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祁遇
祁遇 连载中

祁遇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夺吾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曲辛 现代言情 祁遇

“我多么庆幸能够遇见你,不仅是幸运,也是我心中的祈遇” 祁遇和曲辛,从校园的懵懂,再到大学生活的异地,最后携手共进的简单爱情
曲辛是一个心灵很脆弱的人,经历了那件事情之后,她开始害怕甚至是不敢和一个人真正的交心,从治疗结束后,她从正德转到京都学府,是宿命的归宿,也是和他爱情的初遇
祁遇的出现更多的是给了曲辛很多的鼓励和信心,这是让曲辛一步步脱离背后荆棘般伤痛的一剂良药 一步步成长,一次次发光,到最后成为他一个人的小太阳
展开

《祁遇》章节试读:

第6章 篮球


第三节课是班主任张洁的语文。

张洁踩着高跟鞋一进门就是古诗词默写,默写的那些还好都是曲辛之前预习过的,匆匆看了两眼,拿出本子跟着一班的大家一起默。

眼神被镜片遮挡,没人看得见张洁的笑意。

一开始之前就想让学校从正德把人挖过来,但是正德那边没有同意,这才隔了几个月,烫手山芋一样把人送过来。

不过现在的曲辛,不会再有人愿意培养了,有了污点的白纸,怎么可能回到原来的模样。

“默写不合格的自己重默即可,不用拿给我看了”

“来,都放下笔,可以往前传了”

收完默写本,翻开书本,开始死盯着作文下功夫了,人物构造,人物细节描写,场景的建设等等等等,作文这个分节是最枯燥、麻烦的,但是没办法,高考作文很重要。

但是曲辛感到无语的是,为什么那个祁遇一直看着自己。

有意无意的偷瞄一眼,就转回去,祁遇身后的男孩子都压着身子过来问曲辛是怎么回事儿。

“喂!新来的!你是不是跟祁哥认识啊你?”

曲辛不回答,她的沉默被他当成了默认。

“我擦?你认识大祁?你后台挺硬啊你!”

在包敬文前面的祁遇被他晃动的桌子撞醒,一个眼刀甩在包敬文身上,吓得他一哆嗦。

祁遇:“死包子你是不是有毛病?”

包子直接吓得桌椅发出声音:“不好意思我祁哥,我的错,我的错,您老继续睡。”

台上的张洁淡淡的翻过一节课题

“包敬文,站着上吧”

包子整张脸都拧起来了,哼哧了两声,就站起来了,不停的偷偷拿拇指戳着祁遇,和他左手边的男生。

靠!小爷站着,您老睡得舒服!不许睡!我戳戳戳!

曲辛见状想发笑,但是鉴于张洁的威严又不敢笑出声。

“理解你们想交新朋友的心,但是注意是在上课时间,对于曲辛同学,希望大家能够多多帮助,以后她也是我们一班的一员了,要包容、团结”

大家应声道:“是,张老师”

课间小作收上去之后,下课铃声也响起了。

祁遇和包子瞬间起身,拿着球袋就夺门而出,还是那样,快到只能看到一双长腿。

曲辛起身收拾好书本,跟在班级队伍后面往操场走去。

走到一半的时候被祁遇左边的清瘦高挑男生拦了下来。

“你是曲辛?”

曲辛不着痕迹的后移两步:“你好,同学”

打完招呼就要走,那个男生却说:“绵绵托我们照顾你,目前看起来,你并不是很需要”

听到绵绵,曲辛安静了好久,身边走走停停的学生,吵杂的楼道,都好像慢了下来,她答应过绵绵重新生活,重新开始,约定一起去京大的。

男生笑道:“我们没有恶意,我闻劭,祁遇,包敬文,绵绵,我们四个是一个院子里长大的,高中因为绵绵母亲工作离不开,所以她没有和我们在一起”

闻劭跟着曲辛的步伐,一路晃荡的走到操场。

曲辛了解到,是绵绵害怕自己在新的学校受别人排挤,让她的三个好朋友,照顾着自己。

想到这儿,心里又是一股暖流,绵绵真的好暖。

“所以那天祁遇也不是顺路,只是碰巧遇到了我而已”

闻劭噗的一声儿笑出声:“不对!祁遇在门口等了你一早上,结果你来的比预想得都要慢,他差点儿迟到呢”

曲辛尴尬的低下头:“这样儿啊,真的是不好意思,第一次来,绕了两次弯路”

闻劭摆摆手,插兜走到队伍里,对着曲辛扬眉:“没关系,大家相安无事最好。”

体育课的队形排的差不多,曲辛自觉的站在女生队列的最后,后面就是他们三个,站在曲辛背后的就是闻劭。

所有的体育课都一样,做完体操就解散自由活动,曲辛不想惹晒,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坐下,看着一班的人打球。

祁遇和闻劭的容貌佼佼,除了一班的女生以外,还有其他班的女同学,无一不在尖叫。

“我在二班什么也不求!只求体育课课表百年不变!”

“看祁遇和闻劭打球真的好幸福!!两个人默契指数百分百!”

“唉!那不是二班的方征吗?他过去干嘛?”

“估计又要和祁遇对上了,走走走,近点看!”

真不是曲辛想听见,实在是几个女孩子声音太大了,京都学府的体育场地也是可以和正德相比的,差不多的四星高中标准,篮球场是一比一的大。

二班的班长方征带着自己班级的篮球队员,走到了祁遇的面前。

“来一场?”

祁遇扬眉:“随意。”

方征嘴角一抽:“你为什么可以随时随地装杯?”

祁遇:“因为你打不过我。”

方征:“……”

带着台湾口音的体育老师林平,站在全场中间,清场之后,单手抓球。

“全场啊!各就各位!”

只听一声哨响,林老师手中的球抛向空中,方征先行跳起,伸手去够球,没想到祁遇更高一筹,优质的身长比例,加上修长有力的手臂,直接抓住球,落地直接开始向前冲锋。

轻巧流畅的带球,迅速猛捷的过人,犹如坦克一般冲至篮球架下,腿部肌肉崩起,长臂一扣,狠狠的将球扣了进去!

“好球!!!”

“卧槽!牛比!”

旁边围坐的男生全部握紧拳头高喊。

曲辛都看呆了,从没见过这么轻松却充满蛮力的打法,二班的方征自始至终都没有接到过一次球。

大家拿到球的第一时间都是传给祁遇,所有人都信任他。

最后一记扣杀,让一班和二班的“友谊赛”就这样被祁遇的绝杀落下序幕。

祁遇在篮球框架上悬挂三秒,对着二班的前锋挑眉,似是在无声的炫耀着,背部肌肉的轮廓,手臂上紧实的肌肉和青筋在弹跳着。

汗水顺着好看的脖颈流至下巴,掠过喉结,最终消失在已被浸湿的衣领中。

二班的前锋,也就是班长方征,推了推滑落的眼镜框,看着祁遇的那个样子,太阳穴突突的直跳。

这个骚包,下次换个隐形眼镜,一举干爆你!

这种香艳艳的景色,还有这种男神针锋相对的感觉,观影席几排的女生不无在小声讨论着。

“呀呀呀呀刚刚祁遇的腹肌我看到了!露出来了!”

“啊啊啊啊此生无憾了!”

“不得不说,祁遇的篮球是真的强,对面方征是正经儿篮球队的,居然一个球都拿不到。”

林生吹响追魂哨,双方面对面握手,结束比赛。

方征擦着额间的汗珠:“到时候联校篮球比赛,再来!”

祁遇接过包敬文狗腿一般奉上的矿泉水,灌了一大口:“就怕到时候我们不是对手,而是队友。”

上升到校级层面的,祁遇不会让大家闹得特别难堪。

方征小声骂了一句,傲娇似的冷哼一声,带着二班的人头也不回的走了。

林生在一旁笑得直不起腰,他之前是燕都省队的教练,转来帝都,见到祁遇第一眼就想让这小子加入球队。

这么狂的球风,稳稳的大前锋,但是这个小子死活不愿意。

问他为什么?

人家就说:“没什么兴趣,这个纯粹爱好,不想竞技。”

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林生吹响口哨,让大家都过来整队集合,说了一些期中的体能考核,卡着下课铃声,让大家解散了。

临近下课,大家的队伍走的并不是很严谨,如同抱团取暖的企鹅家庭,属于自己的圈子说着自己的悄悄话。

大部分男生聊的还是刚刚祁遇的篮球技巧,有的聊着聊着就亢奋起来了。

曲辛自己跟在大部队的后面,因为队伍是按照身高来排的,她的身后是她认识的祁遇、包敬文、闻劭。

因为是初春,大家都还穿着外套,只有穿着白色短袖的祁遇就显得格格不入。

也许是因为刚刚打球就穿着,没人太注意,但是都快到了教学楼下了,再不穿外套那就是纯纯装杯。

上次,祁遇因为不穿外套,一身私服,想要从后门溜达出去,被正在巡逻的蔡校长抓个正着,罚他足足准备了六套校服,一天一套,套套不重样儿。

包敬文拍着祁遇的肩膀,疑惑出声:“祁哥?你校服外套呢?”

祁遇脚步一顿:“我忘记拿了,应该是林生帮我拿着的”

“那怎么成!不穿万一感冒了可难受了,不行,我去给你拿”

包敬文作势要回去帮他找,祁遇一手随意拎着矿泉水瓶,摇摇晃晃,一手把包敬文给捞了回来。

“回来!”

祁遇嘴角调笑,借着身高优势,一边搂紧他的脖子,固定在臂膀之下,一边揉着包敬文圆滚滚的肚子:“包子,你什么时候那么唠叨了?”

话音刚落,祁遇就在包敬文的肚子上狠狠的抽了一下,声音大,雨点小儿,包敬文爱演,装模作样的斯哈斯哈地喊着疼。

众人哄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包子气的直摆手:“滚滚滚!什么玩意儿,你包爷爷我这是饱读诗书才华!”

说着几个人开始打闹逗趣儿,聊着刚刚台上尖叫的女生们哪个好看,发出猥琐的嘿嘿嘿嘿嘿的声音。

祁遇不愿意和这群人“同流合污”,拉着闻劭就从旁边走了,看着前面那个小小的,穿着正德校服的曲辛,心里其实倒也没多大反感。

正德那个学校假仁假义的多了去了,校招充满水分,一开始以为是个借着绵绵善心的心机转校生,没想到居然是个比绵绵还呆傻的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