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七零嫁糙汉:知青娇妻携空间躺赢
七零嫁糙汉:知青娇妻携空间躺赢 连载中

七零嫁糙汉:知青娇妻携空间躺赢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最爱烧洋竽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牛爱国 现代言情 白蔷

【重生+甜宠+双洁+苏爽】白蔷前世被绿茶婊欺骗坑害,不但作死了自己,还害死了无比宠爱她,视她如命的军官帅老公
还好她幸运的重生了,怕老公因她以前太作不爱她了,她狂撩他,但以前的糙汉怎么变了一个人,比她还会撩,还天天耍流氓
“老婆,我想当你的衣服!” “老婆,我想当你的被子!” “老婆,我想当你的马……”展开

《七零嫁糙汉:知青娇妻携空间躺赢》章节试读:

第3章 为逼老公离婚婆婆闹自杀


“我娘来了!”牛爱国皱眉。

虽然现在已经是七十年代了,**人大多数都习惯称母亲妈妈了,但农村很多地方大家还是习惯称母亲作娘。

白蔷刚要张口,就见一个满脸怒气的中年女人冲了进来。

张秀芳看到抱在一起的儿子和儿媳,愣了一下后,身上的怒气更重了。

“牛爱国,这女人差点害死你,你怎么还舍不得她,还抱着她。”张秀芳跑过去,用力扯开牛爱国和白蔷。

张秀芳望着儿子身上的纱布、绷带,心疼得不行,眼眶立马**。

都是白蔷这搅家星、扫把星害的!

“娘,你胡说什么,蔷儿哪里差点害死我了?!”牛爱国眉心一拧。

“你还护着她,想骗我!”张秀芳跺脚。

“我都听人说了,这女人跑坝上去找你吵,逼你离婚,动手推你时不小心失足掉水里被冲走,你下水救她也被冲走了,你差点就没命了!”张秀芳恨恨地瞪着白蔷,大声叫嚷。

白蔷十分羞愧,马上道歉:“娘,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求你原谅我!”

张秀芳惊呆了,眼睛瞪得老大,难以置信地盯着儿媳妇。

她刚才叫她什么?

娘?

从嫁进牛家来,这城里来的大小姐可是从未叫过她一声娘,还老气她,老和她吵。

她还向她道歉……

怎么感觉好不真实,她不会是在做梦吧?

“娘,你别怪蔷儿,是我自己要跳进水里救她的……”

牛爱国开口,想帮媳妇说话,但他一开口,让震惊得忘了生气的张秀芳又恼了起来。

“你闭嘴!”张秀芳打断儿子。

“你马上和这坏女人离婚,不然你早晚被她害死!”

听到儿子为了救儿媳妇,差点淹死,她的心脏都吓停了,对这疯狂作妖的儿媳妇恨死了。

她再也不能忍了,今天她一定要让儿子和这坏女人离婚,她不能再让这坏女人祸害她儿子了,不然她儿子早晚死在这坏女人手上。

“不!我绝不会和蔷儿离婚的!”

牛爱国的眉心拧得更紧了,果断拒绝,一脸坚定。

张秀芳气死了,“牛爱国,你真是被这狐狸精迷了心智了!”

“这女人为了离婚,天天闹,把家里都搞成什么样了,现在还差点害死你,你竟然还不肯和她离!

难道你真要她把咱们家搞得家破人亡,你被她害死了,你才能醒悟吗!”

“娘,对不起,以前是我不对,我以后一定不会再闹了!”

牛爱国才要开口,白蔷薇就先开口了,再次向张秀芳道歉。

“娘,以后我会和爱国哥好好过日子,会好好孝敬你,还会对爱国哥的妹妹们好,把她们当我亲妹妹一样疼。我发誓!”

白蔷说着向张秀芳深深鞠了一躬,但并未能打动张秀芳。

张秀芳短暂惊讶后,用力摇头。

“虽不知你这坏女人怎么突然转性,改变想法不想和我儿子离了,但不要以为你说几句好听话,就能让我原谅你。”

“你把我儿子和我们牛家害惨了,我绝对不能让你再留在我们牛家害我儿子,害我们牛家。”

白蔷暗叹一声,自作孽啊!

如果以前她不疯狂作妖,各种闹腾,现在婆婆也就不会如此!

看婆婆一副绝不会原谅她的样子,该怎么办?

一定要让婆婆原谅她,肯再接纳她才行……

看白蔷蹙起娟秀的柳眉,一脸难过、着急,牛爱国的心又揪在了一起,心疼坏了。

他向母亲望去,“娘,蔷儿都知错,向你道歉了,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原谅她!你再这样,我们就分家吧,以后各过各的,我会按时给你生活费养家养大妹她们。”

听到这话,张秀芳气得跳脚,痛心疾首的指着儿子骂道:“牛爱国,你这是威胁我吗!你真的是被这狐狸精迷疯了……”

“你为了这狐狸精,竟不要我这娘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不如死了好了!”

张秀芳突然从衣兜里掏出一把剪刀,要扎自己的脖子。

牛爱国和白蔷大惊,牛爱国赶忙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母亲手中的剪刀。

“娘,你这是干什么!”牛爱国想抢走张秀芳手中的剪刀,但张秀芳死死拽着剪刀不放手。

“你这不孝子不是只要这狐狸精,不要我吗,你还拦我干什么,让我死……我死了你们就清净了,就没人妨碍你们了!”张秀芳哭喊道。

“娘,我什么时候不要你了,你别犯浑,赶紧把剪刀给我!”牛爱国望着他娘,一个头两个大。

没想到娘也会犯浑,这么闹,还以为只有奶奶会。

“不,你不想我死,要我这娘,你就马上和这狐狸精离婚,不然我就马上死在你面前。”张秀芳摇头,威胁道。

她知道儿子很爱白蔷,要让他答应跟白蔷离婚难如登天,所以她早想好以死相逼,来找儿子前特意拿了这把剪刀。

“娘,你别逼我!”牛爱国头疼死了。

白蔷在旁看着,拧紧了眉头,正想要不要拿出鬼界大姐头的手段来对付婆婆,让婆婆消停,不再叫丈夫为难,突然外面有人大叫……

“出事了!大事不好了……”

白蔷立即向门口看去,张秀芳一听出事了,马上停下,也向门口看去,牛爱国趁机抢走了她手中的剪刀。

张秀芳刚想抢回剪刀,却看到陈拐子带着生产队的副队长李长富跑了进来。

“爱国,坝上出事了,有个地方决堤了,还有好几个人受了伤,坝上乱成了一团,大队长让我来叫你赶紧去帮忙。”副队长一进门就朝牛爱国叫道。

牛爱国神色一变,马上点头,“好……”

但答应了,他才想起他娘和他媳妇。

他一脸担忧的向母亲和媳妇看去,现在不能走,如果走了,她们……

“爱国哥,你放心的去吧,娘这里我会处理好的。”白蔷一看丈夫的神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马上说道。

闻言,张秀芳也开口了……

“爱国,你安心去帮忙,你媳妇的事等你回来再说,你回来前我不会对她怎么样的,不会为难她。”

张秀芳抹了把脸上的眼泪,对儿子挥手,承诺道。

张秀芳刚才虽一哭二闹三自杀,逼儿子,但还算是个有分寸,明事理的,知道现在正事要紧,不能再闹腾,妨碍儿子办正事去。

牛爱国放了心,他知道他娘的为人,是能相信的。

“蔷儿,你在这里好好休息,我去去就回。”牛爱国回到媳妇身边,一脸不舍摸了摸媳妇的肩臂,才去找衣服穿上。

“我们走吧。”牛爱国穿好军绿色的的确良军装,别好枪后,就对李长富挥手。

“我跟你们去。”陈拐子抓起一旁的药箱,跟着牛爱国他们出了门。

坝上有人受了伤,他得跟去治疗才行。

屋里只剩下白蔷和张秀芳,白蔷刚想开口让婆婆原谅自己,不想婆婆就先开口了……

“你这女人怎么突然转性,改变主意不肯和我儿子离婚了?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在打什么算盘?”

张秀芳眯眼盯着白蔷,细细打量,想找出什么的样子。

“娘,你误会了!我什么阴谋也没有,也没有打什么算盘,想算计什么。”

白蔷马上摇头,解释道:“我就是先前掉下水时,看到爱国哥奋不顾身的救我,很感动,突然醒悟,发现我以前错得离谱。

老话说得好,千金易得,难得有情郎。我能遇到、嫁给爱国哥这样为了我连命都不要的男人,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我得好好珍惜他,好好爱他,并爱他珍视、重要的家人,对他珍视、重要的家人好。”

白蔷一脸真诚,清澈美丽的双眼里满是浓浓的爱意和愧疚,看不出一丝的虚假和欺骗。

张秀芳有些被她打动了,但想到她以前的所作所为,还是不能原谅她。

张秀芳刚想板着脸骂白蔷几句,胃却突然抽搐了起来。

她立即伸手摁住胃,暗咒了一句,早不犯病,晚不犯病,怎么偏偏这时候犯病。

“娘,你是不是胃病犯了?你赶紧坐下休息。”

白蔷一看张秀芳那样子,便知是怎么回事,赶紧去扶她坐到床上。

张秀芳有严重的胃病,经常胃疼,一疼起来就要张秀芳半条命。

看张秀芳很快就疼得脸色发白,额头还冒出冷汗,白蔷想给她找点胃药吃。

但环视四周,虽摆放着不少草药,但她对草药完全不懂,不知道什么药是治胃病的。

娟秀精美的眉头微微蹙起,如果她的空间在就好了。

她当鬼的时候意外得到了一个强大的空间,里面有好多东西,包括超市、药店。

药店里有几十年后最好的胃病特效药,吃下去马上就能见效,让胃不疼……

吁,这是什么?!!

白蔷不知看到什么了,突然瞳孔地震,一脸震惊。

白蔷扬起了唇角,老天爷对她太好了!

只见她手向前一伸,竟凭空拿出了一盒药。

张秀芳因疼得头都抬不起来了,正垂着头,所以并未发现白蔷凭空拿出药的事。

白蔷望着手中的药,红艳迷人的唇角勾得更深了。

老天爷真的是对她太好了,不但让她重生,回到她和爱国哥死去前,还让她的空间跟着回来了。

她刚才正想她的空间还在就好了,她就能拿药店里的胃药给婆婆吃了,没想到她立即就看到一个小光圈,光圈里是药店里放着特效胃药的架子,她一伸手就拿出了特效胃药。

“娘,我这里有胃药,你吃点,吃下去很快就不疼了。”白蔷把手中的胃药递到了张秀芳面前。

张秀芳望着那西药盒子,微怔一下后,惊讶地抬起头望向儿媳妇。

“哪来的药?”

这药明显不是陈拐子这里的,陈拐子的药全是中草药,没有西药。

“刚和爱国哥结婚时我听说你有严重的胃病,想起以前我爸胃疼,找了外国来的进口药吃,效果特别好,一吃就不疼了,我就写信回城里让我爸找了寄来,但我爸昨天才寄来。”

白蔷随便想了个解释,打开药盒,抽出一版药,麻利的扣下两粒胶囊递给张秀芳。

“娘,这药是胶囊的,药被胶囊包着一点也不苦,你放心吃,我去给你找水喝。”

张秀芳望着白蔷手中的两粒蓝色胶囊,一脸抗拒,看来不想要……