男子结合,才能挡住我命里的煞气,否则我会死,就在这几天。所以我们必须结合。”

陆宴低眸,看着她的手掌。

他又不懂看手相,是不是断掌不知道,但她的手软软白白的,像是棉花糖,看起来很好摸。

姜酒看着他一脸的疑惑,突然明白了什么,连忙说:“我先申明,我不是骗炮来的…!我说的每个字都是真的,不信你可以问你爷爷。”

“我没法问他老人家。”陆宴说,“但我爷爷和我提过,要为你挡住煞气,以报答当初救命的恩情。原来是这个意思。”

姜酒说:“那正好,不用我和你费劲解释了,今晚把我这一劫化了,我们明天就解除婚约,以后两不相欠,各不相干。”

姜酒干脆的做了决定。

都这么久了,陆宴迟迟不愿意动手掀开她的盖头,她再迟钝也明白了,陆宴对她没意思。

说不失落是假的,这些年,她一直期许着未来的夫君,想着这次来见他,以后就不走了,想留下来,和他共度一生…但她不喜欢强人所难,既然陆宴不喜欢她,化了这一劫,她离开就是。

她太干脆了,干脆的让陆宴都有点不爽。

还以为她真的是想嫁给他,才穿着嫁衣千里迢迢的赶过来。

还非不可要他亲手揭开盖头。

原来……

他就是个给她解灾的工具人。

陆宴殷红的唇抿紧了。

“那就说定了,你师父救过我一命,我权当报恩,今夜之后,我们之间一笔勾销。”

姜酒说:“一言为定 。”

说完,姜酒就要掀开盖头。

陆宴却先她一步,探手捻起了流苏红盖,掀开一个角。

红盖之下露出一点白皙的下颚,一张弧线美好的樱桃小口,红艳艳的勾着人。

盖头再往上拉,露出小姑娘白白的脸。

她正垂着眼睫,浓密的睫羽在眼睑上投下一片阴影,像是有两只小小的蝴蝶落在她的眼睑上。

陆宴的心脏像是被一枪击中了,竟是凝滞了几秒。

世界一片寂静,直到少女的睫羽扇动几下,缓缓的流光溢彩的美丽双眸。

姜酒也是第一次真切的看到陆宴的脸,心脏猛地跳跃了一下。

竟然是他,难怪声音熟悉…没错了,天生天眼,又身怀龙骨之人,此刻,仍是她夫君的男人…

姜酒深深的望着陆宴,他幽邃的瞳孔里倒映着她的身影,恍惚她占有了他的全世界,陆宴的手扶住了她柔软的腰肢,将她摁倒在床榻上,高大的身躯覆了上来…

……

一夜。

苏醒的时候,陆宴已不见踪迹。

姜酒第一时间看了自己的掌心,就在一夜之间,命运线出现了逆转。

她掐指一算,她的大劫已是被化解了。

师父果然神机妙算。

姜酒心情大好,立马爬起。

“唔!”

又跌了下去。

腰,腰,腰,她的腰!

好痛…

一个小时后,焕然一新的姜酒,推着行李箱出了房门。

迎面和陆雪打了个照面。

陆雪刚刚从同学家回来,看见姜酒,又惊又喜:“嫂子,果然是你!!”

她一头扑过来,高兴的抱着姜酒:“在火车上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早知道你就是我嫂子,我当场就把你带回家呀!~欸,嫂子你推行李箱干嘛?”

陆雪注意到了行李箱。

姜酒说:“我要回去了。”

陆雪:“回去?什么意思,你不和我哥哥已经……哥,为什么嫂子要走?”

她突然从走廊探出脑袋,往下吼了一句。

在餐厅用膳的陆宴抬起头,正看见姜酒的身影。

红色婚服换下来了,换了一身轻便的碧色裙子,突然变成了邻家女孩。

陆雪说:“该不会是哥你不行吧?”

陆宴一口牛奶差点噎着。

他是做了多少孽,老天爷要给他分配一个这样的妹妹。

陆雪又拉姜酒的手:“嫂子,你别轻易放弃啊,毕竟我哥是处男,第一次肯定没经验的…”

陆宴听不下去了:“陆雪!”

陆雪冲他做了个鬼脸,把行李抢了过去,“要走也先吃完早餐,走,去餐厅。”

姜酒:“刚好我也有事找他。”

姜酒本来是找陆宴说事的。

但看到满桌的食物,就有点控制不住了。

她可一天没吃东西了。

“嫂子,你坐,我给你包个三明治。”

陆宴穿着白色衬衣,坐在窗前,阳光照进来,反光在他脸上,整个人简直白的发光。

这个模样,倒有点像姜酒记忆里的肉包子了…

只是此刻,她更多的想起的是昨夜。

姜酒垂下眼帘,脸颊有点烧。

陆宴倒是若无其事,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只是时不时,余光从她脸上扫过,看见了她脖子上的吻痕。

男人握着刀叉的手指微微的收紧。

陆雪包好三明治,递给姜酒。

姜酒一口塞进嘴里,腮帮子鼓了起来,一顿狼吞虎咽。

陆雪惊住了,嫂子看着嘴很小,张开嘴的时候,好像能吞下整个宇宙呢?

姜酒使劲把三明治咽下去,又喝了口水,缓过劲来了。

“陆宴,有个消息要告诉你,我刚才整理行李,发现庚帖不见了。”

庚帖?不是被哥哥捡到了吗?哥哥没还给嫂子啊?

陆雪心里犯嘀咕了。

“若是一般的庚帖,丢了也就算了,但我们签下的庚帖,下过血契,必须要解开血契才算完事,否则,将来你若和别人结婚,怕会遭血光之灾。”

陆宴漫不经心的问:“所以?”

姜酒:“我们暂时还不能解除婚约,待我回去会向师父请教,看有没有别的办法。等我找到解除血契的法子,我再过来和你解除婚约。”

陆宴淡淡的说:“好。”

陆雪更加不解了,庚帖不就在哥哥手里吗,他藏着干嘛?他到底想不想解除婚约啊?

陆宴站了起来:“姜小姐慢用,我还要去公司,姜小姐你要去哪,让小雪送你。”

陆雪指着鼻子:“我?哥哥——”

陆宴离席了。

陆雪说:“嫂子,我哥是个怪咖,你你,你别生气。哎呀,他不是坏人,他就是一直都被各种妖魔鬼怪缠着,搞的他不喜欢和人亲近…”

姜酒说:“没事,你送我去车站吧。”

“哎……好吧好吧。”

两人刚准备出门,门口突然出现一个中年男人的身影:“陆小姐,你这是要去哪?”

陆雪愣了:“张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