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快穿:时间之神的时空之旅
快穿:时间之神的时空之旅 连载中

快穿:时间之神的时空之旅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潇染Cutie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溯芷 潇染Cutie

【快穿,女主凯瑞,旁观者清,女主无cp,无人救赎】 活了上百兆年的神,时间控制者,世界之主,神称时间之神—— 时间之神溯芷,世上最古老的神之一,某天与平常一样批改业务之余,感叹了一下人生
小系统缘幼,通过时间泄露的通道,无意闯进寻找到了她
【绑定成功!】 于是…… 幼崽【宿主大大怎么样?我们不用神识就可以穿梭世界,是不是很棒?】 溯芷无言:没你,本神也可以
“幼儿,叫大人
” 幼崽迷惑【啊?】 …… 游历大千世界,看尽人间风月,溯芷最终还是回到那个星空下,无人问津
展开

《快穿:时间之神的时空之旅》章节试读:

第3章 疯批太子和他的权臣小娇妻(二)


少年强颜欢笑,溯芷也不是真的那种冷漠无情之人。

心头受到少年情绪的波动,溯芷抬起爪子扶上了少年的大腿,“喵,喵~”

哭吧,哭出来就没事了。

*

万家炊烟,粽香万里。

今年的端午也是家家欢乐,孩童们抓着五色丝绳嬉笑打闹,大人们见了走向前呵斥,“傻孩子,这可不是能随便玩的。”

说完,便各自带着自家孩子进了屋,随后从屋中提出一坛酒撒在门前,并对着屋内的孩子们说,这个叫雄黄酒,可驱五毒。

皇宫里的角落也洒上了驱虫的药粉,官员们带着家眷,一路前往御花园。

碰到认识的熟人,便对月当歌一下。

宫人们挂上灯笼,这使得渐暗的天色变得明亮起来。

“哟!杜大人好雅致,这便是你那掌上明珠吧。”

“哈哈哈,正是小女茹儿。”

那杜大人向自家女儿招手,“茹儿,快来,这是你睿(rùi)伯伯。”

……

顾钰跟着系统走到御花园的时候,人基本已经到的差不多了。

参加宴会的人纷纷落座,唯有少年姗姗来迟,众人看向顾钰,乌黑的长发依旧没有扎起来,只是用白色的丝带将少部分拴在了后面。

而白色衣袍上的云纹,变成了黑白的水墨丹青,布料很薄,很柔软,这给顾钰添了点仙气飘飘的氛围感。

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溯芷被顾钰抱在怀里,全程动都没动一下。

要不是顾钰察觉到溯芷嗜睡,可能以为溯芷死了还不一定。

“明玦公子还真是全场焦点啊,可让在坐的诸位好等。”一大臣左手拿着酒杯,身边围着两个女人,淡淡的一句,给顾钰拉满仇恨。

顾钰没有做出回答,微微勾唇笑了一下,起身向皇帝行礼,“陛下,臣子来迟属是无奈之举,请陛下赐罪。”

“无需如此计较,宴会还未开始,不算明玦公子来迟。”

牵扯到皇帝,皇帝自是按照规矩来处理,时间未到就是未到,好好的节日,谁想要见血,简直晦气。

“明玦公子落座吧。”

“谢陛下。”

顾钰坐下,挑眉看了一眼对面的大臣,满满的挑衅。

宴会继续进行,乐声响起,**们上前开始跳舞。

溯芷被吵醒,睡不下去了。

抬头望向顾钰,顾钰没有注意到她,从顾钰的怀中跳下,身形隐进黑暗。

【宿主大人,你这是要去哪?】缘幼疑惑。

溯芷回头看了一眼太子的位置,主人公不在,溯芷当然是要去找主人公了。

尚琉玮,当朝太子,这佳节喜宴却不在场,哪哪都不对。

弯弯绕绕来到东宫,刀剑碰撞的刺耳声接踵不断,溯芷跃上围墙,血腥味瞬间冲顶。

【啊!宿主大人,杀人了!】

缘幼在识海中瑟瑟发抖,以前绑定的宿主都是和平,冷漠,事不关己的派系,像这种情况,她还真没见过。

溯芷坐在围墙上,抬起爪子舔了舔,拨弄了一下毛发,淡淡道:“喵。”

我没杀人。

缘幼:……

要是你不敢看,那就不看,我自会处理。

【好……好吧,宿主大人你要小心。】

缘幼下线找其他攻略系统诉苦去了,溯芷见那些黑衣人源源不断,抬爪跃下围墙,一阵狂风四起。

黑衣人受到阻碍,影卫们杀的更轻松,更快了。

“殿下。”一影卫屈膝行礼。

尚琉玮撇了一眼堆积的尸体,微微磕眼,看向一个玉牌。

影卫反应及时,捡起玉牌送到尚琉玮面前,“殿下,是煞神宫。”

“嗯,扔了吧。”脏。

影卫腾空消失不见,溯芷坐在尸体旁边,紧盯着上方聚集的血煞之气,尾巴一甩,红色的血煞之气变成淡蓝色的云雾,钻进溯芷眉心的花纹中。

“喵~”

尚琉玮低头看着溯芷,长剑侧身,就想要把溯芷斩成两瓣。

“喵。”这娃娃性情还真是恶劣,呵!

溯芷轻松躲过这一剑,尚琉玮收剑,也不嫌弃溯芷可能是野猫,走到溯芷面前就将溯芷抱起。

“你……”罢了。

沉稳的气息发出带有稍稍稚嫩的声音,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尚琉玮就这样抱着溯芷去了宴会。

而影卫则带了个……鲜血淋漓的人头,消失在夜色之中。

“太子到——”

通报的人高喊,众人起身行礼,顾钰也不例外。

尚琉玮踏进御花园起,气氛一下就带上了压迫感,顾钰有些好奇的抬头,想要看看古代太子长什么样。

可第一眼看过去,他就看到了,溯芷趴在尚琉玮怀里舔毛。

震惊!

我猫呢?

我猫咋跑那狗太子怀里去了!!

他找了周围他能看见的地方,确认没有溯芷的身影后,更加紧张了。

完了,完了,芭比Q了。

小簌簌,你一定要乖乖的啊,要不然我可救不了你。

可意外总会发生,更别说是有人故意的了。

溯芷掐准时机,从尚琉玮怀里跑到了顾钰面前。

顾钰本来一开始还有点怕,但想到了什么似的,心头的阴霾散开,蹲身迎接溯芷。

看来老天都想让我回去啊,小簌簌好样的,我保你不死,我被处死之后,会在现代帮你祈福的。

顾钰顺着溯芷的动作,将溯芷抱起,

尚琉玮看到顾钰的时候,脸一下就冷了,顾钰不怂,挺着身子和尚琉玮眼神较量。

憨B太子,看我干嘛,我的猫,我抱它理所当然!

尚琉玮无言,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

“哈哈,今日端午,朕召集众大臣庆祝,今夜一定要尽兴!”皇帝发言,众大臣纷纷起身谢礼。

“臣等,谢主隆恩。”

宴会继续,女眷们聚集在一起,赏夜景的,八卦的,谈论心得的,什么都有。

“哎,素儿姐姐,刚跑到明玦公子怀中的猫,皮毛可真好看。”特别是那花纹。

被叫素儿的女孩,是和顾钰同父异母的妹妹,顾怜素。

虽说不是嫡出,但在府上的待遇,却和嫡出不尽相同。

“呵,妹妹可是喜欢?”

顾怜素掩唇笑了一下,软软的声音,让人置身棉花中,“就是不知……哥哥他……同不同意了。”

眼神中带着为难,面前的人本想让顾怜素问顾钰的,可想到顾钰得罪了太子,不觉的嫌弃起来。

“哈哈,野猫而已,妹妹我也不是很想要。”

话音未落,一抹玄色身影掠过,众人的注意力一下就被吸引了过去。

“这顾钰得罪了太子,刚那只猫真不识抬举,识人不清,非要跳到顾钰面前去,有好戏看了。”

等待着看戏的人不再吵闹,静静等待剧本开场。

顾钰起身行礼,心里吐槽着尚琉玮。

“殿下。”

我靠,你个**太子,想要干嘛?老子可不是好欺负的!

尚琉玮将手里的酒杯放下,冷眼瞟了一下旁边的宦官,那宦官屈身上前来为两人满上酒。

“孤该唤你什么?顾钰?还是和他们一般,唤你明玦公子?”

“殿下唤臣子明玦就好。”顾钰淡定拿起桌上的酒杯,可那也是表面淡定。

妈蛋,老子不会喝酒啊!!

咋办|゚Д゚)))!!

况且我现在还是未成年人!!喝个屁的酒啊!

顾钰拿着酒杯一直不动,尚琉玮眼神中的寒意实质化,冻的人手脚冰凉。

顾钰舔了一下嘴唇,刚想要硬着头皮喝,溯芷就将酒壶打碎了。

哗啦——

“喵~”不会喝酒不知道拒绝??人类可真奇怪。

溯芷坐在洒落的酒中,猫爪和猫毛打**,察觉到不适,溯芷又开始舔毛。

做这动作的时候,溯芷一点也没觉得怪异,就像一只真正的猫一样。

“哎呦,小簌簌,你咋把酒给打翻了,小笨蛋,这是酒你不能舔。”顾钰抓住机会将酒杯放在桌上,袖子一挥,顺势将酒杯挥在地上。

“啊!”顾钰惊呼,眼底的笑意就没下去过。

哈哈,天助我也~

尚琉玮就是个人精,咋可能看不出来,顾钰眼底那得意的样子。

这顾钰和以前不一样了,有趣,性情大变?

尚琉玮靠在旁边的石柱上,看着顾钰收拾残局,那些婢女们反应过来,也开始帮忙收拾。

“呼~殿下,是臣子失礼了,臣子有罪!”

快杀了我,快杀了我,快杀了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顾钰跪在地上,等待着判决降临。

尚琉玮笑了,笑的很淡。

里面带着讥讽,也带着嘲弄的意味。

“明玦公子为何下跪?不过是畜牲不懂事,与你又有何关系?”

溯.畜牲.芷:……呵,等着。

顾钰没有起身,依旧跪着,“殿下,小簌簌不懂事,她还是一只从未触世的小猫,可殿下,小簌簌不是畜牲,她有名字。”

靠!*你**的,我的猫我来管,你评什么头,论什么足。

我叫你声畜牲,看你气不气!

尚琉玮觉得无聊了,最后只放下一句话,便走出了宴会。

“明玦公子明日来东宫,孤还差一位侍读。”

顾钰懵逼,愣愣的望着尚琉玮离去的背影,久久不知道怎么形容,他现在的感觉。

没杀我?

什么鬼?Σ(゚д゚;)

不是说太子暴躁癫狂,杀人不眨眼吗?

系统资料有问题?

顾钰叹气,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溯芷已经醉呼呼的,不顾形象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了。

哎呀,差点忘了,不是说了不要舔了吗?

“陛下,臣子有罪……”

“诶~太子刚也没要怪你的意思,明玦公子回去准备一下,明日便入宫做太子伴读,切勿耽搁,明玦公子且回吧。”

顾钰被打断,想被处死的路真是坎坷,两次他都没死成,行礼,带着溯芷坐车回到顾府。

顾钰给溯芷洗了个澡,溯芷身上的酒气才消散。

躺在床上吐了口浊气,顾钰开始感叹最近的经历。

死亡,穿越到15岁的天才少年加京城第一美人,顾钰身上。

有系统,还有猫,想死都死不成,但现在到尚琉玮那里当伴读,被处死的几率增加了,欣慰。

想着想着,顾钰的气息逐渐平稳,月光从窗户照进房间,夜,很寂静。

次日,顾钰又坐上了去往皇宫的马车,打着哈欠,顾钰盘腿开始修炼。

……

【宿主大人。】

【宿主大人!】怎么还在睡啊,发生了啥?

目标都不见了,怎么办啊。

缘幼在识海里大喊,用尽办法都没把溯芷叫醒。

【狗宿主!你再不起来,我就电你了!】

【还不起?】

说话作数,电是真电了,可一点效果都没有。

缘幼气到怀疑统生,直接放弃治疗,关闭和溯芷的联系,撒手不管了。

皇宫——

“殿下……”

木制的地板上到处都是瓷器碎片,顾钰人都傻了,他刚来就又被砸了,虽然这次没晕,但还不如晕了好。

额头醒目的伤口还淌着血,顾钰和宫人们一同跪在地上,不同的是,其他宫人和其他太子少傅太子少保等,跪的瑟瑟发抖,像是下一秒面前绝美的少年,就会持剑把他们给砍了一样。

而顾钰还有心情东看西望,尚琉玮抬眸见顾钰,恰巧和顾钰的眼神对上。

“殿下,息怒。”

顾钰不知抽了什么风,想到什么,就开口说了。

尚琉玮眼神逐渐平静,微风吹进书房,吹起了顾钰的发丝,也吹散了尚琉玮的部分戾气。

“滚。”

尚琉玮一只手撑着书桌,一只手揉了揉太阳穴,一个字,所有人如释重负。

那些人逃一般的出了书房,顾钰也不想待在这里,他额头的伤还没有处理过。

“顾侍读留下。”

书房门被宫女关上,顾钰刚伸出的手默默的收了回来,他就知道,狗*太子是不会放过他的。

“殿下,可是需要臣做什么?”绝望转身,顾钰回到了原位。

尚琉玮坐到书桌前开始处理事务,什么都没说,就是让顾钰站着。

狗*太子,™的到底想干嘛,我都能感受到我额头流的血已经流满半边脸了,你™想折磨我直说,何必呢?

也不知道原主到底骂了,狗*太子什么话,要这么对我!!

时间在这时就像停歇不前了一般,折磨着顾钰的耐心。

完.

科普:给东宫太子做侍读的人都是被皇帝、太子信任的人,虽然侍读品级不高,但是升迁的机会很大,很有前途。

侍读官品正五品,虽然不高,但是会和太子皇帝有很多的接触。

来源:唐韩愈 《顺宗实录一》:“上在东宫尝与诸侍读并 叔文 论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