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灵魂恋
灵魂恋 连载中

灵魂恋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李渔小姐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林愿 现代言情 黎满

当你失去毕生最爱,当你遇见他的影子;当你爱上他的影子,当你质疑自己;其实一切在还没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结局,困顿于局的你又如何能看得清?时间的沙漏将如何流逝?展开

《灵魂恋》章节试读:

如何走进你的生活


新的一天夜幕降临。

林愿加班后在末班地铁的最角落靠着,不再年轻的身体承载着许多不再可能实现的梦;自然而然还有工作一天后的疲惫。在这个寒冷的冬夜里,她面无表情的脸也许其实在庆幸车厢里的车灯还能给她空洞的躯壳一丝微乎其微的温暖;通勤路途上的放空是工作日里最为难熬的时刻,意味着有太多的时间可以让她思绪放松想一些已经过去的事情。

透过车窗的反光看看自己,总算还可以保持虽呆滞却极度舒适的眼神;事实是目的地始终还是很快就到了。还未踏上望不到头的出口冗长的楼梯,寒风已经给了她最猛烈的耳光。它在她耳边呼啸、撕拉、怒吼;任凭它多么张牙舞爪林愿却也感觉到了凋零的气息。她心里在想四季里的风会不会也累了呢?

这个看不见一颗星星的夜空啊,光污染使它分不清是黑灰或是灰蓝了;记忆中抬头惊呼繁星点点早已是孩提时代,没有人会记得小时候究竟数过多少颗星星;人也总是要随着时间的流逝从宏观全面到细枝末节开始淡忘的。遍布着小吃摊垃圾的街道,空气里夹杂着还未完全褪去的气味。前面耸肩蜷缩行走的夜归男人扔掉烟蒂裹紧了他的夹克。湿漉漉的地面泛着路灯的昏黄,看看周围的一切;潮湿、阴冷、肮脏。林愿时常思索究竟是自己的身体真的感觉到了大自然带来的寒冷吗?还是当下环境带给她的感知让她错把这样冬日才会有的气氛当作了身体的寒冷。残枝败叶经过寒风的洗礼早已摇摇欲坠,林愿伸出手掌以为自己能接住秋天里最后一片落叶,又或许是冬日里的第一滴雨水;当她十指空空时却恍然大悟一切都消散了;握住的或许是对于生活里惆怅、不尽人意的一丝自嘲无奈……漫长的冬季终究还是来了。

晚上10点,黎满还在学校实验室搞研究。有时候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坚持是真的对专业感兴趣还是因为食之无味弃之可惜。黎满手里的工作实际上没有忙完,但是一想到刚搬了房子还得回去收拾那一堆烂摊子眉头不由得就皱了起来。本来之前的房子离实验室又近又宽敞,但房东夫妻准备换一座城市去养老,就打算卖了这套房子。为了尽快找到房子,在中介处没看两家就迅速敲定了新家。虽然是年份比较久远了一点但好在通勤只需要几个地铁站能稍微令他宽慰一点。

走出地铁站黎满点了一支烟抽起来,但没抽两口就因为寒冷扔掉了烟头;他用外套把自己紧紧的裹了起来疾步转身走进了便利店。从便利店买了些东西回去走到单元楼下的时候看到前面一个熟悉的身影。“好像是她!”黎满不禁在心中大惊叫到,但是立刻就冷淡了下来,商场看到她的那一幕还记忆犹新。“这么晚了她才回来?”透过玻璃门他看到她靠着身后的墙发呆等电梯。“你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黎满看到她的样子心中不免又泛起了一丝好奇,与自己内心的对话已经说明了他的快乐。他在惊喜她也住在这里;惊喜她可能并不是一个浮夸的女人;惊喜至少有一个自己稍微感兴趣的女人能在他寂寥无趣的生活中增添一点乐趣。

黎满没有拉开玻璃门,而是等林愿走进了电梯才拉开了门,他在注视着电梯停靠的楼层,眼看着电梯数字渐渐停下不动了,黎满开始狂喜。林愿和他竟然住在同一楼层!黎满狂喜的同时为自己这个猥琐的行为感到有些不耻和害臊,这和一个怀春的少女有什么两样。现在的林愿对他来说像一个谜团,像一本翻不完的书。打开家门,四处堆放的打包箱让黎满彻底没了心情。他希望家里能有个女人为他收拾打点这一切生活里乱七八糟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不由自主地开始幻想林愿家里是怎样的,应该是很有情调的装饰并一尘不染吧...或者又是跟他一样不拘小节家具简单干净。洗完澡后黎满在沙发上躺着听音乐,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一直在想这个同一楼层的女人;但是他感觉到了在以后的生活中他们一定会有交集...

林愿半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听音乐,不知为何她感觉自己最近有些神志不清;总是感觉有人在盯着她,也许是他回来了。产生这个想法后林愿立刻去翻出了以前的相册,看着自己与他的一张张照片;过往的时日又一次被唤醒,但冰冷的房间不断提醒着她她已经彻底失去了他。自从男友离开后,林愿的脸上长出了一颗很小很淡的痣,和以前男友脸上的痣位置一模一样。这也是林愿一直放不下的原因,在她看来,这是宿命;是命运无声地安排...

次日林愿像往常一样出门去上班,电梯刚要关上就被横生的一只脚打开。林愿头也不抬的望着电梯按钮,丝毫没有注意到眼前这个男人脸上闪过的一丝高兴。黎满打开电梯门看到是林愿,心里别提有多兴奋。他想找些话茬但又感觉这个想法很傻,毕竟谁会因为坐同一部电梯而聊天呢。电梯间里弥漫着林愿的香水味道,黎满偷偷的深呼吸;淡淡的香味,像春天开的第一朵花,小心翼翼的平静绽放,没有带有攻击性的浓郁与妖冶。

拥挤的地铁里林愿根本不会发现刚刚电梯间里的男人一直在时不时转过头瞥自己,而黎满则是感觉自己好像在冥冥之中已经对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黎满一整天都在想林愿的事情,即使他们目前唯一的交集就是电梯里共度的短暂十几秒钟,咖啡厅里时她根本连看都没有看他,又怎么会知道他当时就在她附近呢。

结束了忙碌的一早上,由于昨晚收拾搬家的东西休息得太晚,导致上午整个人没有工作状态,黎满决去之前碰到林愿的咖啡厅坐坐喝杯咖啡。而且他希望能够在咖啡厅碰到林愿,如果这一次碰到她,他一定会鼓足勇气去跟她说话;他再也受不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了。何况这也没有什么,毕竟现在是邻居,尽管早上在电梯里林愿头都没抬过,至少这可以成为他一个搭讪的理由,当即就拦下一辆出租车过去了。很不凑巧,在到达咖啡厅门口的时候刚好看到林愿从里面走了出来,黎满并没有觉得失落,至少他可以确定林愿经常到这里来。他在心里盘算着一会儿可以问问服务员。

“你们这里好像很多老顾客,刚刚从这里出去的那位女士我来几次每次都能看到她。”黎满假装很随意的和服务员搭话,实际上自己才第二次来,说这话不免有些心虚。

“是啊,她可是忠实顾客,几乎每天都会到这里来打包咖啡,有时坐坐,不过大多时候都是拿了就走了。”

“我在附近工作,难怪看她很眼熟。”黎满越说越感觉自己很刻意有些无地自容,便嘱咐服务员他要带打包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