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昨夜尘落
昨夜尘落 连载中

昨夜尘落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张好哇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年落 方则尘 现代言情

“救你了哪有再抛弃你的理由?”“你要是不说话我也不会受伤!反正都怪你!”“别走,求你!”“我的血正好匹配,抽吧!谁叫他住在我心里根深蒂固了呢”展开

《昨夜尘落》章节试读:

第4章 算计(2)


“你留在这里去处理后面的事”方则尘吩咐顾明钰查后面的事。

在去医院的路上,方则尘看着昏迷的年落,“明明是让你救我,没想到到最后自己还受伤了。”

方则尘命令方一去查一查方正医院1226和103房间的情况。

到了医院后,院长都在外面等着。就因方少要来医院,让人在外面备车。

院长看到下来的方少抱着一个女孩,不由感到惊讶。

然后看到女孩左手一直流血,接过女孩之后马上安排了手术。

方则尘跟着院长一起在手术外。

“少爷,我来给您处理一下伤口吧!”院长看到他的伤不由皱眉。

方则尘点点头,方一留下来等着手术结束,一旦有事就通知他。

院长在看到方少的伤时很是佩服这人的毅力,断了三根肋骨,左腹中了一枪还被刺了一刀,能坚持这么久也是厉害。

“伤口有点感染,尽量不要洗澡,这是吃的还有要敷的药。”院长处理好后站在方少的后面。

“1226和103情况怎么样?方则尘手里转着烟。

“1226房间的病人现在还在ICU,需要做心脏手术,103房间是个小孩,轻微的脑震荡,肋骨断了一根。”院长低着头汇报方一让了解的病房。

方则尘将烟放在嘴里,点燃,明亮的房间出现一团烟雾。

“1226明天进行手术,心脏我让方三去找了,你亲自主刀。103房间的小孩好好照看。”方则尘说完这话就出去了。

院长呼一口气,抹了一把额头的汗,虚弱的坐在沙发上。说话时都是颤抖的。

方一回来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方则尘的气压很低,周遭直接冷了一度。

“老大,我...”方一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出来的医生打断了。

“年落的家属在哪?”医生喊完这句就看见方少坐在外面,没有其他人。

方少抬头示意方一,方一点头走向医生。

“什么事?”方一长得虽然不及方少那般清隽,但是在方少面前经常见的就是这个方一。没人不认识他。

“病人失血过多,血库的熊猫血不足。”医生紧张的看着方一。

“打电话,让方三送过来!”方少冰冷的语气让方一对方三说话都有点紧张。

半个小时后方三送来了血还送来了心脏。“老大,医院的那批特殊血型被蓝盟的人给截了。”

方则尘手指掐着点燃的烟,“那就灭了他!”

方三听到这话热血沸腾,好久都没活动了,血都活过来了。“是”

回答的语气都慷锵有力。

方一看着忍不住躁动的方三,拍他的肩膀让他冷静。

一个小时后,手术门打开了。

年落看着方则尘在手术外等自己,对他露出温柔的笑,轻声的说“谢谢!”

方则尘看着虚弱了年落,“不客气,需要还的。”

在医生准备推走她的时候,年落马上拉着他,“半个.....明天可以来看我一下吗?”

方则尘看出她的心思,“看情况!有事找医生,费用算我身上。”

年落失望的放下手,医生就直接推走了年落,年落放下手后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

医生来查房,年落看见了当时在救护车上的医生。年落眼尖看见了他的护牌“主治医师啊,”

陈温宇温柔的看着她,毕竟人家方则尘吩咐过,好好照顾这个女孩,特地找的自己彻夜长谈,也了解了她的情况。

“你的主治医师陈温宇,今天感觉到好点了吗?”陈温宇温柔的嗓音吸引到了年落,对他说话不自觉的温柔了许多。

“还行,如果你可以一天看着我,我觉得好的更快!"年落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爱恋的眼神毫不掩饰。

陈温宇靠近她,眼神对着她,年落也没有示弱,目光灼热的直视他,嘴角还露出最温柔的笑。

“看你一天?怎么看?躺着还是坐着?”陈温宇也不是善茬,这种话自己最在行。

年落又往前靠了一厘米,还有五厘米两人鼻子可以想碰,“你想怎么样都是。”

陈温宇眼中出现了一种厌恶,心里骂很了方则尘,“哦?是吗?看来你的伤不是很严重了!”

陈温宇不等她回答,转身离开了这个房间,年落看着已经走的陈温宇,收起了乖乖的笑容。

面无表情的坐在床上。心脏骤疼拉回了她的思绪,年落感觉到呼吸不上来了。冲着跑出了房间。

鞋都没穿,电梯的速度简直是她的煎熬,她直接跑楼梯跑到楼底。

心脏的疼痛让年落无力,疼的无法站起。

陈温宇在得知年落跑出去后在路口看见跪在地上的年落,“你在干嘛?”毫不嫌弃的语气。

年落充耳未闻,疼痛已经让她没有心思听其他人的声音。

陈温宇在碰到年落时,年落抬头嗜血的看着他,“带我去1226房间”

语气冷冽寒人,陈温宇一时愣住,刚刚那语气跟方则尘一模似样。

陈温宇收下心思,拉着年落走到1226,看见整洁的床面。

年落脚一软倚在门口,心脏疼的她喘不过气。

年今看到倒地的年落,身边还有一个男人,“落落,妈不是在手术吗?你怎么在这?你怎么穿这样?你哪生病了?”

年今的话拉回了年落的思绪,头上疼的冒汗自己已经顾不上了,“手术?什么手术?我没有找到心脏啊。。”

年落说完这话就迷过来了,原来他知道自己要见他的目的,自己还想算计他,怎么说都算自己和母亲的救命恩人啊!“原来不是我救他,而是他救我!”年落笑着笑着流下了眼泪。

缓好心情后,年落还未起来又滑了下去,“哥,扶我一下吧!”年落轻声细语的叫年今。

陈温宇就站在旁边站着。

年今扶着年落去了楼上,站在手术外。

到了楼上看着一夜白头的年父,年落牵着年父的手。

不小心扯到了左臂的伤,年落忍了过去,装作面无表情,为了不让他们发现。

“落落,你怎么穿着医院的衣服?你怎么了?”年父看着脸色有点苍白的年落。

年落勉强的扯出一丝笑容,“我昨天不小心感冒了,就住院了,我没事。我妈手术后还得你照顾,我最近有点不舒服,没法照顾她。”

年父摸着年落的头,“傻孩子,你妈妈当然我照顾,你自己照顾好自己,你哥要看你侄子,要不然都让他照顾你了,你先回去吧,照顾好自己,你妈这有我。”

年落心现在疼得很,估计没有办法看着年母出来了。年落慢慢的站起来,强作镇定的走到电梯口。

年父慈祥的年落,像年落招手让她回去。

年落勉强的笑笑点着头进入电梯,陈温宇跟在她身后,在年落进电梯后吐了一口血。

陈温宇马上接住她,看着年落。

“你怎么忍到现在的?”陈温宇打电话焦急的叫一声。准备通知了一下方则尘。

年落听他打第二电话,拦着他了,摇摇头,陈温宇看着已经接通的电话,直接挂了。

“不要麻烦他了,我应该谢谢他,也谢谢你照顾我。”年落嘴角一直吐血,鲜红的嘴皮说的每一句话都在颤抖。

方则尘在接到陈温宇的电话时以为又是抱怨,刚接通就挂?谁给他的胆子让他挂在我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